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九天驭龙 背景不凡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918 2005.09.09 10:41

    聂人王的书房里只有三个人,金无双、尚步云和聂人王本人。当尚步云将去东宫的经过讲述得差不多快完结时,聂人王靠在宽大的摇椅上插口道:“太子想让你们三天后押着那个黄色锦盒去哪里?里面是什么东西?”

  尚步云摇头道:“他没说,里面是什么,他也没有告诉我们,不过看他那个得意的样子,好像就凭这个锦盒,他就能吃定了我们似的,而且他话里的意思还说,他会故意将这次我们兄弟押镖的事情传出去,并且他还会派人和我们玩,我猜想,这应该是他为了对付我们兄弟而做下的陷阱吧?”

  聂人王严肃的看着金无双和尚步云道:“你们答应太子的要求了?”

  尚步云点头道:“当然答应了,难道我们还能一走了之,不顾你们这些。。。。。。。”

  说到这,尚步云顿了一下,以聂人王这等老江湖又岂能不明白尚步云下面话的意思,尚步云和金无双当然可以一走了之,但他们虽走了,还有个‘同心会’走不了,他们就是为了不连累‘同心会’所以才同意的太子的条件。

  聂人王感动的起身道:“云少兄的高义,聂某人真是无以为报,请云少兄受聂某一拜。”躬身就要向二人行礼。

  金无双、尚步云忙也起身拦道:“会主怎生如此见外,我兄弟二人敬佩会主的为人,也感激小姐的收留之德,所有事也是因我二人而起,如我二人就这么偷偷的溜走,以后我们也再无脸做人,江湖人为的就是一口不屈的气节和不能折辱的声名,我兄弟虽是江湖后进,但却也明白‘道义’两字。聂会主放心,只要叫我兄弟有一口气在,必不叫‘同心会’三字在我兄弟身上折了名头。”

  聂人王再次伸出手来,分别拉住两人的手激动道:“好样的,小青从小到大一直都不懂事,只知道在外给我惹祸,但她这次总算做对了一件事,就是将你们请到了‘同心会’来,老夫以你们为荣。”

  金无双傻傻的道:“聂会主不要客气,其实也没什么,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犯不上非拽着别人不放啊。”

  尚步云回头狠狠的瞪了金无双一眼,金无双缩了下头,不敢再言语了,聂人王见金无双口没遮拦的说话,很是欣赏金无双的爽直,也‘呵呵’一笑没再出言,心道:“这是多么好的两个青年那,只可惜得罪了太子。”心中暗下决定,无论无何也要祈求皇上帮忙,救下他二人。

  尚步云这时忽地想起一事,问聂人王道:“对了会主,我很奇怪,你是怎么和皇上一起赶来东宫的?”

  聂人王沉吟了一下道:“这件事本来我是不想太多人知道的,但既然是你们问,我就告诉你们也无防,不过千万不要传出去。”

  尚步云一仰头道:“聂会主,我们兄弟你还不放心,还请直言。”

  聂人王吸了口气道:“有很多人都怀疑,一个专做保镖护院生意的江湖小行会,怎么会在几年间发展的这么快,而且还顺利的长安站住了脚跟,更听说经过‘同心会’之手走过的镖从来没有出过差错,闪失,关内以至关外一路只要提起‘同心会’三个字,都是畅通无阻,这些都是因为‘同心会’有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

  看着尚步云和金无双着急的眼神,聂人王傲然道:“那就是我聂人王,如果我说,我和皇上还有突厥的突利可汗是结拜兄弟,你们信不信?”

  金无双摇头,尚步云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聂人王很满意两人的反应,笑道:“天下间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出十个,但这十个人中也已经有四个不在世了,谁又能知道堂堂大唐天子竟和一个走镖的是拜把兄弟,嘿嘿,我就是让他们看不出来,这些年里,皇上有意无意的一直都在暗中照顾着‘同心会’,因为他知道那是他兄弟聂人王的买卖。你们说有皇上在背后给我撑腰,我的生意还火不起来吗?”

