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慈恩寺内 不安之地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763 2005.07.26 06:31

    玉宗神和尚步云一路小心的返回到了大慈恩寺,这次金无双没有昏迷过去,只是脱力动弹不得尔矣,玉宗神他们没有走寺门,而是翻墙进入的左下院,守在院中的武士听到响动,刚要叫喊,被玉宗神用扶桑话给喝止了。

  回到金无双的里间屋,玉宗神轻轻的将金无双放在了床榻上,坐到他的床边关切道:“无双兄,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金无双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声道:“真是奇怪,为什么我的功力收不住呢?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失去的功力在缓慢的恢复着,要想全恢复过来的话,我想怎么说也得两天的时间吧,可能是我连续几次受重伤伤到那个经脉了,以至于收手不住,以后我还要小心出手呢,不然的话,出手一次,就要几天才能恢复,我岂不是得被人杀很多次。”

  玉宗神见金无双还能开玩笑,知道他应该没有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告了个罪,先回房去换衣服去了。

  尚步云拿起桌上的茶壶,给金无双倒了杯茶水,喂他喝了下去,金无双轻轻的动动脖子,冲尚步云笑了笑道:“看来,我又得拖累你了。”

  尚步云生气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是兄弟,你还记得河南府一战,我眼看就要被阿史那贺鲁一掌劈死,那时是你冒死替我挡下了那一掌,然后你背起我,我让你走,你很生气的冲着我大声喊,说什么来着你还记得吗?”

  金无双闭目想了一下道:“我想不起来我说过什么了。”

  尚步云定定的看着金无双道:“你没有忘,那时你对我说,如果换成是我让你走,你走不走。”

  声音有些哽咽的,尚步云又道:“一天是兄弟,永远是兄弟,我不会丢掉你,相信你也不会扔下我。这辈子我们两兄弟算是分不开了。”

  金无双感动的闭了闭眼,伸出无力的右手,‘紧紧’的握住了尚步云递过来的手。冷静的道:“我们应该离开这里,我有一种感觉,这里不安全,从我们醒了以后出大慈恩寺那一刻开始,我的心里就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我的感觉一直都是很准的。”

  尚步云也一皱眉头道:“我相信你的直觉,可是我们在长安人生地不熟的,你又功力未复,能去哪啊?”

  金无双坚决道:“不论去哪,我们也要走,这里很不妥当,而且现在就要走,我有很强烈的危机感。”

  尚步云在屋中来回的踱了几步,也下决心道:“好兄弟听你的,走。”

  房门外轻轻的敲门声传了过来,尚步云神情一紧,问道:“是谁。”

  一个柔美的,带着异国风味的声音答道:“尚步云君,是我,深恭美子。主公说你们一直都没有吃东西了,让我给你们送晚餐来了。”

  尚步云走上前,轻轻拉开了房门,笑道:“都这么晚了,还劳烦美子姑娘,真是不好意思。”

  深恭美子低头笑笑,端着食盘从尚步云的身边走了进来。刚一进屋,她的身后玉宗神无声无息的也跟了进来,面色凝重道:“我着人偷偷探察了一下寺外的情况,有很多可疑的人在外面活动。”

  金无双活动了一下手脚,竟能站起来了,玉宗神忙走了过去扶住他,金无双道:“他们可能和刚才刺杀我们的人是一伙的,他们从我们出寺一直到现在,没有间断过的在跟踪我们,我怕他们会再有所举动,宗神兄,我想和尚大哥先走。”

  玉宗神不悦道:“什么?无双兄,你不相信宗神有保护你们的能力吗?”

  金无双看了一眼尚步云,意思想让他和玉宗神解释一下,自己现在还说不了太多的话,现在当务之急得先恢复体力为上。

  尚步云简要的说了一下金无双的直觉,最后拍拍玉宗神的肩头笑道:“我们不是不相信你的实力,只是中原有句话叫“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总不能成天到晚的保护我们吧?你还要上殿面君呢。那帮人既然能在长街刺杀我们,就是说明他们早有准备,而且一直都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他们先前迟迟没有出手,是怕打草惊蛇,能为了刺杀我们而做了这么多的功课,那就一定是和我们有深仇大恨,现在和我们有深仇大恨的大仇家就是‘霹雳堂’了,我想这次刺杀,包括外面的人,都应该是‘霹雳堂’指使的,有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想他们这次折损了几员高手,必定会急于报复,这里虽说有众多的各国高手,但谁又能保证他们就一定会出手相助呢?‘各人自管门前雪,那管他人瓦上霜’,我们还是早做打算来得实际些。”

