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高阳公主挡战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6014 2006.02.10 07:32

    信步走在大街上,找人问清了‘荡马圈’的地址,金无双看看天色,快到午时了,心中想起玄小厶,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把‘残魂斩’拿回来?边走边想呢,冷不丁就听一声娇喝:“没长眼的东西,闪开。” 一乘快马火咋咋的迎面撞了过来金无双因为心神不定,先前并没有注意前方有马驰过来,待听到有人骂他,这才抬头,发现马已撞了过来。躲闪不及之下,金无双将戴着手盾的左臂挡在身前,硬生生的挨了这匹快马的一撞之力,只是冲力太猛,金无双无法再保持站立的姿势,一个跟头栽出去老远,又一骨碌爬了起来,像没事人似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看也没看是谁撞了他,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突然刚才那个骂他的声音在他耳边又响起道:“站住,你是谁?”

  金无双看了一眼马上的骑者,竟然是一个长相特别漂亮的女子,这个女子的美是冷艳的,不可方物的,皮肤是超白皙的,虽然在马上看不出来个子到底有多高,但可以肯定她不矮,而且应该相当高。悄悄在心中和聂小倩她们做了个较,这个女子竟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美女,此时这个美女满脸惊诧的看着金无双。见金无双不回话,只是盯着她看,那女子好像早就习惯了的样子,努嘴道:“喂,你聋吗?我在问你话呢,你是什么人?”

  金无双懒洋洋道:“路人。”

  那女子气道:“废话,我还不知你是路人,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金无双不耐道:“有这必要吗?是你撞了我,我不找你麻烦就不错了,你还问我这儿那儿的,你是不是有毛病?”

  那美丽女子气得一偏身从马上跳了下来,用马鞭指着金无双的鼻尖道:“你竟敢说本公主有毛病,你是不是找死?”

  金无双一愣道:“你是公主?”

  那女子将高挑的身材向前一挺,将那丰满而高耸的胸部突显出来,雪白的颈子高高扬起,骄傲道:“我就是高阳公主。”

  在金无双的眼中,任何人的身份都是一样的,看着高阳公主那高傲的样子,金无双摇头不想再理她,做出不与你一般见识的表情,摆了下手还要走开.高阳公主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不俱她的美艳,气鼓鼓的两手大张,挡在金无双身前道:“不许走,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

  金无双看不惯高阳公子的娇横,淡淡地回道:“云下。”一个飘身闪过高阳公主,施然向前走去。

  高阳公主听到金无双报出云下两字后,眼中突然一亮。娇躯轻摇,追上金无双道:“云下,你给我站住。”

  金无双烦道:“你还要干什么?”

  高阳公主简直气的快要疯掉,双手将小马鞭抖直,将脸凑到金无双面前,阴阳怪气道:“我很令你讨厌吗?”

  金无双微笑道:“至少我不喜欢你。”

  高阳公主点头道:“你以为你故意不理我就能吸引我对你的注意吗?”

  金无双两手一摊道:“拜托,你不要在这和我胡搅蛮缠好不好,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呢,没工夫和你在这玩。”

  高阳公主马鞭高高举起,尖声道:“你惊了本公主的马,还敢说我在找你玩,你真是不知死活。”

  金无双两臂环于胸前,眼中射出鄙视的眼光,心道:“撞了人,还说人惊了她的马,真是不讲理,亏了撞的人是我,要是换了旁人,岂不是骨断筋折,这种女子真是够刁蛮。还是少惹为妙。”

  高阳公主见金无双眼中有不敬之意,娇‘哼’一声,一鞭抽下,金无双手指轻弹,高阳公主手中的马鞭‘嗖’的脱手飞了出去。大笑一声,金无双伸手拔开围观的人群,就要离开。耳中就听见高阳公主仰天喊道:“房遗爱,你给我出来。”

  金无双不知道房遗爱是谁,想来应该是高阳公主的帮手吧,愣了下的工夫,从侧方的人群中走出几个青天衣人来,为首者是一衣着光鲜的少年公子,此人身材十分高大,长相彪悍,有点眼熟,金无双突地想起,那天和魏王李泰来‘同心会’的人中就有他一个,原来他就叫房遗爱。