  语风一转,聂人王又沉声道:“不过近些年来,我的生意基本上都已步入了正轨,所以我和皇上见面的次数也就相对减少了,一般没有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去烦他,近半年来长安城内的一个朝庭内部开办的行馆‘大唐武士行’,悄然的兴了起来,由于他们是属于裴重那个系统的,所以仗着裴重的名头够响,平日里做事也都是趾高气扬的,他们一直都瞧不起我们这样的小行会组织,但在长安的交际圈子里,我聂人王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所以他们就算看我再不顺眼,也不敢太过份,而我更得到可靠消息,这裴重虽是位高权重的御林军总教头,但他所投靠的派系竟是太子一党,为了不给皇上添麻烦,我勒令我的下属们一律不得和‘大唐武士行’冲突,因为那样事情闹大的话务必会惊动圣上,一边是不好明言的结义兄弟,一边是自己的亲儿子,你说他应该偏向谁说话?

  我也在尽量避免掺入朝庭中的派系之争,唉,那知道要来的终究会来,想躲也躲不过去,没想到最后的纰漏竟出在小青这个丫头身上。如果这次他们真要是明明白白的找上我‘同心会’,我聂人王硬挺也得出这个头,可是太子偏偏不理我们,反到是和你们兄弟较起真来,我想他应该是要借这件事来打击我,他也不敢太明目张胆的动我的‘同心会’,毕竟‘同心会’在京城和江湖中的影响力还是不小的,所以他只好得找个源由,这个源由就是你们了,你们伤了裴重,也伤了‘静修堂’的常寿翁,还公然不给他面子,这个脸他可丢大了,以太子的品性,他不找回这个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顿了顿,聂人王又道:“你们走后,我想来想去很不放心,但是东宫我又不是能随便去得的,所以我只好进宫去找大哥了,碰巧的是刚要进宫我就看到了玉宗神大人,我立时心里一惊,你们应该是和他在一起的啊,怎么他会自己一个人独自来皇宫了,于是我就上前和他打了个招呼,说出了你们要找他的事,那知他也是因为这件事来找皇上的,他和我说他一回到大慈恩寺,就有他的副手大道元雄通知他,你们曾找过他,他一听说本来是找他去东宫太子府做见证的,就联想到昨日发生的事,玉宗神大人也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敢私自做主,所以就进宫找皇上来了。

  我一听原来如此,一方面还怕你们时间长了在东宫会出事,就和宗神大人急匆匆的进了宫,正好皇上和几位皇子也在,听到我们两个人的禀告,皇上龙颜大怒,亲自领着我们赶往了东宫,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了。只是我没想到太子竟是这样残暴,会在禁宫里组织实战练习,唉,异日如真让他当上皇帝,那百姓就受苦了。”

  尚步云好像对眼前的事不发愁似的,兴冲冲道:“太子的事,我们暂切不用理他,我现在感兴趣的是,聂会主,你是怎么和皇上还有突利结成兄弟的呢?”

  聂人王见尚步云关心这件事,心道‘反正这么多年的秘密都和他们说了,也不差细节了’,也就回忆道:“当年皇上还是秦王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在东都洛阳和突厥的突利可汗不期而遇,当时他们两国正在打仗,那次他们都是属于秘密的遣入洛阳,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办,但双方依样还是敌人,狭路相逢,两方人就大打出手起来,那突利可汗和秦王当时也都是功力不凡之人,一番交手下来彼此不分高下,这时郑王王世充的郑州司马沈悦接到消息,派兵将两方的人马全都围了起来,当时情势十分紧急,恰在此时,我正好游历到此,想当年我也是一热血青年,路见不平,拨刀相助,在不知道秦王和突利的身份下,我毅然的出手救下了他们,说实话也不能说是我救了他们,而是他们见我奋勇的冲入重围去救他们,就也促进了他们联手抗敌的意思,就这样我们冲出了重围。”

  金无双见聂人王说到这里有了个停顿,好奇道:“这样他们就和你结拜兄弟了?”

  聂人王大笑道:“那有那么容易,那时他们为了渡过眼前的危机,只是暂时的携手合作,突围后他们都想各奔东西,我和他们逃出来后,才知道他们不是一起的,但那时是在洛阳城内,追兵还在紧紧的蹑着我们,力量不能分散,分则性命堪忧,我毫不畏惧的喝斥他们,我当时不知天高地厚,骂他们枉为一世英雄,不明白什么是天下,我这个人心中对哪个民族也不抱着成见,也不敌视那个民族,所以在我的一番厉言硬语中,两人终于听从了我这个江湖小子的计策,先联合起来想办法逃出洛阳再说。”

