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微信的正确打开方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孟文哲

微信的正确打开方式 天使的鸡翅膀 2188 2019.04.23 23:34

  红鸾正用妩媚的眼神看着马小天,似乎看破了他的隐身术。

  “红鸾姐姐,好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是啊!”红鸾说:“上次因为你隐身,险些着了你的道,我可是花了不小的代价弄了这一副红外显像眼镜呢!”红鸾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马小天并没有看到红鸾戴着什么眼镜,或许,是隐形眼镜吧。

  马小天说:“我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姐姐你了!”

  “哦?看不出来你这小色坯嘴还挺甜呢,嘿嘿。”红鸾脸上挂着她那标志性的妩媚笑容。

  “只不过,”红鸾装出无奈,说:“我有件事很好奇,只是上次没来得及问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这个马小天该怎么解释呢?还是糊弄过去吧!

  马小天说:“红鸾姐姐大名,江湖中谁人不知啊!哦,对了,刚才我身后的女孩呢?”

  红鸾轻笑,银铃般妩媚动听,然后说:“嘴是挺甜的,只是,你拉着姐姐我的手,却想着其他女孩子,你就不怕姐姐生气吗?”

  这尊大神半路冒出来,来意不明,这该如何是好?

  还是先松开红鸾的手吧!

  想到这里,马小天松开了手。

  刚才红鸾说的什么,红外显像眼镜?能看透隐身?那,真视眼镜是不是也可以呢?

  马小天立刻戴上真视眼镜,果然,看到了隐身状态的苏薇薇,正坐在门口的地上,靠在墙边一动不动。

  马小天警惕起来,指着苏薇薇问红鸾:“你把她怎么样了?”

  红鸾拿出一个香囊,说:“只是让她睡一会儿而已,你要是不信,闻一闻这个你也睡了。”

  得知了苏薇薇没事,马小天放下心来,可红鸾这时突然脸色一变,低声说:“嘘——有人来了!”

  马小天自然不敢怠慢,立刻闭上了嘴。

  果然,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大概二十四五岁。

  来人长相一般,透着一股深入骨子里的猥琐。

  目标:孟文哲

  与宿主关系:陌生人

  境界:气境

  力量:680(初始500,气加成36%)

  速度:200

  技巧:20

  综合战斗力:272

  孟文哲从外面走进来,经过苏薇薇身旁时差点踢到苏薇薇的脚,马小天心里捏了一把汗,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师姐!”孟文哲一进来就冲着红鸾喊,脸上挂着猥琐的笑。

  红鸾一看是孟文哲,放松了警惕,说:“你怎么来了?”

  孟文哲说:“镇灵瓶这事儿比较棘手,师父他老人家怕你一人应付不来,让我来帮你的。”

  红鸾似乎不喜欢这个师弟,不屑的说:“哼,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帮上我的忙?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师父怎么可能派你来帮我?”

  自从孟文哲出现,红鸾脸上的妩媚就不见了,只剩下横眉冷对,可见这个师弟在她眼中的形象实在不咋地。

  孟文哲嬉皮笑脸的说:“师姐说的是!师姐势境后期的身手,师父当然对你很放心,我这不是好久没见师姐了嘛,我偷偷溜出来的。”

  马小天也经常嬉皮笑脸,可他给人的感觉就挺好,而孟文哲嬉皮笑脸给人的感觉就很讨厌。

  因为,一个是大帅比,另一个,满脸猥琐。

  红鸾也很讨厌孟文哲的猥琐,没好气的说:“去去去,赶紧滚回去,别碍我的事!”

  孟文哲拿出一瓶矿泉水(农妇山泉有点咸),拧下瓶盖递给了红鸾,说:“师姐,你忙你的,我绝不捣乱!口渴了吧,喝口水!”

  红鸾接过水,随意喝了一口,说:“最好别碍我事,否则我非要在师父面前告你一状不可!”

  红鸾与他的师弟对话,丝毫不介意马小天听到;孟文哲肯定会介意,但是马小天隐着身,孟文哲并不知道。

  红鸾又喝了一口有点咸的农妇山泉,将水瓶放在一边,开始检查起桌子上的各种镇灵瓶来。

  红鸾拿起了一个同心圆镇灵,运功于掌想要摧毁,却感到一股莫名的燥热渐渐涌起。

  红鸾没太在意,继续运功,可功力却无法凝聚,而且还让燥热感进一步加强!

  此时的孟文哲,脸上依旧挂着猥琐,放肆的笑了起来:“哼哼哼哼呵呵哈哈哈哈!”

  “你!”红鸾燥热难耐,脸色潮红,怒瞪着孟文哲:“你对我下毒?!”

  孟文哲停住了笑,却停不住猥琐,她对红鸾说:“师姐啊师姐,你的防范意识也太差了吧!”

  不怪红鸾防范意识差,只怪她对自己的同门师弟没有戒心。

  红鸾怎么会想到,孟文哲会下毒害他!

  作为一个老江湖,红鸾也是很有见识的,根据自己的症状,她大概猜到了自己中的毒多半是春药。

  “你要干什么!”

  孟文哲得意的说:“师姐,你应该知道焚心散吧?”

  焚心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强力春药,不但药效强劲,还有它的特殊之处:中毒者变得虚弱,无法运功,并且越来越虚弱,直到24小时后虚弱致死,除非能将欲望释放出来。

  “你!”红鸾咬牙切齿:“好卑鄙!”

  孟文哲笑着,笑得猥琐,笑得得意忘形:“平日里你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一直也没正眼瞧过我!哼哼,没想到会有今天吧!哈哈哈哈!师姐,别急,我一会儿就给你‘解毒’,现在嘛,先让我欣赏一下你骚浪的样子!”

  红鸾感到强烈的耻辱,可她已经难以控制自己。

  那股难忍的燥热感,让她不自觉的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和脖颈,也让她不自觉的夹紧双腿。

  马小天看在眼里,不自觉的咽口水,喉结不自觉的上上下下来回动。

  可马小天能够克制住,他一边继续观察事态发展,一边寻找机会,打算救下红鸾。

  红鸾开始喘粗气,说:“你不怕我事后杀了你?”

  孟文哲嚣张的说:“师门门规森严,我犯了再大的事也要师父亲自判罚,你还没有那胆子敢绕过师父处置我!”

  “呵呵呵呵!”孟文哲又笑了几声,继续说:“一会儿我如愿之后,立刻离开这里,再也不回去了,去米国的机票我都买好了!”

  “再说,我一会爽完了心情好了可能还能留下你一命;要是没弄爽,neng死你!”

  孟文哲不再多说,抱起红鸾,走出窑房,走向了砖厂的办公楼,任凭红鸾在他手中无力的挣扎。

  马小天将苏薇薇扶到窑房里安置好,便跟着孟文哲去了,并且趁孟文哲不注意,将手伸进红鸾的口袋里,取出了那只迷晕苏薇薇的香囊。

  然后,马小天将香囊伸到了孟文哲鼻子前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