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大唐武士行 群狼伺虎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226 2005.09.24 07:05

    脚踏实地的金无双看着四周围上来的武士行的武士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漠的看着远处广场另一端的一点上。那里是一间面积不大的小屋,象是专门放武器的一个小房子。

  围在金无双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敢抢前动手的,都在那里你挤我,我挤你的在哄拥着,远处金无双注意的那间房子里面,走出了一个手中拿着两支手杖的老者。那老者走出房子,目光和金无双隔远看来的目光在虚空中交接,那老者的身形竟不由的微晃了一晃,那老者大惊,他知道金无双的内功很是深厚,但没想到金无双的功力竟能使目光变得如实质一般令人无可抵挡,并且在这眼光中还渗透着丝丝的寒意来。

  金无双见那个房子里果然有人,扬声道:“刚才说话的人是你?”

  那老者傲然道:“不错,正是老夫‘无极杖’申远山,小子你擅闯我‘大唐武士行’的演武重地,你说该当何罪?”

  金无双游目四顾,没有看到候艳云,失望的摇了摇头,心中有些不甘的,金无双问道:“贺兰夫人在那里?是她带我来的。”

  ‘无极杖’申远山慢慢的走向金无双,冷哼道:“什么贺兰夫人?老夫不认识,我只知道你闯入了我武士行的禁地,小子你就等着受罪吧。”

  金无双将玄小厶挪到背后,小声吩咐道:“搂紧我,不要掉下去。”

  指着被巨石砸碎的马车,金无双高声道:“那辆马车你认识吗?那辆车是潞国公候君集的女儿候艳云的,就是她带我来的。她的夫家叫贺兰楚石。”

  ‘无极杖’申远山再‘哼’道:“一派胡言,老夫怎么就看见你们两个人,再没有看见别的人呢?你别在找什么籍口了,乖乖的受缚吧。”

  金无双好气道:“老头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申远山不屑道:“老夫又怎么知道你是谁?你以为你是谁?”

  金无双至此终于明白,这明摆着就是一个陷阱,那个不知道真假叫贺兰夫人的候艳云,把他给骗到了‘大唐武士行’里来,然后‘大唐武士行’的人就说不认识自己,以乱闯军家重地之罪将自己抓获,也或者是杀掉自己,好毒的计策。金无双心头不仅大怒。

  见到金无双脸色不善,‘无极杖’申远山呵呵笑道:“小子,怎么,不服气是吗?”

  金无双脸色铁青,死死看着申远山道:“你们玩阴的,你知道我是谁的,你们今天的安排,就是为了对付我而做出来的,我说的对吧?”

  申远山脸色一正,不再隐瞒道:“不错,云下,老夫知道你谁,也不防明白告诉你,你使诡计伤了我们行主,这个仇,我们又怎能不报,天幸今天遇上了你,你就还我们行主一个公道吧。”

  金无双心中暗气,说我使诡计,也不反驳,只是冷冷道:“怎么还公道?你又是个什么角色?”

  申远山嘿嘿道:“公道就是你的一条命,我在武士行里只是一个小角色,小小的一个教头而矣。”

  看申远山说的筒单,但金无双可以想象,这申远山在‘大唐武士行’里面,定是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角色。金无双猜的一点没错,申远山说的教头是‘大唐武士行’四大教头的意思,可以说是裴重一人之下,所有武士之上的一个重要职位。

  金无双再度看了看周围,深吸口气道:“想杀我,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叫你房子里的那两个人和巨石后藏的那个人也出来吧,这样还差不多能做到杀死我。”

  申远山见金无双准确的指出了另三个教头的藏身之处,不仅心头剧震,这就证明了金无双完全拥有一拼的能力,那三个教头的武功,任那一个也不下于他,而且他们还都是悄悄的藏身于暗处,没想到这也可以被金无双发现,这种隔着近三十多丈就能听出敌人潜伏的位置的功夫,恐怕就连天下第一高手,‘雄霸天下’北宫无敌,也无法做到这点,这小子的功夫也真的太可怕了。

  申远山那里知道,金无双武功高是不错,但想要他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能察知敌人的动作,打死他他也做不到,不过今天偏偏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谁都不在意的人,玄小厶,那个被金无双背在身后的小孩。

  玄小厶在金无双和申远山说话的当口,将自己心灵的力量发挥到极至,反正这里除了金无双外全是敌人,所以他将自己的一种特殊的本领‘异能力’发挥了出来,‘异能力’是一种心灵的力量,可以以一种玄之又玄的精神形式发送出去,这次他是呈扇面形辐射出去的,他的这种能力也只是可以支持短短的一刹,但就是这一刹已经足够给金无双提供出准确的敌人藏匿的地点来了。

  玄小厶不只是发现了那三个教头的藏身之处,更发现了除开这几个人外,还有几个功力不俗的人,偷偷的隐藏在远处的阁楼上,窥探着广场这边的动静,他们武功的高低玄小厶还感觉不出来,但阁楼内那一股强烈而又浓重的杀气却震憾着玄小厶的心灵,玄小厶忙将自己的感觉通过‘心语术’告知了金无双。

  金无双虽然身在重围,但也不仅暗叹,真是天不绝我,在这关键时刻竟给我派来了这么一个能力不凡的小精灵,在这群敌环伺的当口,正好给自己提供了最保贵而又准确的情报,这些对自己的逃走很有帮助。

  申远山见金无双准确的点出了其它三大教头的位置,故做大方的扬声道:“既然客人知道了你们已经来了,哥们们就都出来见见客吧。”

  随着申远山的话音,从他刚刚出来的那个房子里面又再走出了两个人,一个是红面的老者,年岁略比申远山小一些,另一个人是一个中年汉子,光看长像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属于那种走在人群中,就会埋没在人海里的人。从那颗砸碎马车的巨石之后,也缓缓的走出了一个比金无双大不了几岁的青年,要说刚刚那个中年汉子是那种长像平凡的人,那这个青年就是那种长像非常不凡的人了,在人群中可以轻易把他给指认出来,此人身高丈二,身体挺得比直,就好似一杆永不会弯的长枪般,国字脸,不怒而威,最明显的是他身后倒提的那把银枪,和他的身体一样笔挺。

  看着金无双脸色变得凝重无比,申远山得意的干笑一声,用猫戏老鼠般的语调轻松道:“云公子,可要老夫介绍这几位教头给你认识?”