  那个高大公子正是高阳公主的夫家,驸马都尉、右卫中郎将房遗爱,房遗爱神色尴尬的走出来,来到高阳公主的身边,轻拍着高阳公主的背心,对金无双苦笑道:“云兄,让你见笑了,公主他太任性了。还请不要见怪。”

  高阳公主见房遗爱向金无双赔礼,凤眼圆瞪,狠狠的看向房遗爱道:“我叫你干什么来了?我被人欺负你看不到吗?”

  房遗爱被高阳公主问的不敢言语,只是嘴里一直都在‘那个那个’的重复着。

  高阳公子不屑的瞥了房遗爱一眼,挖苦道:“亏你还是个男人,我父皇怎么给我找了你这么个窝囊废做丈夫。”

  房遗爱见高阳公主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大声道:“你……”

  高阳公主横道:“我怎么?”

  房遗爱立时软下来,小声在高阳公主耳边道:“一会他和莫其修真公子在‘荡马圈’比武,我们现在不能和他动手。”

  高阳公主‘呃’了一声,也小声问道:“是四哥的意思吗?”

  房遗爱点了点头,高阳公主抬头看了看金无双道:“看在你一会要和莫其公子比武的份上,今天本公主就饶了,以后走路小心些。”

  金无双心里哭笑不得,心道:“这个公主真是怪人,原来房遗爱是他的夫君,还真是绝配,也就这个房遗爱能受得了她的脾气。”向房遗爱抱了抱拳,排开众人,金无双正要离开,耳中又传来高阳公主的声音:“喂,云下,我一会会去‘荡马圈’看你和莫其公子比武,到时你可要打得精彩些,可不能拿些花拳绣腿来搪塞我。”

  金无双回头道:“精彩不精彩我不敢保证,不过为了保命,尽力而为我还是能做到的。谢谢你的提醒。”

  高阳公主秀眉一撇,转身而去,自语道:“稀罕你吗?哼”。

  房遗爱指了指高阳公主的背后,做了个摊手的动作,金无双苦笑摇了摇头,两人相视无语,同时转出人群走了。

  ※※※

  ‘荡马圈’坐落于长安城的城西,zhan有约十五亩地的范围,从外围看上去,它就像是一个以丈长木桩纵横垒成的狩猎场,在长安城中可能每日最热闹的地方也就是这了,每日里喜欢打马球的富家子弟和权贵人物皆络绎不绝于此,今日‘荡马圈’里更是人山人海,气氛火暴致极,场面之所以这么空前浩大,无非是因为今天这里将有一场别开声面的比武。当事人是谁,全场无人不知,一个是接连挑战各地高手不败的关外‘西丰剑派’少主‘剑灵’莫其修真,另一个则是近日来在长安声名雀起的‘打不死’云下,虽然云下在这几日里频频大出风头,震伤御林军总教头‘万夫莫敌’裴重,和‘爱谁谁’云上联手打败‘静修堂’高手‘技高一筹’常寿翁,又独闯‘大唐武士行’。当然还有一些关于他的别的传言,这么一个江湖后起之秀和莫其修真这样家学渊源的少年剑客此遭碰在一起,正可谓是一场龙争虎斗。只是在别人的心里,估计胜的一方还是偏向于莫其修真这面的。人家是武学世家,又是从小练剑,可不是云下这样运气好的乡下土包子能比得了的。本来这是一场没有什么悬念的比斗,但是大多数人都是为了捧魏王李泰的场才来的,因为莫其修真现在是李泰身边的红人。

  日头都上了中天了,眼看午时就要到了,场子里人声鼎沸,众人企盼的正主却一个也不见到场,魏王府那面现在还没有人出现,而在特意安排的‘荡马圈’北区,‘同心会’在聂人王父子等人的带领下,基本人员已经到齐,独缺金无双,对了还有去找玉宗神取‘残魂斩’的玄小厶。众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金无双,聂冠英扫视了一遍全场,心有隐忧道:“爹,怎么这么多人呢?从我记事以来好像也没见过‘荡马圈’里有过这么多人的时候。你看云下会不会不来了?”

