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以命搏命 伤亡重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638 2005.07.10 19:49

    那个被称为‘霹雳堂’四老爷雷横的中年人,急快的收回了已经伸出要拿盒子的手,迅速的一转身,身后不远处,一个身穿黄衣的青年人,正双手环抱在胸前面露微笑的看着他,雷横没有因为对方比较年轻而小视对方,相反他还非常谨慎的探手自背后拿出了一把满是尖刺的大狼牙棒。

  黄衣青年微微笑道:“雷堂主(动堂堂主),何须如此如临大敌一般,你我二人也不是仇敌,只要雷堂主你能够把这批火器让于在下,在下将永记于心,不知雷堂主可否能够给个方便?”

  雷横嘿嘿冷笑道:“你是谁,天王老子?我们‘霹雳堂’的梁子也你敢架,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小子我很佩服你的胆量。”

  黄衣青年大笑道:“雷堂主,你的属下现在正和我的属下联手抗敌,你却对我说这种话,真是令人齿冷啊。”

  雷横一皱眉,看了一眼正和金无双激战那些人,沉吟一下,问道:“你是突厥人?你是谁?你来这是什么意思?”

  黄衣青年点头道:“不错,我是突厥人,我叫阿史那贺鲁,也有人叫我‘大漠之狼’,我来这吗,和你一样。”伸手指了一下马车上的红盒子“为了这一千颗准备对付我突厥大军的‘火龙弹’”。

  雷横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突厥第一高手竟然会远离前线战场,亲自前来趟这场争夺‘火龙弹’的浑水。消息中说突厥人没有行动的吗,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惊堂’那帮人是怎么办事的。这次可要坏事了。

  雷横心里虽惊,面上仍保持镇定的道:“不管今天是谁来,我雷横也不会把这批‘火龙弹’让给他,除非杀了我。”

  黄衣青年阿史那贺鲁长笑道:“久闻雷堂主的‘火狼棒法’为江湖上一绝,今天我那贺鲁倒要领教一二了。”说罢,不见他有何动作就已经到了雷横的头顶上方。

  雷横身为‘霹雳堂’的四老爷,当然也不是易与之辈,狼牙棒沉重击出,没有半分留手,是全力出手的,看来雷横确实是把阿史那贺鲁作为他的劲敌了。

  半空中身形没有移动的,阿史那贺鲁不知在那里弄出了一柄长刀,凌空以力劈之势,强力砍下,雷横身子横移,手中狼牙棒平伸,横架阿史那贺鲁的长刀。阿史那贺鲁哈哈笑着,改力劈为横削,变招之快令人咋舌。雷横冷冷一笑,狼牙棒在手腕上飞快的转了一圈,不仅躲过了阿史那贺鲁的一刀,而且还反客为主,再次挥棒击向长刀劈空下落的阿史那贺鲁。

  阿史那贺鲁大笑道:“雷堂主你上当了。”下坠的身形没有躲避雷横的狼牙棒,而是快速的出拳,以肉拳重重的击在了雷横的狼牙棒之上,没有鲜血飞溅,只是‘嘭’的一声闷响。雷横被阿史那贺鲁霸道的一记重拳轰的倒退了三步,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心忖好厉害的拳头。

  阿史那贺鲁没有给雷横喘息的机会,他潇洒的一手反提着长刀,一手趁着雷横倒退,继续出拳,拳拳不离雷横的大狼牙棒。纵是雷横的狼牙棒舞的再密不透风,阿史那贺鲁一样还是能够找到狼牙棒给予狠狠的一击,他的铁拳简直就是一把大号的铁锤,任你狼牙棒再厉害,我的铁锤一样还是非要砸断你不可,雷横在江湖上不敢说是顶尖高手,怎么说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厉害的高手,但是他在阿史那贺鲁的手下就像是一个孩童一般,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几乎没有一丝的还手之力,雷横从心里为自己感到悲哀,这样的高手在他眼中就是一座山,一座他永远无法撼动的山峰。

