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处处小心 烟雨茶馆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871 2005.12.11 08:37

    将早上发生的事情经过和聂人王说了一遍,聂人王看着未将湿衣换下的聂小青,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埋怨聂小青道:“小青呀,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似的不懂事,我和你说过了,云家兄弟你不要把他们当成是你的下人,你应该把他们当做客人,贵客,就算是云下真的对小倩有意,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是两情相悦,发乎真心,你爹我就不会做出那种棒打鸳鸯的事情来,而且我还会尽可能的予以支持,小青,脚下的路,是要靠自己来开拓的,王候将相宁有种乎,谁能知道谁以后会不会飞黄腾达,谁又能知道谁以后不能穷苦潦倒,我聂人王第一个就反对门当户对这码事,我的心中一直都是崇尚那些白手起家的人,那些光知道花老子钱财的败家子却是爹我从来所不喜的,所以我也希望小青你也不要当此势利之人,我的话,你可明白。”

  聂小青听聂人王说出这番话,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羞意,偷偷的看了一眼一边正襟危坐的尚步云,点头道:“我知道了爹。”

  聂人王转头又对尚步云道:“云少兄,现在依我看,出去找,不一定就能找得到你弟弟,你找了一大天都没有他的消息,我想别人也不一定就能找得到,何况说句不中听的话,如果你弟弟真要有事的话,也早就有事了,现在依老夫看,还是再等一等,看看云老弟会不会自己回来。”

  尚步云长出了一口气无奈道:“就听会主的吧。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主意了。噢,对了,会主,今天我在外面和‘长安六公子’又打了一架。”

  聂人王和聂小青同时惊道:“长安六公子?”

  尚步云苦笑道:“是呀,看你们的反应,这‘长安六公子’好像很不好惹。”

  聂人王也苦笑道:“何止不好惹,他们的来头几乎一个比一个来得大,云少兄,老夫这回可真佩服你了,你可真是专挑厉害的人得罪呀,到长安不足三日,你们兄弟俩个几乎将长安的权贵得罪了个遍,这回又是因为何故?可有人受伤?”

  尚步云耸了下肩道:“也没有什么不大了的,只是走路的时候没注意和他们中的一个人撞了一下,他们不依不饶,就打起来了,我起初还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公子哥呢,差点阴沟里翻船,不过这六个人不一般,不可小视,我没有伤到他们,他们也没有把我怎么样,我急着找我兄弟,就没和他们太过纠缠。”

  聂人王长舒了一口气道:“这样还好一些。”

  尚步云又突然冒出一句:“不过,他们知道我是‘同心会’的人了,我怕他们还会再来找麻烦。”

  聂人王呼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坐了回去道:“谅这帮小孩子也不敢怎么样,他们敢来,就让他们来好了。”

  门外大总管黄汉吾敲了敲门走进来通报说:“门外来了一个小孩,他说云二公子让云大公子跟他到跃马桥衅的‘烟云茶馆’去一趟。那里有回纥来的吐迷度王子在等他。和那个小孩一起来的还有吐迷度王子派来的两个侍卫。”

  聂人王和尚步云迷惑的对视了一眼道:“让他们来书房吧。”

  黄总管应了声‘是’转身出去了。

  尚步云等人均心中疑道:“吐迷度王子怎么能和金无双搅到一起去呢?”

  当玄小厶和吐迷度的两个近随进来的时候,聂小青已经回房换衣服去了,尚步云见玄小厶甫一进房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突然间又想不起来。

  玄小厶笑嘻嘻的走到尚步云的面前,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道:“小的玄小厶见过大公子。”

  又再转身面向聂人王道:“玄小厶见过聂会主。”

  吐迷度的两个近随也随着玄小厶向尚步云和聂人王点头行了个礼,聂人王见玄小厶等人向自己施礼,也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算是回礼。

  尚步云一拍头,恍然想起叫道:“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夜小楼’的那个小伙计,哎,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到这里来的?”尚步云指了指吐迷度的那两个近随。

  玄小厶低着头道:“小的承蒙云二公子的厚爱,已经收了小厶为仆了,以后还请大公子多多费心。”

  “他收了你做仆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尚步云问道。

  “就是近午的事。现在公子正和吐迷度王子在‘烟雨茶馆’品茶呢。是二公子和吐迷度王子派小的来请大公子的,这二位就是吐迷度王子差来的近随。”玄小厶提醒了一下尚步云道。

  此时正好聂小青也已换过了衣服,走了进来,刚一进房,吐迷度的两个近随齐齐的轻声道:“见过聂小姐。”

  幸亏两人叫的声音小,不然还真吓了聂小青一跳,聂小青见有人向自己问好,仔细一看,笑道:“这不是薛沛大哥和景勃大哥吗?你们不在吐迷度王子身边,跑到我们‘同心会’干什么来了,难不成是又有买卖关照我们了?”

