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玄武门之变 李元霸之死(中)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613 2005.06.23 14:28

    武德九年,六月四日,长安城外西郊五十里处,有一处特别别致的小山,是谓牛山,牛山占地约五里方圆,不知是何年月冒起来的山头,山上最高处也只不过是四五十丈方圆,牛山仔细看,其实就是一座小土山,不过有不知名的人曾在山上开过荒耕过地,所以牛山之名以此而来。

  将近正午时分了,爽晴的天空上,一轮红日散发出它特有的热烈光芒,没有一丝风,牛山之顶此时正静静的站立着一个身影,这个身影是一个身着灰衣,豹头环眼,五短身材,年约四十多岁,头戴一顶竹笠的人,他双手环抱于胸前,一把特别奇怪的兵器插在了他面前的地上,从露出来的部分看是一把似刀非刀的一种兵器,它的刃口象刀,背面是从中间开始上下分别延伸的倒刺,刃面的两边,各有三个下在刃面槽内的齿轮似的东西。

  此人定定的站在牛山之顶已经近一个时辰了,但是他很有耐心的一直在等待着什么,尽管天气如此炎热他依然还是动也不动,反而从他的身上还在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寒意,此人正是来自扶桑号称‘千人斩’的竹利川一郎。

  竹利川一郎早早的就已来到牛山了,他早到是因为他对对手的尊重,虽然没有见过李元霸,但听张公谨所描述来看,他几可以断定张公谨说的没有错,李元霸肯定是一个高手,多少年没有遇到高手了,无敌的寂寞一直都深深困扰他那一颗不平静的心,他渴望有新的挑战,即使这次他真的败了,他也甘心。他自从出道就打遍扶桑无敌手,立志向佛后,听师父空海说中土尽是身怀绝技之人,这次来中原就是想找到中土第一高手挑战他,已求人生中的一败,从此再无遗撼。也许这一战就能满足自己的愿望了。

  长安城内东宫太子府,太子李建成一身戎装的坐在内室的书房里,房中还有一个身材不算高大,但是骨骼特别宽大,一身充满了彪悍之气的少年男子,该男子也是一身戎装,他正是李世民的四弟齐王李元吉,看房内二人都是戎装打扮,一付好像随时都要带兵打仗的架势。

  李元吉面色凝重的对李建成道:“大哥,情况有点不对呀,我听二哥那面的人说,昨夜他们‘天策府’中所有人都一夜没睡,一直都在讨论一件大事,具体什么事,我还不知道,你说是不是针对我们的。”

  李建成点头道:“那是当然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我想夺他的兵权,他当然要想办法阻止我,如果不招集人马想对策的话那才是怪事呢,你不要杞人忧天了,你我兄弟二人联手还怕对付不了一个李世民。”

  李元吉谨慎的道:“但是我听说后来二哥又去找了父皇,然后今天早上你我二人就分别接到了父皇的旨意要我们进宫,这是不是二哥设下的圈套呢?”

  李建成不耐烦的摆了下手道:“怕什么,现在皇城内外都是我们的人,父皇他不会对我怎么样,李世民吗,哼,他更不敢对我出手,我不动他就算他命好了,他还敢在皇宫里算计我,四弟你就安心吧。对了,元霸呢?你没有把他带来吗?”

  李元吉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听说昨夜二哥见父皇之前,三哥就被父皇招入宫中了,一直都没有回齐王府,我也正为此事担心呢。”

  李建成犹豫了一下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要是在李世民见父皇之后三弟进的宫,那就可能有事发生,现在看是在李世民见父皇之前三弟进的宫,那可能是父皇临时有事要找三弟吧,四弟你不要瞎担心,父皇可能是想三弟了想看看他就让他在宫中住几天。”说完李建成长叹一声又道:“唉,三弟练武练的疯疯颠颠的,也不知道是他的福气呢?还是他的命不好?”

