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小楼风雨 暗流激荡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323 2005.08.01 06:25

    一旁强忍住笑的店伙,将脸转过一边,怕被聂小青等人看到,聂小青自然不会看不到,狠狠的白了金无双一眼,嗔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呀,不想让我们再吃饭吗?”

  金无双苦着脸道:“不是呀,你叫我点,我就点罗,点了你们又不喜欢,算了,我不点了,你们点吧,我也是什么都吃的。”

  尚步云大嘴一撇心里道:“人肉你吃不吃?还学我。”

  聂小青的心情早就金无双点的菜给搅没了,一时也想不起来该点什么菜,突然‘哈哈’一声长笑传了过来,紧接着几个锦衣人走了过来,当先一个,是一位身着白衣,面如冠玉的翩翩公子,那俊秀公子边走边道:“聂大小姐,小王帮你点几道可口菜如何?”

  聂小青定睛一看,娇柔的一笑,起身道:“原来是晋王殿下,今日怎么有空来‘夜小楼’呢?难道夜小楼老板又弄了几道招牌菜出来,吸引你了吗?”

  原来这个俊秀的公子就是当今圣上唐太宗李世民的第九子晋王李治,待李治走到近前,聂小青亲自给李治拖过一把椅子请李治坐下,李治微笑道:“在宫中实在是闲的慌,就想出来走走,可是整个长安城我又都熟悉,想来想去,不知不觉间,我就走到这来了,今天恰巧我不想上三楼,我怕有早起的大臣认出我来麻烦,就到二楼来了,可巧就碰见你聂大小姐,这是不是应了那句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那句话了呢?”

  聂小青居然有些娇羞的垂头柔声道:“晋王殿下说笑了,小青一介平民又怎么能与殿下有缘呢。”

  李治‘哈哈’大笑,一语双关的道:“那大小姐你说这不是缘份又是什么呢?聂小姐你可不要小看你自己哟,放眼长安城内个个名仕公子,社会名流,有哪个不想和聂大小姐结成良缘呢?只是聂大小姐眼光太高,等闲人看不入眼罢了。”看来这个晋王李治到是很喜欢调侃聂小青的样子。

  尚步云和金无双见聂小青看见李治象换了个人似的,被李治任意调笑,心中都不免有气,这真是人分三六九等啊,人家是皇子,你就如此假做温柔,那对我们兄弟的时候为什么又冷若冰霜,尚步云心里不服重重的‘咳’了声道:“大小姐还点不点菜了?我兄弟两个都快饿脱相了。”

  聂小青抬头白了尚步云一眼,没有理他,李治忙一拍自己的额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看看,光顾着和大小姐叙旧了,忘了点菜,以致冷落了两位贵友。”忙着那店伙要了一桌上等的酒席,当然少不了‘夜小楼’的招牌菜,‘风雪过山鸡’‘九宝酿豆腐’‘锋火焖鲫鱼’。还有‘夜小楼’的主打酒‘玉堂春’。

  李治点完菜后友好的看着金无双与尚步云二人,问聂小青道:“大小姐这两位贵友不给本王引见引见吗?”

  聂小青这时也不再故做矜持,‘呃’了一声道:“这两位是我新近找来的贴身保镖,都很厉害的。”

  李治皱眉自语道:“贴身保镖?”

  聂小青立时面颊飞红的道:“晋王不是啦,就是心腹的意思了。唉呀,你不要瞎猜呀,你怎么这个样子笑啊?”看着李治邪邪的笑意,聂小青暗叫,有没有搞错,我这个样子象是很随便的人吗?

  李治转头向尚步云点头问道:“不知兄台高姓?”

