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长刃惊敌 醒如梦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164 2005.07.16 20:11

    雷阔天怒骂道:“我管你是扶什么桑,遣什么什么唐使,你快快让过一旁还则罢了。”扬了扬手中的大砍刀和阔刃斧威胁道:“不然别怪我手中的刀斧无情。”

  玉宗神右手前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温和的笑笑道:“宗神愿意领教阁下高招。”

  雷阔天哼了一声,一紧双手上的刀斧,大踏步就要上前。身后有人扳住他的肩头,把他拉了回来。雷阔天本就有伤的身体大大的摇晃了一下,回头就待发作。一看是叱雷,这个和他一起出来,并且一直都在提点着他的雷家老家臣。

  低头咳出了一口带着血丝的浓谈,一手捂住受伤的前胸,叱雷没有说话,头向前方点了一下,意思让雷阔天向玉神宗的身后看看。

  雷阔天顺着叱雷用头指的方向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知何时在玉宗神的身后十丈处,竟冒出了好几百个和他一样装束的人。其中还有不少的车和马。这是一支庞大的队伍呀。老天那,这些人是从哪蹦出来的?

  雷阔天头顶的冷汗也开始往外泌出了。现实摆在眼前,人家人多,自己人少,这一仗是有输无赢啊。

  雷阔天的举棋不定全都被玉宗神看在了眼里,玉宗神哈哈一笑,迎着雷阔天等人大步走前三步,身子半蹲,闪电般抽出腰间的那把细窄的长刀,一声断喝,长刀横着划了出去,不过不是划向雷阔天等人,而是划向靠近路旁的那一片小树。

  没有风声,就看见了白刃一闪,还没看清玉宗神的长刀是怎么回鞘的,五丈开外七棵碗口粗的小树已齐刷刷的被玉宗神的刀气削为两截跌入尘埃之中。

  雷阔天等人此时此刻更加不敢再做出过激的举动,低着头不再说话,回身去救助受伤的下属去了。

  玉宗神在雷阔天等人面前露了这么漂亮的一手,主要就是想震摄住对方,以免对方狗急咬人。看到雷阔天等不再咄咄逼人了,他这才转过身来,关切的问尚步云道:“怎么样?他没事吧?”

  尚步云紧紧的抱着金无双,摇了摇头,带着哭腔道:“不知道,我怎么唤他,他也不醒。兄台请你一定要帮帮他好吗?我求你,那怕是要我尚步云这条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送给你的,求你了。”

  玉宗神弯腰蹲了下来,伸手探了下金无双的鼻息大惊道:“他没有呼吸了。”

  尚步云急忙也将手伸到了金无双的鼻下,‘啊’的一声大叫出来道:“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死的,不会就这么死了的,不会的,不会的。”自语中尚步云也不管自己的内伤有多重,拼命的将自己的真气向金无双传去,还没等真气在金无双体内运行一个周天呢,自己哇的一声再度吐出一口鲜血,双眼上翻,也随金无双昏了过去。

  玉宗神左手疾伸,一把搂住了尚步云往后仰倒的身子,向着身后的大队,用扶桑话喊了几句什么后,立刻就从队伍中跑出了几个手拿药箱的人。

  这些人跑过来后,七手八脚的拿出了几个瓶子,从里面倾出了不少颗的药丸,一古脑的全都塞入了金无双和尚步云的口中,半晌看着两人没有什么起色,在玉宗神的命令下,又将他们抬起来送到了远处的马车上。

  没有人再理会眼睛瞪得欲裂的雷阔天等人,一行二百多人的大队就这样浩浩荡荡地擦着他们的身边向长安城行去。

  炸雷踮着脚走到雷阔天的近前,无力道:“总提调,走吧,我们回总堂再从长计议吧,我们还有好几个兄弟都还带着伤呢,得尽早医治呀。”

  雷阔天仰天长叹一口气,曲膝跪到地上,抱起雷横的尸体道:“也只好如此了,走吧,记着把弟兄们的尸身都放到马上,带他们回家,我不想让他们曝尸荒野。”

  雷阔天将雷横的尸体放到自己的马上,一飞身也纵到马上,眯着眼,看着长安的方向低声道:“金无双,尚步云,我就不信那个扶桑人能护得了你们一世。我会找你们算账的,等着瞧吧。”

  **********

  三天后,长安大慈恩寺内,在后下院的一间厢房内,玉宗神正和一白眉僧人在聊着什么,一个身穿灰衣的青年武士匆匆行至玉神宗身前,弯腰行礼道:“主公,尚步云君醒过来了。”

  玉宗神忙起身向那个白眉僧人告了个罪,随那个中年武士向尚步云的房间走去。

  大慈恩寺虽然在大唐时期算得上是一个较大的寺院,但是由于当时唐太宗曾要求所有各国前来的使节都要住在大慈恩寺内,所以大慈恩寺虽大,但也难以容下这许多的使节团,只有将大慈恩寺划出几块,归各个先期到达的使节团休息之用,如真住不下的话,也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住到寺外的客栈里了,只是各国的大使确是一定要住在寺里的。不过玉宗神他们运气还算不错,刚刚走了薛延陀的使节团,他们正好补进来,再加上得到了曾经在大慈恩住过的空海和尚的嘱托,自然和寺里的方丈正德大师相谈甚欢,相处得益了。不过他们扶桑使节团的活动范围也只是限于小得可怜的后下院一角尔矣。

  金无双和尚步云的房间是一起的,只是一个里外间,尚步云住在外间,金无双被安置在里间,尚步云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依稀看到眼前是一个长相娇好的女子正低头关切的看着他,尚步云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调侃女孩子,脑子里回忆了一下昏迷前的事情,想起来自己是被那个扶桑人玉宗神给救了,眼前这个身穿怪异长袍身后还背着一个小方包的女孩子,一定是玉宗神派来照顾自己的侍女了。心下一乐,开口问道:“姑娘我昏迷多久了?是你一直在照顾我吗?我那位兄弟怎么样了?他在哪?”

