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伤心未死 谈天下大事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279 2005.07.21 06:15

    看着尚步云和玉宗神渴切的样子,金无双笑了笑道:“在到河南府前两个晚上的时间里,霍大哥和我说了很多关于‘火龙堂’和‘霹雳堂’之间恩恩怨怨,后来也就是出事的前一天,他和我说,他发现堂口里面有内奸,所以他想引蛇出洞,把内奸查出来,于是他就定下了这个苦肉计,他先是借内奸的口传出风声,说他将要亲自押送一千颗‘火龙弹’到长安李靖将军的大将军府,以备对付突厥人之用,然后他看准了‘霹雳堂’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又用了疑兵之计,将原先汇聚在‘地火分坛’的各个坛主又都遣回到了各自的分坛,给了他们每人一个锦囊以惑敌目,这样一来不管内部有没有内奸,所有人都不知道霍大哥的全部计划。都以为他会只以小部分人去长安,之后他算计‘霹雳堂’的人应该忍不住会在河南府下手,他又以重金请到了‘杀神’夏候强,请他和自己在那一天合演一出突然被刺身亡的戏,这样到了那一天,总堂里的内奸也会迫不及待的显形的。而河南府的那些‘霹雳堂’的追兵因为顾忌到那一千颗‘火龙弹’也不会太过做绝。”

  金无双向上翻了下眼皮,叹了口气接着道:“唉,我还真有点佩服霍大哥的心计,要是我,可就是想不了那么长远,不过他还是没有想到突厥的阿史那贺鲁会亲自出马,险些把我和尚兄害死,不过算了,反正也没事了,见到他再找他算账吧。我想现在霍大哥可能已经完成了他的计划,正躺在床上舒服的睡大觉呢。”

  尚步云做势欲打,笑骂道:“你当别人都象你,那么喜欢睡觉吗。笨。”

  金无双不解的搔了搔头道:“我说的不对吗?”尚步云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玉宗神看着两人毫不介怀的扯皮,眼中射出敬佩的光芒道:“金无双君说的也有可能,因为现在长安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的几件轰动天下的大事中,就有一件是提到霍伤心君的。大概的意思也和金无双君说的差不多。霍伤心君的确是一个深谋远虑的智者,当他的衣棺被他的下属带回总坛的那一天,他们的总堂内部发生了大的叛乱,不过很快就被突然间死而复活霍伤心给镇服住了。与此同时‘火龙堂’的各个分坛也遭到了‘霹雳堂’大批人马的偷袭,不过好像是‘火龙堂’的人早有防范,‘霹雳堂’的人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损兵折将之后,全都无功而返了。”

  玉宗神激动的又道:“能在不动声色之下,将所有的事情安排的如此慎密,也真难为霍伤心君了。如果我的手下要是有人能够象霍伤心君那样,我必将他奉为我的上宾幕僚(即出谋划策的人)。”

  尚步云突然问道:“宗神兄这是几天前的消息?”

  玉宗神愣了一下道:“我是昨天才听来的这个消息的,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尚步云不答玉神宗的话,又再说道:“那我这一觉又睡了几天?”

  玉宗神笑笑道:“这回你睡了足有四天。我四天前刚离开这间屋子不长的时间,美子就来告诉我,说你又昏倒在了金无双君的身上,我赶过来一看发现,虽然你是倒在金无双君的身上的,但你们的双手是握在一起的,我尝试着扶了你一下,没想到竟从你的身上弹出一股强大的力道,差一点把我给震伤,还好我及时的把这股力道转到了那边的墙上。”伸手一指床边的屋墙,哦,好家伙,厚厚的墙壁上齐刷刷的陷进去一个手掌印,只有三寸深。

  尚步云看了看墙壁,惊叹道:“乖乖,这不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了。‘哈、哈’这回因祸得福了。我变厉害了。”

  玉宗神拍了拍尚步云的肩膀奇道:“你怎么会突然问我睡了多少天呢?”

