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杀气弥空 身手难藏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323 2005.09.29 09:39

    金无双身体的移动是快速的,但是‘大唐武士行’的四大教头却也不是虚名之辈,枪冷刃毒,招招俱是要命,金无双几次想要突围而出,都被这几个人给截了下来。

  金无双见这四大教头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出手都不是那么卖力,心道‘他们难道在等阁楼上的人出手吗?’再这样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早些逃出去才是正理,广场东面的一座耸高的阁楼上,有几个功力相当高的人正在那里伺机而动,这是玄小厶告诉他的,时间一但长了,那些人要是真插上一脚,和四大教头组成合围之势,那自己逃跑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心念至此,金无双再不犹豫,上身微晃,做了个假身,再身形突的飞退,向摆枪追来的‘石破天惊’战天宇逼去。

  战天宇见金无双忽的改变方向,往自己的身上撞来,不惊反喜,自从自己四人联手合击金无双以来,金无双一直都没有和他们正面硬碰过,他们往往总是差之毫厘的和金无双失之交臂,现在金无双竟自己送上门来,那还能放过这个机会。战天宇不退反进,手中‘破夜枪’连连抖出二十多个枪花,务想令金无双横尸枪下。

  金无双诡异的冲战天宇一笑,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在空中急冲的身形竟顿了一顿,战天宇在金无双气势的引领下,长枪刺空,身形也使力过度,向前倾去。金无双‘哈哈’大笑一声,刚刚停住的身形再度向前疾扑。

  战天宇骇然后退,他退的快,金无双前扑的速度更快,眼见就要撞上战天宇了,战天宇面容一整,手中长枪近手处横架,下面飞退中还踢出一腿,金无双抻掌轻拍横封在战天宇面前的‘破夜枪’,身形略往右闪,恰好躲过身后差点及身的一刀两杖,全部落空的兵器没有停留,直接往战天宇的身上招呼了过去。

  申远山和蒋名恒见差点伤到自己人,忙收劲回撤自己的兵刃,金无双腾出这个间隙,左臂高高举起,向如影随形的‘指天划地’赫连铁雄当头砸下。

  赫连铁雄见金无双想要和自己硬拼,暗中一提气,悄然伸出中食二指,运起‘惊天指’力,往金无双砸下来的手臂迎了过去,不过赫连铁雄却不是单单的想要点中金无双的手臂,他暗中早就瞄中了金无双手臂上的尺关穴和阳池穴,这下如被点中,金无双的这条左臂也就废了。

  虎算人,人亦算虎,金无双左手臂上有暗藏的手盾,当然不会怕任何暗算,所以他才大胆放心的向赫连铁雄欺去。

  赫连铁雄一指点中金无双的手臂,心中大喜,暗道:“小子危矣。”那知道还没等他笑出声来,一阵钻心的剧痛从指端传了过来。赫连铁雄惨哼一声‘地龙脚’鬼魅般高高踢向金无双的下颔,金无双见赫连铁雄中招,身形落地又起,躲过身后又再追过来的一枪,一刀,双杖,双足连连点在赫连铁雄踢出的‘地龙脚’上。借力高高跃起后,促狭道:“我猜你一定很痛吧?‘哈哈哈哈哈’。”

  赫连铁雄没想到反被金无双给占了便宜,再也忍不住胸中的怒火,大吼一声:“小子卑鄙。”伸手一按追在身边的‘劈风刀’蒋名恒的肩头,如冲天而起的猛禽般运起‘惊天指’力,向金无双身后的玄小厶点去。

  金无双身在半空,还在得意暗算了赫连铁雄一次,突然没来由的一股强烈的抽搐感从心脏的部位传了过来,抽搐感迅速传遍了全身,金无双凝在空中的身形剧烈的一抖,就在此时,他没注意,老羞成怒的赫连铁雄会这么快的也追到空中来,金无双只是猛的感到背后玄小厶的身子也和他一样,没来由的抖了一下,金无双忙重新提气,在空中一个大旋身,恰好看见赫连铁雄得手后返回地面的身形。

  金无双大叫道:“不好,小妖,你怎么样?”

