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挟恩挑战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986 2006.01.29 17:34

    莫其修真还剑入鞘,关切的问金无双道:“云兄你有没有受伤?”

  金无双拭了拭唇角的血迹道:“没事,我绰号叫‘打不死’,我的命硬着呢,只是挨了几下重的,又耗力太多,脱力而矣,没什么的。”

  莫其修真放心的松了口气,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看着远处。果然围观的人群被人强行分开,聂人王和尚步云再加上五个首席镖师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尚步云看见金无双无力的站在那里,急切的奔过来问道:“你受伤了?”

  金无双微笑道:“无妨,脱力,不要担心,还好这位莫其兄及时出手救了我,不然我们兄弟就得来生再见了。”

  尚步云刷的大转身站到莫其修真身前,深深的鞠了一躬,感动道:“多谢莫其兄救我弟弟一命,以后莫其兄旦有吩咐只管开口,我云上万死不辞。”

  聂人王从怀中掏出来时卜风铃交给他的解药,给玄小厶服了下去,又让随他来的‘单眼鹰’孙休将玄小厶接了过去。这才向莫其修真一抱拳道:“莫其少兄这次可多亏了你出手相助,不然我‘同心会’将少一顶柱了。”

  莫其修真一扫前日和魏王李泰去‘同心会’时那冷厉的神情,轻笑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我也是敬佩云兄才出手救他的,更何况。。。我还有事正要找云兄。”

  尚步云不知道莫其修真是找自己这个云兄还是找金无双那个云兄,奇道:“莫其兄是找我还是找我弟弟?”

  莫其修真指着金无双道:“在下找他。”

  聂人王见一时半会他们也说不完话,提议道:“去前街的‘原味斋’吧,坐下来我们再谈,这里也不方便谈话。”

  莫其修真点头道:“也好。”

  聂人王安排‘碎像拳’厉烈留下收拾残局,因为全民皆兵,所以在武风极盛的大唐是不反对武斗的,但是可不能伤人性命,也不能毁坏公物,不然将会受到刑部惩办的。但是因为长安城内有能力武斗的,和敢公然武斗的人都是有头有脸,或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所以刑部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因为现在的代刑部尚书张亮是开唐时期的老人,和现在的朝中大臣都是旧交,得罪了谁也是不好,这也是李世民将玉宗神策封为刑部外巡查使,兼御史监校尉的原因之一,自己人不好管,那就由外人来管好了。

  这次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谁都知道另一方的人可是‘同心会’的,所以聂人王必需安排‘碎像拳’厉烈留下知会一下地方官,再处理一些赔偿的事情,这次可是严重的毁坏公物,按大唐律是要把当事人收监的。

  **********

  一行人来到了颇有些异国风情的‘原味斋’中,聂人王等人坐到了‘原味斋’的二楼,随意的点了几样招牌菜,又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场面话,等酒菜都上齐了,聂人王就开始步入正题,问莫其修真道:“莫其公子现在可以说找云下有什么事了吗?”

  莫其修真浅酌了一口酒,淡淡道:“我想挑战云兄,还请云兄应允。”

  在座诸人无不为之惊愕,刚才这个莫其修真还救了金无双一命,马上就又要挑战他,座上诸人都眼现不可理解之色。

  莫其修真摇头笑道:“大家请不要误会,在下一直都有个喜欢挑战武功高强的高手的习惯,从在下关外西丰的老家到京城长安,在下一直都没有间断的在挑战高手,不客气的说一句,在下出道至今,还从未尝过一败。所以这也更加坚定了我挑战高手的决心。而云二公子这次恰恰是我看中的高手。”

  尚步云面色一沉,冷道:“那我们应该感到荣幸了。”

  莫其修真眼中厉芒一闪,看着尚步云道:“我说的是实话。”

  尚步云嘿嘿一笑道:“我弟弟他不会武功。”

  莫其修真脸露不悦之色道:“在下实在不明白云兄隐瞒云二兄会武功的目的是什么?云兄难道还以为整个长安城的人都还在以为云二兄不会武功,只是内力深厚吗?你错了,现在已经没有人再相信你曾经说过的那些他是因为自小有病吃了‘血红朱实’才陡增了一甲子功力的事了。云兄还有骗在下的必要吗?