  玉宗神也不是一个愚顽之人,想想尚步云说的也不无道理,但又一想,问道:“那你们离开这里会到哪里去?你们和我一样在长安都是人生地不熟的。真要是遇到危险那可怎么办?我放心不下。”

  尚步云豪放的大笑道:“宗神兄你忘了,小弟难道是吃素的吗,我又不是娇滴滴的娘们,我的外号叫‘伞魔’,我是魔,人有人道,魔有魔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说走就走。我们这就走。不用送了。”

  玉宗神一把拉住搀起金无双就要往外走的尚步云,问道:“你们怎么走?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吗?”

  尚步云‘嘿、嘿’笑道:“当然不能从这里走了。从高丽人那里走,经过吐蕃人那里再出去,怎么样?有创意吧?”

  玉宗神急道:“不要胡闹了步云兄,现在可不是你一个人走的事,你还要带着无双兄呢。你去这两个地方都有高手守卫,看见你们岂不是麻烦大了。”

  尚步云伸手打了个响指道:“放心吧,兄弟。我自己的命,我当然会保重的,你瞧好吧,好戏就要开锣了。”甩下玉宗神拉住自己的手,扶着金无双向那道通往高丽使者住的下院小门行去。

  玉宗神一脸茫然的自语:“好戏就要开锣了?”什么意思?想了一想又追上来道:“我还是护送你们一程吧。”

  尚步云正色道:“宗神兄,你我相处时日虽短,但感情却深,你放心一日是兄弟,永远我们都是兄弟,我虽然是个粗人,但有些事我还是懂的,你现在的身份是代表扶桑,你不可以贸然的偷偷遣到别的国家使者住的地方去,这样对你们双方的国家都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再活着再见面的,我其实是很怕死的。”

  玉宗神无奈点头,忽然他一扳尚步云的肩膀发誓道:“步云兄玉宗神在此发誓,如果你二人真的不幸遇害,我必为你二人报仇,如违此誓,叫我今生回不得扶桑,永远流浪在外,不得善终。”

  尚步云忙抢前想阻止玉宗神再说下去,玉宗神闪身让开,肃穆道:“你们走吧,我说到做到,做人要对得起朋友,我只是想尽我的一点心意,请不要阻止我。”

  尚步云点了点头,和金无双感动的上前紧紧握了握玉宗神的手,互道珍重,回头走去。

  金无双被尚步云搀扶着走到小门前,也不解的问道:“兄弟你不是拿我的命开玩笑吧?我可不经折腾了,不要耍我。”

  尚步云笑笑不答金无双,一拉门环,竟然开了,里面没有人看守,只有寥寥无几的院灯,随风摇曳着,得意的回头瞥了金无双一眼,尚步云‘呵、呵’笑道:“人都有爱看热闹的通病,外国人也不例外,他们到了我们大唐更加的喜欢热闹,因为他们怕有人笑话他们闭塞,今夜兄弟你造成的举动太大了,这么轰动的事他们能不去瞧才怪。”

  金无双心里有点佩服尚步云脑筋反应的灵活,点点头道:“他们不是全都走了吧?”

  尚步云举起手来想捶金无双的脑壳一下,合计合计又不忍的放了下来,低声道:“当然有人了,没有人看家,东西让人偷了怎么办。”

  金无双呆头鸟似的人点了点头:“有理,从他们那来,肯定有不少好东西,让人偷了可就不好了。”

  尚步云为之气结,心道“真******傻蛋一个,我说他就信。”

  正往前小心的走着,突然金无双大叫道:“我的‘残魂斩’呢?”