  李元吉也伤感道:“这应该是他的福气,三哥不会象我们兄弟几个将要手足相残,这对他来说也是件好事。”

  李建成怒目看了一下李元吉大声喝道:“你心软了,你可要想明白,四弟,现在你要是不杀了李世民,李世民就会杀了你,我们已经无法再回到小时候了,我们三个人谁也无法回头了,你明白吗,我们之间只有一方死了,才能平息现在的波澜,才能天下太平。”

  李元吉点头道:“不用你说大哥,我都明白,只是心里就是有一点不安而矣。”

  李建成拍了拍李元吉的肩膀道:“好了,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我们该进宫了,走吧,如果真有起事来,我想三弟也能及时赶到的。”

  李元吉低头想了一下道:“大哥你说二哥能不能知道我们要对付的消息,抢先在今天下手呢,我怕他狗急跳墙,大哥不如这样,我假装生病,不上朝了,在家中勒兵待变,如真有什么事,我也好领兵来援。”

  李建成哈哈大笑道:“四弟你也真是太小心的过份了,你知道今日玄武门是何人当值吗?是常何,我的心腹爱将,你怕什么,走吧,我的四弟,你叫我怎么说你。”

  李元吉见大哥一付有恃无恐的样子,方才放下心来,欣然和建成一起往内宫行去。

  *********

  正午时分,牛山的山顶之上,从东面缓缓步上一骑黑色瘦马,马上端座一身材矮小,相貌几似元吉的少年,少年骑马来到山顶正中处看到一直等候的竹利川一郎,笑道:“你就是想要挑战我的扶桑人?”

  竹利川一郎抬头微笑道:“正是,听说你是中土第一高手,川一郎特来领教。”

  骑在黑马上的李元霸仰天大笑道:“是不是第一高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没有人可以打败我,你也是一样。”言语之狂,溢形于外。

  竹利川一郎也朗笑道:“既然是这样我们还等什么呢?”说罢伸足一挑面前的怪刃,急刺刺的向李元霸戮去。

  李元霸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也不怠慢伸手一捞马头两旁人头大的大铁锤,闪身飞离马背,大锤高举过顶,以泰山之势力砸而下。

  竹利川一郎头一招只是虚招旨在试探对方的反应,待看到李元霸飞离马背举锤飞来,招式不见新奇,心下暗道:“中原第一高手也不过如此。”他冷哼一声手中怪刃横捧手中,向外就开,想要把李元霸当头压下的双锤磕出去,没想到李元霸竟然力大无比,这一磕不但没有把对方的锤硬磕出去,反到被对方的双锤压了下来,随着下压之势,李元霸的双锤毫不停留的一翻手,一锤砸头,一锤横扫。逼得竹利川一郎向后节节退去。

  竹利川一郎眼看到手的先机被李元霸轻松的抢去,大吼一声手中怪刃连抖,刃面两边的六个齿轮如蝴蝶般脱离开怪刃,纷纷向李元霸飞去。

  李元霸起始时心中也和竹利川一郎一样,有些轻敌,心中也在想:“这个家伙也不怎么样吗?”一轮追击过后,对方并没有什么败象,而且还弄出了这么几个小东西,李元霸笑了,长这么大,什么阵式是他没见过的,什么样的暗器他没见到过,冷冷一笑,手中双锤举重若轻般在身子周围舞的密不透风。只听得叮叮之声不断,几个白色的蝴蝶在李元霸的身边翩翩起舞,环绕不停,景象也是颇为写意。不过令李元霸挠头的是,这几个小东西竟然砸不碎,使足力气碰到它们后,它们就会借着自己铁锤挥出的力量继续飞到天上,然后又再旋飞回来切向自己。

  竹利川一郎含笑站在一边,看着李元霸挥动着双锤抵拒着他的斩轮,越看越是心惊,李元霸就像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一样,那一双大锤在他手中抡来直如无物一般。竹利川一郎看看天色刚过午时,心道:“算了,不能和他硬拼,那是他的长处,他的力量好像是用之不竭似的,时间拉长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应速战速决。”

  竹利川一郎刚兴起此念,那边李元霸已夹带着一股沛然的罡气领着漫天纷飞的斩轮和身射了过来,竹利川一郎不得不佩服李元霸的机智,心下暗赞好小子,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即无法破之,当还施给彼人。

  原来李元霸见半天也无法摆脱这些斩轮的纠缠,心下大急,想他天下第一高手怎么会被这几个破铜烂铁所制,待看到竹利川一郎的表情,不仅怒火中烧,心道:“我也不会叫你好过。”想着就冲出了斩轮的包围,运起自己的绝学‘先天罡气’砸向竹利川一郎。

