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内鬼显形 神魔现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5576 2005.07.08 17:22

    正在向前赶路的‘火龙堂’众人也看见了路中挡截的‘霹雳堂’人马,霍伤心一马当先,远远的就已经和雷阔天的眼神来了个恶狠狠的碰撞。

  走到近前,两方的人保持在六丈之内的距离上,霍伤心轻提马缰,向前走出冷冷的道:“那个是做主的。”

  雷阔天转目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后,对霍伤心道:“你是瞎的吗?连谁是头都看不见来,你还在江湖上混个什么劲。”

  不以为意的晃了晃头,霍伤心冷嘲道:“在我的眼中你还是个孩子,做不出什么事来,反到是你后边的那四位到好像都是个人物。”霍伤心意指的是‘四惊雷’。

  雷阔天大怒,的确他是年轻了些,但他在雷家一直都很刻苦,不论是练功或是在日常的行动方面,他从来都是佼佼的,出众的,这次是雷阔天第一次带领这么多高手出来进行‘灭火’行动的,不过无论他是多么的出众,不凡,毕竟他是‘动堂’堂主四老爷雷横的义子,所以,雷横不敢太过冒险,特意的派出了‘霹雳堂’的元老级高手‘四惊雷’在旁跟随,以防不测,以‘四惊雷’的经验及阅历,一般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雷横很是放心,甚至他还认为,区区的一个‘火龙堂’根本就不用雷阔天与‘四惊雷’亲自出马的。

  雷阔天强忍住怒火,嘿嘿笑道:“霍伤心呀,霍伤心,人人都说你奸似鬼,这次你还不是一样往牛角尖里面钻,你明明知道我们这次是有备而来,你还是依旧偏向虎山行,我很佩服你不要命的精神。你不要命不要紧,可是白瞎了你的这么多好兄弟了,不过我给你指条明路,乖乖的交出‘火龙弹’,叫你的手下走人,你跟我们回‘霹雳堂’,要不然,不怪我下手无情。”

  霍伤心也微笑道:“我说你是孩子你还不承认,否则的话,你不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江湖上如果都像你说的那样,那它还能叫江湖吗。你以为凭你们这些人就一定能吃定我了,白日做梦。到现在你也没有报出你的字号来,你是不是个雏啊。”

  霍伤心这是在故意的激怒雷阔天。只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人,才是最好对付,因为他的破绽也会逐渐的显露出来。

  雷阔天怒极反笑刻薄道:“好,霍伤心老子告诉你,你爷爷叫雷阔天,一会你到阴曹地府的时候别忘了向阎王爷哪告我一状。”

  不等霍伤心再说话,身后右护法‘锁骨青龙’任翼辰驱马上前,指着雷阔天大骂道:“雷阔天,你个无知的小儿,你以为你是谁,你当你是‘霹雳堂’的大当家,就算雷霸见了我们堂主也不能用这种口气,你真是个莽夫,来来来,待你家任老爷来教教你怎么做人。”说着从腰间抽出随身的青龙鞭,在头上抡了一个大圈子打了个呼哨,再收回到手中,冷冷的看着雷阔天。意示挑衅。

  霍伤心看到任翼辰如此反应,心中纳闷,右护法此人自从入帮以来一直都很低调,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生气,也从来没见过右护法发过这么大的火,今天竟破了例,火气也上来了,话也说了不少,真是怪事。

  雷阔天纵马向前暴喝道:“来、来、来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才是莽夫。”身后‘四惊雷’等人也纷纷抽出各自的兵器准备应战。

  霍伤心看到雷阔天等人有打群仗的架势,忙伸手虚拦任翼辰道:“右护法且慢,待。。。。。。”

  没有等他的话说完,霍伤心只感到伸出拦任翼辰的手臂一紧,自己的右手腕已被任翼辰的右手牢牢叼住,同时自己的腰间也被任翼辰的青龙鞭给缠了个结实。霍伤心大惊,恍然道:“你是内鬼。”