  当雷横被阿史那贺鲁打的没有还手之力倒退了三十多步以后,阿史那贺鲁方收拳住手,呵呵一笑,问雷横道:“雷堂主,在下可有杀死你的本领?”看着雷横只顾喘息,狠毒的看着他没有说话,阿史那贺鲁微笑道:“雷堂主那贺鲁不想与你为敌,我们本没有沉仇大恨,我只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他李靖可以有‘火龙堂’作朋友,我突厥为何不可以和你‘霹雳堂’做朋友呢?这次只要你‘霹雳堂’退出,将‘火龙弹’让于我突厥,我阿史那贺鲁保证,你‘霹雳堂’以后可以在突厥的任何一个地方买卖火器,你们将不再局限于大唐这一地,而且你们还可以得到我突厥官方的全力支持,这个买卖我想由不得你不做吧?突厥虽说是塞外之地,但他民族众多,纷争不断,最主要是他的疆域可比你大唐大多了。”言下充满了诱惑之意。

  雷横呆了一下,暗道:“看情形来硬的肯定不是阿史那贺鲁的对手,就算是行也不敢真的就杀了他,他毕竟是整个突厥联军的统帅,如若阿史那贺鲁死在他‘霹雳堂’手中,那以后‘霹雳堂’的日子可就极端的不好过了。他一个小小的江湖组织,又怎么能和一个国家相抗衡。他的提议到是不错,只是要和大哥商议一下方可,这批‘火龙弹’吗,不防先做个顺水人情好了。”还不等雷横说句场面话,一边几声惨叫已自金无双那面的激战中传了过来,雷横听出了那几声惨叫是从他刚带来的贴身下属‘横冲直撞’四大高手口中传过来的,雷横转头向那边一看,脸上颜色立变,大吼一声,没命的向金无双冲了过去。

  而这时的阿史那贺鲁也看到了令他目眦欲裂的场面,手中提着长刀再也不能从容,在十丈外,急速向正在拼命准备击杀他那两个突厥下属的尚步云攻去。

  杀戮是残忍的,但没有杀戮是不付出代价的,金无双起先本想手下绝情先杀了围着他的这九个人再过去帮尚步云,没料到这九个人都不是易与之人,他反复已经使出了三遍‘碎空手’了,可这几个人一到他喊出‘碎空手’的时候,他们就全部散开,害的他白白浪费了不少的力气,没办法他就是有这个毛病,一出手就总是要喊个名字出来不可,这到不是喊出来可以增加气势,而是他从小练功的时候养成的坏毛病,他在练功的时候总是喜欢把他要出的招式说出来,才能发出他需要的招式,不然的话他常常都会忘,就这样,这个毛病从来都没有改掉,这次好,他一喊,那几个人就闪,场面只好僵在那了,金无双别的招式在这么多人围攻的场合下压根就没有时间用得上,因为他自创的‘霸道六绝’只有‘碎空手’才是在人多的时候才能发挥威力的招式,其余的那几式,全都是在一对一或是距离较远的时候才能用上,而且他的这几绝都是单一的招式,彼此之间还没有联系,运用的时候只能单一的出一式,不能全部贯穿,现在呢,围着他的几个人距离太近,等到他想用别的招式发力打人的时候,自己早不知被人砍成多少段了。

  金无双除了自己自创的招数外,什么别的招式他也不会,与人动手全是凭眼神和速度,再一个就是他深以为傲的反应,他从来都是觉得自己有狼一样的反应,那是一种野兽的直觉,是他从小就与生俱来的。在被段浮云等人抓出野人岛前,他从来都没有和人动手过过招,他也只是与岛上的老虎,黑熊等野兽打过架而矣。再不然就是和他的两只狼朋友白毛灰毛经常在一起打闹。所以说在对敌方面他还是没有任何经验的,上次在‘三义帮’一战全歼所有对手,那是因为敌人的距离正好够得上他出手的位置,所以他才一记‘残魂一刀斩’奏功,否则的话那一战,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而今天与他对战的这些人,可以说除了雷阔天的对敌经验尚浅外,其余之人皆是经验丰富之辈,他们也看出了金无双的弱点,一是对敌经验太少,二是出手必喊招式,还有三就是他们以为金无双可能就会一招‘碎空手’。

  焦急的金无双正感无能为力之时,雷横和他手下‘横冲直撞’的出现打开了他有力难施的局面,‘横冲直撞’这四个人一加入他这面的战局,金无双心中不惊反喜,这四个人不知道他的毛病,尚步云那面也快挺不住了,必须要速战速决。

  有时候打架人多不一定就是好事,这回就是一个例子,自从‘横冲直撞’这四个人一上来,本来刚刚配合有了一点默契的这九个人立时又变得各自为政。所有人都有一种被金无双一对一盯上的感觉,金无双的出手更加凌厉了,身形急风暴雨般快速闪躲进攻,令人防不胜防。

