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暗箭之关键决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车夫韩三

暗箭之关键决心 沉默似铁 2474 2017.09.13 22:30

  安葬了父亲之后,夏菊的生活也一下子陷入了无序的混乱,以前看父亲在家里操持着一些琐事,夏菊也不觉得有多难。如今这些事统统都落到了自己身上时,她才发现,原来每天父亲要做的事情,是这么纷乱这么麻烦。

  不说别的,就只是每天的饭菜,就成了夏菊的一大难题,煤油炉子都是战战兢兢点了几次才点着。第一次做菜,夏菊不知道做什么才好,就在菜市场也买了一尾鲜鱼,按照平时父亲的做法做了一碗鲜鱼汤。

  感觉佐料也都放齐全了,时间火候也到了,就拿起汤勺试着喝了一口鱼汤,刚一入口,一股又苦又咸浓重的鱼腥味让夏菊立刻就吐了出来,忙乱中又撞翻了鱼锅。

  鱼锅咣啷啷扣在地上,做好了的鱼汤也洒了一地。夏菊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自言自语的嘟囔着:“洒了更好,要不然也没法吃。”自己说完,就又想起父亲,忍不住蹲在地上放声痛哭。

  不管怎样,生活还得继续,收拾好了腥气浓郁的屋子,夏菊开始坐在床上考虑自己以后的出路。忽然她想起了父亲临终时交待的话,告诉自己母亲就在上海,自己也似乎应该去找她,不然一个女孩子在这乱世中生活,实在是太多不便。

  夏菊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母亲还活在世上,因为在记忆中,自己刚五六岁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等到她长大了一些,父亲只说母亲死了,至于为什么死的,葬在哪里,父亲都是三缄其口。

  “白玉兰……霞飞路60号……”夏菊在心里念叨着这几个字,霞飞路是上海富人聚集的地区,母亲怎么会住在那里?又为了什么近在咫尺、一隔十几年都不来看自己?父亲和母亲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隔阂这么多年也没有往来?一个又一个疑团在夏菊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可是不管怎样,夏菊还是决定去见一见这个多年未曾谋面的母亲,不为别的,她想解开自己的困惑,一个消失了十几年的称谓从模糊到清晰,也让夏菊的心更加的迫切想要见到母亲。

  第二天一早,夏菊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匆匆下楼。在巷子口的小吃摊,要了一份润饼蚵仔煎,因为一天一夜没吃饭,昨夜夏菊在睡梦中都被饿醒了两次,饥肠辘辘的让悲伤都变得有气无力。

  吃饱了肚子,人也精神了许多,看着街口停着的几辆人力黄包车,夏菊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坐车。因为父亲在世的时候提醒过她,这些黄包车车夫几乎百分之百都是青帮的人,如果没什么必要,还是尽量少去招惹他们为好。

  夏菊这十八年来,基本就是家里学校两点一线,所乘坐的交通工具,要么是坐父亲的自行车,要么是坐电车,天气好的时候干脆就是步行,到真的是很少坐黄包车。

  黄包车夫看出了夏菊的犹豫,一个操着北方口音的精壮汉子大声问道:“小姐,坐车吗?坐我的车保你又快又稳,赛过洋鬼子的小轿车!”

  车夫的的玩笑话让夏菊放松下来,况且她也确实不认识路,霞飞路那么大,她哪里知道60号在哪。

  “霞飞路60号。”夏菊说。

  “呦,那可是有钱人的住处,我一天要跑好几趟。”车夫热情周到的用毛巾掸着车座上的灰尘。

  他的车果然是又快又稳,而且居然还能在小跑中和夏菊搭着闲话:“小姐是家住在霞飞路吧,看您就是一脸富贵气,可不比我们这样的穷命,落魄的都挂了相。”

  夏菊:“我是去找人,我哪里住得起那地方。”

  车夫啐了一口,立刻改口说道:“就是,那地方哪能住着什么好人!除了汉奸就是东洋鬼子西洋鬼子……您是找什么人?”

  虽然这个车夫有些话痨,但是想起父亲的叮嘱,夏菊还是耐心的回答他:“我是去找我的……母亲。”

  车夫嗨了一声说道:“瞧我这张贱嘴,绕来绕去把自己绕了进去!我不会说话,您别挑理。”

  夏菊说:“不知者不怪,况且我都不知道……”

  夏菊想说“我都不知道她是好人还是坏人”,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下,自己都不确定的事,又何必在陌生人面前提起。

  转而夏菊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听说你们黄包车都是帮会的人,是真的吗?”

  车夫嘿嘿一笑道:“不入帮会,在上海滩就干不了这一行,都是没办法,苦哈哈一个,到哪都挨欺负。”

  谈谈说说到也打法了时间,车夫在一棟白色洋楼前,远远的停下车,说道:“小姐,你到地方了,前面再走不远就是霞飞路60号,可是我们的车就不敢往前走了,你得自己走过去。”

  夏菊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车夫接过夏菊给的准备金劵,连同兜里的钱放到一起,在手上拍了拍说道:“这钱我得赶紧买粮去,保不齐这会儿能买一碗米,下午就只能买半碗米……为什么,因为前面有当兵的站岗,严禁外来车辆靠近。”

  夏菊哦了一声说道:“多谢了。”

  夏菊沿着平整的青石板路,迈步向白色洋楼方向走去,这地方果然是与平民区不同,周边的树木花草都是经过人工修整的,每隔不远就有样式漂亮的路灯。若不是亲眼所见,夏菊都不敢相信被狂轰滥炸过的上海,居然还有这么雅致干净的地方。

  两个穿着军服的士兵看着夏菊怯怯的走近,喝道:“站住,小姑娘,别往前走了,不是这里的住户严禁入内!”

  夏菊:“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找什么人?”

  “我,我来找白玉兰。”

  “什么白玉兰,紫玉兰的,这里连月季花都没有,走吧走吧,找错地方了。”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爸爸明明告诉我她在这里,我爸爸不会骗我的。”

  “你爸爸又是谁?爸爸都是骗人的,我爸还告诉我当兵吃粮八面威风,可现在老子站在这里给人当看门狗!”

  夏菊被撵了出来,那个车夫居然还在那里没有走,见夏菊垂头丧气的走出来,就拉起车跟上来:“人没找到?我一猜就是!这些有钱人翻脸就不认人,要是有穷亲戚找上门来,没准她就是故意不认你!”

  夏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车夫:“我呸,瞧我这缺德记性,又忘了你是找你母亲来的……你是不是记错了地址?会不会是霞飞路6号16号,再过两条马路还有一条霞光路……”

  夏菊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自己惊慌失措,也真是不敢确定到底有没有听错地址,于是说道:“好吧,那就麻烦你,带着我在这几个地方都问一遍吧。”

  车夫喜上眉梢,利落的放下车把,说道:“我今天遇到你算是遇到贵人了,省得我一天的到处瞎跑,也拉不到什么活。”

  “小姐你是学生吧,我叫韩三,北平人。您以后用车,在街口喊一声韩三就成,只要我在附近,包管耽误不了你的事!”

  “北平人,怎么又跑来上海?”

  “北平被日本人占了,我心想咱不能当亡国奴不是,就一路往南跑,没想到这一路,国军比我跑的还快,到了上海也没消停几天,照样还是做了亡国奴!”

  夏菊开始觉得这个韩三说话很有趣,不知不觉跟着他的话问下去:“那你怎么又不继续跑了?”

  韩三愤愤的说道:“我就不信丫的小鬼子就真能把中国灭亡了!我还就不跑了,就在上海等着国军光复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