  任翼辰嘿然道:“霍堂主,是我,对不起了。”说完左手青龙鞭往怀里一带,右手用力下折,以图折断霍伤心的右手。

  那边的雷阔天等人见霍伤心已被暗算,均大笑着向这边冲了过来,霍伤心微微一笑,身子一动再绷,任翼辰的青龙鞭竟然没有拽动,而自己抓住霍伤心的手也突然感到一阵灼热,勿忙松手,身后左护法‘不愠不火’寇稀忠怒喝声中,挥动着兵器鹿角杖也攻到了身后,‘活火’荣成更是跃到自己的头顶抡着火焰刀砍了下来。

  任翼辰号称‘锁骨青龙’并不是光指他的青龙鞭来说的,还有就是他的另一绝‘锁骨手’,他本意是想做擒王的打算,折断霍伤心的手后,再威胁其它人不要妄动,没想到大意之下霍伤心把‘火影神功’运到手上烫了自己一下,现在看着这些昔日的兄弟含怒逼来,知道自己再无幸理,任翼辰一咬牙,没有松开缠住霍伤心左手的青龙鞭,更没有关心来自身衅的攻击,反而惨然一笑,大喊一声:“雷霸,我任翼辰的命还你了。”

  一颗黑黑的小珠子自任翼辰的右袖口射出,直射霍伤心面门,霍伤心偷眼一看‘霹雳堂’的人就要攻到近前了,残忍的一笑,盯着迎面而来的‘火龙弹’没有一丝慌乱的,对任翼辰道:“多谢相助,右护法。”

  没有预料中‘火龙弹’击中霍伤心爆炸后的血肉横飞,只有自己被寇稀忠和荣成击中时发出的扑扑之声,任翼辰死不瞑目,他没有想到,他扔出的‘火龙弹’果然帮了霍伤心的忙,当他在队伍中冲出来大骂雷阔天的时候,霍伤心就已经注意到有点反常的他了,到他突然偷袭霍伤心,都在霍伤心的意料之中,霍伤心也是故意让他得手的,霍伤心就是要营造一个引‘霹雳堂’众人放心围过来的局,本来霍伤心是想将自己袖中的‘火龙弹’扔出去炸‘霹雳堂’的人的,没想到正巧任翼辰的‘火龙弹’飞来了,由于已经有了防备,霍伤心用宽大的衣袖一卷,将‘火龙弹’卷在袖中,再横里一甩,‘火龙弹’疾射冲在最前的雷阔天。

  雷阔天见势不好,一低头,险险躲过,紧接着‘四惊雷’也斜身躲了过去,雷阔天回头大喝一声:“不好,快躲,那是‘火龙弹’。”没等他话全说完,只听身后一声巨响,‘火龙弹’正正的落在了身后属下的中间,大地开花,血肉漫天飞。十多个功力不弱的属下,就那么象破纸一样被炸的满天都是。

  雷阔天和‘四惊雷’连着坐骑,也被‘火龙弹’强烈的爆炸力震的向前抢出去好远,一时给震的脑袋昏沉沉的,呆了半晌,众人才缓过神来。回头望着从地下爬起来被震倒的其余属下,雷阔天目吡欲裂,抽出大砍刀和阔背斧转身就要找霍伤心拼命。

  然而惊人的变化还不止这些,就在任翼辰被左护法‘不愠不火’寇稀忠和‘活火’荣成合力击毙,霍伤心挥袖扔出‘火龙弹’的这一霎。路边一株枝叶茂盛的大树上,如闪电一般,更象是来自地狱那深深的诅咒,拖着一条黑色的长尾,快速的,没有半点停留的射中霍伤心的前胸,然后不等所有人做出反应,那条黑色的长尾又象有一道充满弹力的皮绳一样又倒退着纵了回去。

  然而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自另一边的一株大树之上,也出现了一道灰色人影,那道人影也箭一般窜过大路,直追偷袭霍伤心的那条黑影。还不等那条黑色人影退回大树上,灰色人影已经抢先在空中截住了他。

