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收仆小妖 骗入狼窝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890 2005.09.16 10:07

    金无双下意识的走到了那天他路过的那家兵器铺里,原本摆在最显眼处的那面他有些喜欢的小手盾不见了。金无双放下了掏在怀中拿银票的手,问那个长相凶恶的兵器铺老板道:“老板,请问那面白色的上面刻着花纹的小手盾是什么时候卖的?”

  那个老板可能记性不是太好,没认出来金无双就是那天拿他手盾不给钱的人。今天见金无双穿的衣服还算体面,忙脸上堆笑道:“回这位公子的话,那面小手盾刚刚才卖出去,买主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孩子。”

  金无双沉声问道:“一个小孩子买手盾干什么?”

  那个兵器铺老板嘿嘿陪笑道:“可能是小孩子家看那面小手盾好玩吧?公子你老要不,再看看别的什么东西,小店里面的兵器应有尽有,只要你老相中,小的保证出价合理。”

  金无双摇了摇头道:“我只看上了那面手盾,别的我还放不在眼里。”

  那老板讪讪的一声干笑,送金无双走了出来。

  刚到街上,金无双感应到有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金无双立生警觉,循着眼光望去。只见店铺的对街处,一个身背蓝布小包的孩子手中正拿着那面手盾来回摇晃着。他见金无双向自己望过来,还冲着金无双招了招手。

  金无双看着这个小孩有点眼熟,走到近前方想起来道:“你不是‘夜小楼’的那个店伙计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那个小孩就是玄小厶,玄小厶嘻嘻笑道:“我的老板不要我了,我又没有地方去,只好在这里到处溜达了。”

  看着金无双眼中露出同情的目光,玄小厶‘唉’了一声道:“我现在可真是无家可归的人了。”

  金无双问玄小厶道:“为什么你的老板不要你了呢?”

  玄小厶耸耸肩道:“那天我擅自做主给你们拿药包伤口,给很多你们得罪的大人物都看到了,我们老板怕那些大人物记仇和他过不去,所以只好把我给撵出来了。”

  金无双一拂衣袖,歉意道:“对不起,累你没有了生计。”

  玄小厶无所谓道:“没关系,无论干什么工作,也不能干一辈子,我还小,有的是工作等着我去干呢。”

  金无双见玄小厶人小但却懂事,很是喜欢,问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玄小厶微笑着,半真半假的对金无双道:“让我跟着你好吗?你曾救了我一命,我愿意无偿做你的小仆、随从。”

  金无双摇头道:“不行,你也知道,我得罪了很多人,走到那里,危险就会跟到那里,带着你,会连累你送命的,你还是找一个没什么风险的工作吧。你还小。”

  玄小厶伸手递过那面小手盾道:“我人虽小,但我崇尚英雄,你前日在‘夜小楼’中舍身救我,又震伤裴大人,再打败了‘静修堂’的人,还敢和太子叫板,在我眼中你就是英雄,我不怕死,跟着英雄迟早我也会成为英雄,只要你收留我,这面手盾我就当见面礼送给你。这可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哟。”

  金无双顺手接过那面白色的小手盾,抚mo着上面斑斑的花纹,爱不释手的翻来调去看了半天,奇怪的问玄小厶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面手盾?还有你为什么要买它?”

  玄小厶走近金无双身前,神秘兮兮道:“你收了我做你的随从,我就告诉你。”

  金无双讶道:“大不了我不用你告诉我罢了,我也不是太想知道,你不用拿这个来要挟我,手盾还给你,我走了,还有我不会收留你的。”

  玄小厶无奈道:“你不要算了,唉,亏了我用十两银子替你买下它,那可是我五个月的工钱啊,你却也不领情。这下好身无分文,这天呀又要下雨了,也好,就让我象野狗一样无家可归吧,反正我也没有亲人,死了都没人理。”

  金无双见玄小厶说的实在可怜,侧隐心起,从怀中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塞在玄小厶的手心道:“拿着它走吧,远离京城这是非之地,找个安定的地方干些什么吧。”

  玄小厶没想道金无双对只见过两次面的自己如此关心,心中一阵感动,更加坚定了追随金无双的决心,玄小厶故意装出一付害怕的样子道:“公子,你看见路口那几个人了吗?他们都不是好人,他们是这附近最出名的几个地痞无赖,你这边把钱给了我,转回身他们就会从我身上抢走,那样我还不如不要,谢谢公子你的好心,你还是让我自生自灭吧。”将银票又还给了金无双,耸动着肩头向街口走去。