  聂人王生气道:“不许胡说,再等会,你没看莫其修真和魏王他们不也一个没见吗,耐心点,你这人就这样不好,遇上事心就焦。”

  聂冠英低头不敢再说话。背着一个黑色包袱的尚步云突然指着远处道:“在那,我阿弟来了。”

  众人循着尚步云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荡马圈’的正南门处,呆头呆脑四处张望的金无双正慢慢的走了进来。

  尚步云也不管这时场子里有多少人,扯开嗓子大喊道:“阿弟,我们在这,快过来。”

  金无双第一次来‘荡马圈’,刚进场就看见这么多的人在这里,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的他,这一瞬间竟有点找不到北了,还好耳朵够尖,听到了尚步云在喊他,忙三步变做两步的向东区跑了过来。

  金无双除了一头长发有点特别外,本人长的其实并不出众,他进场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谁也不能把他和云下这个长安城的风云人物联想在一起,但经过尚步云这么一声大喊,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一时间有见过金无双的人立时鼓噪起来,一传十,十传百,片刻之间,‘荡马圈’就已经沸腾起来,主角之一终于出现了。

  正当场中诸人纷纷喧哗之即,聂人王身边的‘江鲨’慎难胳膊肘一碰聂人王道:“大哥,你看那边。”

  聂人王微笑着歪头看过去,脸色突地一变道:“太子怎么来了。”

  此时‘同心会’其它人也注意到,从东门处以太子李承乾为首的一伙十多人的骑队快马加鞭的向正往北区走来的金无双驰去。

  尚步云心叫不妙,也不招呼别人,纵身就向金无双迎了过去,聂人王叹了口气领着聂冠英和聂青云,还有‘大天臂’岳衙、‘快剑’屠重雷跟着尚步云跑了过去。

  金无双离‘同心会’所在的北区还有很远呢,就看见尚步云急火火的向自己跑过来,后面还紧跟聂人王等五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正纳闷呢,突地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身旁响起,忙向右看去,神色也是一紧,只见太子正领着十多个人骑着马向自己这边赶来呢。

  李承乾纵马来到不再前行的金无双面前,一挥手,紧随在侧的大总管宇文景领了五六骑向尚步云他们迎了过去。

  李承乾见宇文景将尚步云、聂人王他们拦住了,才歪头看着金无双道:“本太子要你们今天就起程去齐州,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金无双看了看开始变得刺眼的太阳道:“太阳落山之前,就不算过了今天,你可以将镖提前一天送来,我又为什么不能晚一些出城?”

  李承乾阴阳怪气道:“你在和我玩文字游戏吗?好,本太子就成全你。你以为你能打赢得了老四的莫其修真,然后风风光光的离开长安城吗?‘哼哼’你想错了,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金无双用右脚轻轻的蹭着自己左腿弯上的痒处,左右摇摆道:“这个不用你操心。”

  李承乾身后一个蓝衣人怒喝道:“放肆。”

  金无双眼神中寒光一闪,看向说话的人,冷冷道:“你吓唬我么?”

  李承乾‘哎’了声,冲着蓝衣人摆了摆手,再向身边一个骑着白马,全身被银色盔甲笼罩在内的蒙面骑士使了个眼色,那个银甲骑士一调马头,向远处驰去了。

  金无双很戒备的看了一眼那个银甲骑士,他总感觉这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身上有一种很浓的煞气,也算是杀气吧,令人很不舒服。

  李承乾见金无双对那个银甲骑士特别注意,得意的笑道:“我本来还准备和你好好玩一场的,可惜你们非要在长安城里找死,老四想要借莫其修真在你们出城前立威,我偏不如他的意,与其你死在莫其修真的手上,还不如死在我的人手上。嘿嘿,小心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叠声的狂笑从李承乾的口中响起,笑声中竟充满了得意。

  尚步云和聂人王被宇文景拦住后,尚步云怒喝道:“你待怎样?”

