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好男儿当不畏强权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799 2005.09.02 11:15

    李承乾手中长枪正要刺入马前一名士兵的前胸,金无双电一般的身影及时抢在了那名士兵的身前,一把握住了带着鲜血的枪头,镇定的反手将那名士兵拉到自己的身后,金无双忿怒的盯着李承乾厉喝道:“他们都是你的手下,你怎么也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你还是不是人?”

  李承乾仰天狂笑道:“我就是他们的神,我要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得干什么,哪用你来呱噪,给我闪到一边,惹得本太子兴起,连你也一起刺死。”

  尚步云笑笑走过来道:“太子殿下,我兄弟虽然不是什么人物,但也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话,如果太子今天不罢手的话,我兄弟就算拼了这条贱命,也要赔太子你玩上这一遭。”

  李承乾气极反笑道:“你们知不知道本太子每月至少有数次这样的实战习练,死个把人又算得了什么,打仗那有不死人的,如果每次你们都要管的话,你兄弟两个人管得过来吗?快快闪过一边,不要扫了本太子刚刚腾起的战兴。”

  尚步云摇头无语,只是定定的看着李承乾,李承乾被尚步云和金无双的两双眼睛看得有点心惊,回头看见自己的近卫已经开始往这面走过来了,胆气略为一壮,手中枪往回收,冷笑一指金无双身后那个被救的士兵道:“你们以为救了他,他就会感激你们吗?你们错了,你们就算救了他,他一样还是要听我的,因为他是我李家的士兵,他们随时都做好了为大唐牺牲的准备。”

  金无双鄙视的眼光盯射着李承乾道:“为你这样的主子去送命真是不值。”

  李承乾见近卫等人都已围了过来,大怒叫道:“够了,我忍你们已经很长时间了,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当今圣上吗?哼,就算是父皇也不能这么和我说话。”眼珠转了一转,李承乾以手中枪指着金无双背后的士兵厉喝道:“给我杀了他们,否则我就杀了你,还有你的全家,这是命令,立即执行。”

  那个士兵颤抖着身躯在金无双的背后站了出来,手中一把长剑连提了几下,可怎么也是提不起来。寒着脸驰到李承乾身边的汉王李元昌,冷森森道:“冯显你想抗命不遵,小心我制你个不遵上命之罪,到时连累你家人,本王可不会手软。”

  那年轻的士兵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大哭道:“求求王爷放了小的吧,小的实在是不能从命啊,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小人就是再不是人,也不能手刃自己的恩人哪,求求王爷,求求太子,请收回成命,小人以后定当为太子,王爷全力效死命的,请放了小人这次吧。”

  李承乾挖苦道:“以后,还有以后,这次你都不听我的命令,以后我还能支使得动你,你算了吧。”

  尚步云大声道:“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呀,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的做派,我云上第一个就不服,太子殿下,你要是有意思的话,尽可以放马过来和我兄弟真刀真枪的斗上一场,犯不着和一个小小的兵士过不去。”

  李承乾身旁一个骑着白马的少年公子大喝道:“大胆,这是什么地方还任得你等如此叫嚣。来人,速速给我将他二人拿下。”

  李承乾抬手喊道:“慢,不要拿他们,我还要和他们慢慢玩呢。现在我就要冯显杀了他的救命恩人,冯显你是动手不动手。”

  那跪在地上的冯显眼泪几近流干,无力的以手中剑支起身形,看着眼前的金无双,嘴角抽搐着道:“公子,小人不得不为我的家人着想那,我还有八十岁的老母等我奉养呢,对不起公子,原谅小人吧。”金无双眼见冯显慢慢地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叹了一口气,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一付任由冯显下手的样子。

  来到尚步云和金无双身后的卜风铃,不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刚才她还一直都看不起这两个人,她总觉得金无双有一些呆板,没有心机,尚步云太过市侩、奸滑,那知道一转眼的功夫,两人身上所突显出来的正义感,和不畏权势的那种一往无前的凛冽气势,深深的震动了她那颗死去已久的良知的心。眼见冯显欲以手中长剑砍向金无双,卜风铃下意识的捂嘴尖叫道:“不要。”话甫一出口,自己已知不妙,见李承乾等人象看怪物似的全都盯着她,卜风铃嚅嚅道:“太子殿下,请饶过冯显吧,他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士兵,何苦让他做出这么艰难的决择呢。”