  看看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果然是要有大雨将至的样子,金无双咬了咬牙,追上玄小厶道:“喂,好了,你暂时先跟着我吧,等我找个机会,给你安排一个好一些的生计,到时候你可不能再拒绝了。”

  玄小厶大喜道:“行,只要你现在收留我就行。”

  金无双叹道:“跟着我没有什么好处的,你看你还高兴成这个样子。对了,你叫什么来着?我记不起来了。”

  玄小厶恭敬道:“主人我叫玄小厶,你管我叫小妖就可以了,别人都是这么叫我的。”

  金无双‘哦’道:“玄小厶,很有意思的名字,你不用管我叫主人,管我叫公子就得了,我叫金、噢,我叫云下。我还有个大哥叫云上,你管他叫大公子吧。”

  玄小厶眼中神芒一闪道:“公子定非一般人,小妖知道。”

  金无双被玄小厶看得好像什么事都无法遁形似的,暗叫邪门,干‘咳’道:“小孩子懂什么,走吧,跟我回‘同心会’。”

  金无双将那面手盾套在左手臂上,因为手盾体积不大,也就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宽松的衣袖正可以将它给盖住,只是有点显得宽大而矣。收好手盾,金无双伸手拉着玄小厶就准备回‘同心会’。

  突然街口有人娇声叫道:“那位是云下云二公子吧?”

  金无双和玄小厶闻声回头,只见一个美丽的少妇从一家脂粉店门前走了过来,友善道:“云公子,小妇人冒昧了。”

  金无双茫然道:“我们认识吗?”

  那美丽的少妇轻笑道:“哦,云公子你当然不认识小女子了,但小妇人却是认得云公子,前日你在‘夜小楼’的神威,长安城里谁不称道。小妇人是右卫大将军,潞国公候君集大人的女儿,我叫候艳云,我的夫家是贺兰楚石。”

  金无双客气道:“原来是贺兰夫人,不知找在下有什么事?”

  候艳云微笑道:“我爹很喜欢江湖上的年轻俊彦,而云公子更其中的龙凤之才,今日恰好有缘偶遇,艳云岂有错过之理,还请云公子赏脸到我爹府上一叙。”

  金无双犹豫道:“这个不太好吧,我不认识候大人。”

  候艳云眼角媚光闪过道:“云公子请一定要赏这个脸呀,我已着人通知我爹了,而且还要下人准备好了宴席,云公子要不赏这个光,艳云这次的人可就丢大了。”

  金无双见候艳云身边只有六七个随从,心下也不疑有它,无奈道:“好吧,但我只能小坐一会,不可时间过长。”

  候艳云点头道:“好吧,一切都依云公子的,我只想把你带到我爹那,我就算是功劳一件了,来人把马车赶过来。”

  很快的一辆三匹马拉的华丽马车停在了金无双和候艳云的身边,金无双看着这么好的马车再看看候艳云道:“贺兰夫人,我还是和你的随从们在下面走吧,这样和你共坐一车,不大好。”

  候艳云以手掩嘴娇声笑道:“没想到云公子还是个正人君子,你放心吧,马车上有车窗,我们只要将挡车窗的薄纱卷起来,谁人都可以看到我们,这不就得了,没有人会说你欺暗室的,再说我们行的正,走的正,行为无愧于天地,还怕别人绞舌吗?”

  其实金无双那里明白什么正人君子不正人君子的,他只是怕上了马车后,看不到外面的路,到时候回不去‘同心会’就惨了。

  推让几番后,金无双和玄小厶都和候艳云坐到了马车上,候艳云这才问起玄小厶是什么人,金无双就说是自己的随从,候艳云点了点头,没有在意玄小厶。

  一路上候艳云非常健谈,主动的和金无双聊这聊那,金无双不好不理人家,就是‘哼哼哈哈’的虚应着。突然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金无双耳中道:“公子,不对呀,她们走的不是去延寿里的路,他们去的不是潞国公的将军府。”

  说话的人竟是玄小厶,但金无双清楚的看到玄小厶的嘴并没有动,现在也无暇理这些了,金无双装作看窗外的景色,不经意道:“这不是去延寿里的路呀。贺兰夫人,我们不是去将军府吗?”