  那个面色阴沉的汉子薛沛嘴角一咧,露出一丝微笑道:“聂小姐,我家王子现在正在‘烟雨茶馆’和云二公子聊天呢,因为云二公子怕云大公子着急,所以就差我兄弟和这位小兄弟一起来知会一声,顺便也叫云大公子过去一趟。”

  “是这样啊。”聂小青一回头,又看到了玄小厶,她是‘夜小楼’的常客,当然认识玄小厶,一指玄小厶奇道:“哎,你不是‘夜小楼’的那个小伙计吗?你怎么也来这了?”

  玄小厶笑道:“我现在是云二公子的仆人了,是二公子今天中午的时候收的。”

  聂小青有点不太理解的自语道:“在‘夜小楼’好好的,给别人当什么仆人啊?”

  玄小厶微笑不答。

  跟玄小厶来的另一个黄脸汉子景勃有一点不耐道:“云公子我们现在就去‘烟雨茶馆’吗?可别让王子和二公子等久了。”

  尚步云和聂小青都没有注意到黄脸汉子语气中的不耐,尚步云急急道:“好,我们这就走。”

  聂小青也往前一站道:“我也去。”

  黄脸汉子景勃面色微难道:“对不起,聂小姐,王子只想单独和云公子和云二公子谈。这个。。。。。。”

  聂小青一愣,看了看上坐的聂人王,聂人王戒备的看着这两个吐迷度的近随薛沛和景勃道:“二位兄弟,不是老夫信不过吐迷度王子,只是我曾听说吐迷度王子和云家二位昆仲好像有些冲突吧,听说还是因为小女引起的。”

  薛沛轻声笑道:“聂会主请放宽心,我家王子已经和云二公子把话说开了,只不过是一场误会而矣,现在他们已经冰释前嫌了。”

  聂人王大有深意的看了薛沛一眼,沉声道:“薛兄弟,老夫希望云上毫发无损的走,也希望云上和云下毫发无损的回来,薛兄弟可能保证。”

  薛沛见聂人王说的郑重,也正色道:“薛沛可以拿人头担保,云公子此去无险。”

  聂人王突地放声大笑道:“好,我聂人王相信吐迷度王子不是那种心胸狭窄之人,我更相信他的手下也是重信之辈。云上你去吧,但切记一定要在晚饭时回来,不然,我必会亲自去找你们。”

  尚步云起身离座,走到聂人王面前感动道:“不敢劳烦会主,云上晚饭时必会和云下一起回来陪会主喝酒。”

  聂人王点头道:“你去吧,一路小心。”说完眼皮向上翻了一翻。

  尚步云知道聂人王还是有点不放心,点了点头,一拍聂人王的手臂,转身走了。

  聂小青看着尚步云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急得跺脚道:“爹,你怎么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聂人王瞪眼道:“你没听他们说吐迷度只想和云家兄弟单独谈吗?”

  “那,他们能谈什么呢?吐迷度王子真的能不记前嫌吗?”聂小青道。

  聂人王沉思了一下道:“按理说应该没事,吐迷度好歹也是一国的王子,说出的话自然不会有假,在我看吐迷度的意思应该也是想拉拢云家兄弟。”

  聂小青上前一步摇着聂人王的手臂道:“那他们会不会投靠吐迷度呢?”

