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回纥王子智深莫测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328 2005.11.30 17:16

    和‘长安六公子’不明不白的打了一通后,尚步云再也没有心情去找玉宗神了,在城里又转了一大圈,还是没有找到金无双,最后尚步云气冲冲的回到了‘同心会’,也不理会什么后宅重地,直接虎着个脸来到后宅。

  他从来也没到过后宅,不知道聂小青住在哪里,正自发愁呢,嘿嘿,不远处的一个两层红色小楼上,适时的出现了聂小青和卜风铃的身影。尚步云暗自咬牙道:“聂小青,今天我要不让你好看,就算你八字生的巧。”

  看见尚步云像落汤鸡一样,面色不善的来到楼下,身着白衣的聂小青扶着小楼的木栏,站在顺着飞檐淌下的水幕后,关切的喊道:“云公子这么大的雨,你怎么站在那里,快快回房去换一件干衣吧,这样站在雨里会受凉的。”

  尚步云不冷不热的讽道:“谢谢大小姐的好意,在下天生是受活罪的命,只有这样才适合我这种人。”

  卜风铃听出尚步云语气中的不忿之意,不解的问道:“云兄,有话好好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是后宅,女眷住的地方,你怎么可以擅自闯到这里来?”

  尚步云恨声道:“闯到这里来又怎么了?我现在真想吃了她。”

  聂小青听见尚步云说出这样的狠话,花容惨变,惊声道:“吃了我?云公子这话是从何说起,我得罪你了吗?”

  尚步云仰脸迎着瓢泼的大雨,毫无惧色的高声笑道:“你没得罪我,你得罪的是我的兄弟,自从你早上和他说了那些话以后,他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我找遍了长安城也找不到他,是你,是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伤了他的心,将他给气走了,我兄弟回来,我们也就罢了,如果他要真有个闪失,别怪我尚、嘿,云上翻脸不认人。”

  楼上的聂小青听尚步云说完,身子大大的摇晃了一下,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胸口,喃喃自语:“怎么他走了,都怪我,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他也不会走,都怪我,都怪我。”

  卜风铃起初还以为尚步云是在无理取闹,待见到聂小青这样的反应,也猜到这也许是和男女的****有些关连,也不好再插话,只好尴尬的站在一边不做声。

  尚步云等了一会,不见聂小青说话,还以为她自知理亏,本想再骂两句,但见到聂小青那凄怜的样子,心中总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酸溜溜的,用力的一甩头,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叫道:“你在等什么?还不快点叫人出去找我兄弟。”

  话刚一出口,尚步云突地闻得身后有风声响起,尚步云忙向左一个旋身,漂亮的躲过了身后踢来的一脚,还没等尚步云开口骂人呢,那只脚的主人却抢先发起飙来了。

  “云上,你以为你是谁呀,‘同心会’是你撒野的地方吗?亏得我这么瞧得起你,你是个混蛋,是个无赖,你只会对弱女子耍威风,我再也不用你来保护了,你给我滚,我不要再看到你了。”

  尚步云这时也看清了从背后偷袭他的人,但是看清来人后,尚步云脸上的表情就象是大白天见了鬼一样,大嘴张得可以放进去一个拳头,伸手指着眼前这个骂他的人,又回头看了看楼上的聂小青,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

  跪坐在毡席上的金无双和吐迷度之间,有一张梨花木雕就的小几,小几上摆放着一把正在用炭火加热的精致的小铜壶,看着正逐渐开始向上跃起的壶盖,金无双很是好奇的盯着它看,在等待着它烧开。想看看它会不会从壶口上掉下来。他身后的一尺处是恭恭敬敬低头跪坐的玄小厶。

  吐迷度见金无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即将要烧开的小铜壶,微微一笑,也不打扰金无双,显出一付很有耐心的样子,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发一声。反到是他身后跟进来的两个护卫中,其中那个面色阴沉的护卫,首先耐不住性子,重重的‘咳’了一声。