  两人落地之前在空中迅速的互相交换了十招有余,黑衣人用的是剑,灰衣人用的竟是一把雨伞,一把和当时盛行的雨伞没有任何差别的雨伞。黑衣人人快,剑更快,在空中狂笑着挥出三十三剑,剑剑疾如闪电。使伞那个灰衣人更绝,雨伞一张三十三剑全部笑纳。又疾快的收伞成棒,反攻二十几棒。两人在落地后都死死的盯住对方,不过那个黑衣人嘴角却带着一丝的冷笑。

  灰衣人愤怒的盯着黑衣人,一字一句的用牙齿往外挤道:“杀——神——夏——候——强。”

  黑衣人负手倒提手中剑,悠然的道:“伞魔,尚步云。”

  那灰衣人尚步云气愤的道:“江湖传言,杀神专杀该杀之人,不想今日一见属实令人齿冷。”

  那黑衣人夏候强也轻笑道:“江湖人称尚步云是一个黑道上的英雄,专门做黑吃黑的买卖,不想今日一见,原来也是和一般的棒老二无异,属实也令我齿冷。”一番话以尚步云的语气还了回来。这个夏候强还真是促狭。

  尚步云怒骂道:“去你妈的那条腿,我又没有去抢‘火龙堂’,怎么就是棒老二了,反倒是你,一上来,不分好坏就胡乱杀人,今天你就在这吧,我不会放你走的。”

  夏候强仰天狂笑道:“如若我想走,没有人能拦得住我。还有我告诉你尚步云,我从不胡乱杀人,我是受雇于人,而且雇我的人是你想不到的人,霍伤心也有他需要死的理由,事实也并不是你看上去那样,我的话也言至于此,信不信由你。”

  那边刚刚被震迷糊的雷阔天看到霍伤心突然遇刺身亡,竟一时缓不过神来,因为他一直都以为霍伤心会死在任翼辰的手上,没想到霍伤心不仅没死在任翼辰的手中,反而还被他借势伤了他们‘霹雳堂’的不少人。这时见霍伤心竟这样莫明其妙的死在别人手中,雷阔天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迷惑也只是一时的,雷阔天看到‘火龙堂’的‘火影四龙’之一的一个人已经弯腰抓起了霍伤心落地的尸体,正要离去,雷阔天大喝道:“不好,他们要走,不能放过他们,给我拦住他们。”

  操起手中刀斧,雷阔天刚要带头抢出,身后一支手拉住了他的肩膀,雷阔天回头一看是叱雷,叱雷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在叱雷的身后,炸雷与轰雷已带着十多个人冲了出去。雷阔天当下明白了叱雷的意思,他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如果他随便就出手的话,那岂不是没有了主持大局的人了。心中暗自警醒:“‘四惊雷’在这等情形下还能做到如此镇定,顾全大局,看来他们在‘霹雳堂’这么多年都一直身在高位受到重用,也不是单纯的只凭武力的。对于他们的话,以后还是多听些为妙。”

  远处‘火龙堂’的人已经迅速的向来路逃去,没有过多的慌乱,虽然霍伤心真的和头一天晚上说的一样死了,但‘火龙堂’的众人还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明明都已经躲过内奸的偷袭了,怎么还会弄成这个样子。好在还有一个左护法‘不愠不火’寇稀忠在,做为一个帮派中的高层人物,如果没有一颗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平常心话,其作风也只能和匹夫无异了,他一把拉住掏出两颗‘火龙弹’准备扔向‘霹雳堂’的人马的‘鬼火’褚锥。摇头道:“留着突围时用,走。”说完带头驱马往来路奔去。

  在他们回去的路上,这时也出现了十个身装黑衣的‘霹雳堂’高手,他们是被雷阔天抽调回来的跟踪‘火龙堂’其它几路人当中的高手。现今也刚好赶到了。

  ‘不愠不火’寇稀忠大喝道:“火龙弹那。”身旁‘鬼火’褚锥手中的‘火龙弹’已适时的出手,不过这次的结果不是那么理想,因为刚刚被霍伤心甩出的‘火龙弹’爆炸的情景这帮高手也看了,所以他们也一直都在留心。当褚锥的‘火龙弹’出手的时候,他们即刻分散躲了开来,不过褚锥扔出的是两颗‘火龙弹’所以爆炸力很大,还是炸死了对方两名高手。伤了三名高手。

