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双雄落平阳 宗神入宫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3843 2005.07.29 08:14

    吐迷度‘哈哈’大笑道:“聂姑娘我已经答应了他们,只要他们放了你,我就放过他们,虽然你已经脱困了,但还请放了他好吗?”

  尚步云心中大喜,他还以为吐迷度会食言呢,没想到吐迷度还真是一个守信的君子。心下对吐迷度甚是敬佩。但是接下来聂小青的话却令尚步云挠头不已。

  聂小青冷哼一声道:“对不起吐迷度王子,你答应了他们,不等于我也答应了,他们刚才胁迫的人可是我,我聂小青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谁挟持过,我是不会放了他们的。”

  手中剑收回了鞘内,改用手抓住了金无双的脉门。聂小青将眼神狠狠的盯在了尚步云的身上嘲笑道:“我真搞不懂你,以你的身手如果真要劫持我的话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为什么还要带上这个不会武功的废物呢?”

  金无双被聂小青说的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竟然说自己是个不会武功的废物,真是可笑之极。尚步云也是被聂小青说的直想笑。如果说金无双是不会武功的废物的话那天下间也没有会武功的人了。

  尚步云忍着强烈的笑意道:“我的这位兄弟自小就体弱多病,而且还离不开我,我每次出来办事都带着他,只是这次他病的太厉害了有时候神智都会不清所以我才铤而走险想抓住大小姐,再要求聂会主拿出一大笔钱来赎人,没想到我的功夫不到家点穴都点不对。唉。”尚步云还真就很奇怪为什么明明点中了聂小青的两处穴道,怎么就没来由的自己解开了呢?难道真是自己的手法出了问题?

  这个问题聂小青也无法解释,她也是以为是尚步云点穴的手法不到家,真正明白其中道理的只有金无双和吐迷度,当吐迷度拼着被尚步云踢中一脚的时候,虽然他没有把聂小青救出去,但他却趁机解开了聂小青被制住的穴道,但聂小青当时穴道刚解也无法突然发难,等过了一会身体才适应过来,她也不知道是吐迷度给她解的穴。只以为是穴道被制的时间过了,或是尚步云的手法不够老道。

  金无双功力是没有了,但高手敏锐的感觉还在,吐迷度的手甫一接触聂小青的时候,金无双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劲涌进了聂小青的体内同时也传过来一些到他的身上,因为他是抱着聂小青的,本来他是应该感觉不到吐迷度输送过来的真气的,但是金无双xiu练的‘霸道气’是靠吸取自然之气修练而来的,所以它也可以吸呐天下间任何的自然之气。吐迷度的真气当然也算自然之气了,所以金无双感觉到了,但也只是感觉到而矣,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因为那只是一小部分的真气。

  金无双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武功,他知道的就是自己从小一直都在练的‘霸道气’和几式散手。他不管那叫武功,他自己称之为‘力技’,一种包括着力道的技巧。当然了,他更不明白什么是点穴,但是他这么多年从自身的实践和练习中感悟出了一种手法,可以将人的血脉流向控制住以达到制人的目的,他自己管这种手法叫‘截脉手’。但是‘截脉手’不是点穴,虽然大同小异都是制人的功夫但金无双现在就偏偏不明白,明知道吐迷度给聂小青输过来了一小股真气,他也没有在意。

  聂小青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正常后,当时还不敢贸然出手,从刚才尚步云擒住她的手段来看,她并不是尚步云的对手,直到吐迷度在车外说交出她以后就放了金无双、尚步云二人后,尚步云有所心动,在和金无双说话中透露出来金无双现在没有武功,聂小青这才兴起反擒金无双,以要挟尚步云的想法。

  事实证明,金无双还真的是不会武功,尚步云在说出马上放人那句话后,聂小青突然发难,腰间长剑疾快的抽出来,横着向尚步云削了出去,冷不防之下,尚步云只好窜出车外,而金无双也就自然而然的被聂小青抓到了。

  听到聂小青有不依不侥的意思尚步云调儿郎当的道:“大小姐你想怎么样呢?”

  聂小青‘哼’了一声道:“跟我回‘同心会’,叫我爹来审你,看你到底是不是在说真话。”

  吐迷度心中暗笑,他当然说的是假话了,他都说自己是奸细了,怎么又变成了抢人勒索的大盗了。说话前后矛盾,信他说的就是笨蛋。

  尚步云眼睛狠狠一瞪聂小青,威胁道:“如果我不跟你回去呢?你还敢杀了我不曾。”

  聂小青冷笑道:“杀你我到是做不到的了。”拍了拍金无双的后颈接着道:“不过杀了这个废物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吧,识相的话,就乖乖的跟我回去,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他,不信你就来试试。”

  尚步云还真怕这个愣丫头干出什么让人出乎意料的事,忙投降道:“好好,我现在就跟你回去,我投降。”说着尚未步云高高举起双手向聂小青走了过去。

  吐迷度微微一笑,插到尚步云和聂小青之间,问尚步云道:“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尚步云眼珠一转道:“我只一个江湖上的过客,无门无派,我和我兄弟两人在江湖上四处漂泊,到处混饭,我叫云上,他是我弟弟叫云下。”

  吐迷度当然不会信尚步云的鬼话,‘呵呵’一笑,调皮的向尚步云眨了眨眼道:“你真的是想绑架聂大小姐来换取赎金的吗?”

