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天命佑之 诡事陡生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5896 2006.04.07 06:51

    ‘啪’,李世民的右手重重的拍在了身前的龙案之上,殿下站立的李泰,韦挺,薛万彻等人都吓得立时跪倒在地,不敢稍动一下。

  李世民戳指着李泰,怒道:“是谁让你擅自传令封锁城门的?反了你们了,简直是不把朕放在眼里,朕还没老到管不了你们的地步呢。”

  李泰惶恐着叩首道:“父皇息怒,泰儿知道错了,旦请父皇听儿臣解释。”

  李世民重重的坐在龙椅上,怒火未息道:“讲。”

  李泰抬头道:“儿臣之所以命人封锁四城,是因为儿臣发现了歹人之故。”

  李世民‘哦’了一声道:“歹人?”

  李泰点头道:“今日是儿臣府上的客卿‘剑灵’莫其修真和‘同心会’‘打不死’云下在‘荡马圈’比武之日,儿臣等人在他两人比武过程中发觉,那云下其实就是月前残忍的杀害海州‘三义帮’和‘海沙帮’二百余人的罪魁祸首,他的真实身份正是‘斩尽杀绝’金无双。儿臣发现此事后,因当时情势比较紧急,来不及向父皇禀明请示,只有当机立断命人把守住四门,以免此人比武后借机遁走。”

  薛万彻也附声道:“事情确如魏王所说,还请陛下明查。”

  李世民眯着眼睛俯视李泰道:“那又是谁告诉你必需要拿下金无双的呢?”

  李泰昂首道:“按大唐律,杀人者当处斩刑,父皇这是你定下的规矩呀,难道儿臣做错了吗?”

  李世民‘哼’了一声道:“你可知那‘海沙帮’是个什么样的帮派吗?”

  李泰窒了窒,摇头道:“儿臣不知。”

  李世民摇头道:“你连人家是什么样的帮派都搞不明白,还要替他们出头讨公道,我告诉你,那‘海沙帮’在海州是出了名的黑道帮派,他们明地里干些护船保镖的买卖,暗地里却是干一些杀人劫船的龌龊勾当,他们的所为在海州沿海一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都知道他们皆是该杀之人,难道金无双杀错了吗?”。

  李泰不服道:“就算‘海沙帮’是黑道帮派,杀不足惜,那‘三义帮’呢?‘三义帮’可是海州远近驰名的白道帮派,平日里几个帮主乐善好施,心地慈悲,口碑甚佳,金无双又有什么理由再杀他们呢?”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泰儿,你的脑子怎么就那么不灵光呢?不管‘三义帮’到底是好还是坏,他们和‘海沙帮’凑在一起的目的却是要并帮,而促成他们这次并帮的却是令朕头痛的‘五湖四海大联盟’。从这也就能看得出来,‘三义帮’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东西了。金无双杀他们杀得对,省得徒然增添了肖万疆的实力,你们都没注意肖万疆的手这两年已经开始抻到陆地上来了吗?”

  李泰顶门冒汗道:“父皇,儿臣知错了,还请恕过泰儿失查之罪。”

  李世民眼皮翻了翻道:“你说那金无双心性残忍好杀,那朕问你,他可曾杀了西城的守城兵?”

  李泰回头看了眼黄门侍郎韦挺,韦挺抬头道:“陛下这金无双和尚步云从出手来看,确实是未杀过一人,不过和他们交过手的人却都受了伤。”

  李世民在龙椅上站起身来道:“你们摆那么大个阵势去拿人,总不能不让人自保吧?他们没有杀人,这足已证明,他们的眼里还是有大唐律法的。倒是有些人好像却不大把我大唐的律法放在眼里呢。”

  感觉到李世民在偏袒金无双,李泰心叫不好,故作不懂道:“父皇此话怎讲?”

  李世民冷冷道:“这还用朕来告诉你吗?金无双和尚步云没有杀人,那为什么朕听人禀报说守城兵死了二十三人,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谁来给朕解释解释?”