  虽然这次的杀伤力不是很大,但是‘火龙堂’众人还算顺利的冲出了这帮人最后的防线。冲出不等于就是安全。没等‘火龙堂’众人逃远,因为这一耽搁,‘霹雳堂’的炸雷,轰雷也已经领着人追了上来。

  炸雷和轰雷好像有某种默契一般没有攻向‘火龙堂’的人,而是双双跃离马背,扑向那辆载着金无双的马车,他们一定是以为那一千颗‘火龙弹’在马车里,这也是‘霹雳堂’的人一直没有使用他们的火器‘轰天雷’的原因,他们是怕万一使用了‘轰天雷’引发了那一千颗‘火龙弹’,那这次‘灭火’行动便算是失败了。他们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一是杀了霍伤心,灭‘火龙堂’,二是抢‘火龙弹’,现在他们认为他们的计划马上就要实现了,‘火龙弹’没有在‘火龙堂’任何人的身上,那么就肯定是在马车上。

  雷阔天坐在马上似闲庭漫步般,和叱雷领着身后还剩下的十多个人缓缓的往战场这边走了过来,他没有去看一旁路边正在互相对视的尚步云与夏候强,他合计着,虽然那两个人不知是哪里出来的高手,但肯定不能对自己这方面造成什么威胁的,他们两个人看样子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定会拼个头破血流的了,呵呵,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局定矣。

  雷阔天得意的笑容还没等完全收回,忽然就像被人定住了一样,微张着嘴收不回去了。不可能没有意外,就在远处双方人马打成一团,炸雷和轰雷扑向马车的当口,六道篮色的身影也如箭一般扑向金无双的马车,不用说也是想抢‘火龙弹’。

  路旁夏候强转眼看了一下那边激烈的战局,微笑一下,对怒目而视瞪着他的尚步云道:“有人抢你的生意了,看来这次你的买卖不一定稳赚哟。连突厥的‘风沙六将’都出马了,我看你还是死了心吧,是现在过去还是留下和我再战,你自己决定吧。”说完象是看不到尚步云般,转身慢慢的向那片树林走去。

  夏候强刚转身离去,尚步云恨恨的一跺脚,几个起落已纵到马车御手的位置之上,也不理挥刀想要破开车蓬的那两个突厥人,抻手把已经被炸雷打死的车夫推落下去,狠狠的踹了拉车的马屁股一脚。马吃痛,带着马车疯了般往远处奔去。看着奔向远处的马车,已经打做一团的那四个突厥人还有炸雷与轰雷再顾不得动手,全都停下手来如飞般追了下去,‘火龙弹’如果在眼皮子底下丢了可不是件光彩的事。

  再也不敢想象大局已定的雷阔天等人,看着马车上和那两个突厥人战在一处的尚步云,也拍马疾追,雷阔天离远就大喊道:“给我杀了那个小子。不要让他跑了。”

  现在的时候追马车抢‘火龙弹’已经变成当务之急最重要的事情了,‘霹雳堂’正在和‘火龙堂’激战的下属听到雷阔天的大喊,纷纷抛下对手,全都辍着马车追了下去。

  身上负伤多处的寇稀忠,见有机会逃走,忙改走路旁的小道带着伤者匆匆溜走了,他们没有再想马车中的金无双,只记得霍伤心曾说过,不用管金无双,他已经做好安排,到时自会有人接应他。

  ‘火龙堂’ 这次出来的人马损失大半,逃出来的只剩下受伤不轻的寇稀忠,还有‘活火’荣成,加上受重伤昏迷不醒的‘鬼火’褚锥等八个人。不过这也不错了,以极少的人就对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也够本了。

  现在心中最叫苦的人就是尚步云,后面的追兵越来越多,眼看就要跟上来了,而和他动手的这两个突厥人武功也特别高,缠的他没有办法进到车里去,好在是在马车上,这两个突厥人空有一身的本领施展不开,他们想要在短时间制住尚步云也不是易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