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猛如虎 大漠之狼谁属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3903 2005.07.03 14:23

    事实证明阿史那贺鲁不仅是一个高手,更是一个诡变百出,心计深沉的大将之才,他先花费了两天的时间,摸清了嘎獠每日查防的路线,再在第三日将五百人分成两拨,埋伏于查防的路线之上,之间相隔十里,然后他找人透露他将在此出现的消息给另外一股大的和自己有仇的马贼团伙。

  那伙马贼为了给以前的马贼团伙报仇,也是为了自保,遂全体马贼近三百多人齐齐出动,想一举干掉阿史那贺鲁以绝后患。没想到,当快要到达阿史那贺鲁出现的地点的时候,遭到了预先埋伏的突厥士兵的残酷袭击,在损失大半人马的情况下,他们逃往了突厥兵故意留下的方向,也就是嘎獠将要到达的巡防线,这时,后面的追兵故意放缓步伐任他们逃去。逃亡中,他们看见了独立前方,手持长刀的阿史那贺鲁。新仇旧恨之下,后面的追兵也已无踪,马贼在贼头库温的带头下,疯狂的杀向阿史那贺鲁。

  这一切过程,早就在阿史那贺鲁的算计之中了,他一个人面临众马贼,没有丝毫畏惧的冲入了敌群之中,直如虎入狼群一般,阿史那贺鲁手中长刀狂舞,运起他自创的‘大漠孤烟’刀法,在马贼中所向披靡。在博杀之中,他看到远远的嘎獠的百多人的查防队已经快速的围过来了。他故意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被马贼头库温在前胸打了一拳,口吐鲜血,向后飞跌中,阿史那贺鲁象同归于尽般,抖手射出手中长刀,没入库温的胸膛后跌落在刚刚当先赶上的*大将军‘大漠之狼’嘎獠的马前。

  大漠中的马贼是突厥最大的心腹顽敌,有了这么一个消灭敌人打落水狗的机会,嘎獠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没有了首领的马贼,更加没有章法的乱成一团,几乎成为了突厥兵的箭靶,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屠杀,没有中箭的马贼或是受伤未死的马贼,依然躲避不了被屠杀的命运,不是被乱刀砍死,就是被剁成肉酱,没有一条漏网之鱼,所有马贼全部被突厥军尽歼。

  围剿马贼后,没有亲自动手的嘎獠安坐马上,听着手下报告伤亡人数,竟然无一伤亡,嘎獠面露喜色,这可是一件白拣的功劳。这时他才想起刚才从远处看到的一个人,单独斩杀众马贼受伤的阿史那贺鲁。

  两个突厥士兵已经用临时的军用担架把受伤的阿史那贺鲁给抬了过来,看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又强自睁开眼睛的阿史那贺鲁,嘎獠在马上低头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和这些马贼拼杀。”

  阿史那贺鲁吃力的抬头道:“我是阿史那贺鲁。我来此地是想找嘎獠大将军来投军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以前的仇家的伏击。”用手一指倒在地上的库温道:“就是他们一伙,他叫库温。”

  嘎獠听到阿史那贺鲁报出了名字,大吃一惊,心道:“这个年轻人可不简单呀,他就是那个大漠盛传独力斩杀九股马贼群的人,想不到竟然跑到这里来向我投靠,真如得到此人之助,那岂不是我*之福,我们又多了一员猛将了。”

  想到这里,嘎獠得意的呵呵一笑,道:“阿史那贺鲁兄弟,我就是你要找的嘎獠,大漠之神可真是开眼那,兄弟你说这不是天意吗?在这种紧急的时刻让我们相遇了,否则的话我*岂不是等于损失了一位人才。”

  挣扎着想要从担架上站下来,阿史那贺鲁急急道:“原来你就是嘎獠将军,我可找到你了。”说着就要曲膝跪倒在嘎獠马前。

  面对着自己欣赏的人,而身受重伤,嘎獠怎么能叫他行如此的大礼,嘎獠连忙翻身下马,急急伸手去搀扶摇摇欲坠的阿史那贺鲁。口中道:“兄弟何须如此多礼,快请起,快请。。。。。。。”

  突变就在此时,发生了,长长的号角声突然不知在何方高高奏起,‘嘭嘭’的弓弦弹响之声,与长箭破空的‘嗖嗖’之声,伴随着己方人惨叫倒地之声,编织成了一副惨烈的画面。就在嘎獠分神之际,被他伸手搀扶,身受重伤的阿史那贺鲁,眼中凶光一闪,左手中一把短刀寒光倏晃,已深深插入嘎獠的下腹部,没有停顿的,阿史那贺鲁手中短刀没有拔出,而是持着短刀向上跃起,短刀自嘎獠的下腹到他的下颔,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他被开膛了,白花花的肠子和大量的鲜血,急涌而出,淌了一地。

  突变是瞬息的,嘎獠空有一身绝顶的身手,无奈事情发生的太令人意想不到了,所以他死了,他死的很不甘,他怒瞪着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阿史那贺鲁,仿佛要借着他的双眼将阿史那贺鲁带入地狱一般。没有看盯着自己的那双凶眼,阿史那贺鲁在空中还未坠下的身形,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身。右手不知何时也出现了一把短刀,短刀横削,嘎獠好大的一颗人头被颈项里的热血激的冲天而起,斜刺里一支大手伸出,稳稳的抓住了嘎獠的人头。阿史那贺鲁的身子象风一样,往自己人的方向如飞而去。

