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不信任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36 2021.06.08 10:16

  单管事脸上流露出一脸“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他感觉自己今日,把这一辈子里因为没见过世面而出的丑都出尽了。

  但是,出点丑又算得了什么呢?

  若他能借此机会,得到一条买到合适的法衣的途径,那才是对他而言更重要的事啊。

  原来青天拍卖行的钱财,这般好赚的嘛?

  秦云记得,来的路上,向导小文一再提醒她。

  面对青天拍卖行的人时,无论是买东西还是卖东西,谈论交易价格时,一定要掌握主动权,不要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她听了小文的嘱咐之后,心里早就有了严阵以待的准备。

  不承想,眼下这拍卖行的单管事,却是上赶着给自己送钱。

  想到此,秦云摆了下手,道:“法衣也是秦氏布衣店里的,信息费就不用了。不过,有件事得说明一下,这件法衣不是炼器师炼制的,而是衣匠缝制的。”

  “哦……原来如此,感谢告知。”

  单管事有些蒙,因为他完全没听说过修仙界还有“衣匠”这一门技艺,所以回复时显得漫不经心。

  秦云见他神思不属,也不在意,径直告辞离去。

  离开之后,她就让小文领路,先带自己找一间客栈入住,最好是附近有酒楼的那种,方便用餐。

  小文也看出她是不差钱的主,所以直接给她推荐了酒楼客栈一体的南星酒楼。

  秦云到南星酒楼定好房间,又去街面上转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重新返回青天拍卖行。

  这时候,单管事那边也准备好了她需要的银钱,放在收纳符中,一并交给了她。

  离开拍卖行之后,秦云给小文付清了向导费,把后者打发走了。

  随后,她只身在城中转悠了一番,方才回到南星酒楼,点了几样本店的特色菜肴。

  南星酒楼在整个南星府都是排得上名号的酒楼,各处店面皆是生意兴隆。

  兰溪城的分店,自然也不例外。

  秦云选在了门口附近一处靠窗位置落座,店里的伙计也及时过来打招呼,记下她所点的菜,再去后厨转告。

  等着上菜的闲暇功夫,琉璃窗外不时有车马行人走过。

  街面上,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秦云侧头朝窗外看去,眼前忽然投下一片阴影,遮挡住了她的大半视线。

  她抬头往上一瞧,便看到了一张轮廓分明的侧脸。

  但随着阴影散去,侧脸的主人也朝前方走去,只留下了一道风度翩翩的背影。

  出于职业本能,秦云下意识瞧了眼对方的装束,便见得那人穿着一件青蓝色打底的广袖长袍。

  其上点缀大片银线绣纹,样式略显花哨。

  这位青蓝长袍的主人,周身自带一股子孤傲和睥睨气势,倒是轻松驾驭住了这件挑人的外衣。

  身后不远处,很快跟上来几个穿着统一制式外衣的男子。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直扑面门的肃杀之气。

  此情此景,让坐在窗内的秦云看得一怔。

  看后面这几人的架势,难道是要找前面那名青蓝袍男子寻仇嘛?

  就在她这般猜想时,酒楼门口来了一位新的客人,恰是适才的青蓝袍男子。

  身后统一装束的几名男子,跟在身后,隐隐对他形成包围保护之势,应是他的护卫。

  如此说来,刚才倒是秦云看走眼了。

  这时,她也瞧清楚了青蓝袍男子的样貌。

  那是一个外表年龄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

  从正面来看的话,那件青蓝长袍穿在他身上,倒是分外相称,让他看上去更像个年轻的世家公子了。

  他没有裴洛那般白,可是胜在五官深邃,自带气场,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

  二楼通往一楼的楼梯口处,一个长相富态的男子出现在那里。

  正是南星酒楼兰溪分店掌柜的,柴运生。

  他健步如飞地下了楼,笑容满面地朝着年轻男子迎上去。

  寒暄几句之后,二人便一道沿楼梯往上走去。

  几名护卫紧随其后跟上。

  秦云还留意到,柴掌柜在旁引路时,特意落后了那名年轻男子小半步。

  随着他们上楼,大堂里逐渐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子,已经主动向旁人打听起了年轻男子的身份。

  “这位你都不认识?他可是南星府柴家的少主!”

  “哦!原来是柴公子……”

  魏国姓柴的人很多,但南星府的柴家,却唯独指代南星府府主一支的柴家。

  而所谓的“柴公子”,自然是指府主柴明钊(Zhao,一声)的嫡子“柴子京”。

  甚至有传言说,柴子京在柴家的地位,丝毫不下于其父。

  秦云很快就从酒楼里一些知情人的口中,得知了柴子京的身份。

  南星府的柴家,她此前便有所耳闻,正是从向导小文那里听来的。

  如今听着酒楼里众人的议论,她倒是对柴家在南星府的影响力,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但这些事对她来说,就如同一个走街串巷的挑货郎,忽然听人说起了名满天下的大商贾家的趣闻一样。

  除了羡慕之外,再不会有旁的情绪。

  而她认为自己不会与声名显赫的柴家人有所交集,自然也对柴家的事,兴致缺缺。

  好在,酒楼的饭菜这会儿也陆续端了上来。

  她索性埋头大吃起来。

  待到吃得差不多了,便回到此前在酒楼定下的客房里。

  秦云并不知道。

  就在她回到后院的客房不多时。

  那位青天拍卖行的单正金单管事,也来到了南星酒楼。

  单正金刚一过来,便有伙计上前询问,说明来意之后,伙计很快就把他引上了二楼。

  房间里,正在和柴运生讲话的柴子京,听到手底下的护卫汇报说单正金来了,便吩咐护卫直接把人领了进来。

  “单管事这般着急忙慌地过来,可是找到合适的修炼资源了?”

  柴子京看着单正金额上有细汗,调侃般笑问道。

  单正金瞧了眼一旁的柴运生,方才答道:“正是,不知柴公子这会儿可是方便?”

  柴运生感觉到他的视线,没待柴子京说什么,就笑骂道:“好你个老金,这是连我都不信任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