  李承乾眯缝着双眼看着卜风铃道:“杀人如无物的‘毒仙’卜风铃也有心软的时候,呵呵,有意思,今天本太子就不信这个邪,我就要让冯显杀了云家兄弟,冯显‘哼哼’想想你家八十岁的老母吧。”

  冯显砍出长剑的手,颤抖得更加的厉害,尚步云看也不看冯显砍向金无双的长剑,他明白金无双的意思,金无双一直都是那种将人性想得很美好的那类人,因为他接触的人不多,虽然想杀他的人占大多数,但金无双还是相信人性是善良的,他不信他刚刚救过的冯显真的能恩将仇报的杀了自己。他在赌人性,冯显的人性,尚步云知道这个兄弟的脾气,所以他也不阻止金无双,他也在赌,他和金无双一样,也赌冯显不敢杀金无双,但是话又说回来,万一金无双真的被冯显杀了,那么自己今日绝对不会独活,他会拼却自己一条命,也要杀了李承乾为金无双报仇。

  时间在这个时刻过得是缓慢的,迟迟的,冯显的剑还是没有砍下去,汉王李元昌突地大喝道:“冯显你还在等什么,时辰到了。”随着李元昌的这句话,冯显猛的暴喝一声,手中长剑狠狠的挥了出去。

  李承乾嘴角露出了笑意。

  李元昌的嘴角露出了笑意。

  先前喝骂尚步云的那个骑白马的少年公子,嘴角也露出了残忍的笑意。

  卜风铃悲叫一声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尚步云虎目圆瞪,紧紧的盯着满脸笑意的李承乾。

  金无双则还像身不关己似的,没有任何表情上的改变,只是他的眼睛睁开了,不再是闭着的。但他的眼神里却充满着怜悯,没有半丝的怨恨。

  挥在空中的长剑没有砍中金无双,不是金无双躲开了,而是长剑压根就不是挥向他,长剑挥出的对象是他的主人,冯显,冯显果然没有令金无双和尚步云失望,他不能杀了自己的恩人,也不敢反戈自己的上司,最后他只能选择杀死自己来以求解脱。这也许是他最好的解决办法。他挥出的长剑在空中转了个弯,然后长剑再横向一拖,直斩自己的颈项。

  金无双柔和的,轻轻伸手握住了冯显拿剑的手腕,在他的耳边小声道:“装死。”再大声叫道:“你这个没用的孬种。”呼的一拳击出,正中冯显的胸口,冯显惨叫一声,身子向后跌飞,落地后再也不动,象条死狗一样。

  李元昌狠狠的吐了口浓痰,骂道:“没用的家伙。”

  李承乾见金无双将冯显一拳打死,拍掌笑道:“打的好,打的好,你不是想救他吗?为什么又打死他?”

  金无双耸了下肩,淡淡道:“他迟早都要死,又何必让他白白的杀了我。”

  李承乾大声道:“说的对,我喜欢。”

  金无双冷哼道:“让你喜欢,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那个骑白马的少年公子再次喝道:“云下你不要不知好歹,太子是看得起你,才和你如此说话,不和你计较杀人之事,你如再这样不识什务,小心你今日出不了东宫的大门。”

  尚步云仰天一阵大笑道:“我兄弟来就没想到过要生离此地,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一会动起手来,老子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我看着你就不爽,你先报个名吧,何许人也,老子不杀无名之人。

  那白马公子气得七窍生烟,怒道:“本公子是城阳附马杜荷。你待试试动本附马看看。”

  尚步云嘿嘿笑道:“原来是靠女人发达的小白脸。”

  杜荷怒道:“放肆”

  李元昌立时下令手下就要抓人。李承乾摆摆手又阻止道:“慢慢来,慢慢来,他们想和本太子玩,本太子还没玩够呢。来人。”

  李承乾身后一个太监模样的人递过来一个黄色锦盒,锦盒有巴掌大小,李承乾接过来道:“这里是一个极其秘密的东西,我三天以后会将他送到‘同心会’,要求聂会主派你们兄弟二人前往押送到我指定的地方。到时我们慢慢玩。不过不是和我玩,会有人陪你们玩,到时路上一定会叫你兄弟两人尽兴的,‘哈哈哈哈’。本太子就等着你们押镖失败的好消息了,我不仅会将你们这次押的镖是什么东西传出去,还会找人在半路上和你们玩两手。你们看本太子是不是很照顾你们呢?”

