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论忠义 成竹在胸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3892 2005.07.01 16:35

    好像突然间看到了令人惊恐、可怕的东西般,霍伤心全身抖动了一下,低头陷入了回忆之中,阴沉的道:“那天我在前来这里的路上,突然看到远处的天空风云变化的非常厉害,不时有雷鸣电闪的声音传来,不像是普通下雨前应该形成的积云,心下纳闷就探了下去,半路上,我就看到了背着包袱正急急逃跑的‘三义帮’大管家方贵。我以前也去过两次‘三义帮’,所以我当然也认识方贵,我就上前拦住了他,他被我拦下后,还在自言自语不停的说:“坏了,坏了,这下全坏了。”想是被吓的不轻。我想可能是‘三义帮’遇到了什么麻烦,好歹我也见过他们帮主几次,而且‘三义帮’在江湖上的口碑一直都是忠义之帮,理应出手相助。

  我刚要赶去‘三义帮’总坛。这时那方贵也已缓过神来,认出了我,他一把拉住了我,对我说:“霍堂主你不要去管了,死太多人了,谁去谁死呀。”

  方贵这么一说,我那更是非去不可了,可他还是不放手,他对我说:“霍堂主,‘三义帮’该有此劫呀,三位帮主的一世英名全被少帮主给毁了,自做孽呀。”

  我大惑不解,仔细再问方贵,才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其实就是个误会引起来的。原来这个金无双是被‘三义帮’少帮主贾志远的朋友段浮云在一处海外的小岛上给抓到的。之所以抓他,是因为段浮云把他当成了抢走‘海沙’‘三义’两帮并帮信物‘日月龙凤火眼珠’的尚步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抓到金无双的,这段浮云把金无双带回来以后,被见过尚步云的人一看,才发现他压根就不是尚步云。如果事情在这个时候他们放了金无双,道个歉也就算了,毕竟这个金无双涉世未深,不明白江湖恩怨,可那里知道他们的少帮主和段浮云竟然起了杀机,要杀金无双灭口,更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还先杀了为金无双说情的‘烈英双枪’的刘氏昆仲,暴怒中的金无双,这才毫不留情的开始了残酷的杀戮。方贵说他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少帮主贾志远被金无双打死。”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霍伤心接着叙述道:“我听完了方贵讲的事情的经过后,放走了他,就急忙往‘三义帮’赶,当我赶到‘三义帮’的时候,我简直都没法形容我眼前所见到的哪一幕,那真是遍地尸骨,满目仓夷,血流成河。虽然江湖上打滚了这么多年,但这么惨烈血腥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当时全‘三义帮’总坛我看到的唯一一个活人就是一个手拿一把象刀似的兵器,通身是血,傲然而立的少年,也就是金无双,令我奇怪的不是他杀了那么多的人,而是在他面前的一条长达二十余丈,宽约四五丈左右的一道深沟。”

  环目看了一圈听得目瞪口呆的众兄弟,霍伤心以一种敬仰的口吻自问自答道:“你们知道这条深沟是怎么来的吗?它是一个武功绝高之人,将自己本身的劲气凝聚在兵器之上,使之高度发挥出来一种超乎想象的力量,我想我刚刚在远处看到的天象也应该是这股力量引发出来的,这股力量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而发出这股力量的人,你们也可以想象得到是谁了吧?对,就是这个金无双。我不敢相信一个这么年轻的人身体里面是怎样拥有这么高的功力,哦不,应该说能量,没多久我看到他后来也因为伤势过重而倒了下去。我本以为他使出这么石破天惊的一招后,一定会脱力而亡的,没想到过去看他的时候,他竟还有呼吸。”

  再次的看了一眼下首的各个坛主护法,霍伤心悠然的问他们道:“你们说在那个时候我应不应该救他。”

  议事厅中纷纷响起了:“救,救,当然要救”的喊声。

  ‘只手遮天’窦德清激动的向天上一挥拳,高声的道:“当然要救,这是一个有情,有义,不以强凌弱的真汉子。”

  “哦,这话怎么讲?”霍伤心问道。

  窦德清侃侃的道:“首先,以他的身手在段浮云捉他的时候他没有出手反抗,而是选择被捉走,这就证明他是一个不以强凌弱,知是非,明善恶的人,否则的话,他大可以出手杀掉段浮云等人或是赶走他们。再者,在‘烈英双枪’为他说情被贾志远和段浮云暗算身亡后,他以如此过激的行为为他们报仇,这是快意恩仇的仗义之举,恩怨分明,老大你说他是不是真汉子?真英雄?我窦德清服他。”

  冯大牛也激动的大跨步上前,对霍伤心道:“对,大哥,我大牛就是喜欢这样的好汉子,真英雄,不管你们怎么想,总之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搔了搔头又没底的道:“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屈就,交我这个朋友?”