  尚步云被金无双高声冒出来的一句话吓了一大跳,就差没一个高蹦起来了,想堵住金无双的嘴已经来不及了,看得周围开始闻声跑过来的高丽士兵,尚步云心中暗暗叫苦,低声骂金无双道:“你是不是有病呀?你的‘残魂斩’当然在玉宗神那,等过了这一阵子你再回来取,急个什么劲,你看你喊吧,守卫都叫你给喊来了。”

  金无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好意思,我突然间才想起‘残魂斩’来,一着急就忘了自己在哪了?”

  尚步云无可奈何道:“算了,真被你给害死了。”

  在他们的周围,此时已围上了二十多个高丽士兵,数十双眼睛充满敌意的看着中间的二人。

  尚步云装出一付笑脸道:“请问有没有那位老兄会汉语啊?”

  士兵中走出一个脖项上戴着条红巾的人,用生硬的汉语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到我们的使馆意预何为?”

  尚步云干‘咳’一声道:“大人,我们是奉了长安令范大人的命令,来提醒你们各国使节一声,大慈恩寺外有不明来厉的人频频活动,可能要对各国使节不利,着各国使节小心提防,做好应变的准备。我们现在已经通知了扶桑的遣唐使了,你们高丽国这边我也算是通知完了,麻烦请领我们到吐蕃使节团的住处可好?”

  那个士官一听有可疑情况,也不再验证尚步云和金无双的身份,匆匆命令身边的两个高丽士兵出外面看看,再客气的一伸手,指向前方道:“多谢提醒,请两位大人随我来。”

  金无双心里都要乐翻天了,自己和尚步云怎么看也不象是大人,自己到现在连双鞋都没有,他们也没注意,真是笨蛋。

  尚步云也是心中偷笑,没想到外国人这么好骗,金无双这时已能慢慢的走路了,尚步云拉着金无双的手,将自己的真气传了过去,金无双借着这股真气很轻松的跟上尚步云和那个士官,走过了几个回廊后,几人来到一个高大厚重的木门前。

  那个士官肃手恭敬的道:“二位大人,这里就是吐蕃使节团的住处了,请进去吧,我们不大方便过去,请见谅。”说着让身边的士兵替金无双和尚步云推开了那扇厚重的木门。

  看着身后的大门轻轻关上,尚步云奇怪的自语道:“我怎么总感觉那个军官怪怪的,但又不知道那不对劲。”

  ***********************

  隔着他们身后木门的后边,这时一个高丽士兵用高丽话问那个士官道:“大人,你为什么要将他们送到回纥人那里呢?”

  那个军官轻‘哼’了一声道:“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长安令派来报信的人,那我又何必带他们到吐蕃人的地方去,给他们领到回纥人的地方,让回纥人陪他们玩吧,省得我们动手。”

  那个高丽士兵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真正来报信的人呢?”

  那个军官笑道:“你看见过有不穿鞋的大人吗?”

  那个高丽士兵摇摇头,也跟着笑了,仿佛他看见了金无双和尚步云正在被回纥人抓住痛打一般。

  ********************

  尚步云和金无双刚刚离开门口,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十多个身穿异装的武士拦住了他们,其中一人看他们是汉人,用汉语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尚步云咧嘴一笑道:“我们是长安令范大人派来报个口信的。”

  那个说汉语的武士问道:“什么口信?”

  尚步云轻松道:“我家大人叫我告诉你们,大慈恩寺外有不少不明来历的人在外流连,意图对各国使节不利,请各国使节做好防范的准备,我们已经通知了扶桑的使节团了,也通知高丽的使节团了,现在你们吐蕃也传达过了,现在麻烦兄台引领我们出去吧。”

  那个武士突然‘嘿、嘿、嘿’的笑了,尚步云不解道:“兄台你笑什么?”

  那个武士冷冷道:“我们是回纥来的使节团,不是吐蕃人。你们不是长安令派来的人,你们和外面的人是一伙的。”

  尚步云心中狠狠地痛骂那个高丽军官的祖宗好几遍,刚才还说那个人是笨蛋,看来真正的笨蛋是自己,被人玩了都不知道。但口中还是嘴硬道:“兄台我们真是长安令派来报信的,何以见得我们是假的呢?”

  那个武士象看着一只就要下锅的鸭子般看着金无双和尚步云,冷笑道:“因为长安令不姓范,他叫叔孙谋。”

  尚步云心中叫苦,******撞正大板了,这下可有乐子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