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春秋五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醉月楼下

春秋五绝 古今意 2182 2018.05.17 02:33

  长风道“当年敝人剑法初成,打遍西北剑客从无败绩,赢得了‘西北第一剑’的名号。约在七年前一头戴面具之人找到我,向我展示了‘御风术’的秘籍,并告诉我御风术出自‘黄帝真经’;他约我赌剑,倘若我胜了,他将‘黄帝真经’双手奉上,倘若我败了便要听命于他。我当时志得意满,自负剑法不输于他人,便一口答应;只可惜我技不如人败在那人手上,他自称‘天星神君’。”

  他说完转身便往醉月楼返,走了几步头也不回道“展帮主,长风奉劝一句,早年天星神君武功已深不可测,近年似又修习了‘黄帝真经’之中的绝学,现今武学造诣更是出神入化,料想除了当世五绝,天下已无敌手,望君自重。”言闭便入了酒楼。

  展雄背负双手,听他说完转身向东大步沿街远去了。

  长风上得楼来神情有些许暗淡,到得桌边拿起酒坛便灌;一下子喝了半坛酒,洒落的酒水将他的胡须和衣襟都淋湿了。

  他饮完半坛酒,目光一扫平时的淡漠,变得炯炯有神起来,似乎还带上了些许光芒;而且一向不苟言笑的他,此时竟然朗声大笑起来,笑容灿烂,是发自内心毫不矫作的舒朗之笑。醉月楼本就是喧嚣之地,在层叠起伏的喧闹声中,他的笑声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反似更恰如其分。

  子龙玄黄二人见他笑得开怀,不免为之动容,皆含笑举起酒坛陪他喝了小半坛。

  其实失败有时候也是一种让人返璞归真的良药。

  长风自嘲了一番道“华大侠,玄黄老兄,敝人生性高傲自负,今日连吃两场败仗,但自觉输得心服口服,方才情难自已,是以抒怀长笑,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舒爽畅快了!让二位见笑了~”他此时的脸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富有神采。

  子龙与他们相处,自觉他们并非想象中的穷凶极恶之徒,倘若不是身在天星神宫,想必也与华大侠一样成为一方豪侠。不过眼下虽有心与之交好,但还是尽快脱身赶赴郢都要紧。

  其实早在开始喝酒之时,子龙便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计策的关键便是喝酒。

  子龙有意频频与他二人敬酒对饮,他们愿意奉陪那是最好;就算他们不醉,那也无妨。长风玄黄见他喝酒像喝水一样,酒到即干,心下对他又增了几分崇敬。玄黄喝到六层便装醉谢杯了,自告酒量不济,甘拜下风。子龙便和长风斗酒,他坦坦然与长风一碗接一碗不停的喝。

  玄黄见他俩酒意正酣,便托辞如厕前去结账,还预垫了些酒钱,然后点要了三间相邻的客房。他自知华天南与自己实力相当,不敢掉以轻心,便自行到各间房内探查了一番;发现这二楼房间的隔墙是用多层木板拼装而成,拼装的缝隙已用胶水粘结。他计上心头,到中间的房间用剑从那接缝将墙壁刺穿,以便监视之用;出门时还故意用内力将那房门稍稍打歪了些,使之一开合便会发出‘嘎吱’之声,准备妥当之后才安心的过来寻长风和华天南。

  回桌之时,长风已然趴在桌上不省人事,酒碗也落于楼板之上,他身前那坛新开的白云飘下了小半坛,确是喝多了。‘华天南’左手扶着自己那酒坛,右手尚端着一碗酒,嘴里含糊不清说着酒话,显然是要让长风起来继续陪他喝。

  玄黄见状便让醉月楼的伙计将他二人送到客房休息,自然有意安排华天南住在中间,自住于靠近楼道出口的外边一间。

  长风喝得半死不活,众人将他扶到床上之后便沉沉睡了过去。‘华天南’到得房间便酒言酒语跟酒保说他要沐浴,而且说要泡上一个时辰,让酒保每过一刻钟便加一次热水,边说着便要宽衣。酒保以为他是在说胡话,并不准备搭理他;玄黄却郑重其事让他按照华大侠的吩咐去办,并给了他足额的铜钱。那酒保哪里还敢怠慢,连声遵命便去照办了。

  玄黄也不便逗留,跟着酒保出了‘华天南’的房门,随手将门轻轻带上,到楼下大堂要了一壶上好的醒酒茶,悠闲的自斟自饮起来。那酒保办事还倒是利索,不一会儿就领着三个伙计每人提着两桶热水上了楼,听那嘎吱的声音自然是进了华天南的房间。

  此时时间尚早,与正常夜间休息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时辰;城里的百姓饭后都喜欢到这繁华的城东逛一逛,有的带着孩子出来打灯笼、玩花火,有的与好友结伴而来品尝各色小吃,还有的专程来看街边夜晚才开始的把戏表演;是以醉月楼门前的大街依旧格外热闹。

  玄黄亦被如此氛围所吸引,信步出了醉月楼,在附近来回走了走;他看着城里的平民百姓欢声笑语,自得其乐,不禁想到了自己。

  他自知虽然多年来痴于酒食,但自己真正快乐的时候并不多;他出生秦地,自幼好武,年轻时苦于四处奔波寻访名师,终未得志;后来在咸阳东北一带遇到一个退军不久的将军,得其传授‘惊雷剑法’;剑法中有一式‘十步惊雷’威力极大,但需配以上层的轻功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后来他还为此阴差阳错入了天星宫,可谓造化弄人!

  玄黄回想起诸多往事,蓦然抬首正好踱回了醉月楼门口,收摄心神便要进内;岂知被一个急急从屋内奔出的酒楼伙计撞了他一个满怀。没来得及问他何事这般紧急,那人已经跑远了;后来从掌柜那儿得知是替醉月楼的客人跑腿,去送比较紧急的物件。

  玄黄见是无心之失,哪里理会,摆了摆手便上楼回了房间;自然少不得从那缝隙查看华天南的动静。从缝隙可以看到华天南房里的半张桌子和床榻的前缘,将房内的主要活动区域尽收眼底,最重要的是可以看到远角的沐浴之处,虽然有屏风格挡,但却足以分辨屏风之后是否尚有人在。他见华天南安然在屏风之后的木桶中静坐沐浴,便安心的将佩剑随手往床边一靠,和衣躺在床上闭目休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铛的一声将,他惊醒过来,发现原来是自己的佩剑滑落了地上。他浑身倦怠,睡眼惺忪也懒得去拾起佩剑;待得半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要紧之事,陡然坐起身来,脸色大骇,自语道“坏了,着了华天南的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