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伞魔’立威 ‘爱谁谁’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478 2005.07.31 07:12

    聂小青见古少苍抢先动手了,也不出声阻止,只是往后退了两步,双手环抱在胸前,满脸期待的准备看尚步云出手,金无双也无所谓的站在一边,等着看好戏。

  尚步云眼看古少苍的拳头打到了身前,微微一笑,动也不动,生生的受了古少苍一拳,‘嘭’的一声闷响,尚步云上身晃了一晃,脚步没有移动分毫,而古少苍则被尚步云身上的反震之力震的‘蹬、蹬、蹬’后退出三步,一脸不信之色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拳头。

  刚才的出手,旁观的几个人都看在了眼中,‘一掌开碑’石寂跃跃上前道:“我来领教领教云兄高招。”右手在腰前划了半个圆,呼的一掌,带着莽莽的风声向尚步云击去。石寂心中冷笑“我看你敢不敢以身挡我的‘开碑掌’。

  尚步云还是身体不动分毫,只是右手握掌成拳,大喝一声‘开’重重的击在了石寂的掌心之中,只听石寂一声惨叫,身子向后跌出,右臂软塌塌的垂在地上,左手撑地,极力的想再站起身来,但是怎么也站不起来。

  又是两声大吼在尚步云的身子两边传来,剩下的那两个大汉也不答话,齐齐出手抓向尚步云。

  尚步云这回也不再保持不动的姿势,大笑着左腿侧踢,右掌横扫,分别迎向出手攻向自己的那两个汉子。

  那两个汉子一个叫‘快腿’李雄,另一个叫‘绝手’张智,尚步云踢出的腿正好迎向‘快腿’李雄的腿,而那一掌也正好是对上了掌法是强项的‘绝手’张智。

  尚步云本来也没想过这两个人有什么出奇之处,以为一拳一脚就可以象收拾石寂和古少苍那样轻松搞定,没料到后来这两个人居然如此硬朗,硬拼了两记后,那两个人没事不说反而又迎了上来。

  尚步云一时兴起,左手祭起二十三掌拍向‘快腿’李雄,身子再横里跃起向‘绝手’张智踢出十腿。

  ‘快腿’李雄和‘绝手’张智刚才和尚步云一接上手就都心中一凛,因为他们发现尚步云的功夫并不输于他们,暗自警惕下,他们各自拿出绝活准备给尚步云一个好看,不过他们也没有料到尚步云并不和他们硬拼,而是换了打法,以自己的腿横踢想和他对掌的‘绝手’张智,又以自己的左手骤拍想和他拼腿的‘快腿’李雄。

  估计错误下,李雄在挡了尚步云十七掌后再也无力抵抗,身上被尚步云余下的五掌悉数印在了身上,‘绝手’张智更是不堪,半空中被尚步云的脚踢飞出去两丈多远。跌落在身后的花丛中。

  ‘气冲斗牛’的古少苍眼见‘绝手’张智和‘快腿’李雄又双双败下阵来,不甘心的再次双手握拳大喊着奔了过来。尚步云身形如行云流水般向一旁微侧,左手疾出,以手指点在一拳击空的古少苍鼻尖上,令古少苍不敢稍动,悠然道:“得些好意,须还休。你还想再试试吗?”

  僵立在场的古少苍不敢稍动的盯着尚步云,尚步云‘哈哈’一笑收手站在聂小青身边道:“大小姐其实古老师等人的功夫也是不错,只是他们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很能致命的错误,他们轻视了我。轻视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他的结局也许会丢命的。”说完尚步云笑笑不再理人,迳自走到金无双身边,小声道:“哥们,兄弟的功夫可还过得去?”

  金无双瞪大眼睛夸张道:“何止是过得去,简直就是高明得不得了。”金无双没有读过书,搜肠刮肚也就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赞美的话了。这样也使得尚步云得意不矣。

  聂小青看见尚步云轻松的打赢了阿爹派给自己的四个保镖,也与有荣焉的走到古少苍的面前损道:“古大侠,我可以走了吗?”

