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兄弟情深 意外喜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246 2005.07.18 18:01

    用过饭的尚步云,心中暗自佩服那个做菜的厨子,这不是中原的菜,而是地道的扶桑风味小点,虽然以前自己没有吃过,但是这次一吃确实是另有一番风味呀,好吃。不在意间才发现,深恭美子一直都在举着木盘伺候着他在吃饭,而自己则舒舒服服的坐靠在床上,尚步云心中一阵愧疚,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一直在举盘子了,对不起,我吃完了,你把他放在桌子上吧,一会我给拿出去。”

  深恭美子温柔的一笑,没有说话,一转身把木盘放在了屋中的桌子上,再拿过一杯晾过的热水递给了尚步云,尚步云大受感动,连声道谢。

  喝过水,尚步云问深恭美子道:“你不懂中原话吗?为什么我问你话,你总是在笑,不回答我呢?”

  深恭美子又是一笑,吃力的说道:“我的。。。中原话。。。说的不太。。。好,只能听懂。。你的话。所以。。。我不。。。怎么说。。。对不起。”

  尚步云起身下床道:“我可以教你呀,不会说不要紧,只想你有心学就成了。”

  深恭美子高兴的点了下头,收拾过食盘和水杯后,向尚步云行了个礼,将这些东西拿了出去。

  尚步云想起该看看金无双怎么样了,就向里间走去,离门口不远的床上,金无双静静的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尚步云心中一痛,回忆当时金无双奋不顾身的扑在他身上替他挡下了阿史那贺鲁的一记重掌,伸手下意识的抹了下脸,好像金无双喷出的热血还残留在他的脸上一般。

  心情一阵激动,尚步云快步走到金无双的床前,跪下来,双手握住金无双的右手低声道:“兄弟,我尚步云活到现在,从来没亏欠过别人什么,这次是你拼死救了我一命,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我发誓,自今以后只要你一句话,下刀山去火海,兄弟我都决不皱半点眉头。”

  尚步云的感情是真挚的,这也是他醒来后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一个人如果有了可以过命的交情的朋友,也就等于多了一条命。尚步云之所以发誓这么做,不光是为了报答金无双的舍命相救之恩,也是出于对金无双的敬佩之情。

  尚步云紧握住的金无双的手突然间似乎是动了一下,尚步云再看金无双的眼睛,好像他的眼珠也在闭着的眼皮下转了一圈,尚步云大喜,高兴的叫道:“兄弟,努努力,把眼睛挣开呀,睁开眼睛就没事了。”

  金无双的眼睛动了下后,再没有反应,尚步云又开始着急起来,现在对金无双来说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候,如果金无双醒了,那就是他在鬼门关口回来了,如果醒不过来,很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无法醒转了。

  尚步云也顾不得自己受伤后体内内力的极度贫乏,将金无双上身扶正坐起来,自己也盘膝坐在金无双的对面,暗使内劲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运到极致,四掌相对欲以自己的功力来挽留金无双即将逝去的生命。

  当尚步云将双掌紧贴在金无双的掌上的时候,突然间的变故令尚步云大吃一惊,因为他发现他催出的内力被金无双统统的都吸了过去,而且去势未止,体内仅存的那一点内力,刹时间也如泉涌般,滚滚的向金无双流去。

  尚步云在金无双刚刚吸取他内力的时候本想立刻撤手,但转念一想,自己这条命都可以为了他而不要,更何况是区区的一身功力,想到能为自己心仪的人而舍生取义,尚步云脸上露出了殉道般的微笑。静静的等待着自己油灯尽枯的那一时刻的到来。

  出乎尚步云意料的,自己并没有内力枯竭的感觉,本是被金无双左掌吸入的内力,竟然从金无双的右掌中奇迹般的又传了回来,在自己的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后,又再流回金无双的体内,如此循环,久久不息,而且传过来的内息中还包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之感,令自己畅快不以,尚步云这回可真是喜出往外了,本来必死的结局,没想到竟有了戏剧性的变化,他感觉到体内的内伤在迅快的恢复着,当下也顾不得惊喜,忙沉心静气,抱元守一,以心意追随着体内金无双渡过来的那股清凉之气,反复不停的冲刷着受伤的经脉.

  尚步云惊奇的发现,金无双的那股清凉之气在自己体内所走的经脉和自己以前运功时所通过的经脉并不相同,着重的是分支漫布人身各处别人不在意的经脉,而一般人运气的经脉通常都是主攻任,督二脉。

  尚步云心中暗暗记下了这股气的经脉走向,暗下决心,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好好习练这种运气之法,这次受伤也不是全无所得,无意中竟学到了这种令自己获益良多的练气法门。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尚步云在金无双‘霸道气’的指引下,心无杂念,很舒适的享受其中,不一会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时间开始模糊,渐渐全身放松,什么也不知道了。

  意识开始散慢的恢复着,恍如睡了一觉般大梦初醒,尚步云很惬意的打了个哈欠,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一个睁着眼睛的人,正看着自己,心头一惊,连忙起身跳到了床下,这才省起自己刚才竟睡在了人家的身上,看着眼前的人有点眼熟,片断的记忆终于重新回到了大脑,尚步云一拍大头,大声道:“兄弟,你什么时候醒的?不好意思,我竟趴在你身上睡着了。对不起,恕罪,恕罪。”

  金无双表情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嘴里抱怨地嘀咕着:“还说是兄弟,我早就醒了,你差点没压死我,这么重,要不是看你睡的香,我早就把你给扔下床了。‘哎哟’搞得我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不管你得赔我,让我压一次。”