  好似是想到什么令人欣慰的事情,聂人王微笑道:“我们好不容量找到了一个当时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藏了起来,秦王那时想要派人去请救兵,突利怕搬来救兵后,会对他不利,坚决不同意,我见他们又起争执,怕再起端倪,我就主动请缨去搬救兵,突利虽是对我很有好感,但也不敢轻易的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一个陌生人的手上,于是我就和秦王约定并让他起誓,如顺利脱困后,不得留难突利等人,否则我必想尽一切办法来杀死他。

  事情出奇的顺利,但也相当的惊险,三天后,我从少林派借来了我的十三位师兄,还有秦王的天策府众将,哦,对了,忘了和你们说,我是少林派的俗家弟子,所以当我和掌门师父说清原委后,师父恺然应允,叫我带着十三棍僧火速赶往洛阳往援秦王。

  我本准备先和十三棍僧混入城内,再发信号叫天策府的众将们攻城,好里应外合,那曾想,当我们刚混入城中到达秦王等人藏匿的地点的时候,王世充的人也正好发现了他们,当时情况紧急,只好硬闯。

  就这样我们一路打,一路闯,终于和众位破城而来的天策府上将会合,并且顺势还伏获了郑州司马沈悦,这个沈悦后来投诚于秦王,秦王留他在洛阳做内应,就因为有了他,洛然才可以轻松的拿下,不然想打下洛阳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令我高兴的是,秦王和突利在我离开的这三天内竟涓弃前嫌,达成了共识,握手言和,亲如兄弟了,原来他们在这三天里对当今天下的形势,未来的发展作出了很细致的分析,李世民答应帮助突利夺回对*的控制权,压制颉利可汗,突利答应李世民他如掌权,必不侵扰中原的安定,两人相见恨晚很是开心,当时我又突发奇想,出主意道:“既是有了兄弟之盟,何不结为兄弟来得亲切。”两人当时都很奇怪的看着我,突地一齐‘哈哈’大笑起来,给我搞得直摸不着头绪。

  突利提议说结拜兄弟可以,但必须得加上我才行,我既然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又岂敢和他们称兄道弟,结果秦王对我说:“因为有了我,他才使一个敌人变成了好朋友,因为有了我,他和突利才得以安然无恙,我就等于是他们的再生父母了,不结为兄弟又待如何”,我这才答应了他们。

  三人中,秦王最大为兄,我其次行二,突利排第三位,从此我们三个一直都互有往来,天下平定后,我和突利只见过两次,还是我亲自去的塞外,以后一直都是书信联系。”

  笑了笑,聂人王自嘲道:“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过十三棍僧救秦王的故事?唉,当时我本是冲锋在前的,不知后来那些说书的是怎么搞的,竟把我扔到一边,压根都没有提到过我,你们说可恨不可恨?”

  金无双‘呵呵’道:“也无所谓了,你现在的名声可比他们大多了,你还吃他们的醋干什么?”

  聂人王想到什么道:“那个卜姑娘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不回东宫了?”

  金无双嚅嚅道:“在东宫她替我们说了几句话,太子必会对她有所猜忌,我怕她回去会有危险,所以就就请她留下来了。对不起,没有事先和你们商量。”

  尚步云不信道:“她应你的请求真的留下来了?”

  金无双眼睛瞪大道:“是呀,而且她还说,跟着这样的主子,迟早有一天会死在他的手上的。”

  尚步云又道:“可是我们现在自身都难保还收留她,不是吧?”

  金无双以肯求的目光看着聂人王,聂人王长叹一声道:“就依了你兄弟吧,我看卜姑娘也不是那种心眼狠毒的人,再说我‘同心会’既已和太子结下了仇,也不在乎再多此一桩,留下她吧,不过是会里以后多双筷子而矣。”

  尚步云瞪了金无双一眼气道:“我还能怎么样,人家话已经说出去了,我还能不顺着他的意,真是麻烦。”

  金无双大喜道:“那就是说我们可以收留她了?”

  尚步云气结道:“不留她,难道还能让她再回到那个残暴不仁的太子那里,等着送死吗?”

  商议完了卜风铃的去留,聂人王突地语出惊人道:“老夫这两日对二位少兄的来历查了一下,请少兄不要误会,因为这毕竟牵扯到青儿的安全问题,老夫不能不谨慎对待,但令老夫不解的是,查探的结果却是没有你们说的小北村,如果二位少兄觉得我聂人王还可以继续相交的话,可否告诉一下聂某你们真正的来历呢?”

  金无双二人心中顿时一惊。应不应该告诉聂人王他们真正的身份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