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三义帮 身分不明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2874 2005.06.25 17:41

    次日午时,双桅大船抵达海州渡口,渡口处有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正满头大汉的向大船招手,段浮云等人走下船来,迎着矮胖的人道:“有劳方管家了,怎么是你老哥亲自迎过来的呢,你知道我们今天回来吗?”

  那个方管事谦恭的哈腰道:“哪里是我知道你们今天要回来呀,是小的这几天,天天都在这码头上等你们呀,可真是望眼欲穿呀。”

  段浮云轻轻点头,伸手拍了拍方管事的肩膀道:“那这几天可辛苦你了。”

  方管事那弯的快要头碰地的腰一听话,立时挺了起来拍拍自已的胸口大声道:“段公子你老可别这么说,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别说是等这三天,就是让我等一辈子,为了见到你段公子,我也等。”

  一旁的‘巨斧’雷成大笑着调侃道:“我说方管事,看你就是******嘴生的好,我们段公子又不是娘儿们,还用得着你老小子这么等吗?还一辈子,我呸。”

  转过头来方管事高举双手做出一副我服了的姿势,苦笑道:“唉哟,我的雷大掌旗,雷大爷,您老就别拿小的开心了,小的这都快晒出油了,还在这苦等,你说要是没有你老在船上我这不就也找个地方凉快去了。”

  雷成抬起一条腿装作要踢方管事的样子,笑骂:“去你妈的哪条腿吧,我可没那么大份量。”

  方管事一边和雷成打着招呼一边看着从船上下来的人,当看到张通等人时,马上收起笑脸,恭敬的走到张通面前单膝跪地低头道:“小的方贵恭迎张堂主。”

  张通看都不看方管事一眼,仰头走了过去,淡淡道:“起来吧。”

  接下来,在船上下来的几个人方贵都一一的打过了招呼。当看到被绳子捆住的金无双时,眼光一亮,急忙拉住最后下船的商应,一指金无双道:“商公子,他是不是就是尚步云那厮。”

  商应心不在焉的道:“可能是吧。”再不理方贵,迳自走了。

  方贵搔了搔脑袋自语道:“可能是吧?真是莫名其妙。”晃了晃头,忙跑到段浮云他们前面找人把马车牵了过来。

  金无双被安排坐在了一辆马车里,有两个三义帮的青衣大汉看守,金无双闭目坐着,心中却在猜想:“一会他们要是把我带到‘三义帮’发现捉错了人,会是什么表情呢?他们不能不放我吧?他们应该发现不对后,马上给我松绑,然后请我吃饭,然后再向我赔礼,我呢,可不能就哪么爽快的就说没事了,我应该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最后在别人的劝说下,我才原谅他们,对就这么办。”

  金无双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怕这些人,昨天晚上他的受刑晕倒全都是假装的,最开始商应的‘逆血之刑’确实让他受到了一些苦头,但过了一会,金无双体内的‘霸道气’自发的就将逆行的血脉给调整了过来,后来那肩头喷血,然后晕倒全都是他装的。刚刚他下船的时候,赵力又不放心,又在他的身上捆了条粗麻绳,令他很不得劲,那也没办法,戏还得继续再演呀。金无双现在就是肩头有点痛,还有就是肚子饿的不得了。可能现在他的心情是最急的,毕竟这种烦心的情还是早到地方早了的好哇。

  一个时辰过后,马队在一幢黑漆大门前停下了,这时大门吱呀呀向两边打开,自大门中快步走出一个头梳马尾,身装锦袍,腰横金带的一个瘦高少年,少年一出大门,抢前一步,握住段浮云的手,激动的道:“段兄,可想死兄弟我了,怎么样,听方贵派人传话来说,姓尚的被你们给抓回来了。”

  段浮云也反握住锦袍少年的手笑道:“幸未辱命,只是尚步云这厮起先一直都不承认。”

  锦袍少年急问道:“那后来呢?”

