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哑巴亏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82 2021.06.03 10:16

  “晚了,不必去了,主子让你去给王妃送回信,回去之后,你知道她的手段的,自己保重……”

  秋雷自知牵连了同伴,想到年少时那些被尘封的记忆,他心中甚至涌现出了一股恨意。

  但他此刻也只敢把这份恨意深埋心中,面上却是不敢表露出分毫的。

  这会儿,他突然间有些羡慕夏叶了。

  夏叶出现时,已经十二岁了,没有像他们这般从小接受训练,还能取得裴洛的信任。

  如今又跟着自己的同伙离开,裴洛却至今还没能调查清楚她的真实身份。

  而他与冬霆这些人,伴裴洛如伴虎。

  不定几时就会被罚,又不定何时,就会丢了小命。

  他哪里知道。

  夏叶此前之所以被裴洛重视,只是因为在她暴露之前,裴洛一直误以为她是裴鸿派来的人。

  见秋雷陷入沉思,冬霆出言提醒他道:“不要多想,主子只是给你个警告而已。”

  “我明白了,谢谢你提醒,冬霆,对不起,连累到你了。”

  “不必总是道歉,以后小心着点就是。我们都是修炼者,这么点小伤,没啥大碍。只是希望你能吃一堑长一智,不要再像今日这般张扬了……”

  “嗯,我会的。”

  自己张扬吗?秋雷并不这样认为,要怪,也只能怪他那对见钱眼开的父母,生而不养,从小就把他卖了吧……

  从裴洛房间离开之后。

  冬雪就向院子里的一群护卫,旁敲侧击地打听起了他的情况。

  她的目的,自然是要弄清楚,裴洛离开洛都以后,有没有拈花惹草。

  其中几名护卫觉得冬雪是自己人,自然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她说了一些。

  房间内,新调至裴洛近前的两名护卫,已经把这一情况和他禀报过了。

  “主子,需要罚那几个多嘴的吗?”

  裴洛眉头紧皱,却又很快松开。

  “不必了。”

  “是!”

  荣妃派冬雪过来的目的,裴洛已然心中有数。

  既然如此,那便随她去好了。

  冬雪打听过后,自然是直奔明日东街的秦氏布衣店。

  春枝回去洛都之后,就与荣凤香讲过秦云的事。

  荣妃当时就特意叮嘱过冬雪,要去试探下秦云是什么路数。

  适才,她又从护卫口中听说了秦云的事,自然是要去讨教一番的。

  所以,等秋雷从裴洛那里离开,再叮嘱好周掌柜给冬雪安排房间之后,两人恰好也错过了。

  寻至秦氏布衣店时,已经是下午了。

  秦云今日穿着一身杏黄色的装扮,不施粉黛的面庞,清亮的双眸,乌黑浓密的头发被绑带约束在背后,一种奇特的无邪之感在她身上呈现出来。

  见到这一幕的冬雪,顿觉十分扎眼。

  她家荣小姐长得不差,身材更是该有的都有,自有自己的美感。

  但要与眼前人相比,只看外表的话,冬雪觉得,荣凤香怕是要被比下去的那一个。

  “这位姑娘,可是要定做衣裳?是上衣还是下衣?或者是连衣样式的呢?”

  冬雪眼神一动,倨傲一笑,身姿一挺,迫人的气场打开。

  “呵!瞧瞧你这店里的布料,都是些什么货色,谁说要穿这些乡下人穿的衣服了?”

  秦云笑问道:“那您是有别的什么需要吗?”

  “一看你就是乡下土包子,我们洛都的成衣店,顾客进来想看就看,不想看就走,贵人的想法,你也敢多嘴瞎问?”

  “那这位贵人,您自己瞧瞧吧……”

  说罢,秦云低头绣起了香囊。

  “哟!这是和我置气呢?果然是乡下小地方,没见过世面,连招呼人都不会,茶水没有吗?上点心都不会吗?怎么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说话的同时,冬雪已经瞧向了面前空荡荡的桌面。

  秦云抬起头,依旧笑意盈盈。

  “抱歉了,这位贵人,本店小本经营,没有这类规矩。您如果要吃点心,出门左转黄花街,慢走不送。”

  “你什么意思?敢骂本姑娘是黄花?谁借给你的胆子这样污蔑我?”

  “秦店主,怎么回事儿?”

  “是呀,怎么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店里在吵架……”

  话音刚落,李二旦和牛二河一前一后走进来。

  冬雪一瞧见二人,顿时如同一只高傲的孔雀般,先声夺人。

  “你们是这里的捕快吧?来得正好,瞧瞧这家店主,居然敢骂本姑娘是黄花!那黄花是给什么送的?那可是给死人送的,你们说她这么骂人像话吗?”

  “哦……”

  李二旦和牛二河面面相觑,他们春华城,从来没有这般骂人的传统啊……

  二人也是听福满楼的老板娘说,她看见有个外地女人进来秦氏布衣店了,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说不定来者不善,让他们过来瞧瞧。

  他们原本没当回事,结果还真就被老板娘说中了。

  二人齐齐看向秦云,想听她说明下情况。

  秦云会意,把她与冬雪之间的谈话重述了一遍。

  期间,冬雪并未胡搅蛮缠,有意打断,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听她讲完了。

  当听到门口果真有一条黄花街时,冬雪脸上的神色,瞬间就有些变幻不定。

  失策了,是她找茬儿前没调查清楚,只问到了这家店在明日东街上,却没询问附近的情况。

  她刚才本以为这秦云只是张口一胡说,不承想,人家这是实话实说啊。

  而且,面对顾客刁难找茬儿时,临危不乱。

  如果此女果真看上了安乐王,王爷也对她属意的话,怕是小姐难以对付得了这姑娘啊……

  “真是晦气!想不到你们这小地方还有叫这种街名的,险些让本姑娘都误会了,哼!乡下小地方!”

  说罢,冬雪神态高傲地转身,旁若无人地离开了布衣店。

  “这……这大小姐谁啊?这么横?”李二旦一脸震惊。

  牛二河道:“等着,我出门去问问。”

  出去没多长时间,牛二河就返回来了。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问到了,她是从望春楼来的,刚才又回去了,十有八九和那位爷有关系。秦店主,要我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日这事儿,看来你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二河,你这说的叫什么话?什么叫吃哑巴亏呀?”李二旦有些不忿。

  “狗子,你不要冲动,咱们能奈何得了人家吗?”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