  尚步云有些尴尬的讪讪一笑,低头假装吃菜。

  无意的笑笑,莫其修真仿佛在讲述一段离奇的故事般,沉沉道:“三天前,横空出世的云大兄和云二兄让平静的长安城变得沸腾了起来,先是使节馆大慈恩寺内挟持‘同心会’的聂大小姐,后来在回纥王子吐迷度的帮助下,又被聂大小姐给捉回了‘同心会’,听说当天云大兄还打败了‘同心会’的四个二级护卫,和云二兄成为了聂大小姐的近随保镖。再下来,云大兄又在‘夜小楼’大展拳脚,打伤了‘大唐武士行’的三个一等武士,紧接着,开始崭露头角的云二兄竟然在不还手的情况下硬捱‘大唐武士行’行主御林军总教头‘万夫莫敌’裴重的三记‘透心拳’并将其震伤。再接下来,连在下也不得不佩服二位兄台的神勇,你们竟联手打赢了以拳脚著称的‘静修堂’长老‘技高一筹’常寿翁。这是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之外的。这些是你们第一天出现在长安城发生的事情。

  两天前,魏王和我等一行前去‘同心会’招贤,结果遭到云兄的婉拒,之后你们又随‘毒仙’卜风铃赶赴太子之约,在东宫二位兄台又再神威大展,面对保护太子的‘静修堂’‘青龙在天’马文常,‘半步神拳’顾雷,‘幻影幽瞳’木杉山,‘不容情’屠三多四大高手,两位依然纵横其间。最后惹得皇上出面才平息此事,并力邀两位入‘静修堂’,又被两位兄台所拒,想天下间还没有什么人敢拒绝皇上,真要有也当先数二位兄台也。之后你们在回‘同心会’的路上又再遭。。。。。。”

  莫其修真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聂人王和金无双、尚步云再打了个哈哈道:“哈,大家也知道,再遭我魏王府高手蒙古‘神力王’哈桑,‘无法头陀’忌空忍的半途截击,结果令他二人无功而返。虽然那次的目标并不是两位兄台。”

  昨日,二位兄台的英勇事绩还在升级,首先是云大兄一人将横行长安的‘长安六公子’给弄了个灰头土脸,而云二公子更厉害得单枪匹马闯进了‘大唐武士行’的教军场,不仅将武士行的四大教头给打得个个带彩,又将前来助阵的南宫世家的六大家将打得一半带伤。最后又与南宫世家大公子‘富贵相公’南宫剑打了个旗鼓相当。那一战真是可惜了修真没有在场,白白的错过了一场龙争虎斗。

  自今日上午在下听到关于云二兄昨日在‘大唐武士行’大展神威的事迹起,在下就已有了约战云二兄的想法,等快到了午时的时候,在下又听传言说太子清早已派了东宫大总管宇文景到‘同心会’去托镖,在下这才心头大急,怕云二兄明日走后不知何时才能再回长安,所以在下就想立时赶到‘同心会’在云二兄离开长安之前挑战你。还好因为在下心急,刚好赶上有人在此偷袭云二兄,在下也正好恰逢其会的救下了这位小兄弟。” 莫其修真微笑着看了一眼已无大碍的玄小厶。

  金无双提醒莫其修真道:“还有我,你也救了我。”

  莫其修真有些敬佩的看着金无双道:“相信以你云二兄的功力勉力挡那锦衣人一击当无问题吧?”

  金无双苦笑道:“挡他一下当然可以,但要没有你及时出现的话,他出手可就不只那一下了。”

  见金无双如此坦荡,莫其修真开怀大笑道:“如若云二兄非要这么说的话,在下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在下相求之事云二兄务必要答应,如若云二兄不答应,那在下就算是以救你一命相挟吧。”

  金无双苦恼道:“你不是现在就要和我比试吧?”

  莫其修真摇头道:“在下原来的本意就是赶今天的,不过云二兄今日刚逢强敌,体力定然不继,在下也不愿拣此便宜,这样吧,比武的地点还是按照我原来的意思,定为城西的‘荡马圈’,只是时间上略微改动一下,改为明日正午,云二兄你看可好?”

  金无双苦笑挠头道:“可不可以不比?”