  战斗随着阿史那贺鲁的刺杀得手后,很快的结束了。眼看着阿史那贺鲁那边的人慢慢的消失不见,没有一个*士兵敢上前去主动追击,主将都死了,就算追上去也是白饶。战场上只剩下一时还没有反过劲来的几十个*士兵。

  第四天,当阿史那贺鲁将盛着嘎獠人头的盒子,放在突利面前的时候,突利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彪悍的青年不仅完成了他的承诺,而且还完好无损的提前一天完成了任务。他更没有想到,阿史那贺鲁接下来说的话令他大跌眼镜。“对不起,突利可汉,本来我想昨天来见你的,只是你知道杀了那么多人,身上都是血,还提着个人头,不大好看,所以我找人弄了个盒子,再洗了个澡,后来看看天色已晚,为了不影响可汉的休息,我也没有叫人通知你,只好迟了一天亲自来向您回报了。”

  突利这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此人真是狂的可以,天生就是一个将才呀,我喜欢。自此突利也实现了他的承诺,和阿史那贺鲁结为兄弟,封他为上将军。赐号‘大漠之狼’,更超出承诺的,拨给他五万亲兵。

  “再以后”雷阔天回头看了看众人道:“你们可能也能知道了,因为嘎獠的死对颉利可汗的政权造成了极大的动摇,几次颉利亲自领军出征,都被突利和阿史那贺鲁打的无功而回,还差一点给突利造成可乘之机吞并自己,要不是颉利找出了隐居多年的‘突厥箭神’术兀农当国师以抗突利的话,他早就被突利可汗给吞食了。

  就这样因为两方的实力相差无几,后来这些年他们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大的纷争,彼此都保持着表面上的相安无事。而阿史那贺鲁也借着这几年的平静,迅速的开创和发展他的‘突厥机密营’。

  现在的他,不仅亲自出任‘机密营’营主一职,更掌握着二十万大军的军政实权,已经是突利政权不可或缺的真正的兄弟了。”

  说到这里雷阔天略微顿了一下,他想了想道:“这次突厥对大唐的入侵,明显是突利政权和颉利政权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他们这才派阿史那贺鲁担任两方联军的主帅。看来天下又将大乱了。哼,乱点也好,我们‘霹雳堂’买卖才好做吗,哈哈。”

  这时旁边一个‘霹雳堂’的小头目,兴奋的大声问雷阔天道:“大提调,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关于*的事情呢?”

  雷阔天差点为之气结,他猛的转头,以教训的口吻,对那个小头目喊道:“好叫你个笨蛋知道,你难道不记得,我们‘霹雳堂’还有专门收集天下所有动态和密闻消息的‘惊堂’吗?”

  自己也知道一时激动问错了话,那个挨训的小头目搔了搔头,不敢再多说话了。

  一直没有作声的‘四惊雷’之一的轰雷,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探身问雷阔天道:“大提调,那为什么我们给突厥人放消息,说‘火龙堂’这次秘密送给李靖将军的‘火龙弹’,是专门为了对付他们的,他们还无动于衷呢?这其中难道有什么蹊跷?”

  冷哼一声,雷阔天恨恨的道:“蹊跷到是没有,我猜是阿史那贺鲁这个奸鬼猜出了是我们想利用他打头阵,所以他按兵不动,他也是抱着和我们一样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次‘火龙堂’把‘火龙弹’安全的送到长安的话,那也就证明了我们‘霹雳堂’的实力不如‘火龙堂’,以后天下的火器买卖将唯‘火龙堂’一家了。‘霹雳堂’以后在江湖上也不要再混,关门大吉算了。”

  雷阔天生气的继续道:“江湖上谁都知道,我们‘霹雳堂’和‘火龙堂’不和,可是从来没有正面交过手,这次是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阿史那贺鲁他不先出手,他就是看出了这一点,等着我们先和‘火龙堂’拼个你死我活后。再坐收渔人之利。哼哼,不愧是‘大漠之狼’,既然他不动手,那就只有我们自己先动手了。”

  话毕,雷阔天对炸雷道:“快飞鸽传书回堂口,向四老爷请示,就说借刀之计失败,尚未察明对方意图。是否先行截下。”

  雷阔天口中说的四老爷,就是‘霹雳堂’的大当家雷霸的嫡亲四弟,掌管‘动堂’堂主之职的‘暴烈星君’雷横,也就是雷阔天的义父。雷阔天自小失去了父母流浪街头,险些饿死,正好被没有子嗣的雷横发现了救了下来,后来见此子很是聪颖可爱,天资不错,遂收他为义子,将他养大,改名雷阔天。所以雷阔天从小就发誓要一辈子忠于‘霹雳堂’,以报答雷横对他的知遇之恩。

  吩咐完炸雷,雷阔天再命响雷道:“看看另外几路跟踪‘火龙堂’的人有没有什么动静。如果再没有动静,叫他们每批派回来两名高手,以备我们将要动手时之用。”

  叱雷这挤上前道:“大提调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不等总堂回信了吗?”

  雷阔天摇头道:“不,我们等总堂的回信,但我们不能呆呆的老这么跟着他们,我想总堂回的信一定是让我们就地将霍伤心截杀于此,剩下的其它人皆不足惧。是问‘火龙堂’没有霍伤心,谁还可以称雄呢?我将其它的几路人调过来几个,就是要再增强我们这一边的实力。不然的话,听说霍伤心的‘火影神功’很是厉害,还真不好对付,人多一点还是好的,动起手来胜算很大,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我们不用跟着他们了,我们绕路过洛阳,在通往长安的要道河南府动手。再让他们先得意两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