  古少苍此时恨不得有个地缝好钻进去,堂堂‘同心会’四个二级护卫居然连一个无名小子也打不过,这要传将出去,自己几个人的脸面何存呀。有心再来打过,心有余而力不足,唉,丢人。

  听到聂小青带着讥讽的问话,古少苍‘哼’了一声,一偏头不理聂小青,聂小青面无表情冷冷道:“从今以后在我的身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们,你们不服的话尽可以去找我爹,顺便请你传我一句话出去,从现在起‘爱谁谁’云上和‘打不死’云下就是我近身保镖了,如会内有谁不服的,随时可以来找我。”

  古少苍闭目不答聂小青的话,一旁终于从地上站起来的‘一掌开碑’石寂,蹭蹭的走了过来,推了推还在呕气的古少苍,‘快腿’李雄和‘绝手’张智也行了过来围在古少苍的身边,他们两人并没有受伤,尚步云出手留了几分情面,毕竟现在同在一个屋檐下,喝同一家粥。他震断了石寂的胳膊是因为他很不喜欢石寂,他看石寂不顺眼,总觉得他很奸滑。

  看着聂小青嚣张的领着尚步云和金无双从后门走了。李雄问石寂道:“石大哥我们该怎么办?“

  嘴着牙,托着被震断的胳膊,石寂狠狠道:“还能怎么办,找聂大哥去吧。这么丢人的事叫我怎么张嘴和他说?唉。”

  聂小青走出后门,回头轻轻一笑,对尚步云道:“给我当保镖便宜你了,要对付的全是一些臭鱼烂虾,都是废物,用不着你认真出手的。”回头又撇了一眼金无双道:“喂,云下,我给你取的名号你喜欢不喜欢呀?”

  金无双嚅嚅的道:“说出来前也不和我商量一下,什么叫‘打不死’呀,我生来就是要挨揍的吗?”

  聂小青没听清金无双说什么,凑前一些问道:“你说什么?大点声我没听见?”

  金无双违心的大声道:“我说我很喜欢,我又没有武功动起手来正好挨揍,挺好的。”

  聂小青耳朵差点没被金无双的大声给震聋了,一叉腰大怒道:“你想死呀,这么大声和我说话,差点没把我的耳朵给震聋了。”

  金无双委屈道:“不是你让我大点声吗,怎么又是我的错?”

  聂小青阴阴的笑道:“好,那你给我记住了,以后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然的话我会叫你好看。”

  金无双装作害怕的躲到了尚步云的身后,尚步云笑嬉嬉的上前道:“聂大小姐有火可以向我发啊,干吗对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发飙呢?”

  聂小青隔着尚步云狠狠的瞪了金无双一眼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悻悻的转过身不再理他们向前走去。

  ***************************8

  长安最大的饭庄‘夜小楼’坐落在长安朱雀大街上和布衣巷的交叉处,之所以叫‘夜小楼’,是因为他的老板就叫夜小楼,而且它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这是一个昼夜营业的酒楼。每到夜晚降临的时候,也是这家酒楼生意最好的时候。因为长安城里到‘夜小楼’喝洒的不仅仅是只有大唐的百姓,还有来自各国的商旅和游客,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是嗜好杯中之物的酒徒。

  尚步云三人安步当车走到了‘夜小楼’的楼前。一路上长安城中做买卖的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聂小青的,不时有人亲切的和聂小青打招呼。而金无双更是被大街上五光十色的各种饰物和小吃所吸引,但苦于自己没有银子又不好意思张口向尚步云和聂小青要,只好作罢了,金无双心中暗下决心,总有一天自己要有好多好多的银子,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省得没钱被人笑话。

  刚刚他路过一家兵器铺,看中了一把铺中挂卖的小手盾,不知道给钱,拿了就要走,被兵器铺的老板把盾给夺回去后,将他给撵了出来。要不是看在金无双现在穿的衣服还算体面的话,那个兵器铺老板早老大的拳头打过来了,就这样还在金无双走后,在他的身后跳脚大骂:“没有钱还敢拿人家东西,换了别人不打死你才怪。”幸好尚步云和聂小青走得较远,没有看到。否则的话金无双可糗大了,不过通过这件事,金无双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个世道上干什么都要用钱,钱就是银子。没有银子就没人看得起自己。有了银子自己就是大爷,谁看到了自己都会笑,就像聂小青一样。

