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杀伐起 战群强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541 2005.07.09 19:14

    尚步云用全力挥动着手中的‘天罗伞’,丝毫不敢大意的周旋在两个突厥人之间,而与之对战的二人都是突厥军中功力超高的一等一高手,虽然尚步云的武功也是不弱,但要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尚步云还可以在长时间内打赢一个,但要是以一对二的话,那是落在绝对的下风的。

  后面的雷阔天,这时骑着快马也已追到了近前,手中阔背斧在马车的后车蓬上狠狠就是一斧辟下,车蓬没有他想像中的碎裂开来,而是只裂开了一道大口子,使得马车车蓬剧烈的晃了几晃,若隐若现中,只能看到里面有一个躺着的人,别的也看不到什么了。

  车蓬虽然暂时没有碎裂,但是这一剧烈的震动也带得车上斗得正酣的尚步云等人身子不由自主的都晃了晃,还不等他们再继续动手,车下一个突厥人也已经几个纵跃纵到了拉车的烈马旁。

  那个突厥人跃到马旁伸手拉了几次马缰都没有抓到,一时狠劲上来,一个肘撞,打中马的右眼,右眼立被打瞎,狂奔中的马受到如此重击,吃痛之下,‘唏溜溜’惨叫一声,人立而起,身后连在一起的马车也被高高的带起,车蓬上打斗中的的三个人再也立足不住,掉了下来,车下那个突厥人以肘撞瞎马眼后,见那匹伤马高高立起,挥手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刀,足尖点地,身子高高跃起到比马立起还要高的位置,双手握刀一记狠劈,鲜血迸溅中,一颗硕大的马头竟被那个突厥人给硬生生的砍了下来。

  落在车下的尚步云身形没有停留的再次准备射向马车,冷不防随他一起掉下来的那两个突厥人竟不急于扑向马车,而是继续联手向他再次攻了过来,无奈下,尚步云只能一边抵挡着两个突厥人猛烈的攻击,一边眼睁睁的看着‘霹雳堂’的‘四惊雷’还有雷阔天,及围过去的突厥其余四将。纷纷的向缺少了马拉的车蓬扑去。

  所有扑向马车的人都有一个信念,就是‘火龙弹’一定在马车之中,一定要抢先得到它,因为霍伤心已死,他的身边没有‘火龙弹’,其它人也没有看见谁拿着它,总之,那么一大批‘火龙弹’不是一两个人就能藏在身上的,所以所有的人都断定‘火龙弹’在马车里,没有在别人身上,而‘霹雳堂’的人一直没有用他们的独门火器‘轰天雷’对付‘火龙堂’的人马,也就是怕引发了这些‘火龙弹’,而使得他们白忙一场。

  扑向马车的‘霹雳堂’众高手和那四个突厥人,他们跃在半空中的身体还没等碰到车厢,一声巨响自车蓬里响起,象被zha药炸过一样,强烈的气劲象波浪一样波及到了半空中的人,更向海浪一样将‘霹雳堂’随后追上的马队冲的七零八落。车蓬被炸的四下纷飞,在四散飞射的车蓬碎片之中,一道人影突破了韧性十足的车蓬,高高的向天空跃起,没有停留的,跃在空中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连连出手,以一己之力独挑刚刚被气劲逼得狼狈而退的众多高手。

  在别人都注意车中突然出现的那道人影时,雷阔天没有去看他,他已想到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受伤的金无双,他在刚刚砸坏后车蓬的时候就看到他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受伤,而且还厉害至此,突然发难,雷阔天注意的是坏掉的车厢里的那个长长的红色盒子,那是一个长有七尺,宽约三尺的盒子,仔细一想,里面正好可以放一千颗‘火龙弹’。雷阔天身形在半空中一转,直向那个盒子扑去。

  金无双的身形是快速的,如一道一闪即逝的流光,更象是一个没有影子的幽灵。他从小就在海中苦练纵跃之术,在海中他已经可以克服了海水的浮力,在海底健步如飞,在陆地上没有了海水般的浮力,金无双可以说更是如鸟儿般任意翱翔。

  金无双的功力早就在霍伤心被‘杀神’夏候强一剑刺落马下的时候恢复了,但是因为霍伤心早有安排,所以虽然霍伤心死了,他还是不能出手破坏霍伤心的计划,就这样金无双一直都在忍受着想强烈出手的冲动,等到尚步云将马车赶走引来‘霹雳堂’的追击,让‘火龙堂’的人得以安然离去以后,金无双才想要突然出手帮助尚步云,不过追来的人大都分散开来不太好突袭,所以金无双就想等到这些人都扑来的时候才动手,现在拉车的马被杀死了,时机也终于等来了。