  竹利川一郎也不慌张,手中怪刃再次迎风一抖,李元霸身后的斩轮如电射般又纷纷嵌回到了怪刃的两边。竹利川一郎待斩轮收回后,脸色转为凝重,手中怪刃突然散发出了一股淡红色的光芒,看也不看李元霸瞬息砸来的双锤,身子高高跃起,怪刃如天女散花般刹那间攻出五十多斩。

  李元霸这时才算领教对方露出的真实功力,当下也不怠慢,手中大锤连挥,悉数接收了对方的五十多斩,又转身再出锤,返攻竹利川一郎四十多锤。竹利川一郎转眼又被李元霸击退十多步,心中不再平静,没想到李元霸厉害至此,暗道:“中土第一高手,果然不凡。看来真想胜他必需要用非常手段了。

  李元霸双锤狂舞,锤锤全力而出,没想到竹利川一郎居然硬封硬架了他所有的攻势,打到兴起处,李元霸大呼痛快,也难怪他如此高兴,李元霸长这么大,从来就没遇到过能够和他相抗的对手,之前还算过瘾的两次是和宇文成都之战,还有和裴元庆之战,他和宇文成都之战先是比气力赢了宇文成都,再比武功他只出了一招,就将宇文成都击败砸落马下,和裴元庆之战,他只用了三锤,裴元庆也是用锤的高手,更是心高气傲之辈,不信天下间还有比自己力气更大的人,在收伏瓦岗山一战中,面对无人能敌的李元霸,裴元庆挺锤拍马就找李元霸,被李元霸三锤就给震败。所以李元霸也和竹利川一郎一样,他也是寂寞的,自古无敌皆寂寞。

  正打到酣处,竹利川一郎一个翻身跃到离李元霸能有三丈的距离处,口中不知在念些什么,眼睛紧盯着李元霸,手中怪刃的红芒更盛了,李元霸只感到对方的气势在不断的疯涨,

  而且对方泛着红光的兵器之上,仿佛还隐隐传来了一阵血腥腥的味道。李元霸也不阻止竹利川一郎,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好的双手,当然要待他施展出全力,那样打起来才更加过瘾,李元霸此时的心情就好像是在玩游戏一样。

  竹利川一郎现在准备要施出的是他领悟到的最高武学‘怒海惊涛’也就是相当于中原人说的‘以气驭剑’是一个道理,面对李元霸他有一种摸不透对方的感觉,这是他在这么多年挑战的生涯中所没有遇到过的情况,看着李元霸一付没有拿出全力来的感觉,竹利川一郎的武士尊严被伤害了。他必需要给李元霸一个最深刻的教训。纵使是拼了这条命。也不要给自己和扶桑国丢脸。这次的挑战不仅仅是个人之间的比斗,也是两国武学之间的较量。

  ********

  李建成和李元吉领着手下包括长林军在内的三百多人,大刺刺的来到了玄武门前,李建成勒马排众来到门前的城墙之下,大声喊道:“常何何在,速速出来见我。”

  此时城墙上一个头戴缨盔的方脸汉子探头出来,恭敬的道:“太子殿下,常何在此,请稍候片刻,下官这就下来。”

  不一会城门洞开,玄武门禁卫统领常何,急匆匆的步行跑到李建成马前,跪地行礼道:“下官常何见过太子,四太子。”

  李建成斜眼看了一眼李元吉,意思说:“怎么样,我说过常何是我的心腹今天是他当值,你见他如此表现你还不放心吗。”挺胸坐在马上微一摆手道:“罢了,常何起来吧。今日和你当值的还有何人呀?”

  常何起身低头答道:“还有我的副手,迟穷。”

  李建成点头道:“好,我问你,世民可曾过来过?”

  常何摇头道:“太子殿下,下官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是在亲自把守着玄武门,没有看到秦王出现过。”

  李建成道:“好吧,那我们就先见父皇去吧。”说完也不理面前的常何,当先驱马入城了。

  等其余诸人都进城后,常何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嘴角上撇,冷笑了一下,自语道:“看你还过不过得了今日。”转身回到玄武门内大喝道:“关门,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玄武门,违令者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