  李泰暗骂哈桑败事有余,支唔道:“这个,孩儿还不太知晓此事。”

  韦挺见李泰语塞,忙接过话茬道:“请陛下原谅‘神力王’哈桑心急擒凶之罪。”

  李世民步下龙阶,走到韦挺面前道:“恕了他的罪?那二十三个忠于我大唐的士兵就白死了吗?几天前化身为云下的金无双在承乾的东宫里曾对朕说过这么一句话,相信你们也应该记得:“这些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这是他们的耻辱,更是我一个为君者的耻辱。”这句话说得好,我大唐以武治国,以武为本,到头来残杀的人却是我大唐自己的子民和忠诚的卫士,这对我李世民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李泰心中一惊,膝行向前两步道:“父皇。。。。。。”

  李世民挥手拦阻李泰将话说完,决然道:“我要以哈桑的人头和他那污秽的鲜血来祭奠我那些死去的忠于职守的战士,他们死的是何其的不值。”

  韦挺仗着胆子道:“陛下,下官以为,这件事的起因完全是金无双和尚步云引起的,他们应该也难辞其咎。”

  李世民嘿嘿笑道:“韦侍郎,杀人的人受罚,天经地义,心存仁厚的人也要含屈受罚,这也是我大唐律规定的吗?”

  韦挺见李世民动了真火,不敢再多话,低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世民扫了韦挺一眼道:“半月前突厥大军压境,为什么中途突然退兵,你们还不知道原因吗?是谁让我大唐军民百姓免于战事,是谁舍命抵挡突厥‘机密营’营主‘大漠之狼’阿史那贺鲁等人。是金无双和尚步云。朕估计你们心中定是不服,会说朕在袒护金、尚二人,不错,朕就是喜欢他们两个人的真诚,直率,勇敢。不然朕也不会在东宫那日让他们归入‘静修堂’。”

  李泰大惊道:“原来父皇早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李世民傲然道:“为人君者,不出门,可知天下事,你再看看你们,一个个整天在外闲逛,无所事事,平日里不是成群结党,要不就是拉拢帮派,你们不要以为朕是老糊涂,平日做些什么事朕都不知道,唉,朕的天下以后又怎么能放心的交给你们呢。”

  李泰和站立一旁的晋王李治,吴王李恪,听出李世民语中的伤感之意,齐齐跪地高声道:“父皇放心,儿臣等日后定当努力上进,不负父皇对儿臣的期望。”

  李世民眼角有意无意的看着吴王李恪叹道:“朕的期望,你们中又有几个能达到。好了,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刚要退下,李世民突然又道:“还有,朕不希望你们中有什么人和‘霹雳堂’有任何的联系,朕很不喜欢他们。”

  李泰一愣道:“父皇这是为何?”

  李世民冷道:“你去看看西城的吊桥是被什么东西给炸破的再说话吧。”一甩袍袖,走出殿外。

  众臣子也纷纷告退,出了大殿,李泰和薛万彻、韦挺走在一起,悄声道:“我不希望再看到金无双和尚步云活着回到长安。”

  薛万彻愣了一下,韦挺点头道:“王爷放心,他们回不到长安的。”

  李泰叮嘱道:“切记不可在近处下手。”

  韦挺躬身道:“下官晓得。”

  *******************

  白马良驹,八蹄翻飞,踏着漫漫的征途,骑在刚刚开始懂得操控的马上,金无双不无得意的笑道:“小小马儿也不过如此,尚老大可敢和小弟切磋切磋骑技?”

  尚步云差点为之喷饭,回手就给了金无双一拳道:“就你,刚刚学会骑马,就在这和我比试,你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金无双不悦道:“你瞧不起我?”

  尚步云用手指在自己脸上做了个羞的姿势道:“除了武功,嘿嘿,说实话,你和我比什么你都输。”

  金无双不服道:“我比你能捱打,你行吗?”