  尚步云还是那个爱理不理的态度答道:“在下‘爱谁谁’云上,这是我的兄弟‘打不死’云下。”

  看着李治手下,有人见他无礼怒目而视的样子,尚步云不在乎的挖苦道:“晋王殿下,你的手下们好像很不妥的样子,是不是今天早上没吃饭的原因啊,用不用他们也一起来吃点。别一会饿坏了身子。”

  李治毫不生气的道:“云兄请不要介意,我的这一干属下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身体都是异于常人的,就算两三天不吃饭也没有问题的。”

  尚步云心中暗叫厉害,故意答我这个挑衅性的问题,然后再借机点出这些人都是高手,如果自己再不开眼的话,很可能立时会被痛揍一顿。

  聂小青偷偷向尚步云一挤眼,喝道:“云上不得对晋王无礼。”

  金无双突然叫道:“菜到了。”

  尚步云拿了筷子自语道:“少说话吃饱饭,我还是祭我自己的五脏庙吧。”

  李治尔雅的看了一眼聂小青道:“大小姐可肯恩准小王和你们同席呢?”

  聂小青忙道:“求之不得,晋王何用如此客套,小青可受不起呀。”心中却道:“菜是你点的,我当然得让你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到时你付账。我省了。”

  不一会的工夫,酒菜陆续的上全,尚步云、金无双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就开吃,聂小青和李治看着这二个人的吃相不仅相对一笑,摇了摇头,而李治身后的大汉们也不仅莞尔,心下都道:“这就是粗人,不懂得礼仪。”

  金无双从没有在野人岛以外的地方吃过饭,这是第一次,也是从野人岛上被抓出来后吃的第一顿饱饭。之前因为受伤一直都是在吃些稀饭。但是有一点,金无双这次不仅是吃相不雅,他还不会用筷子,看尚步云等人吃的起劲自己还没搞懂筷子,金无双一气之下干脆上手抓吧。

  聂小青见这二人在李治面前真一点也不给她争气,气得不想再理这两人,只是一边和李治聊着天,一边慢慢的吃着菜。一时之间气氛是极为尴尬的,一大桌子的菜,两个人在狼吞虎咽,另两个人却在细嚼慢咽。

  李治此时的心中却没有半丝的瞧不起眼前二人的意思,他不是个武人,也可能是他不会武功的原因,使他有了种别人都不具备的观察力和感觉,他从见到眼前二人的时候起就有一种感觉,这两个人绝不简单,那个云上虽然不大爱理人,但他有一颗很镇定的心,一种不屈不服的气息。一种狂傲的气势。而那个云下举止虽然更加粗鲁,但他自然而然的在身上散出一种渗人的寒气,更多的却是那若有若无流露出来的充满野性的霸道之气,令自己也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李治相信自己的直觉,聂小青的这两个保镖不是一般人。

  尴尬的气氛并没有坚持太长的时间,有人说了一句话,而这句就是打开这尴尬气氛的钥匙。更成为了一场大麻烦开始的导火索。

  在离李治等人吃饭这一桌三丈远的一张大桌处,有三个身穿灰衣武士便装的汉子,其中的一个尖声尖气的道:“没想到堂堂‘同心会’的大小姐竟领着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在这吃饭,真是污辱了‘夜小楼’这个名字了。”

  聂小青听得有人挑衅伸手就要拍桌子站起来。李治微微一笑,一把抓住了她的皓腕,摇了摇头。再回头小声问道:“他们是谁?”

  李治身后一个身穿黑色锦袍的汉子,弯过腰来,俯在李治耳边小声道:“他们是‘大唐武士行’的一等武士,殿下你看他们身上穿的灰色武士装就是这一等级的标致。他们的行主是‘万夫莫敌’裴重。”

  李治皱眉道:“‘万夫莫敌’裴重,他不是御林军的总教头?”

  那个身穿黑色锦袍的汉子点头道:“对,正是裴大人。”

  尚步云一口气喝下了半壶‘玉堂春’,打了个酒嗝,用臂肘碰了一下金无双大声道:“兄弟,刚才我好像听到好像有狗在叫,你听到没有?”