  金无双正自看着小壶出神,冷不防听到这一声‘咳’,吓了一跳,这才想起对面还有人,忙抬头向吐迷度望去,正好看到吐迷度微带薄怒的瞪了身后那个护卫模样的人一眼,金无双自觉很是失礼,脸色微红道:“多亏了这位老兄了,对不起吐迷度王子,在下一时看这个铜壶入迷了,还请见谅。”

  吐迷度很有风度的摆手道:“那里,那里,金兄能看一件小东西入神,足见其性格率真,不喜做作,小王心中欢喜还不及呢,还哪里能怪责金兄。”

  金无双对人处事的经历尚浅,对吐迷度的这番话还无所谓,他身后的玄小厶闻言头却抬起来,看了一眼吐迷度,见吐迷度也露出注意的神情向自己看过来,玄小厶忙又将头垂了下去。

  金无双也发现吐迷度看玄小厶的眼神有些奇怪,还以为吐迷度是怀疑玄小厶的身份,就回手一拍玄小厶的肩膀,冲着吐迷度笑道:“吐迷度王子,他是我的仆人,叫玄小厶,王子有什么话,但请直言无妨。”

  吐迷度点头道:“金公子果然快言快语,那小王也就不再掩饰些什么了,小王想请问金公子对眼下长安的形势有何看法?”

  金无双本就不懂什么,见吐迷度竟然一本正经和自己谈长安的形势,心中苦笑,刚要老实说自己什么也不懂。耳边玄小厶的声音教道:“公子,你假作沉思,再摇摇头,对他说‘王子何以教我?’。”

  金无双听得玄小厶偷偷的以‘心语术’教自己,就照着玄小厶教他的话,沉思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王子何以教我?”

  吐迷度‘呵呵’笑道:“不敢当,小王只是就事论事,本来小王也猜不到金公子就是现今大唐境内名头最响的‘斩尽杀绝’金无双的。但自从那日见了金公子在‘夜小楼’的表现后,小王几可确定,你和云上必是河南府力退‘霹雳堂’众多高手及*‘大漠之狼’阿史那贺鲁的‘斩尽杀绝’金无双和‘伞魔’尚步云。”

  金无双不信道:“你怎么能从那日的事情上看出来我们真实身份的呢?”

  吐迷度还是那付深沉的表情,笑笑道:“如果稍加留心,这也并不难看出来,第一,你和尚兄是在大慈爱恩寺里被我发现的,不过那时我和别人一样,把你们也当成是一般的小贼了,不过那时的尚步云显示出来的功力却和一般的小贼不符,这是我对你们小贼身份的第一个怀疑。

  第二,当日下午你们在‘夜小楼’显示出来的武力,还有那种狂放不羁的气度,使我更加肯定了,你们不是小贼,以你们的身手来说,你们必是江湖上的佼佼之辈,而就在那个时候,我也发现我开始欣赏你们兄弟了。

  第三,你们虽然尽力的装作不认识玉宗神,但是按常理想一想,一个异域来的浪人,刚刚在大唐谋取了一个功名,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一场简单的较斗而出面得罪当朝的太子呢?这只能说明一点,就是你们早就应该认识的,并且关系非同一般。从这点上看,你们的身份也几可脱口而出了,但那时我还是不敢太过武断,到第二日的时候,我听说你们去了太子府,而且去东宫之前还跑了趟大慈恩寺,我当时就肯定出了你们的身份,你们必是金无双和尚步云无疑。

  据我所知,在河南府一战,你和尚步云尚兄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后来出手惊走‘霹雳堂’‘大刀阔斧’雷阔天,救下你们的人,正是这个扶桑来的玉宗神,那么你们出现在大慈恩寺也就合理了,你们那时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正要离开大慈寺,不巧的是被我和‘同心会’的聂小青姑娘给发现,这才产生了我们之间先前发生的那个误会,金公子不知小王分析的可还正确?”