  段浮云傲然道:“那由得他不承认呀,哈哈哈。”

  “好,好,好。”锦袍少年连道了三声好后,边拉着段浮云往院里走,边小声问道:“可替我问出来珠子的下落了。”

  段浮云脸色一阴,摇头道:“志远兄,这家伙的嘴很紧,小弟想一会我们兄弟一起把他的嘴给撬开如何?”

  那个志远兄就是‘三义帮’的少帮主贾志远,贾志远连连点头道:“好吧,走我们先到义气堂用宴,然后再收拾他。”

  段浮云身形一顿,拽住贾志远突然问道:“你有没有见过尚步云。”

  贾志远一脸困惑的道:“没见过,怎么了,你怕你抓的人不是吗?”

  段浮云阴着脸道:“按理说应该是,还是小心一点好,你找个见过尚步云的人来,我们先验明正身,再谈以后的事。”

  “好吧,就依你。”贾志远回头低声吩咐身后一个青衣大汉几句后,看着他勿勿离去,这才转身和另外几个跟段浮云回来的人打招呼,当他来到金无双的面前时,他发现了一张蛮不在乎的脸,一双狼一样的眼睛在象欣赏猎物那样的斜斜的看着他,这种眼神,让贾志远从心底有些发冷,他略微眨了下眼睛,晃了下头,瞪着金无双喝道:“你是尚步云?”

  金无双无视贾志远的话,没有理睬他。贾志远大怒,一把抓住金无双的头发,眼睛紧紧盯着金无双的眼睛喊道:“我在问你话,你没听见,聋吗?”

  金无双吃吃的道:“我是不是尚步云找个认识我的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真笨。还有啊,发那么大火干什么,很容易伤身的。”

  一边‘霹雳手’关崇,走过来对贾志远小声道:“少帮主先别动气,一会你有的是时间招待他,急也不用急在这一刻。”

  贾志远松开金无双的头发恨恨的道:“一会再叫你好看,关老师我们走。”说完领头向义气堂走去。

  义气堂是‘三义帮’的议事总堂,一般帮里有什么重要的会议和决策,都是在这里发出的,今天被贾志远用来审问金无双,这对金无双来说可能也是一种‘荣幸’吧,大厅里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等着一个人,一个见过尚步云的人。‘推山无影手’孟渔。

  义气厅中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孟渔的到来,气氛相当的怪异,这个时候居然有人笑了,而且笑的还很大声,顺着笑声看去,竟然是金无双。

  贾志远狠狠地看着金无双,气的太阳穴突突乱蹦,忍无可忍的从太师椅上跳起骂道:“你******笑,笑什么你笑,我看你是活着嫌命长了,什么事叫你那么好笑了,快说呀?”

  金无双还是继续的笑,边笑边道:“我笑你们一个个都板着个脸,有什么的呀,不就是找个人看看我是不是那个尚步云吗?还用得着那么紧张吗?”

  “那个尚步云”贾志远身边一个身着灰袍的中年人低头轻声重覆道。然后灰袍中年人对贾志远肃手道:“少帮主看来此子可能根本不是尚步云哪。”

  贾志远听见此人这番话后,忙收敛怒火客气地问道:“魏老师这又何以见得呢?”

  灰袍人魏老师慢条斯里的道:“有两点可以看出此子不是尚步云,其一,此子从进入义气厅以来一直都表现的很镇定,如果他真是尚步云的话,我不信他能象此子一样镇定。其二,刚才他在笑大家的时候曾说了一句话,就是那句‘不就是找个人看我是不是那个尚步云吗?’就是这句话,如果他是尚步云的话,他就应该说‘不就是找个人看我是不是尚步云吗?’所以积于这两点,少帮主我猜此子理应不是尚步云。”

  贾志远听的频频点头道:“魏老师所说果然有理,你这么一说,我确实也信了,他不是尚步云。”刚说完这句话贾志远双目看着门口的方向一亮道:“好,我们马上就能知道他到底是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