  尚步云也回敬了吐迷度一眼,顺杆上的大声道:“当然了,谁不知道长安‘同心会’的大小姐聂小青是他的会主老爹‘九天驭龙’聂人王的心肝宝贝呀,绑了她,我就不信聂人王不肯出钱来赎她。”

  吐迷度回头再次替金无双和尚步云求情道:“聂姑娘你真的不放他们吗?赏小王一个薄面吧,我很佩服他们的勇气,明知这是你爹的地头,他们还敢顶烟上,这种胆识可不是何人都有的,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呢。”

  聂小青寒着脸对吐迷度说道:“就因为他们明知道我是‘九天驭龙’聂人王的女儿他们还敢做出绑架我的事来,这不明摆着不把我爹放在眼里吗,吐迷度王子这次请恕聂小青无礼了,他们我必须要带走。”

  吐迷度无奈的耸了下肩道:“那好吧,你要小心啊。”左手如电般点出,一指点中了尚步云的气海穴,看着倒下的尚步云,吐迷度回首道:“这个人的武功不低,防他有诈,先制住他再说。”

  聂小青展颜一笑,如春天的鲜花般美艳动人,冷如冰霜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娇艳无比,不可方物,她向吐迷度轻施一礼道:“对不起,吐迷度王子,请原谅小青刚刚的冒犯,我想你也明白小青的心意,他们两个不仅仅是对小青个人的冒犯,也等于同时污辱了我们‘同心会’,这样的人我如果就这么轻易的就放了,那以后我‘同心会’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任何人都可以对我们指指点点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他们带回去受罚才对呢?”

  吐迷度摇了摇头苦笑道:“聂姑娘你把他们带走我不反对,只是我想你对他们的处罚能不能从轻呢?他们毕竟没有对你造成伤害,而且还是在我的规劝下才分神被你抓住机会制住的,能不能给小王个面子从轻发落。”

  这是吐迷度第三次向聂小青求情了,聂小青也有些奇怪怎么堂堂的一个回纥王子会三番两次的为两个小贼求情,但面子上怎么说这回也得给吐迷度了。点了点头着人扶起倒地的尚步云,再亲自押着金无双再度上了那辆被吐迷度打破了一洞的马车。在吐迷度亲卫的护送下驶出了大慈恩寺。

  于此同时,在扶桑遣唐使驻扎的后下院里,匆匆驶出了两乘快马,甫一出寺便如飞箭一般向东城门的方面驰去。在他们走后不久,又有一大批黑衣神秘人也匆匆的追了下去。

  *************************************************

  天已经大亮了,玉宗神此时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独自一人在屋前的花园里练刀,心里面有事,他总是提不起来精神练刀,他还在为金无双和尚步云担心,他们人生地不熟的,还七天没吃饭,在这诺大的长安城里面会不会又遭遇到什么危险呢?昨夜也就是今早,他不放心,悄悄的跟了金无双和尚步云一程,目睹了高丽人将尚步云二人骗到了回纥人的地方,气愤之下,在回纥人的下院里替尚步云和金无双挡了一阵,但后来他看见尚步云和金无双跑的看不见了他才抽身返回到后下院。虽说这样他有点安心,但他还是心烦意乱的。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心练刀,玉宗神将长刀收回了鞘内,坐在石凳上,看着前方发呆。

  通往寺里的小门处,一个宦官模样的人正在和一个守门的武土说着什么,然后和那个武土一起走了过来。

  那个宦官模样的人走到玉宗神的近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方开口道:“请问您可是扶桑来的遣唐史玉宗神将军?”

  玉宗神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忙起身鞠躬行礼道:“正是下官,不知公公贵姓高名,请恕过宗神未曾远迎之罪。”

  那个宦官听得玉宗神如此捧他说话,心里很是受用,和颜悦色道:“杂家是宫中御事房总管涛令闻,宗神将军以后你叫我涛公公就可以了,我皇太宗听说宗神将军来唐已经多日,但由于皇上近日来苦于国务繁忙没有时间召见宗神将军,累得将军久等,还请宗神将军见谅啊。”

  玉宗神腰鞠的又低了一些恭敬道:“那里那里,这几日宗神在长安四处游逛,看到不少新奇的东西和事情,令宗神大开眼界,学到了不少在扶桑没有见识过的学问,那里还是久等,这就是给我机会游玩吗。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的话,宗神求之不得啊。”

  涛令闻心中暗暗称赞玉宗神会说话,懂得做人,‘哈、哈’笑道:“我皇今日命我来就是想召宗神将军见上一面,顺便谈一谈宗神将军到大唐的来意。宗神将军可还方便。”

  玉宗神忙道:“多谢涛公公屈尊相召,宗神那有不便之理,这就进宫如何?”

  涛令闻微笑提醒道:“好,这就走,可别让皇上等久了。他的心情今天好像不大好,一会上殿,玉宗神可要多多注意言行啊。”

  玉宗神躬身道:“多谢公公指点,宗神晓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