  宇文景阴笑道:“请你们回去而矣。”

  聂人王沉声道:“宇文大总管,太子找云下又是何意?”

  宇文景笑笑道:“没什么意思,太子殿下就是想让云下兄的对手换个对象罢了。”

  尚步云大声道:“换谁?”

  宇文景不急不徐道:“云兄的火气何必这么大呢?换谁你们马上就会知晓。”

  李承乾的狂笑声这时响起,宇文景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来道:“请回吧。”

  尚步云又想上前,聂人王一把拽住他的衣袖道:“你看。”

  ‘荡马圈’中本来很吵杂的声音被李承乾的这声狂笑压了下去,场中立时变得极为寂静,李承乾笑了一阵,低头冷冷的看了眼金无双,再向宇文景招手道:“走。”

  宇文景挑衅似的盯了尚步云一眼,调转马头和李承乾向东区的看台方向驰去了。

  此时场中只剩下金无双和不远处的聂人王等人了,但金无双没有动,因为他看见刚才调头走开的那个银甲骑士正在二十丈外手托银枪,向自己策马冲来。

  聂人王和尚步云也看到了,‘荡马圈’中的人都看到了。大战就要开始了。

  聂人王眉头皱起,一拉尚步云道:“看样子,云下的对手就是此人了,不知是什么来路,我们还是回看台吧,免得引起误会。”

  心中虽不放心,但江湖规矩还是要遵守的,尚步云只好不情愿的和聂人王往回退去。

  迎着狂奔而来的烈马,金无双没有特别做出什么防卫的动作,还是那么随意的站在场中,看不到银甲骑士的脸,因为他脸上罩着银色的面具,但金无双却可以看见他的眼睛,那是集坚韧,不屈与执着于一身的混合体,金无双的眼神穿过虚空毫不在意的和他对视着,银甲骑士的冲刺是凶猛的,一往无前的,甚至说他身上还带有一种宛如在战场上搏命嘶杀的气势,两人间的距离在逐渐的缩短,他的气势也在如火焰般疯狂的增长。

  和那银甲骑士恰恰相反的,人们并没有在金无双身上发现如杀气呀,煞气呀,或是关于气势一类的东西,金无双给人的感觉就是悠闲,懒散。有些心性善良的人甚至在心中祈求,希望金无双不要被那银甲骑士一枪扎死。

  午时的烈日虽然当空,但‘荡马圈’里的人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热的存在,反而都有浑身冰凉的感受。

  空中没有风,但却有风声响起,随着风声越来越大,马蹄声越来越急,银甲骑士与金无双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八丈,七丈,六丈,五丈,金无双还是无动于衷,四丈,三丈,两丈,一丈,还是没有人看见金无双躲闪,终于,银甲骑士的长枪疾出,标刺金无双前心,中了,场外大部分人都发出了惊叫声。有的人都已惊得叫不出声了。太出人意料了,金无双竟然站在那不躲。

  世间惊奇的事情有不少,今日人们就看到了惊奇的事情,当人们的眼光还停留在长枪刺入金无双前心,银甲骑士的马头撞在金无双身上的那一个瞬间,他们几乎不敢相信的发现,那个被长枪刺中和战马撞中的金无双竟然碎了,消失了,而于此同时,有如鬼魅一般,在光天化日之下,金无双的身影竟又出现在了银甲骑士的马右侧。

  原来刚刚银甲骑士刺中的只是金无双快速移动后,留在原地的虚影,在银甲骑士马右侧出现的才是他的真身,这是多么神妙的轻功,多么骇人的身法,场外有人见金无双安然无恙的再度现身后,都欣喜若狂的鼓掌,喝起彩来。

  但是掌声和喝彩声也只是断断续续的传来,他们实在来不及一齐喝彩和鼓掌,因为更精彩的场面发生了。

  (好的作品是需要读者慢慢研读的,精彩的内容也不是一开始就会出现在书中的,如有朋友喜欢小弟的作品!!!还请帮忙《放入书架》,并替兄弟代为宣传和推荐,谢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