  金无双无所谓的一耸肩,点了点头,金无双毕竟还是临敌经验太少,他还以为打架都是这样先逐一介绍后再动手,他如有些头脑的话,这个时候正是突围的时刻,他心里想的却是反正也被围上了,什么时候突围还不都是一样。

  他那里知道申远山是老狐狸了,他要介绍他的人,就是想通过这几个教头在气势上压倒金无双,因为高手对决首重气势,刚刚金无双将那三个教头的藏身处很随意的点了出来,无形中在气势上就压过了申远山这边,并且在申远山心灵上造成了一个大的阴影,因此申远山必需要把这个阴影给消除掉,否则动起手来,这种阴影极有可能会成为他的致命伤。所以他召出了另三个教头来,这三个教头一经出现,立时将隐藏的气势毫不保留的释放了出来,这种气势登时将金无双刚刚无意中营造出来的气势消弥于无形,连没有经验的金无双也不得不惊讶于这股气势的庞大。

  见三人渐渐的围到金无双的身周了,强大的气机紧紧的锁着金无双,令金无双不敢稍动,申远山放声大笑道:“云公子,老夫真的很佩服你的胆气,这大慨就是人常说的‘艺高人胆大’吧,你看好了,现在‘大唐武士行’仅次于行主的四大教头全都来伺候你了,你的脸盘可真够大的,近好些年了,我们这几把老骨头都没一起出手松散了。”

  金无双见申远山废话没完没了,不耐道:“要动手就快点,哪来那么婆妈。”

  申远山突地脸色一变,冷森森道:“小子,记着到了地府别忘了向阎王爷哭诉,是我们‘大唐武士行’的四大教头‘无极杖’申远山、‘劈风刀’蒋名恒、‘指天划地’赫连铁雄、‘石破天惊’战天宇慈悲的你,小子此一战你死了也足可自豪。不过这一战却没有别人知道,因为你死后,我们会偷偷的把你的尸体剁碎了喂狗,谁都不知道你是被我们杀的。更不知道你去了那里。哈哈哈,今天任你云下本事通天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死在我们手里。”

  金无双终于动气,身体前冲向申远山,恨声道:“你最坏。”

  申远山暗笑自己的奸计得逞,成功的勾起了金无双的火气,高手最忌动气,动气则会失去原有的判断力和对环境的分析能力。

  见金无双果然上当,首当其冲的扑向申远山,申远山冷笑一声,一个飘身掠往一边,右手杖横着扫往金无双的胁下,金无双身子急旋,躲过这一杖,身后风声疾起,长相不俗的‘石破天惊’战天宇手中银色‘破夜枪’如毒龙般刺了过来,金无双担心身后的玄小厶受伤,一个‘倒踢紫金冠’踢中刺来的‘破夜枪’枪头,再旋身,落往那个长相平常的中年汉子那里。

  那一直都没出过声的中年汉子,原本自恃自份,没有要出手夹攻的意思,但见金无双竟往他这面旋了过来,‘哈哈’大笑道:“云公子真懂挑人,看出在下是最弱的一环,赫连铁雄舍命相陪了。”话音未落,好大的一颗拳头朝着金无双fei了过来。

  见对方没有兵器,金无双放心不少,心道:“挡你一拳又何妨。”右拳向前探出,正正的和赫连铁雄对了一拳,金无双因为昨日在长街和‘神力王’哈桑的那一战,发现自己的功力有所恢复,可以运功抵挡任何外来的打击了,所以今日才敢放心的和赫连铁雄对了一拳,但是这一拳也只是抵挡性质的,不会对对方造成伤害。

  但饶是如此,在赫连铁雄的感觉中却不是这样,赫连铁雄只感到自己的拳力如泥牛入海般,被对方全部化去,而金无双却好像未竞全力般,匆匆一击后,冷笑一声,又往‘劈风刀’蒋名恒那处落去。

  金无双虽然自己知道不能使出功力来杀了敌人,但他却有一股野兽般的狠劲,反正动上手了,迟早都要全出手,谁也别闲着,就一起逗起来干吧。金无双对自己的轻功有自信,就算对手再厉害,他有信心可以逃得掉。功力使不出来,不等于不能用轻功。

  红面老者‘劈风刀’蒋名恒见金无双这时还有闲暇来寻自己,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等金无双来至近前,忽的左手一动,贴靠在左手臂上的‘劈风刀’闪电般反斩飞到眼前的金无双,尽管蒋名恒在出手前将金无双的能力估计的很高,但他却没想到还是估错了,金无双的机变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扑到眼前的金无双竟在他左手的‘劈风刀’突然出手之前,在违反力道的情况下,做了一个漂亮的空中急停后,转头飘走了。

  四大教头先是自恃身份,除了‘石破天惊’战天宇外,都没有主动出手联合夹击金无双,但几乎都被金无双以神鬼莫测的身法给耍了一记。皆都怒形于色。再也不自恃身份,齐齐出手围攻金无双。这一次他们不再留手,出手全都是自己的得意之技,四人都是同一心思,今日誓不能让金无双生离‘大唐武士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