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七章万夫莫敌裴重 三拳之约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567 2005.08.07 08:25

    裴重是一个身材特别修长,并且从举止上一看,他就是属于那种孔武有力的长者,此时一袭青色长衣的他,面色如铁的看着尚步云,尚步云凭他的直觉感觉到对方绝不是易与之人。

  尚步云向前走了一步,一下牵动了身后的伤口,大大的咧了下嘴,向裴重一拱手道:“阁下此时此地出现在云某面前,不是想和在下攀亲吧?”

  裴重哼了哼道:“裴某不敢高攀,只是想和云少兄讨个公道。”

  尚步云‘呃’了一声,指着自己的鼻尖道:“向我讨公道?我想我没有得罪到老兄吧?”

  裴重轻蔑的笑笑道:“老夫裴重。你说有没有得罪裴某呢?”

  尚步云大惊脱口道:“‘万夫莫敌’裴重。”

  很欣赏尚步云惊讶的表情,裴生微一弯腰,脸有得色道:“不敢正是区区裴某。云少兄你说裴某向你来讨公道应不应该呢?”

  尚步云坚决的道:“对,一定得讨,以裴前辈今时今日在朝中和江湖上的影响力,这个公道一定要讨,不要以为我是一个江湖后起就起了放任之心。这样对裴大人的声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的,在下第一个赞同。”

  裴重还以为尚步云会极力的为自己辩解呢,没想到竟是赞成了自己的话,而且话里话外都透露出敬仰之意,到有些令自己不好意思问罪了。轻‘咳’一声,裴重道:“既然云少兄自己也认为裴某应该为手下讨回公道,那么云少兄,你该怎么表示呢?”

  尚步云毕恭毕敬的给裴重弯腰行了个礼,道:“对不起,裴前辈请原谅小人一时不查之罪,我真不知道原来前辈你就是‘大唐武士行’的行主,如果我要是早知道的话,你放心就算你老人家的手下骑在我头上尿尿我都不吭一声,你知道吗前辈?我从小到大,最敬重的英雄就是你老人家了,想当年你只身一人独对突厥大军时那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节,真的令小子想往呀。我云上只恨少生了几十年,不然的话,一定要和前辈结为兄弟。”

  尚步云说的是裴重当年的事迹,也是裴重这一生当中最光辉的一次,当年裴重领着手下五百人在洛阳附近准备进行一次小型的伏击突厥人的战斗,但是没想到他们的消息来源有误,来的突厥人先前只有三百多人的侦察兵,但他们还有后面的大部队近万人。在裴重等人成功的消灭了那一小队突厥人后,他们发现已被数以万计的突厥兵给包围了,当时突厥人的领军人物就是后来被阿史那贺鲁杀死的嘎嘹。

  裴重等人和突厥人展开了一场浴血的奋战,裴重当年号称‘锤神’,一对流星锤使得出神入化,虽不如他的堂兄裴元庆,但其功力也是差不太多的了。为了掩护剩下的三百多个属下,裴重只身断后阻敌。突厥虽有万人但裴重夷然不惧,猛虎般冲入敌群,最后终因寡不敌众在和嘎嘹对手的过程中受伤,虽是如此,但他仍是全身而退,之后在唐军内部,裴重的声威直上云天,连他‘锤神’的称号也被改为‘万夫莫敌’,相比之下裴重还是比较喜欢‘万夫莫敌’这个称号,可以让自己随时都会回忆起那一次的成名之战。

  此时此刻面对一个对自己如此敬仰有加的江湖后辈,人家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绝口不叫自己大人,意思很明白了,就是想让自己不以朝庭的身份来压制他,而是以江湖上的规矩来解决。正自犹豫不决之时,楼上传来李承乾的声音喊道:“裴大人该不是年岁大,胆怯了吧?如果裴大人自认年老力衰的话,那这一仗就交由本太子吧。”只见三楼人影一闪,流星般跃下楼来。

  跃下楼来的人正是李承乾,李承乾跃下来的姿势不可谓不优美,在空中连续三个漂亮的空翻,但就是落地的时候差了一点,优美的跃势最后竟来了个鱼儿入水,因为他不是脚先落地的,而是用脸,落地后还抢出去一丈多远。一旁的李治见状,忙快步上前去搀扶他。

  楼上翼王李泰忍不住低头笑了出来,边道:“一个瘸子还学人练轻功,这次没摔死他算他走运。”薛万彻在一旁装作没听见,也下楼去看李承乾去了,李泰见薛万彻下楼了,自己也觉得无趣,也跟了下去。

  搀起摔在地上的李承乾,李治心疼道:“大哥,这么高的楼你也敢跳,你贵为太子,万一有个闪失,谁负担的起这个责任呀。怎么样没事吧?”