  玄小厶在金无双的身后竟没有出声回应,金无双斜斜的落在地上,四大教头这回没有再出手,只是远远的盯着他看,他们的眼神就象是在看一条将死的老狗一般。

  金无双反手将玄小厶抱在了怀中,只见玄小厶脸色苍白如纸,双目紧闭,任由金无双怎么摇晃也不见醒转。

  金无双拿起玄小厶的左手将一股‘霸道气’缓缓的传了过去,玄小厶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又是一阵剧烈的抽搐袭遍了金无双的全身,金无双长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不再上前的四大教头,将‘霸道气’逐渐加强,边低声叫喊着玄小厶的名字,玄小厶这回好像眼角动了一下,金无双忙再次催动‘霸道气’。随着自己‘霸道气’的逐渐增强,体内的抽搐感也加快速度的次次增强,一股昏昏欲睡的眩晕感也开始慢慢向金无双浸来。

  玄小厶紧闭的眼帘终于再次张开,看见金无双痛苦而又关切的样子,玄小厶微笑道:“公子,你放心,我死不了,我还没侍候过你呢,我从小就有一种别人都没有的异能,所以我受的伤虽然重,但也不至于死去。公子你把我放下,先逃出去吧,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还不能把我一个小孩子怎么样。”

  金无双脸上的冷汗不停的向外冒着,身体虽然不对劲,但‘霸道气’还是一直都没有停止的向玄小厶催动着,玄小厶晃了一下脖子,轻声道:“公子,躺在你的怀里好舒服啊,你给我传过来的这股气也很清爽,小妖很高兴能跟着这么你这样体贴下人的主人,谢谢你公子。”

  看着四大教头开始向自己走过来了,金无双低声道:“别这么说,这次是我连累你了,你先歇一会,不要说话,在我怀里睡一觉就好了。”

  玄小厶无力的抬起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金无双的左手笑道:“公子,放手而为,小妖会一直陪着你的。”

  金无双见玄小厶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妖异的异彩,皱了皱眉头,呆了一下,玄小厶苍白的脸色略略恢复了点血色,将头埋在了金无双的怀中,如蚊呐般小声道:“公子切记不可松开小妖的手,切记。”

  金无双还以为玄小厶害怕自己松开手不再给他渡气,点头坚定的道:“小妖你放心,公子怎么都不会丢下你,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的,死之前,伤你的人也将会陪你我一起上路的。”

  已经接近过来的四大教头闻听金无双此言,除战天宇外,全都大笑起来,赫连铁雄一指玄小厶道:“中了我‘惊天指’的人,天下间还没有一个人是活着的,这个小子死定了,你不放下他,今天你也走不了,死是必然的。”

  金无双眼神凌厉的看着赫连铁雄道:“他还是个孩子,你也出得了这么重的手?”

  申远山也阴冷的看着金无双道:“我们也不想杀他,但他是和你来的人,就算杀了你后,我们也一样要杀他灭口,反正迟早都要死,也不在乎早死那么一会,何况黄泉路上有你这个好主子和他做伴,他也不算孤单了,你说不是吗?”

  金无双身体不受控制的轻颤着,压抑着强烈的眩晕感,金无双脑中电转,暗道:“我中毒了,是什么时候中的毒?是谁下的毒?”突地想起,在来‘大唐武士行’的路上,有一段路特别颠簸,候艳云从座位上跌了下来,自己扶了她一把,那时自己的手一痛,发现被候艳云手上的祖母绿戒子给无意中划破了,金无双豁的想通,候艳云是故意跌下来的,她就是想借那个机会划破我的手,她的戒子上有毒。

  金无双忽然仰首望天,油然道:“你们这些人才真的该死。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等着我毒发,可惜不能如你们意了,就算我毒发,我也会在我死之前杀光你们。”