  那个扶桑女子看到尚步云醒了,也不理会尚步云问她些什么,急匆匆的跑到门口用扶桑话大喊了句什么,门外立时步入两个扶桑武士,看到尚步云醒了,全都面露喜色,又向外面跑了出去。

  尚步云被这些人的举动搞的直迷糊,他们在干什么呢?一会进一会出的,有心想要站起来,猛一起身突然头部一阵眩晕,身子大大的摇晃了一下,又再坐到了床上,尚步云暗自叹息,不行了,受了这么一点伤就站不起来了,看来以后得多练习受伤才行。

  正在自叹自怜,门外又进来几个人,带头一人正是救了他和金无双的扶桑人玉宗神。尚步云忙忍住昏沉的不适感觉,强行让自己站起来行跪谢之礼。

  玉宗神大笑着伸手相扶道:“尚步云君不用如此多礼,你们中原有句老话叫‘识英雄重英雄’,宗神虽然自己不敢比做是什么英雄,但是你和金无双君那日在河南府与突厥阿史那贺鲁还有‘霹雳堂’之战,令我向往不以呀,我更被你二人之间可以为了对方而彼此牺牲的精神所感动。这才是一个真正武士的行径。我喜欢,来请坐。”

  尚步云心下寻思,这个扶桑人竟也懂得义气两个字的含意。还真是难得。重新坐倒在床上后,玉宗神坐在他的床沿上,然后以目示意别人全部都出屋。才正色道:“尚步云君你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用不用再好好休息一下再和我说话。”

  尚步云忙摇头道:“不用不用,首先我要先谢过宗神兄的救命之恩,还有就是我想问一下宗神兄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兄弟在哪里?他醒了不曾?这里可还安全?唉,不是我不相信宗神兄,只是这次我们得罪的人太过厉害了,一个不小心,很容被他们所乘啊。”

  玉宗神哈哈笑道:“不用担心,这里是长安大慈恩寺,是唐皇招待各国使节的下榻之处,无论是谁,相信也不敢贸然进犯这里吧,这里不只是有我们这一个国家的使节团,左前院是大食派来的遣唐使,右前院是吐蕃来的遣唐使,中进是大慈恩寺的僧侣和回纥来使的住处,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左后下院,中后下院是高丽来的遣唐官,右后下院是谁现在还不知道,只有主持方丈正德大师知道,但他没有告诉我,总之是一个来头很大的人。你说这么多的使节团在这里,高手众多,还能有什么人敢明目张胆的来捣乱,除非他是嫌命长了。”

  尚步云这才有点安心,忙又问道:“那我兄弟呢,他在哪里?”

  玉宗神微微笑道:“他和你在一个屋里,就是这间屋子的里室。不过他也一直都没有醒,你不用担心,我派了我的一个侍女这几天一直都在照顾着你们两个人,她叫深恭美子,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叫她。”

  尚步云在床上再次下地想要去看金无双,玉宗神忙伸手虚拦道:“不要急,慢慢来,注意你的身体要紧。反正他也没有醒,等一会会有人把饭菜端过来,你先用过了饭,才过去看他吧。”

  尚步云想想也好,现在自己的身体这么弱,不补一补可不行,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问玉神宗道:“宗神兄这几天你可见到了皇上?”

  玉宗神摇头苦笑道:“我很想见到他,可是他好象特别忙似的,听说这一阵子不知怎么了来了很多国家的使节团,唐王天天都见几个外国的使者,没有时间见我啊,我已经和宫里的内侍官预先订好了时间,只要唐王有时间就会召见我了,现在我是无所事事,这几天我每日都在和主持正德大师探讨佛理和大唐的时势,也是获益良多那?”

  尚步云瞪大了眼睛不信道:“这几天?你说我昏迷了好几天吗?”

  玉宗神呵呵一笑,调侃道:“当然了,你昏迷了足有三天三夜,难道你醒来后没有感觉到特别的饿吗?”

  尚步云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刚刚你说先吃点饭,我还不觉怎么样,你一说我昏迷了三天,我还真感觉特别饿了。”

  玉宗神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伸出来,‘啪,啪’拍了两下,外面门一推,刚才尚步云醒来看见的那个女子端了一个木制的托盘,上面摆了几个小圆碟,里面是好几样精美的小点,还有一碗稀饭。

  女子走到尚步云近前,双膝跪地,将木盘举过头顶,用生硬的汉语柔声道:“请尚步云君用饭。”

  玉宗神伸手让客道:“她就是我找来侍候你们的深恭美子,现在你用饭吧,我不打扰你吃饭了,吃完饭,再好好睡上一觉,晚上我再过来,我们好好聊聊。”

  尚步云忙道:“好,好,只是劳烦你了,应该我去找你才对吗。”

  玉神宗哈哈笑道:“你现在有伤在身,我来见你也是正理,不用客气了,我想交你这个朋友,希望你也不要和我见外呀。好好休息吧,晚上见。”

  阻止了尚步云的起身相送,玉宗神径自走到了门前,回头道:“为了以防万一,我在外面安排了两个武士在门外相候,如有什么事情也可让他们去办,请不要客气。”

  尚步云对于这样的安排还能说什么,只能再次表示感谢一番。目送玉宗神出屋以后,看着眼前的美女锦食,尚步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只不过是昏迷了几天,怎么醒来以后就变得象贵宾一样了。真是那个玉宗神仗义出手吗?不太象,等晚上见面再问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