  尚步云‘唔’了一声道:“江湖上的消息再快,也不可能把当天发生的事当时就传出来,所以我算了一下路程,‘火龙堂’的总堂在寿州,这消息传到长安这边来,怎么说来回也要六天,而我是四天前醒的,这时间上不对呀,所以我才有此一问,果然你一说,我才知道我这一下又睡了四天,这一来我加起来就算是睡了七天了,难怪身体恢复得这么快。”

  金无双冷冷的瞅着尚步云道:“你睡的可是真香,我比你足足早醒过来大半天,看你睡的那么香,就没忍心叫醒你,害得我给你当了大半天的肉垫。”

  玉宗神看到尚步云眼角微红,又有一些感动的样子,怕他一时忍不住落泪,抓过金无双的手道:“你不知道尚步云君四天前醒过来的时候是多么的牵挂你,他一醒来就问你在那里,怎么样了?还不顾自己重伤未愈的身体,非要下床看你去不可,要不是我强行拉住他,他可能会在来看你的时候再次昏倒呢。”

  尚步云眼睛看着低头的金无双,拉了一下玉宗神的衣袖,悄声道:“够了,宗神兄,你把我说的太好了,不要再说了,我和他是兄弟,这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玉宗神会意的点了点头。

  金无双突然呆子般插上一句话,问道:“玉宗神兄为什么你总在我们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君字呢?叫人听起来怪别扭的。”

  尚步云本来以为,刚才他和玉宗神说的话会让金无双感动一下,没想到金无双竟心不在焉,压根没听他说的话,更别提感动了,没好气的答道:“你听不出来那是一种尊称吗,尊敬你才这么和你说话的,明白吗?以后可别问这种丢人的问题。”说完自己笑了笑对玉宗神道:“不过宗神兄你确实真的也不用对我兄弟二人这样客气,既然现在我们是朋友了,你以后就管我们叫无双兄或步云兄就可以了,这样来得亲切一些,你说是不是?”

  玉神宗长笑一声,点了下头道:“公鸡不入虫命。”

  尚步云和金无双看玉宗神很咬嘴的说出这句话,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玉宗神说的是‘恭敬不如从命’,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玉宗神立时也感觉到自己说话可能不大标准,本想显示一下自己新学的中原成语,没想到丢人丢到家了,想想也是好笑,也跟着他们二人大笑了起来。

  半晌过后,三人都强忍住了笑,尚步云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宗神兄你刚才好像提到说,现在长安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的几件轰动天下的大事,我想问问你,还有那几件大事呢?可否说来听听?”

  玉宗神点头道:“这几件事说起来跟我们几人还都有些关系。”

  尚步云新奇的‘呃’了一声,金无双也露出了注意之色。

  玉宗神接着道:“传闻的第一件事是说,七日前无双兄突然再度重出江湖,在河南府郊外又以自己一个之力狂杀以‘霹雳堂’四老爷‘暴烈星君’雷横为首的数十高手,及突厥‘风沙六将’中的两将,再又和突厥第一高手‘大漠之狼’阿史那贺鲁对决后两败俱伤。”

  玉宗神不无尊敬的看着金无双道:“宗神我这几日闲着无事,又有意的打听了一下你的过去,才知道你前些日子还一个人单枪匹马灭了江湖上有名的‘海沙帮’和‘三义帮’,你真行啊兄弟,没想到你的功夫硬是了得,你知道现在你们这边叫做江湖的圈子里都管你叫什么吗?”