  ‘大囫囵’沈重呵呵大笑道:“大牛你别看不起自己,既然他是英雄,那么他就一定也会重英雄,你也是英雄好汉,那他又怎么会不交你这个朋友呢?你放心,我想那金公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不知不觉沈重对金无双的称呼改成了公子,想是心中也一定是敬佩金无双到了极点。

  霍伤心笑着点了点头道:“见著而知微,虽然他杀了不少人,但我那时也和你们想的一样,确实动了想救他和与他结交的念头,不过我还想到了一点就是,这么做会不会为我们‘火龙堂’带来大麻烦,毕竟他杀了太多的人,而且这些人之中有的背后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大背景,例如,‘海沙帮’的帮主‘金胡子’洛山峰。据我所知他一直都和多年来纵横海上的大海盗集团‘五湖四海大联盟’过从甚密。这次却不知如何竟和‘三义帮’搞起了并帮,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霍伤心继续道:“还有就是‘三义帮’的三个帮主,你们知道吗他们三个在海州及沿海一带,一直都保持着一种乐善好施,济世为怀的形象。而且他们的老二‘忠义侠’钱江是崆峒派的弟子。老三‘急功好义’谭铮更是现今朝中,户部尚书谭桂的亲侄子。你们说这个金无双无形中得罪了多少人,黑白两道,加上朝庭。呵呵。”

  霍伤心说到这里替金无双苦笑了一下,接着道:“以后他在江湖上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而我们现在救了他,那么他的麻烦也就无形中带到了我们的身上,所以他被我救回来的这个消息,绝对不可以传出去,否则的话我们‘火龙堂’就会面临天大的麻烦了。这是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你们明白吗?”

  众人齐齐点头表示明白,‘火风娘子’李月儿轻笑一声,缓和了一下厅中的气氛,向霍伤心道:“大哥,虽然你知道救了金公子会带来麻烦,但你现在还不是把人家给救回来了,你这也叫英雄惜英雄呀。”

  霍伤心重重的摇头向李月儿拱手道:“好了,月儿妹子你就别抬举我了,我算什么英雄,我只不过是一个偷偷躲在暗中不敢挺直脊梁做人的人。”

  大光头计长生大声反驳道:“大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将来我们堂长远的发展,也是为了我们百多个兄弟有个好的将来,你要也象我们一样毛躁的话,我们堂早就让‘霹雳堂’给踹翻了。大哥你可千万不要看轻自己呀,我们堂中从上至下没有一个敢说大哥你没种的,我们知道这些年可苦了你了。我们一直都尊重你,所以大哥我们希望你也尊重你自己。”

  计长生一番话说的大厅中气氛沉重,各个兄弟的心情起伏不已,霍伤心更是眼角湿润,几欲滴泪。好一场兄弟之情。

  霍伤心略一偏头回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再正视众人道:“好了,各位不要再说什么英雄不英雄的事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之事是怎么才能赶上六天后的交易。”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两个多时辰过去了,众人依然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来,霍伤心无奈之下只好散会。

  吃罢了晚饭,大家都争着去探望了还没有苏醒的金无双,见过后,众人都在心中惊叹着,的确谁也没有想到,武功如此之高的金无双竟然这么年轻,而且长相实在太平凡了,躺在床上的他,中等的身材,苍白的脸庞略微还有点发圆,长长的头发披散在他的忱边。要不是放在他手边的‘残魂斩’令人不寒而栗外,怎么看也想不到,他就是可以残忍地连杀几百人都面不改色的人。

  待到众人各自散去之后,霍伤心独自留了下来,坐在金无双床前的凳子上,看着晕迷中的金无双自语道:“没有呼吸,但有心跳脉搏,难道他现在进入了道家所说的胎息状态?嗯,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他既然可以引发天象,劈出那么威力巨大的一招,那他就一定有着惊人的功力,胎息当然也是正常的了。虽然他也受了很多伤,但那都是外伤啊。”

  霍伤心回手拿起旁边小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心下寻思他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呢?

  带着一丝凉意的夜风悄悄的从打开的窗口处吹了进来,霍伤心悠闲的起身走到窗子前,仰头凝视着茫茫的夜空,深遂幽黑的天幕这时竟浮现出了一张美丽娇好的女子的脸,带着忧郁而温柔的目光,俯视着霍伤心,霍伤心身子一震,颤抖着伸出了右手,仿佛要抚mo天际中那女子的脸庞,摸了几次都没有摸到,天空中那美丽的倩影竟忽的消失不见了,天空中又恢复了它冷寂的深沉,双手捧着自己的铁脸,霍伤心蹲坐在地,无声的抽泣着。良久霍伤心发泄完心中的悲戚,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来重重的喘息了一下,面向天空柔声道:“雷飘,我终于要和你大哥的‘霹雳堂’正面交战了,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卧薪尝胆,就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消灭雷家,这一天不远了,飘,你一定要保佑我打败你大哥,好为你报仇,等消灭了‘霹雳堂’我就会去找你,永远的陪着你,你等我。”

  突的霍伤心脸色一变,嘴角浮现起一丝不可琢磨的森冷笑意,咬牙道:“雷霸,这次且看到底是谁棋高一招,我会让你栽的很难看。”

  一转头对着门口到喊道:“去把所有人都给我叫到议事厅,就说我已想好对策了。”

  门口传来恭敬的一声回答“是”后,就听到一阵急快的脚步声匆匆的走远了。不一会远处接连的几处敲门声在寂静的夜空中传了过来。霍伤心走到门前,回头看了一眼晕睡未醒的金无双,微笑道:“兄弟,是时候了,我们也该上路了。”说完霍伤心推门走了出去,反手带上门,风一般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