  金无双虽身在半空,但已将周围的环境情形掌握的分毫不差,场中所有人除了尚步云是朋友外,其余全部都是敌人。心下打定主意,身子急快的打了个旋子,双脚分踢离他最近的炸雷和轰雷,借着他们二人抵挡之力,向后疾飞,左掌和右掌也没闲着,分别挥出三十多掌暴辟‘风沙六将’中的二人,那两个突厥将军甚是硬朗,竟然硬封硬架了金无双分别攻出的这三十多掌。大呼一声“痛快”,金无双尚未落地的身子又借着这硬封的三十多掌之力,在空中又一个大旋身,快速的闪过一旁攻过来的其余两个突厥人的一枪一刀,象火炮一样,直射扑象红盒子的雷阔天。

  雷阔天本意是想趁着金无双正和别人打斗之机,偷偷的拿了盒子,然后再撤走所有的部下离开此地,没想到他的举动早就看在金无双的眼中了。雷阔天刚刚掠起的身子还没等到达红盒子上方,只听到身后叱雷一声急喊:“总提调,小心身后有敌。”

  雷阔天顾不得再去拿红盒子,保命要紧,纵起的身子不进反退,足尖一点倒地的车辕,倒纵了回去。耳边只听到哈哈一笑,金无双险险的贴着他的身子扑了过去。躲过金无双一记辟掌的雷阔天,冷哼一声,左手反手就是一刀,擦身而过的瞬间,金无双伸指一弹雷阔天攻至身前的大砍刀,雷阔天如受电击,雷阔天只感到自大砍刀的刀身上传来了一股刺骨的寒意,好似冰冷的海水突然浇到身上一样,激泠泠打了个冷战,手中刀几乎拿捏不住掉到地上,右手阔背斧再也无力出手,雷阔天心中大骇这是什么武功,怎么这么邪门。有点兴不起再攻向金无双的念头,只傻傻的看着金无双足尖也是一点车辕,又返身再度攻向那两个刚刚和他硬封硬架的突厥人。

  金无双身形还没等射到那两个突厥人身前,斜刺里另两个突厥人又悍猛的扑的过来,金无双双眼怒瞪,大吼道:“空无劲”双掌同时向没有人的空位,虚虚的击出,然后没有再理那攻过来的这两个突厥人,没有半刻窒滞的继续攻向原先的那两个突厥人。

  先前的那两个突厥人虽然和金无双硬碰硬的拼了不少记,但是他们也被金无双刚刚的那一轮狂辟,将手臂给震的是隐隐发麻,全身发抖,一时还没有缓和过来,眼看金无双不攻别人,又再冲着自己攻了回来,那两个突厥人心中暗自叫苦。现在真要再硬来几下,这身骨头非散架了不可,关键时刻‘霹雳堂’‘四惊雷’的叱雷和响雷拍马赶到,面对强横的金无双,叱雷明白合则利,分则弊,眼下只有一起先对付完金无双再论其它吧。

  本来准备帮着这两个突厥人合击金无双的其余两个突厥将军,没料到金无双不但不理他们的攻击,反而还莫名其妙的向空中虚辟两掌,只听到金无双喊了一声“空无劲”,心下正在纳闷呢,冷不防在两人的身后一股劲风忽然自背后兜到,两人急忙回身拒敌,竟然没有人,劲风向幽灵一样飘然而至,两人不敢怠慢,同时出掌迎向那不知名的劲风,然而因为出手晚了一步,两人虽挡住了大部分的掌风,但余风还是将两人凌空打了个跟头。狼狈的两人从地上爬地,互相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惧色,对视一眼后,两个人一咬牙,看着激斗正酣的金无双又不要命的杀了过来。这‘空无劲’是金无双苦练了五年时间才练成的一门奇技,它主要是通过空气的折射,把自己想要发出的掌力打到空中的一点上,然后,折射到想要攻击的目标处,叫人防不胜防,这招‘空无劲’与金无双另创的‘狼牙手’‘搏浪劲’‘碎空手’‘辟空手’‘烈阳斩’合称‘霸道六绝’。