  尚步云脸上也装出一付委屈的样子道:“你忘了,你受伤那天和阿史那贺鲁的那最后一搏,向后跌飞,是我在你背后替你挡了一下,差点没摔死我,是你先把我压在身下把我压昏的,这回我不过是报复回来罢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再也忍不住笑,一齐哈哈捧腹大笑了起来,连眼泪都呛了出来,两人笑了半晌,又都停住笑声,眼神再次交融在了一起,久久两人的嘴角遂渐浮现出一丝笑意,尚步云伸出右手与金无双伸出的右手紧紧相握,然后又互相拥抱在了一起。

  尚步云重重的拍着金无双的后背真挚道:“好兄弟。”

  金无又也学着尚步云的样子,拍着他的后背道:“好兄弟。”

  尚步云被金无双拍的直咧嘴,呼痛道:“好了,好了,我都快被你拍散架了,兄弟。”

  金无双几乎从来都没见过真心对自己好的人,除了霍伤心外,今天终于又看到了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心情无比的兴奋,要不是想起这可能是别人的家里,他早就引颈长嗥了。

  金无双松开抱着尚步云的双手,兴奋道:“我们这是在那,是有人救了我们吗?”

  还不等尚步云有所回答,一阵爽朗的笑声在房外飘了进来,“哈,哈,哈是不是我们的大英雄们醒过来了?”

  尚步云暗骂自己一声该死,看见金无双醒了,光顾着高兴了,忘了向玉宗神通告一声了。

  金无双反应迅速,一个箭步跃到房门前,一把拉开了房门,眼前一亮,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头扎冲天马尾辫,腰间插着一长一短两把战刀的青年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长相也很是顺眼。来人尔雅的向金无双弯腰鞠了一躬,微笑道:“金无双君,你终于醒过来了,这几日尚步云君可为你担心死了。”

  金无双没见过玉宗神,看玉宗神这样有礼貌的对待自己,一时愣在那里,再不懂该说什么了。

  尚步云这时也走了过来,呵呵笑道:“来来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救了你我兄弟二人,来自扶桑的遣唐使,玉宗神,宗神兄。”

  金无双‘哦’了一声,也学着尚步云呵呵笑道:“原来是宗神大哥,小弟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谢谢了,谢谢了。”金无双没有象尚步云醒来后,看见玉宗神就要跪谢救命之恩的样子,因为他从来没有步入过江湖,所以对江湖上的一些礼仪也不是很了解。但是这样一来玉宗神反到感觉到金无双很率直,心下也是喜欢。

  几个人重新回到屋内落座后,深恭美子去外面沏茶,跟着玉宗神来的那几个武士知趣的顺手关上了门,站在门外,尚步云奇怪的问玉宗神道:“宗神兄怎么知道我兄弟两人都醒了。”

  玉宗神微笑道:“你们两个人的屋里一直都是无声无息的,突然之间传过来又哭又笑的声音,差一点把在外间屋里等候差遣的美子给吓坏了,她看你们只顾高兴,没有在意到她,就先过来通知我了。”

  尚步云不好意思的搔搔头道:“唉,你看看这事,应该是我们兄弟去拜见你才对,怎么又劳动神宗兄亲自过来了。”

  玉宗神摆手不悦道:“尚步云君何必如此说话,我们几人虽是相交不深,但贵在知心,以诚对友,这些小事,难道尚步云君还要和我计较,岂不显得小气。”

  尚步云连道:“那里,那里,我只是太感谢宗神兄救活了我的兄弟,无法形容感激之意,请宗神兄不要见怪。”

  玉宗神正色道:“宗神怎么敢见怪,只是看尚步云君对我比较生疏,心里有些感慨,你看你们兄弟二人间的感情真情流露,彼此关怀之情,言于意表,真叫神宗嫉妒啊。宗神可否问一句,你二人感情如此深厚,可是相交了数年才到此地步吗?”

  尚步云与金无双互相看了一眼,均大笑起来,金无双一指尚步云笑道:“我和他今天才算是真正的认识,也可以说是真正的第一次见面。”尚步云看着玉宗神,也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金无双的话。

  玉宗神不信的瞪大眼睛,惊讶出声道:“什么,你们两个人我看那天的情形都可以为对方去死,之前你们竟然没有见过面,真是不可思议。”

  尚步云定定的看着金无双,正色的道:“那天我的出现,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对道义的负责。如若我不去,我的良心以后也不会安宁。”

  玉宗神好奇道:“一种对道义的负责?尚步云君可否说的更确切一些呢?”

  尚步云点了下头,就把霍伤心怎么样找到自己告知金无双因为替自己背了黑锅而受到的种种遭遇和玉宗神说了一遍。

  玉宗神听得霍伤心如此重义,长叹道:“想不到中原竟有这么多的英雄侠义之士,我玉宗神不仅要交到你二人这两个朋友,还一定要和这个霍伤心交个朋友。”

  尚步云眼中射出黯然之色道:“可惜你永远也看不到他了,前几天那一战,他已经被号称杀手中的杀手‘杀神’夏候强给刺杀了。都怪我当时没有及时上前援助于他,他等于是间接的被我害死的。”

  金无双突然冒出一句话道:“他没死。”

  尚步云不信道:“什么?不可能,以‘杀神’夏候强的功力,在当时那么混乱的情况下偷袭,霍堂主不可能不死的。”

  玉宗神也插口道:“以我这几天听到的消息,霍伤心霍堂主也没有死呀。”

  尚步云惊喜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有点昏头了,兄弟你真的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金无双一挺胸道:“我当然知道了,而且这件事的经过只有我是最清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