  听得‘夜小楼’楼梯‘噔噔噔’有人下楼的响声,李承乾以手捂脸,故意将擦掉了好大一块皮的脸让李治看着道:“你摔成这样看有没有事。”李治讨了个无趣,抱着李承乾不再说话。

  李泰这时也下楼听见了李承乾和李治说的话,李泰愤愤的道:“皇兄你也太不识好歹了,九弟是关心你,你怎么能这么和他说话。”

  李承乾斜眼看了李泰一眼,猛的站起一推李治,靠在了也跟着下楼的太子府府卫身上,象疯狗似的叫道:“不用你们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哼哼’我现在还死不了,我今天就非要这个云上的命不可,你们不是都很看重他吗。‘呵呵’,我李承乾可没看重他,只是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别想得到。”

  再转头,指着也赶到近前的裴重道:“裴大人,我是太子,有什么事我自会一力担当,今天怎么说你也得把这个小子给我拾缀下来,不然的话。。。。。。”指了指自己脸上血淋淋的伤“我受伤的事传到父皇那里,你也脱不了干系。”

  裴重连忙跪下道:“裴重不敢,请太子放心。下官定当为太子办成此事。”

  裴重心中有一丝的悲哀,不是为尚步云,而是为自己,想自己当年是何等的威风,‘万夫莫敌’虽千万人,而吾往矣,可现在呢,居然后为了一个黄口小儿去打打杀杀,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势利了。要不是因为对方是太子,将来会坐上大统之位,自己一定会选各方面都比他占优的四皇子李泰来支持的,现在没办法,既然已经和太子坐到一条船上了,就得硬撑到底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裴重再次举步向演武场走去,那里还站着向这边观望的尚步云。

  尚步云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并不是他的心里话,他也知道裴重不好惹,在他功力全盛的状态下自己都有可能讨不得好去,现在自己受了伤,那情况就更不能乐观了,他说这些话并不怕围观的人说他欺软怕硬,他有自己的想法,命是自己的,没有必要为了一些小事搞得这么大,还是说些捧人的话把裴重给套住了,他听说裴重虽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但他更是一个好大喜功要面子的人。只要说些裴重爱听的话,裴重说不定会放过自己,他不知道想要他命的并不是当事人的裴重,而是从看见他第一眼开始,就不大喜欢他的当朝太子李承乾。

  裴重再次的过来,和李承乾的坠楼受伤,尚步云心底也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心中暗骂李承乾的以大压小,又暗骂李治等人不给自己讲情。他那里知道李治生性懦弱,李泰又不敢和李承乾搞得太僵。所以这一仗是不可避免的了。

  聂小青这时也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又苦于找不到能阻止这场比斗的人,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金无双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但看到这么多人都面有愁色,也大略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太好办,再看看尚步云身后的伤势,那也等于是因为自己尚步云才受的伤,金无双想了一想,呼的站了出来,大踏步的走到场子正中尚步云的身边,高声对裴重道:“裴前辈我看这样吧,我受你三拳,如果我死了或是受伤了,你也当是出气了,如果我侥幸没事呢,你和我们兄弟之间的事就一笔勾销,如何?”