  金无双好半天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由衷的佩服道:“何止是分析的对呀,我感觉你就像是亲眼所见一样。”

  吐迷度见金无双说话的表情甚是真诚,心下也是受用之极,忍不住好像是自语,又好像是询问的道:“我在想那个促使你们离开大慈恩寺的原因,应该和前些日子晚上发生在东市的巨震有关,巨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和聂姑娘交接‘同心会’从关外帮我们保来的一批货物,而清晨她走的时候又正巧撞见了你们,噢,小王明白了,东市的巨震定然与你和尚步云有关,所以你们要急于离开大慈恩寺,为的就是不想连累扶桑来的玉宗神大人,是这样的吧?”

  吐迷度这一连串说出的话,在没有阅历和经验的金无双听来,也只是佩服他的分析能力确实是一流的,每一个环节,吐迷度都可以推敲得合情合理,可听在屋内其余诸人的耳中,却无异于是一颗又一颗的炸雷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吐迷度身后的两个护卫听过吐迷度的这番理分析,眼睛睁得老大的看着金无双,他们根本无法把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和杀人无数的‘斩尽杀绝’金无双联系在一起。

  玄小厶更没想到自己这个刚刚认下的主人,就是当今江湖上传闻最可怕的新人之一‘斩尽杀绝’金无双。

  金无双看到房间内诸人惊异的表情,挠头道:“就算你知道了我和尚步云真正的身份了,又能怎么样?这和长安的形势有什么关连吗?”

  金无双一问出这样的话,他身后的玄小厶心中暗道:“糟糕,刚才还故作玄虚的一番做作算是白作了,公子想都不想的就这么一问,聪明人一听,就知道公子压根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江湖莽汉。不被这个回纥王子骗才怪呢。”

  吐迷度伸手提起已经烧热了的小铜壶,将沸开的茶水浇在倒扣在托盘里的茶杯上,视炙热的壶把上好像没有热力一般,随意的道:“金兄你可能不知道,现今长安城内本来表面上一直保持风平浪静的各大势力,已经因为你和尚步云兄的出现,给搅得开始纷争四起了,你们晓得吗?”

  金无双呆鸟似的,摇了摇头,但又好像听明白了似的,又点了点头,玄小厶见金无双好像被吐迷度说的话引起了兴趣,又再次使用‘心语术’传声提醒道:“公子,我怀疑这个回纥王子对你有什么不轨企图,你是不是应该立即就走。”

  金无双立时警觉起来,这个吐迷度王子心计十分的了得,而且看他刚才提着被烧热的小铜壶若无其事的样子,显然本身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但金无双心中也确实想知道,这个吐迷度王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想了想,回头对玄小厶吩咐道:“小妖,你现在就回‘同心会’去,将我大哥‘云上’找来,就说我和吐迷度王子在一起,一切都很好,吐迷度王子要和我们谈一些事情。去吧。”

  玄小厶问道:“公子,大公子要是不跟我来怎么办?”

  金无双开玩笑道:“他不来,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玄小厶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走开了,吐迷度怕‘同心会’的人不相信玄小厶,也回头叫身后的那两个护卫也跟着去了。

  金无双心道:“我的阅历少,不懂得江湖上的事情,更不会分析什么时势呀,形式呀什么的,但是尚步云懂,有他在,我们就不会被骗。”想一想,金无双也觉得让玄小厶去找尚步云是自己做的比较明智的事,竟偷偷的笑出声来了。

  吐迷度不解的问道:“金兄可是有什么好笑的事吗?可否说给小王听听?”

  金无双摇头道:“噢,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我的这个仆人怎么才能将尚步云请来。”

  吐迷度信以为真道:“这个倒不用担心,我已经派我的随行铁卫跟去了,尚兄应该会相信他们,跟着过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