  尚步云耸肩道:“那算武功。不比。”

  金无双又道:“我跑的比你快,你比吗?”

  尚步云摇头道:“你懂不懂啊,那还是武功,不比。”

  金无双急道:“那……比抓野物,山鸡啦,野狗了,野兔了什么的。”

  尚步云不耐道:“算了,不想和你比了,抓野物,亏你想的出来,没有功夫,你上哪抓野物去,多用用脑子,老弟。”

  金无双大怒,挥手将无鞘的‘残魂斩’架在尚步云脖子上大声道:“那你到底要和我比什么?”

  尚步云吓了一跳,也大声道:“我都说了,除了武功,你什么也比不过我,你还想让我怎么说?”

  金无双发神经似的一收斩,将头靠在马颈上,痛苦道:“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安慰安慰我?”

  尚步云也变脸似的,装出一付道貌岸然的样子笑道:“其实无双小弟你的优点还是有不少的,真要比,我不一定就能赢得了你。”

  金无双高兴道:“什么优点能赢你,你说。”

  尚步云苦着脸道:“是你说让我安慰安慰你的,我就这么说让你高兴了,你还问,我那知道你还有什么优点。”说完,哈哈大笑着策马狂奔而出。

  金无双忙催马就追,挥斩大叫:“尚步云,我想杀了你,枉我对你这么好。”

  尚步云回头冷哼道:“你对我好,也不知道是谁把我踹出城的。”

  金无双狡辩道:“我是怕你跳不过去,才帮你一把的。”

  “帮我,你还好意思说,如果没有这把伞,老子就死定了,我不被那帮弓箭手射成筛子,我尚步云就姓你姓。”尚步云气道。

  金无双嘿嘿道:“我知道你有伞,我才踹你一脚送你过去的,不然我不就先跳了。”

  尚步云将马放缓下来,等金无双跟上来后,眯着眼看金无双道:“我看你小子不厚道。”

  金无双被尚步云看得心里没底,委屈道:“我又怎么了?”

  尚步云摸着下颔装老成道:“小帐咱们以后再算,我问你,刚才出城前那一记‘搏浪劲’,还有在护城河边上的那记什么什么霸道我纵横的,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的功力还没完全恢复好吗?”

  金无双故作神秘的看了看四周,将头凑近尚步云道:“我的功力全都恢复过来了,而且再无破绽,你信不信?”

  尚步云有些惊讶道:“信,我当然信,就你刚才出手那气势,那真******盖了,无与伦比,大有王者之风。”

  金无双老脸一红,‘啐’了尚步云一口道:“去你的,那有那么邪乎。”

  尚步云正色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功力已经恢复了的?”

  金无双眼中射出感伤之色道:“就在‘荡马圈’里莫其修真向我施出‘锋神巨龙’的时候,那时我真的感觉我的功力快要控制不住的破体而出了,正当我穷于应付之即,我突然感应到小妖。”说到这里,金无双顿了一顿。

  尚步云回忆道:“当时我正要将‘残魂斩’抛给你,却被小妖给劝止了,那时小妖让我在他眼睛睁开时再把斩抛给你,他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在你成功的将莫其修真挡在半空的时候,小妖也吐血倒在了地上,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金无双一惊道:“小妖受伤了,有没有危险?”

  尚步云犹豫了一下,缓缓道:“应该没有大碍,我临走前让卜姑娘帮忙照顾小妖了。对了你还没有说那时你感应到小妖什么了?”

  金无双眼神有些迷离道:“我感觉他就在我身体里面。”

  “鬼上身。”尚步云惊道。

  金无双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我的功力恢复可能是小妖的‘异能力’帮的忙,当时我只有一个感觉,就是小妖和我在一起,不对,应该说他和我是一体的,他还用‘心语术’告诉我:“公子,出手吧,小妖只能帮你出手一次,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那时我就将被引发的‘霸道气’给发了出去,不过不是直面莫其修真的,而是以我自己为中心,向四周发放出去的,我怕将全部的‘霸道气’都发给莫其修真他承受不住,所以我才这么做的,后来的那记‘残魂一刀斩’虚晃一招,不是因为我真的想跑,而是我一时再无后继之力,呵呵,那一手玩的漂亮吧,你们是不是都没看出来?”