  金无双摇了摇头道:“哎,你说错了,这可不像是狗叫,他可比狗叫难听多了。”

  尚步云‘嗯’了声道:“我听说过一句话,叫‘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没想到在长安我又看到了一怪。”

  金无双紧跟着接上道:“什么怪呢?”

  尚步云将筷子反过来,挖了挖耳朵道:“长安的酒楼够大,里面什么样的动物都有,有的还都是奇珍异兽呢。”

  聂小青心中暗暗叫好,他知道尚步云动怒了。李治则心中暗笑这个云上说话可够损的了,一点情面都不给对方留。

  那边桌的三个汉子呼的全都站了起来,径直向这桌走了过来,李治头略微一偏,身后十多个汉子中立时有六个随从站了出来,挡住了那三个‘大唐武士行’的一等武士,其中一个正是刚才回李治说话的那个黑锦袍汉子。

  那三个‘大唐武士行’的武士可能也不知道李治这些人是何许人也,其中一个灰衣人狂傲的道:“都他妈和给我闪开。”一伸手指点金无双道:“臭小子,刚才是你说我们哥几个连狗都不如吗?”

  金无双连忙站起来害怕道:“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们如狗,而且你们比狗可强多了,你们会走,还会说话呢,这些狗可是都不会的。”

  聂小青等人没想到一直看上去都感觉傻乎乎的金无双,竟能说出这么损人的话,而且属实够尖酸刻薄的了。忍不住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说话的那个灰衣人这才反应过来,又被金无双给耍了,大怒举掌就要辟过来。冷不防手腕被那个挡在面前的黑锦袍汉子给抓住了,挣了半天,没有挣出来,灰衣人大骇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黑锦袍汉子刚要报出自己等人是晋王府的,身后李治重重的‘咳’了一声。黑锦袍汉子会意的道:“我们是聂大小姐的朋友。”

  那个被抓住手腕的灰衣武士狠声道:“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黑锦袍汉子微笑道:“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灰衣武士忍受着从被捏手腕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咬牙道:“我们是‘大唐武士行’的一等武士,我们的行主是当朝御林军总教头‘万夫莫敌’裴重。请朋友给个方便吧,我和那两个人有些边节需要讲清楚。”说着用手一指尚步云和金无双那边。

  李治头也不回的道:“连战,让他们过来吧。”

  黑锦袍汉子连战咧嘴笑笑,一松手放开灰衣武士的手腕,回身和那五个人又退到了李治的身后。

  那个‘大唐武士行’的灰衣武士故作无事的摇了摇自己的手腕,缓步走到金无双的身前,看了一眼衣着华丽的李治,看李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胆气略为一壮,大声道:“臭小子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金无双一边吃着手中的鸡大腿,一边含糊道:“我是活人,叫‘打不死’云下。”

  灰衣武士又偏头问尚步云道:“你呢?”

  尚步云手中拈起一根鱼刺,剔着牙道:“肉人,‘爱谁谁’云上。”

  灰衣武士‘哼’道:“‘爱谁谁’你很狂。”

  尚步云摇头道:“那里那里,我没有你狂,我们这么多人,你们这三个毛人都敢过来挑衅,你才狂呢,我佩服你。”

  灰衣武士语气不善道:“佩服我什么?”

  尚步云故作迷茫的一指李治身后的人和自己等人道:“不怕死呀,这么多人打不死你们三个才怪。”

  灰衣武士仰天‘哈哈’大笑,就象是遇见极其好笑的事情一般。他这一笑到有点把尚步云给搞愣了,尚步云‘喂’了一声道:“有那么好笑吗?”

  那个灰衣武士用手一指刚刚他们吃饭的那一桌周围道:“你自己看看吧,看看到底是谁不怕死。‘哈、哈、哈、哈’。”

  尚步云顺着灰衣武士手指的方向一看,大吃一惊,嘴巴差点没合上,我靠,有没有搞错,不过吃一顿早饭罢了,用得着带这么人来吗。灰衣武士手指的方向,围着七八桌将近五十多个身穿各色武士服的人,正虎视眈眈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这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