  裴重正愁这件事情棘手,先前他想出手纯粹是想给手下找个场子回来,现在情况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如出手他势将得罪翼王李泰和晋王李治这两方的势力。如不出手,就得得罪以后的大老板太子李承乾。此时一听到金无双的提议,眼前不仅一亮,好主意。不用对付云上最好,省得得罪这么多人,再转念一想,‘咦’这个小子是不是看不起我,他年纪轻轻的就敢连受我三拳,这不是轻视是什么,虽然他刚才用后背挡住了‘毒手’左公太和‘飘血’冷风的联手一击,但也可能是他穿了护甲一类的东西,要不然怎么能一点事都没有,而且还敢要求再受我三掌,‘哼哼’小子,你想得到美。本来还想轻些下手的裴重,心中暗暗决定,今天就算不打死这小子也要让他终身残废。

  全场的人都摒住呼吸不敢出声,所有人都以为金无双是个傻子,都以为金无双这回死定了,裴重不仅是以‘铁马流星锤法’闻名于世,他的‘透心拳’更是一绝,‘透心拳’顾名思义是一种可以透过人身上的皮肤将人心脏击碎的一种拳法,和崆峒派的‘隔山打牛’还有点苍派的‘敲山震虎’是一个道理,但是‘透心拳’却是将拳劲留在了对手的体内,而上述的那两种拳却是透过物体将拳劲打出去。相比之下,对于这种一对一的比斗,还是‘透心拳’来的更实用一些。

  尚步云不想金无双为了他冒这么大的风险,但又一想自己的功力不如金无双,再加上自己受了伤,实是无法应付裴重。也就只好如此了。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放心的,金无双刚刚为了救那个孩子挡了冷风和左公太的两掌也没有什么事,这就证明金无双的功力恢复的差不多了。

  尚步云下场前拍了拍金无双的肩膀道:“小心了,不行我们就杀出去。”尚步云相信只要他和金无双想走,相信还没有谁能挡得住他两人的联手一击。

  金无双向尚步云做了个放心的手势,回头向裴重笑笑道:“裴前辈,动手吧,事先声明不许打头和****。”

  裴重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心里却道:“怎么样,就知道你的身上有古怪,一定是里面穿了软铠一类的护衫。‘哼’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天空中飘来了一朵乌云,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平地上嗖嗖的冷风也开始舞动起来,金无双抬头看着天际中变幻的云彩,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要下雨了。”

  裴重左手很随意的提到胸前,不见有任何运气的迹象,一拳击出,正中抬头看天的金无双前心,金无双应掌退了一步,身形大大的晃了晃,突然蹲了下来,双手捧胸,脸现痛苦之色。已被手下包扎妥当,坐在搬来的一把椅子上的李承乾拍掌大叫道:“好,裴大人果然宝刀未老。”这一激动,一下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痛得他马上又‘妈呀’大叫一声。引来了周围围观者的一阵哄笑。看到李承乾一双凶目在人群中横扫,人们又都将嘴闭紧了。场中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聂小青在裴重出拳的时候双目紧闭看都不敢看,等到裴重一拳击中金无双后,才睁开眼睛,见金无双很痛苦的蹲在地上,聂小青尖叫一声,就要冲上前去看看金无双是不是有事。已经离开李承乾,站回到这边的李治一惊道:“不要过去,拦住她。”

  一旁正由连战亲自给裹伤的尚步云,一把抓住了聂小青的手臂,摇了摇头。

  任由这个心中刚刚开始喜爱的人抓着自己的手臂,聂小青哭出声来道:“让我过去,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带你们来的。”

  尚步云坚定的道:“我的兄弟我相信他,他既然说出了能捱裴重三拳,就一定能行,请你也相信他。”

  聂小青擦了下眼泪道:“可是你看他,他很痛苦。”

  尚步云看了看场中的金无双,‘呵呵’笑道:“你现在再看看他还痛苦吗?”

  聂小青听尚步云说的奇怪,看一下场子里的金无双,愣了一下,回头再看又愣了,怎么回事,金无双晃了晃身子,没事人似的又笑吟吟的站起来了。而在他的对面裴重则一脸惊愕与不信之色的看着金无双。

  全场围观的人在金无双站起来后,突然之间暴发出了一片喜悦而热烈的掌声。喝彩叫好之声更是此起彼伏,的确,能硬受御林军总教头‘万夫莫敌’裴重一记‘透心拳’的人,江湖上也找不出来几个,而这个无名小卒却做到了,难道不应获得些许掌声吗?

  金无双晃了晃身子,微笑道:“裴前辈,该第二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