  尚步云拿金无双没办法,无奈点头道:“是呀,你最捧了,我发现你终于又有一个我比不上你的优点了。”

  金无双‘呃’道:“是那点?”

  尚步云道:“就是你比我更能耍活宝。”

  金无双‘嗤’道:“这也算。”

  尚步云看看天色道:“今夜我们连夜赶路,明晚就在得胜集休息吧,对了,你还没说完呢,你的功力既然恢复了,那你在城门的甬道内为什么还和忌空忍哈桑他们耗了那么长时间,害得我返回去救你,差点把命都给搭了进去。”

  金无双叹气道:“当时我还不知道我的功力已经尽复了,直到我逼不得已使出‘搏浪劲’以后我才发现我的功力已经受我自己的控制了,到那时我才明白,我的功力是真正的恢复了,为了印证这一发现,之后我又在城外的护城河边玩了一手,怎么样?那手更漂亮吧?”

  尚步云狠狠的剜了金无双一眼,气哼哼道:“你不炫耀自己能死吗?要炫耀的话我比你强多了,你这点算什么,看不入眼。”

  金无双不屑的看了一眼尚步云,神往道:“你尝到过那种上万人给你喝彩鼓掌时的感觉吗?那是令人血脉贲张的,我当时兴奋得简直就要疯掉了,那种感觉真好。我真的好想再感受一下那种气氛啊。”

  尚步云象看怪物一样看着金无双道:“我很难想像你是在海外孤岛上长大的人,我发现你这个人很现实唉。你这样的人本来应该是很淡泊的,但怎么我看你好像特别热衷于名利似的。”

  金无双晃了晃头道:“你不也是这样吗?”

  尚步云一耸肩,嘲道:“我还没你那么狂热。想出名你最好参加下个月的‘武风会’,在那里你一定可以再次赢得喝彩和掌声的,不过你也得把这趟镖保完,有命活着再谈以后吧。其实你现在在江湖上也够有名,够威风了,‘斩尽杀绝’多有气势的绰号,我他妈好,就是一个‘伞魔’,我够得上魔吗?我就是个大贼罢了。”

  提起贼,金无双突然想到引起自己被擒受辱的那颗‘日月龙凤火眼珠’来,一伸手向尚步云要道:“把你抢的‘日月龙凤火眼珠’给我看看。”

  尚步云戒备道:“你要它做什么?”

  金无双一瞪眼道:“都说了我要看一看,给我。”

  尚步云脖子一梗道:“不给。”

  金无双‘残魂斩’再一挥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尚步云使劲一夹马腹大笑道:“信你还敢真杀了我?去你的吧,老子不信。你来追我吧,追上我,我就让你看珠子。”

  看着尚步云绝尘而去,金无双气得也重重一夹马腹,匆匆追去。

  ※※※

  落日黄昏,残阳如血。

  血,殷红的血,正从五具还未散去体温的尸体上向地面滴淌着,仿佛带走他们身上那仅存的一点点热量,这已经是两天来死的第三批人了,站在这些刚才还是有说有笑的家将尸体前,南宫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于悲痛之中。在他的心里更多的却是一丝挥之不去,赶之不走的隐忧。这些死去的人绝对不是最后一批,以后在回苏州老家的日子里,这样的事情一定还会发生。难道是候君集开始下手了?”

  (好的作品是需要读者慢慢研读的,精彩的内容也不是一开始就会出现在书中的,如有朋友喜欢小弟的作品!!!还请帮忙《放入书架》,并替兄弟代为宣传和推荐,谢谢了。)

  本书已上幻剑书盟VIP,短期内不会在起点继续上传,请谅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