  时机是自己创造出来的,金无双脸色阴沉的在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定,这个决定是有付出的,残酷而且血淋淋的,无论是对人或是对己。

  金无双在躲过雷阔天一斧,突厥人一枪一刀后。双手在身子周围划了个大圈,大喝一声‘碎空手’漫天的掌影泛着血腥之气奔涌而出,好像是一片片索魂的鬼手。又是‘碎空手’,叱雷身子后跃,远远躲开,心中暗忖,这小子看来真的就会这么一招啊,看来那帮子属下是白白的冤死了,死在这么一个只会一招的稚儿手中,真是丢人。忽然叱雷醒觉到了什么,大喊一声:“不好,快躲。”说罢他一咬牙,也纵身回跃,再次不要命的冲向了金无双的掌影,他这句话是对他的堂友‘横冲直撞’四个人说的,不过已经晚了,没有意义了,他忘了‘横冲直撞’这四个人是后来加入战局的,根本不知道金无双‘碎空手’的厉害,这四个人在金无双大喊‘碎空手’的时候,不仅没有退后,反而悍勇的迎了上去,后果可想而知,只有他们四个人的攻击对金无双来说是多么的轻松。金无双冷冷的说了句“自寻死路”,然后这四个人以后就再也不用‘横冲直撞’了。

  漫天的掌影一掌都没有浪费的打在了‘横冲直撞’的身上,当这四个人惨号着跌出去的时候,叱雷和其它几人也已重新围了过了,一个突厥将军窥准时机,在金无双新力未生之即,一个虎扑,连连击出三掌往金无双的后背,追在那个突厥将军旁边的叱雷也不分先后的打出六掌,金无双刚要横移闪开,一旁雷阔天的大砍刀和阔背斧又呼啸着抡了过来。另一边炸雷和响雷一个使棍一个使叉也封住了他的去路。前方那个使枪的突厥将军也一颤枪尖幻化出无数枪影扑面刺来,这就是金无双预料到的局面,避无可避,唯有一拼。

  金无双无视即将临身的各式兵器,而是身子加速前进,张开左臂想要用下腋夹住对方长枪,那个突厥将军见状大笑一声,长枪在空中突的定住,身往右走,长枪改刺为扫,‘啪’的一声闷响正正击中金无双左肋,金无双忍痛未哼一声,腋下用力,死死夹住了这个突厥将军的长枪,突厥人抽了一下没有抽出,一抬头,只看见金无双狼一样的眼神正带着笑意的看着自己,喊了一声‘狼牙手’。

  自金无双的口中终于吐出了这些人没有听到过的招式了,虽然没有见过其威力,但想来也是无法抵挡的,围在金无双身边的人立时被吓得又跃开了大半,没有跃开的,只有这突厥的‘风沙四将’,一个是被金无双夹住长枪的人,剩下那三个是他的战友,‘狼牙手’是在极近的距离内发挥出极大威力的一记狠招,‘狼牙手’顾名思义,就象狼的牙齿一般,冷不防闪电一样咬往敌人的咽喉不松口,金无双的手掌此时正停留在这个使长枪的突厥将军的喉咙上,而对方的双手也同时捏上自己的手腕,身后一直追击自己的那个突厥将军,这时突然大喊了一声他听不懂的突厥话,抖手又是十多掌劈向金无双的身后。

  如果金无双执意想要捏死对面那个突厥将军的话,那么这十多掌也够金无双消受的了,金无双残忍的笑了一笑,手上劲力未松,身子向上一挺,手臂上举,竟捏着那个突厥人的喉咙把他提了起来,飞快的金无双提着这个突厥人一个转身,金无双右手向虚空中偷偷击出一记‘空无劲’,这回他没有再喊,身后的十多掌有四掌打在了自己的后背,打得他抢出去好几步,眼前阵阵发黑,口中发甜,还有八九掌则打在了他转身提过去的突厥人的身上,其实在那八九掌还没有打中这个突厥人的同时,金无双已经使劲捏碎他的咽喉了,这几掌属于白送的。

  另一个刚冲到他身前的突厥人还没等出招呢,就被鬼一样的‘空无劲’给击中后心,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耳衅一阵鬼叫似的声音传了过来,金无双眼角斜看,一个手中拿着一根大狼牙棒的人,正咬牙攻到近前了,金无双身体忽然晃了一晃,只感到一阵剧烈的头昏,金无双知道自己快支撑不住了,心中咬牙发狠,不是他们死就是自己亡。想活命就要杀,杀,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