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不速客至 拦路有虎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192 2005.07.06 17:30

    千古帝王之都,洛阳,人都说洛阳的牡丹最漂亮,洛阳的女子也比花鲜。只要是到过洛阳之人,没有不赏牡丹观美女之理,当霍伤心等人到达的时候又已经是晚上了,灯火澜珊中,没有闲情去欣赏动人的都市之夜,霍伤心等人直接找了个客栈落下脚来。

  洛阳在大唐的盛世之下早就看不出来战后的痕迹了,所有被战火波及过的建筑都已经重新修整过了,有的也就只有李世民和王世充最后一战定天下,和少林十三棍僧救秦王的故事。一点都没有身在古帝王之都的感觉。‘火龙堂’众人的表现好像是一群等待路过的过客,任何来自外界的诱惑也不能打动他们那寒冷的心。

  匆匆吃过晚饭。霍伤心又象前一晚一样,偷偷的进入了金无双的马车,两个时辰后才出来。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也可能没有人知道他曾和金无双偷偷的说过话。霍伤心出来后马车里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动静。一切都在默默的过渡着。进行着。

  霍伤心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里正想要找众兄弟开个会。忽然‘火影四龙’之一的‘鬼火’褚锥来报,说客栈掌柜带了个人来求见。霍伤心心道:“我这次出行,行踪一直都很隐密,除了本堂的人,就是‘霹雳堂’的人,能是谁呢?霍伤心没再多想,反正要来的终需要来,不管是谁,先见了再说。”

  霍伤心亲自和褚锥来到‘火龙堂’包下的客栈后院的门口处,离老远霍伤心就看到了客栈掌柜身边的那个人,那是一个身装黄衣,身材非常健硕的青年人,虎背熊腰,鼻直口阔。从圆睁的双目之中透露出一种摄人的异彩,还没到近前,霍伤心就已感觉到此人的不一般。不怒自威这句话用在此人的身上还真叫贴切,心中暗忖,这是谁呢,看长像不似中原人氏。难道是突厥人?

  走到近前,霍伤心微笑抱拳施礼道:“在下霍伤心,不知尊驾何人?找在下有何贵干?还请赐教。”

  黄衣人哈哈大笑,也抱拳向霍伤心道:“在下从来听闻‘火龙堂’堂主霍伤心乃非堂之人,如今一观之下堂主气宇轩昂,神光内敛,果然是人中之龙啊,区区乃突厥阿史那贺鲁,愧掌突厥‘机密营’营主之职。贸然来访,还请霍堂主见谅。”

  霍伤心听得此人自我一番介绍,大吃一惊,他本就觉得面前之人不太一般,但万万没有想到此人竟是号称突厥第一高手的阿史那贺鲁,更是此次进犯大唐的最高指挥官。心中隐隐也猜到了阿史那贺鲁的来意。霍伤心没有半点犹豫的突然出掌,不知何时变得和丹砂一般红的左掌猝袭阿史那贺鲁的前胸。

  阿史那贺鲁看着快要击中前胸的手掌,没有一丝的慌乱,哈哈一声长笑,身体向右稍移半步,抻出左手,屈掌成拳,重重一拳击中霍伤心掌心,边大声操着流利的汉语笑道:“霍堂主难道还以为天下间还有敢冒充那贺鲁之人。”

  一声闷响自霍伤心与阿史那贺鲁之间响起,强大的劲风将离二人最近的客栈掌柜震的翻了个跟头跌了出去,连褚锥的身子也不仅晃了晃,霍伤心与阿史那贺鲁两人同时后退半步,身子俱晃了一晃。

  阿史那贺鲁面容不改的宏声道:“火影神功果然厉害,承让了霍堂主。”

  霍伤心也故作镇静的道:“天下间能挡我‘火影神功’六成功力一击的人,天下间没有几个,但那贺鲁将军必是其中之一。”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相互对视一下后皆开怀大笑,彼此之间都有一种识英雄重英雄之意。

  霍伤心边笑着边肃手让客道:“那贺鲁将军,请入内堂一叙。”