  候艳云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想到金无双竟认识路,也装作看外面的路道:“噢,可能是车夫怕大街上人吵,走的是另一条捷径。云公子不要耽心,难道还怕艳云害你不成。”

  金无双忙道:“不是。”

  候艳云感兴趣道:“云公子以前来过长安吗?”

  玄小厶再度传声过来道:“就说来过两次,但是没怎么走。”

  金无双忙照着说了,候艳云自语道:“难怪认识这里的路,云公子请再稍待片刻,我们就要到了。”

  玄小厶声音又响起道:“公子,这个女人在说谎,她的心跳的好厉害。这里有诈,她没安好心。”

  金无双心道:“小妖怎么知道贺兰夫人心跳的很厉害,就算知道她说谎又能怎么样,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马车突然走上了一条颠簸不平的土路,路很不平,车上的人也东摇西摆个不停,候艳云身子一个没坐稳,忽的从车座上颠了起来,掉往车厢的地上,金无双忙伸手扶住了候艳云的手臂,候艳云低着头羞道:“多谢云公子。”

  金无双笑笑道:“不客气。”手指一疼,金无双低头一看,原来是候艳云手上戴的祖母绿戒子没注意划了自己手指一下。

  候艳云见金无双看手指,问道:“怎么了?”

  金无双看了一眼玄小厶道:“没事。”

  马车终于在一所大宅子的后身停了下来,经过一番通传,马车缓缓的行了进去。玄小厶突然问候艳云道:“贺兰夫人,我们为什么不走正门,而走后门呢?”

  候艳云没想到这个小孩子竟会问自己这么敏感的问题,笑着道:“走正门就会有人看到我和云公子同座一辆车了,虽说我不怕人闲话,但还是避嫌一下好。”

  金无双心道:“刚才还说没事,怎么到了这就又想避嫌了,女人真是反复无常。”

  马车通过了两道庭院,在一处特别宽敞的广场处停了下来,广场上空无一人,候艳云突然一捂自己小腹疼苦道:“哎哟,肚子怎么这么痛?”

  金无双见候艳云脸色苍白,忙问道:“贺兰夫人你没事吧?”

  候艳云向车外走去道:“不行,我得去一趟茅厕,云公子你先稍待一会,奴家一会就回来。”说着就捂着肚子下了马车。

  金无双见候艳云走远了,低头问玄小厶道:“小妖,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玄小厶摇头道:“这里是哪我不知道,但我肯定,这里绝对不是将军府。而且我感觉得出来,贺兰夫人在说谎。”

  金无双好奇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在说谎的?”

  玄小厶正要说话,忽地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看着车外,车外什么也没有,金无双蓦然间大喝道:“不好。”一把抓着玄小厶从马车里窜了出来。

  刚出马车,就听得轰的一声巨响,身后的马车竟被一块不知从那里飞来的巨石给砸了个粉碎,连那三匹拉车的健马也一并给砸死了。

  金无双抓着玄小厶的身形还不等落地,铺天盖地的长箭就如流星雨般射了过来,金无双心中大惊,半空中左脚一点右脚面,快要落地的身子硬生生的旋转着又再上升三尺,右手一搂玄小厶,左臂在空中随着身体的旋转,虚画了一个大圈子,空中射来的长箭全都被藏在左手臂上的手盾给挡了下来。金无双身形不敢稍停,半空中长出一口气,又再深吸气,身形横着挪出去七尺多远。

  第二轮的长箭因为金无双的这一横挪,也全都射空,金无双双脚终于落在实地上,不敢将玄小厶放下,依旧将他搂在自己怀里,向广场四周看去。竟有上百身穿军装的人围了过来。

  金无双古井不波的高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把苍老的声音‘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们竟敢擅闯‘大唐武士行’的授武重地,老夫看你们是嫌命长了。”

  金无双脸色大变,心道:“那个贺兰夫人将我引到‘大唐武士行’里来了,她不走正门是怕别人知道我曾来过这里,他们走后门的意思就是想我不能再活着出去了。”一刹间金无双将全部诡计都想明白过来,今天的场面,如果自己不小心应付,真的很难再走出这‘大唐武士行’了,而且还会陪上玄小厶的一条无辜的性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