  金无双中的毒本来早就应该发作的,之所以迟迟没有发作,那是因为金无双本身就有抗毒的能力,他从小在野人岛长大,长久以来,岛上几乎什么样的毒虫,鸟兽都和金无双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也正因为如此,金无双体内不自觉的也就有了抗毒的能力,一般普通的蛇毒,花毒,毒瘴对金无双一点都构不成太大的威胁,只是今次中的毒属实太过厉害,金无双体内抗毒的特性只能坚持一小段时间,之后毒性就宛若附骨之蛆般紧紧的纠缠着金无双。

  ‘劈风刀’蒋名恒大喝道:“云下休得狂妄,就凭你就想杀光我们,等你下辈子再投胎,重新学会武功,再来找我们报仇吧。”

  赫连铁雄很随意的走到金无双的左侧位置道:“我们打听过你的底细,你只不过是一个不会半点武功,内力比较深厚的幸运小子,你的功力全赖吃了一颗‘血红朱实’得来的,这么名贵的圣物被你给吃了,真是白白浪费了它。”

  毒性的发作是激烈的,金无双嘴角开始丝丝的渗出鲜血,伸手擦了一下,转头轻蔑的道:“其实我的武功很厉害的,你们信不信?”

  战天宇‘惊夜枪’重重在地上一顿,沉声道:“你会武功?为什么刚才你一直都没有出手?你要是武功厉害的话,这个孩子也不会死了。”

  金无双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已经昏迷过去的玄小厶,自语道:“是呀,要是我早出手的话,小妖也许不会死。”

  ‘劈风刀’蒋名恒看了看其余的几个教头,皱眉道:“他是不是中毒后把脑子给毒傻了,怎么在那自言自语的?”

  金无双突的又自己笑了起来,而且越笑声音越大,状似非常开心。

  赫连铁雄被金无双笑得心情极为厌烦,大喝道:“你笑什么笑?难不成你真得了失心疯不曾。”

  金无双伸出自己的右手,递到面前,仔细的看着,笑道:“我不出手,是因为我出手太重,我怕一时收不住手将你们全都打死了,我笑是笑你们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还自以为是的以为我是一个好欺的人。”

  战天宇见金无双突然之间气势暴涨,并且充满自信,狐疑道:“这小子有点邪门,怎么这一会的工夫就和之前判若两人了,他到底中没中毒。”

  ‘无极仗’申远山冷哼一声道:“他这是在充英雄,反正也是死,何不死的有气概些,他想开了。”

  金无双鄙视的看着申远山,不屑道:“我是想开了,我想开了应该将你们这些人全都杀光,才能不负我的这个小仆。”

  ‘劈风刀’蒋名恒一挺胸,晃了晃手中‘劈风刀’不耐道:“不要光说不练,玩口把式,小子咱们手上见真章。”

  本来身体就要濒临崩溃边缘的金无双,忽然感到自己体内的不适感正逐渐的开始减弱,大喜之下,金无双不动声色,暗中想办法,怎么样才能拖延时间,不让对方动手,等自己体内的余毒清除干净呢,突然想到了远处的阁楼,金无双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他紧了紧怀中抱着的玄小厶,本是背对东面那座阁楼的他,原地不动,头也不回,反手突的一指那座阁楼,大声道:“既然下决心不想让我活着走出‘大唐武士行’,何不全都出来见见面,省得呆会动起手来一个一个的偷着出来,麻烦。”

  金无双此话一出,四大教头齐齐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从金无双站立的地方到阁楼的位置,最少也有五六十丈的距离,而金无双却能准确的说出有人藏身于内,这说明了金无双的功力是骇人听闻的,是极其深厚的,不然他也不可能发现远处的阁楼里有人。

  阁楼那面,在金无双说出有人藏身在内后,只是略略的隔了一下,一个槐梧的黑色身影闪现到阁楼的窗前,雄厚的嗓音清晰的传过来道:“好个云下,真个‘打不死’,果然不凡,既然云兄看上了我等兄弟,我等就如云兄所愿,过来也就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