  哈哈大笑着,金无双抖手一百二十多掌如雪片般向叱雷响雷和那原先出手的那两个突厥人压下,在这四个人勿忙的抵拒中,金无双舍下这四个人,又大喝一声‘碎空手’,满天的掌影如千手观音的那一千只手掌一样,没有间距的,没有感情的,更没有回旋的余地的狠狠罩向已经追上来的几十个‘霹雳堂’的高手。在金无双的眼中,这些人都不能算是高手,只能算是一群随时都可以任他宰割的绵羊,现在就是痛宰绵羊的时刻了。

  金无双的手掌这时已不能叫做手掌了,那是刀,是屠宰羔羊的快刀,是索魂夺命的修罗血刃。在这一记‘碎空手’下,能保证完整的没有几个,有一半的高手被分了尸,剩下的也不能完全叫做人了,残肢断体,遍地的血腥,惨叫声和哀号声再加上呻吟声不绝于耳。

  不看自己刚刚造成的杰作,金无双面露狰狞的咧嘴一笑,象一头择人而食的怪兽,回头再扑身后已经杀了过来的那四个突厥人和叱雷、响雷。大吼声自雷阔天的口中响起,一起出来的这一干属下,居然倾刻间就在他的眼前几乎伤亡饴尽,回去堂里怎么向义父雷横交代,怎么向总堂主雷霸交代,怎么向他们的家人交代,没法交代,雷阔天此时心里已没有了刚刚的恐惧,带之而起的是深深的恨,浓浓的血,雷阔天不要命的提斧挥刀斩了过来。一旁的‘四惊雷’的其余两个炸雷与轰雷也加入了围杀金无双的行列。

  突厥的‘风沙四将’再加上‘霹雳堂’的‘四惊雷’,更有一个‘大刀阔斧’雷阔天,九人已经联手组成了一个合围之势,相同的目标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金无双,身形快速闪躲中,金无双面对众多高手依然夷然不惧。只是没有了刚才的那么自如而矣。

  九大高手,天下间能够打败他们其中几个的人,可能江湖之中会有不少,但是想要在江湖上找到一个能像金无双这样赤手空拳独斗这九大高手联手的人,全天下绝对找不出几个。而现在的金无双,不仅没有被这九人的合围之势所吓倒,更有甚者,金无双竟愈战愈勇。金无双的内息绵绵不绝的源源而出,他受伤前虽也可以抗拒这些人的进击,但肯定不会是现在这般自如,以前的气息总有感觉力歇的时候,可今天不仅没有那种感觉,反而感到自己体内的气息更加充盈,丝毫没有因为这一阵的搏杀而损失大量的内息之感。金无双在这九大高手围攻之中,还是那样纵跃如风,不时的做着小幅度的躲闪,使敌人的攻势俱皆落空,更不时的以身犯险务求伤敌。

  金无双这面是一面倒的压倒势的势头,可尚步云那面可就不是那么乐观了,和他对战的那两个突厥大将是‘风沙六将’中功力最高的两个人,一个是‘暴风大将’温它答也,另一个是‘疾风大将’赫华。两人的功力加起来是其余四个‘风沙大将’的总和。也就是说尚步云一个人等于和四个‘风沙大将’相抗衡了。

  形势如果再不有所改变的话,尚步云心知他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眼前的两个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不被金无双那面的战局所左右,依然故我的和尚步云稳扎稳打。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反正他们两个也是稳操胜券的了,慢慢磨也要磨死尚步云。

  拼命搏杀中的这些人都在为自己生命的延续挣扎着,好像都已忘了此行的目的,成为目标的那个红盒子孤伶伶的横在破碎的马车里面,再也没有人去看它一眼。

  突然的,从路边的树林中没有任何预兆的窜出五道人影,以雷霆扫穴之势分出四人直扑金无双那面的战局,没有和任何人说话,这四个人就象是和那九个人有什么共识似的,加入进去继续圈杀金无双,而剩下那个人,则直直的向那个红盒子抓去。那是一个面色深沉,双眼大如铜铃,个子中等,但浑身却散发出一股森寒之气的中年人。

  正当这个中年人以为红盒子已经手到拿来,伸手去抓盒子,嘴角露出笑意之时,一个悠然的声音淡淡道:“别人在那拼死拼活,你却在这做出这等小偷的行径,不像是‘霹雳堂’四老爷‘暴烈星君’ 雷横所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