  聂人王突然大笑道:“值得他们投靠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聂小青娇躯一震,不解的看着聂人王道:“爹,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聂人王也不知道聂小青到底知不知道尚、金二人的真正身份,含乎道:“等他们回来了,你自己去问不就得了。”

  聂小青见聂人王不说,气得直拧聂人王手臂,嗔道:“爹,人家是怕他们有危险吗,你看你还一付心不在焉的样子。”

  聂人王眼神怪怪的道:“你是怕云上有危险吧?乖女儿。”

  聂小青突的脸色绯红,呆了一呆叫道:“爹爹真坏,不理你啦。”一甩头跑了出去。

  聂人王见聂小青走了,一拍手,招了两个在门外值哨的护卫来,低声吩咐了两句。两个护卫连连点头,最后也走了出去。聂人王自语道:“看来长安从此难以安宁了。不知道大哥会不会怪我?唉。”

  *************

  一路上,尚步云和玄小厶二人共乘,骑着回纥人的马匹,一直都很小心的观查着四周的环境,不见有任何的埋伏,因为有薛沛和景勃共乘一骑陪在他们的身边,尚步云有很多话也不好问玄小厶,只好一路无话,默默的来到了‘烟雨茶馆’。

  ‘烟雨茶馆’在外面看,铺面并不大,而且从外观上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茶寮,只不过是多了一个‘烟雨茶楼’的黑漆牌子,但是一进了里堂,喝,青砖碧瓦,真可谓是豁然开朗,别有洞天,茶馆的大厅向里延伸足有十丈见方,其间最少摆了也能有五十多个茶桌,几乎桌桌都有茶客,而且这还不算,在大厅的最里面的墙壁上还有一扇竹门,推开这道竹门,里面竟然还另有天地,刚进入这扇门,横在眼前的是一条近八丈长的走廊,走廊上的南面排了一溜三十多个的小门,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三十多个小门就是三十多个小的包间,而令尚步云注意的是,左手边不远处的三个小门门前站了差不多能有十多个和薛沛、景勃穿着一样的人。

  尚步云心道:“吐迷度王子和金无双应该就在这三个小门中的其中一个里了。”

  玄小厶轻轻一拉尚步云的衣袖,小声道:“公子在中间那个房间里,跟我来。”领着尚步云向那扇门走去。

  尚步云越走近那个小门,心里越是紧张,尚步云其实不是怕事的人,他只是太过耽心金无双了,如果这是一个专门对付他的陷阱,那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玄小厶和尚步云走到门前,身后的薛沛向守门的几个护卫点了点头,那几个护卫将门口让来,闪到了一旁,玄小厶抬手轻轻敲了两下房门,里面有人拉开了门,竟是吐迷度亲自来开的门。

  吐迷度见到玄小厶身后的尚步云,先笑着拍了拍玄小厶的肩头道:“有劳你了,小兄弟。”又伸手亲切地抓过尚步云的手道:“云兄,可让小王好等,来来来,先喝杯热茶,看看你兄弟吧。”

  玄小厶听得吐迷度如此客气、亲切的和自己说话,心中一阵感动,心道:“这个吐迷度王子不错啊,一点架子都没有。”

  尚步云早就在吐迷度开门的那一刹那看到了端坐对面的金无双,刚要抢入屋中,却被吐迷度拉住了手,只好乖乖的走了进了。

  正要埋怨金无双两句为什么早上走了也不和他说一声,忽然,尚步云看到了金无双衣襟前的斑斑血迹,还有满身的粉尘。尚步云心中疑云大起,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搞的如此狼狈?是谁干的?”话虽是冲着金无双问的,但尚步云的眼神盯着的却是刚刚坐在对面的吐迷度。

  金无双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和别人打了一大架,不关吐迷度王子的事,尚兄不要误会了。”

  尚步云听金无双叫自己尚兄,讶道:“你叫我什么?”

  金无双伸手一指吐迷度道:“他已经知道我们是谁了。”说着简单的将吐迷度的分析说了一遍。

  尚步云长吸了口气道:“无所谓,看出来就看出来,那又能怎么样?我问你,你和谁打架了?”

  金无双有气无力道:“大唐武士行的人。”

  尚步云道:“在哪碰上的?他们有多少人?”

  金无双淡淡道:“在他们的窝里,多少人?我也记不清了。”

  尚步云再道:“有没有吃亏?”

  金无双随意道:“亏是吃了一点,不过,他们也不会好过就是了。”

  尚步云眼前一亮道:“你的。。。。。。伤好了吗?”

  金无双明白尚步云想说什么,点了点头道:“算是好了吧。”

  尚步云这才放下心来,又看了看吐迷度和玄小厶道:“那他们俩个你又是怎么碰上的?”

  金无双笑道:“那这话说起来,可就有点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