  ‘夜小楼’气派极为不凡,占地面积也颇为广大,从外面看,青砖碧瓦,飞檐倒挂,密密的爬山虎铺满了小楼侧面的两边墙壁,高高分为三层的‘夜小楼’第一层是普通百姓可以随便进入的大堂,第二层则是为了有钱人和有身份人特别设计的散台,最高层第三层更不得了了,他是专门招待身份尊崇的达官贵人的大厅,厅中又再以考究的檀木将大厅隔为一间一间的雅间。而且它最令人向往之处是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因为在第三层楼两面面街的那几扇窗外,有两排人为搭成的两趟小廊,小廊的边上是用硬木制成的红漆扶手,当达官贵人酒兴正浓或是诗兴大发的时候,正可以凭栏抒发自己的所感,所以说‘夜小楼’是长安城内首屈一指的酒楼饭庄绝对不为过。

  当然了,虽然酒楼订下的规矩是三层各有各的身份等级,但是一要到了吃饭的时候有些有钱人一样可以上到第三层的贵宾席去吆五喝六。世道就是这样,有了钱干什么都可以,那怕是你想要将天上的月亮给弄下来,恐怕也有人会去干。

  当聂小青站到‘夜小楼’门前的时候大堂里就早有眼尖的小店伙跑了出来高声叫道:“原来是聂大小姐来了,今日大小姐和贵友是到三楼用餐还是到二楼。。。。。。”

  聂小青微笑道:“还是二楼吧。我喜欢二楼的环境。”

  店伙弯腰伸手一引三人上楼,大声唱喏道:“‘同心会’大小姐偕贵客两人,二楼上面请啦。”

  聂小青胸脯一挺,得意的领先往楼上走去。金无双表情十分奇怪的紧紧跟在她的后面,就象是乡下人头一次进城一样,东张西望的。反看尚步云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也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饭庄,但也不能丢了身份。跟在金无双的后面假装一面上楼,一面欣赏过道上挂着的几副字画。让人看上去颇有点像是文雅之士的样子。

  刚到二楼,一个穿戴比楼下店伙干净了许多的小店伙迎了过来,将她们带到一个靠着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店伙恭敬的问聂小青道:“大小姐请问今天您来些什么菜?”

  聂小青礼貌的向尚步云道:“云上你先点吧。”

  尚步云头‘嗡’的一声大了起来,莽莽江湖几个寒暑,他哪里吃过什么太像样的饭菜呀,就算吃过也就是两样大鱼和大肉,具体叫什么,自己也懒得去记,聂小青让自己在这么大的酒楼里点菜,这不明摆着是害他,想让他出丑呢么。正不知该点什么菜,眼神一转,看到聂小青坏坏的样子看着自己,计上心来,潇洒的耸了下肩道:“我这个人无所谓,大小姐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相信大小姐点的菜必不会令我失望的。”

  聂小青笑笑,向尚步云眨了下眼,一付算你了的样子,又再出于礼貌的问金无双道:“云下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吧。”

  金无双瞪大眼睛伸长脖子道:“真的什么都可以要吗?”

  聂小青见金无双很想要什么的样子,瞠了下眼,点头道:“对呀,你想要什么?”

  金无双见真的可以随便点菜,‘呵呵’傻笑道:“我就想吃烤老鼠,要够肥够大的那种呃。”

  尚步云一听这就是金无双要的好菜,一时傻愣愣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聂小青则听金无双说想吃烤老鼠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酸气从肚子里往上冲起,早上刚刚吃过的玉米莲子羹差一点没冲口而出,吐将出来。”呕了半天,没有吐出来什么,聂小青凤目圆睁,活像要吃人的样子盯着金无双。

  金无双傻子般的挠挠头,看着聂小青好像是生气的样子,不解道:“不好吃吗?是你叫我随便点的,哎,你怎么脸色这么差呀,不舒服吗?”

  聂小青看着眼前这个废物、异类,气的眼皮上翻,天哪,这是什么人呀,野人吗?我真是晕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