  莫其修真呵呵笑道:“不可以,和你比武不仅可以满足在下对武道最高顶峰的挑战,也可以让在下在江湖上混的更加出名,而且到时还希望云兄不要手下留情,定要全力以赴的和在下比试,不然修真会瞧不起你。”

  虽然莫其修真说的很随意,但在座诸人都知道这场比武是避不开了。

  尚步云这时又抬头道:“莫其兄我想问你句老实话,希望你也老实的回答我。”

  莫其修真正色道:“云兄此话怎讲?但请明言无妨。”

  “好,那我问你,你挑战我阿弟,到底是你自己的意愿呢?还是出于魏王的授意?”尚步云也是脸色凝重的问道。

  莫其修真脸色微变,不悦道:“云兄以为我莫其修真是那种盲从之人。”

  尚步云脸色稍霁道:“那到不是,只是感觉有些巧合罢了,今天早上我们刚刚收到太子托来的镖,而你莫其兄就来挑战我阿弟,我总有一种魏王不想让我们兄弟去押这趟镖,所以派你来挑战我阿弟的感觉。”

  莫其修真眉头一皱道:“这又是为何?”

  尚步云闲闲道:“太子和魏王不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想莫其兄不会不知道,而一切能够打击太子的机会魏王也必不会放过的,如若我们此次押镖成功,相信魏王心中必定不会高兴,所以我想莫其兄这次来挑战我阿弟是出于魏王的授意的。”

  莫其修真大笑道:“云兄言重了,魏王怎是如此小气之人,在下挑战云二兄纯是个人之意,不可算错到魏王头上的。”

  尚步云立时又不舍道:“那莫其兄又为何偏要将比武的时间定在我们押镖之前呢?太子要求我们兄弟明日即要押镖起程,而明日比武,如若我阿弟被你打伤,那这趟镖谁来押?我们兄弟是太子指定的押镖人选,如果我们中有任何一人不能在明日离开长安,那么太子对付‘同心会’岂不是就师出有名了。那时候倒霉的不会是太子,是我们‘同心会’,太子的镖,他大可以再另外找人押送。所以莫其兄的用意在下很是怀疑。”

  莫其修真神色突地变得十分落寞道:“云兄你这真是在逼我说实话了。好吧,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接的这趟镖在下并不看好,说白了,也就是说在下认为你们兄弟俩能活着回长安的可能性很小,你们得罪了太子,一路上他必定会安排下杀手来暗算你们,到时有心算无心,任你们兄弟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保证自己不被他人所乘,所以在下想在明日你们走前和云二兄公平的比试一场。”

  聂人王脸色也有些不自然道:“唔,原来是这样。”

  在座的诸人脸色也都不大好看,有的人心中暗想金无双二人这次给太子走镖真有可能会镖失人亡。

  金无双没心没肺的吃着桌子上几乎无人动筷的美味佳肴,嘴里一边嚼着菜一边含糊道:“行了,比就比吧,到时还望莫其兄手下留情才是。”

  莫其修真神色一整,肃穆道:“在下不会手下留情的,正如我先前所说的也不希望云二兄手下留情,高手比武就当全力以赴,不然岂不是和儿戏一般,还不如不比,我尊重云二兄,也希望云二兄也能尊重在下。”

  金无双嘴里塞满了菜肴,抬起头来,神色十分尴尬的看着莫其修真,愣愣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尚步云‘呼’的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拍桌子,大声道:“莫其兄说的对,你放心,我阿弟明日定不会让你失望就是了。”

  莫其修真随即也站起身来,将怀中酒一饮而尽,高声道:“好,在下明日就恭候大驾。记住明日正午时分,城西,‘荡马圈’。”说完抱拳就待告辞。

  看着桌上的其余人等都站了起来将怀中酒干了,金无双终于将那一大口菜生吞下去,瞪着眼睛也站了起来,憨声道:“知道了。”

  发现尚步云恶狠狠的扫了他一眼,金无双吓得不敢再说话,又坐下继续扫荡桌上的佳肴去了。

  众人客气的送莫其修真走到门口,突然莫其修真回头问尚步云道:“云兄你们和关外武林的人有怨吗?”

  尚步云一愣道:“不曾。”

  莫其修真提醒道:“以我和那个想要对云二兄不利的那个使双枪的人交手来看,他的武功路数应是关外一脉,云兄你们要小心了。”

  尚步云一笑道:“多谢莫其兄提醒。”

  莫其修真再抱拳一揖道:“再会。”转身走了。

  送走莫其修真,众人再度转回到酒桌前落座,尚步云若有所思的回味着莫其修真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以我和那个想要对云二兄不利的那个使双枪的人交手来看,他的武功路数应是关外一脉,云兄你们要小心了。”尚步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猛抬头看向聂人王,发现聂人王也正神色不自然的看着自己。

  尚步云心头一震,将头低了下去,装作吃菜,一时间房内静得可怕,这时金无双呆头鸟似的声音忽然响起道:“‘荡马圈’是什么地方?”

  (第三卷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