  阿史那贺鲁也伸手虚让道:“好,霍堂主请。”边随着霍伤心往他的房间走去。褚锥这时也忙走了过去,扶起了掌柜的,低声吩咐了两句让他走了。

  霍伤心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懔,阿史那贺鲁果然不愧是突厥第一高手,刚才一击即毕的交手中,自己其实已经算是输了。自己运起的六成‘火影神功’一般人想抵挡的话都要费下一番周折,可这个突厥将军看不出任何运气出招的迹象,就轻而一举的抬手一拳挡回了他的一记‘火影朱砂’。有心算无心之下,对方都可如此轻松自如的做出反击,那么其功力之高,比之自己实高出了远不止一筹啊,虽然阿史那贺鲁也退了半步,身子晃了一晃,可霍伤心自己心里有数,这是人家在给自己留面子呢。如果两人真要是拼将起来,那么自己要想保持不败看来很难。

  入得霍伤心的房内,等着刚刚赶过来的‘活火’荣成给两人分别沏过茶水退下后,屋中只剩下霍伤心与阿史那贺鲁两人。

  霍伤心故意问道:“那贺鲁将军,这次来是。。。。。。。”

  阿史那贺鲁微笑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开门见山的说,霍堂主你们这次出行是不是要送一批火器到长安大将军府。李靖的府宅。而且这批火器好像也是用来对付我们这次东征的突厥人的对吧。”

  霍伤心早知阿史那贺鲁的来意无非如此,遂也微笑道:“那贺鲁将军的消息果然灵通,不愧是‘突厥机密营’之主呀,不错是有此事,不过,虽然是要对贵军不利,但是那贺鲁将军,你也知道我虽身在江湖,但却是生意人,你不能不让我做买卖吧,再者,说句不敬的话,我是大唐的人,给我大唐自己的军队供应一时之需以对付外敌,这没有错吧?”

  阿史那贺鲁心中暗骂霍伤心一声老狐狸,只这两句话就绝了他问罪之意,而且句句在理,果然够高。但面上还依然微笑道:“好,霍堂主,国事我不和你谈,我就和你论买卖,那一千颗‘火龙弹’李靖给你多少钱,我阿史那贺鲁都给双倍,如何,这个买卖你肯定是有赚无赔的了。”

  霍伤心轻轻缀了口茶,缓缓的道:“我们中原人做买卖讲究的是信誉第一,利益第二,那贺鲁将军,你叫我如何取舍,我本人当然想交你这个朋友,但是我实在是不能呀,我这一千颗‘火龙弹’如若转卖给你,我又怎么能和李靖将军交待,先不说我信誉尽失,就是在大唐国内,我‘火龙堂’今后也无法再继续立足了。”

  阿史那贺鲁连连摆手道:“霍堂主不用担心,大唐容不下你‘火龙堂’我*可以,我可以向我们可汗请求在突厥的兵部之中成立一个专门研究和提供火器的部队,到时那支部队都由你来管辖你看可好?”

  霍伤心忙拱手感谢道:“多谢那贺鲁将军的好意,只是此事霍某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将军见谅。”

  阿史那贺鲁隔着两人之间的桌子和霍伤心分毫不让的对视良久后,方长叹一声沉声道:“霍堂主你知道吗,虽然我阿史那贺鲁敬你是条英雄好汉,真心想和你结交,但你也明白我们是两个国家的人,我们的大前提利益是以国家为主的,我不能不顾我的士兵的死活,所以我不怪你,只是自今而后将要和你为敌,真不是那贺鲁想要看到的,希望堂主可以为了‘火龙堂’往后的生存而改变初衷。和我突厥是敌是友只在乎霍堂主一念之间。”言下充满了威胁之意。

  霍伤心也淡淡的道:“大丈夫有可为,有可不为。那贺鲁将军你的好意,霍某人心领了。但想要伤心做出买国之事,那是万万不可的。”话完霍伤心伸手向门口一让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那贺鲁将军,请。”摆出送客的姿势。