  金无双打了个哈哈道:“我们不是‘同心会’的保镖,我们只是聂大小姐的近身护卫。我们不会保这趟镖的。”

  李承乾笑道:“你们会的,我指定你们两人押镖,别人任谁都不可以,你们说聂人王敢得罪我这个当朝太子吗?”

  尚步云定定的看着李承乾手中的黄色锦盒,问道:“里面是什么?”

  李承乾摇头道:“先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如果你们敢在这三天之内溜掉的话,‘同心会’将无法在长安立足,本太子保证,整个大唐朝之内他们以后也不会接到半笔买卖。你们想想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以本太子来看,你二个必接这趟镖无疑,你们可以为了救王叔手下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小士兵而不惜和本太子做对,就因为你们都是自命英雄之辈,本太子对你二个的看法可有错。”

  尚步云握紧拳头咬牙骂道:“你******和我们玩阴的。”

  李承乾‘哈哈’大笑后,又阴森森地道:“好,有性格,我就喜欢和硬汉子玩,就怕你们到时候硬不起来,跪在地上求我杀了你们。”

  金无双上前一步,身上无形中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一股冰凉透骨的气势,这股气势如烈焰碰到枯草般疯狂的高涨着。一个头戴瓜皮帽的高个汉子和一个白面无须的老者从两边适时的出来,挡在李承乾的马前。这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堪堪的抵挡着冲至李承乾身前的无形劲气。

  李元昌的战马和其余众人的战马被金无双的这股潮水般冰寒的气势冲击得纷纷惊嘶,后退,杜荷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坐骑,惊骇得大喝道:“云下你待如何,还敢犯上?”

  金无双仰面朝天,孤傲道:“我们不用接这趟镖,你们也不会再去找‘同心会’的麻烦,因为你们再没有这个机会。”

  李元昌冷哼道:“你还想杀光我们不曾?”

  金无双傲然道:“不错,你们都死光了,我们的麻烦就没有了,这不是很好。”

  李承乾仿佛听到笑话般‘哈哈’笑道:“你以为你们是谁,天下第一高手,还是新近冒出江湖的那个‘斩尽杀绝’金无双。”

  听到李承乾说自己,金无双反到愣了一下,没想到李承乾竟然怕自己,将自己和天下第一高手比到一起,看来这个太子对残忍好杀的人都很崇拜。自己可不就是这种人吗,想一想金无双自己竟笑了。

  李承乾奇道:“云下你笑什么?”

  金无双冷道:“我笑你就要死了,还不自知。”

  李承乾怪道:“本太子还没玩够呢,不会这么快死的,不过你们兄弟要注意了,我马前的两位可不是一般人,你们会不会过他们那一关,还不好说。”

  尚步云突的冲前笑道:“那要看了才知道。”

  那个头戴瓜皮帽的高子汉子腾身空中,和尚步云轰的对了一掌,尚步云半空中的身子向后一个空翻,落地后又再退了三步,那个高个汉子落地后出退了两步。停下后,大声赞道:“好,云兄可有兴趣再过两手。”

  尚步云心头一震暗道:“好深厚的功力,此人是谁。”

  看着尚步云阴晴不定的脸色,那个中年汉子笑道:“云兄想是急于知道在下是谁?在下就告诉你,省得让云兄烦心再猜,在下‘青龙在天’马文常,承蒙皇上不弃,将在下归于‘静修堂’所属,云兄这回可满意。”

  尚步云听马文常这一报名,心中更惊,宫中的‘静修堂’人物果真是无一善者,这马文常据传是关外一苦寒之地中闯出来的一位武林健者,打从此人出道开始,其所作所为就一直都令人咋舌,成为江湖上的焦点,先是力毙雁荡山高手,十三流寇,再十招之内打死当年刺杀他的天下第一杀手‘七杀’,最后轰动天下武林之战是以一己之力,独战突厥‘风沙六将’中的四员大将于长安城外,不分胜负,最后,等到大唐高手来援后才无恙而还。想不道这么厉害的人物也被李世民给拢络到了,尚步云心里叫苦,怎么到处都有‘静修堂’的人呢?看来今日又无法善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