  看着金无双迷惑的摇头,玉宗神呵呵笑道:“他们都管你叫‘斩尽杀绝’。没想到只在江湖上露了两次面就如此轰动,现今江湖上风头最劲的人物可能就是你老兄了,宗神真是钦佩之极呀。”

  尚步云忍不住问道:“我呢?有没有提到我。”

  玉宗神答道:“当然有步云兄了,没有你怎么可能精彩呢,传闻在提到无双兄的时候,还说黑道最近的新起之秀‘伞魔’尚步云不知是为了什么也出现在了河南府,而且竟然出手相助‘斩尽杀绝’金无双,结果被突厥‘风沙六将’中功力最高的两大高手‘暴风大将’温它答也及‘疾风大将’赫华以二对一围攻,竟被尚步云给打的双双受伤颇重,后被阿史那贺鲁所救,而步云兄也被阿史那贺鲁给打成了重伤。”

  玉宗神见尚步云不太满意的撇了撇嘴,耸了耸肩表示只是这些了后,也不再理他,继续道:“第二件事是三天前传过来的,已经领兵直入大唐重地蒲州的突厥大军,突然无声无息的撤兵了,本来所有人都在以为突厥大军会一股作气的拿下京兆府后,再兵临长安,没想到他们竟奇迹般的退兵了。这也是大唐这些日子来所有百姓在大街小巷里奔走相传的一个大消息。不过也有人猜测是无双兄和步云兄二人间接导致的这次突厥人退兵。”

  尚步云一听又提到了自己,立时又来了精神,忙追问道:“他们怎么说?”

  金无双也被引起了好奇心也凑前道:“对呀,对呀,快说来听听。我不能这么厉害吧。”话虽是这么说,但金无双的脸却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玉宗神看着这两兄弟真像是一对活宝,也真奇怪他们的功夫是怎么练得那么厉害的。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有人说他们之所以退兵,是因为你们二人在河南府一战,令这次入侵的突厥重要军事指挥官损失惨重,无奈之下,才不得不取消入侵之举。‘风沙六将’两死两重伤,再加上受内伤不轻的阿史那贺鲁,这场仗还如何能够打得起来。”

  金无双心中合计,看来那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人他就是阿史那贺鲁,很厉害,还以为他那天受伤不重呢。本想伤好后再找他算账,现在吗,看在他也受伤不轻的份上,算了,这次就算我倒霉,不计较了。

  尚步云看玉宗神不再说了,推了他一把道:“没有了吗,就这两个消息?”

  玉宗神一瞪眼道:“还有就是关于‘火龙堂’和‘霹雳堂’火拼的事情了,你们都已经知道了。不用我再说了。”

  其实还有一件很多人也在议论的事情,玉宗神故意没有说,他怕尚步云说他是在自抬身价,这个传言是关于他的,传言说金无双、尚步云和阿史那贺鲁拼斗的两败俱伤后,‘霹雳堂’受伤未死的雷阔天曾试图炸死他们,而在这关键的时刻一个叫玉宗神的扶桑人救了他们,并且信手挥刀,隔空一刀断七树,其功力之强,立时震住了雷阔天等人,使之不敢再度轻举妄动。而玉宗神俊秀的长相及潇洒的出手退敌,更是被传的特别离谱,也因此迷倒了不少在长安见过他,和渴望一见他的少女。

  金无双看看没有故事听了,拍拍肚皮嚷道:“我七天没吃东西了,可以让我吃点饭吗?我很饿。”

  玉宗神被金无双这一提醒,再看看尚步云也是一付随时可以吃进去一头大象的样子,不好意思的一拍头道:“不好意思,你看我只顾着和你们聊天,竟忘了你们已经好多天没有吃饭了。”

  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已经入黑了,玉宗神苦笑道:“说实话,吃饭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不那么可口罢了,在这佛家的胜地,我们不能喝酒,不能吃肉,没有一点荤腥的东西给你们补一下重伤初愈的身子,真是有点委屈二位兄台了。”

  尚步云伸手打了个响指,提议道:“在这里不让,难道我们就不能到外面去喝酒,吃肉。长安是个好地方,不看看长安的夜色,赏一赏长安的美女,岂不是白到京城一遭。‘哈、哈’走也。”大笑着尚步云一把抓过床边的‘天罗伞’,哼着小调走了出去。

  玉宗神看尚步云过份的连招呼也不打就带头走了出去。无奈的摇了摇头,和金无双对视一眼,跟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