  阿史那贺鲁点点头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的对霍伤道:“那好,霍堂主,保重,祝你一路顺风。”刚刚走到门口,阿史那贺鲁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霍伤心道:“哦,对了,霍堂主,你们‘火龙堂’是不是和‘霹雳堂’有过节呢?我得到可靠消息,‘霹雳堂’调动了大批的人马在河南府以图对你不利,要小心哟。”说完身子轻晃,如风一般不见了。

  凝视着茫茫的夜空,霍伤心在屋前呆立一阵后,招手叫过站在远处等待吩咐的‘活火’荣成道:“叫所有人到我房里来,我有事和大家说。”荣成领命去了。

  霍伤心的卧房中十多个人安静的分散在各个能坐的位置上,霍伤心看了看到屋的这些人,‘活火’荣成,‘鬼火’褚锥。左护法‘不愠不火’寇稀忠,右护法‘锁骨青龙’任翼晨。还有几个自总堂里带出来的小头目。

  霍伤心象交待后事似的对大家道:“我现在说的话,是关系到我们‘火龙堂’以后能否在江湖上生存的关键,所以你们谁也不要说话,听我说。今天刚刚来的那个人你们也许都不知道他是谁,他就是素有突厥第一高手美誉的‘机密营’营主阿史那贺鲁。他的来意我想你们也都可猜到,就是想让我们停止再向长安前进,不想让李靖将军得到这一千颗‘火龙弹’哼,身为大唐国民的‘火龙堂’又怎能卖身投敌。”

  看着屋中众人那灼灼的眼神,霍伤心满意的点头再道:“我拒绝了阿史那贺鲁的条件,也就是说这已经使我们与突厥人的矛盾更加表面化了。阿史那贺鲁在临走之前,他对我说‘霹雳堂’的大批人马已经聚集在了前方的河南府,河南府是我们明天到长安的必经之路。所以这场包括突厥人在内的硬仗我们也一定是避无可避了。”

  沉默了半晌,霍伤心用下命令的语气道:“明日之战凶多吉少,我不希望我的兄弟有任何的伤亡,如果明日一战,我遭遇不幸的话,你们任何人不要做无谓的牺牲,立即带着我的尸体逃回总堂,我已经安排好了,我死后将由大掌柜‘六指神算’费无声接替堂主一职,你们必须要服从于他,否则就是对我霍伤心不敬。”

  一旁左护法寇稀忠张嘴刚要说话,霍伤心摆手阻止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是想说既然明明知道是火炕,为什么还要往里跳是不是?不用担心,有些时候有些事是必须要做的,好像这件事,不过你们放心,就算我死了,这批火器也定会安然的到达长安的。”

  全屋子的人都被霍伤心一番话说的心头沉甸甸的,仿佛带着一种悲戚的感觉。同时也感到一丝迷惑,右护法‘锁骨青龙’任翼辰突然道:“堂主,那金无双怎么办,我们逃走的时候还用不用带他走?”

  霍伤心暗道:“难为还有人记得他。”霍伤心微笑道:“他你们不用管了,我已经派人来接应了,只要到时候你们保住你们自己就可以了,我不希望你们中间任何一个人有失,明白吗?”众人纷纷点头。

  遣退了众人后,霍伤心躺在床上久久睡不着觉,心中冷笑的道:“明天,大日子就要到了。”

  **********

  在通往长安的要道河南府郊外,这时呈扇面形,一列排开五十多人的‘霹雳堂’大队,几乎没有一丝缝隙的,挡在了大路的中间,一身劲装的‘大刀阔斧’雷阔天站在最前面,后面是‘四惊雷’,五十多人非常安静的没有任何人出声,只是间有马匹的喷鼻声,所有人的双眼都在定定的看着远方正逐渐弛来的‘火龙堂’马队。

  雷阔天看着渐渐前进的‘火龙堂’众人,脸上浮现出一股残忍的笑意,自语道:“来吧,‘火龙堂’,从今日起你们将在江湖上除名。我雷阔天将成为给你们送终的人,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