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初定价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80 2021.05.25 10:17

  虽然这一记脑啵儿没啥力道,但姜千曜还是装作很疼的样子,使劲揉着脑袋。

  “您有事说事,干嘛打我头?不知道打多了人会变笨嘛?”

  见状,秦云轻笑了下,又很快收敛住。

  但姜千曜还是眼尖地瞥见了这一幕。

  随即一副哄小孩的语气,道:“诶?小妹妹,怎么能嘲笑哥哥呢?这可不对哦,叫声‘哥哥’我就原谅你。”

  秦云双手一环,自信地一抬下巴道:“我肯定比你年龄大,怎么样?叫声‘姐姐’来听听?”

  “哟呵?比我大?哥哥我今年可是十八了,就你这,还会比我大了去?”

  说着,姜千曜又上下打量了一眼秦云。

  他的眼神澄亮,不含丝毫杂质,像极了画中的少年。

  “嘭!”

  蒙婆婆一记脑啵儿再次敲下。

  虽然打得不疼,姜千曜心里却是委屈极了。

  主要是很没面子啊,在女孩子面前被婆婆接连两次扣脑啵儿。

  “不许口花花,你又不是小流氓,更不许欺负小姑娘,人家虽然比你小两岁,但哪来的义务喊你哥?”

  “蒙婆婆,谢谢您,不过这事儿没那么严重,我看姜千曜就是开个玩笑。”

  秦云主动开口,化解了少年的尴尬。

  “嗯,我认同你的判断,不过我得替他母亲着想,小孩总是需要大人多加提点的。”

  秦云笑着点点头,没再多说。

  姜千曜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怎么这二人说起自己来,一副老大人的口吻和态度,说得好像他有多十恶不赦了似的……

  “你不是也才十六岁嘛?比我还要小两岁呢!”

  说罢,姜千曜满脸傲娇地瞥秦云一眼。

  秦云听后,却是得意一笑。

  “但我的心理年龄比你大呀!”

  她前世去世时就是十六岁,加上在春华县这六年,可是二十二岁的灵魂了。

  但又不好直说自己是灵魂年龄比姜千曜大,只得以“心理年龄”代称。

  秦云这番偷换概念的说法,把姜千曜惊讶地说不话来——坦白讲,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小女子。

  倘若单论心理年龄,他自认自己只会比秦云更强。

  毕竟,自己还有这些年里,在魏国当质子的磋磨经历摆在那里呢。

  眼前这秦店主的经历,还能比自己再惨了去?

  但转眼间,姜千曜瞥见蒙婆婆嘴角轻抿,一副似乎看破了什么,却又不说破的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

  见自己又被婆婆看笑话了,姜千曜很快恢复了一本正经的神色。

  随后,他便把母亲姜芸在世前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从怀里取了出来。

  那是一方粉色丝帕,一面边角绣了个“芸”字。

  蒙婆婆瞥见丝帕上的字,眼眸微沉。

  接过帕子之后,秦云仔细打量几眼。

  虽然这方帕子被保管得很好,但她还是鉴别出了它的年龄应在十年往上。

  而看丝帕的绣法和针脚细节,并非魏国传统的绣法技艺。

  所以,那位姜芸夫人——要么非富即贵,有渠道学到别国的绣法,要么就并非魏国人。

  当然,也不排除旁的可能性,只是前两者可能性更大。

  她也没再往下猜测姜芸的身份,而是仔细观察丝帕的细节,一一记在心上。

  姜千曜见她瞧得认真,急切而又期待地追问道:“怎么样?你真能根据这条帕子,绣出一幅我母亲的画像来吗?”

  刚一问完,水幕结界忽然晃动一下。

  原来,是姜千曜被蒙婆婆重新推了出去。

  在结界外禁制的作用下,他又呆愣在了原地。

  整个过程,只在一瞬间的功夫。

  待秦云反应过来,耳边再次传来蒙九的声音。

  “别误会,这小子先前在洛安城被困了许多年,如今重得自由,难免有些不够稳重。”

  闻言,秦云觉得自己貌似知晓了什么奇怪的事。

  她连忙摆摆手,落落大方地一笑,道:“您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桩任务我也接下了,至于别的事,我就无需知晓了吧?”

  “嗯,的确无需知晓。”

  此后不多时,蒙婆婆就带着姜千曜离开了,还把那枚一万立方的空间玉戒留了下来。

  但让秦云意外的是,吴铁兰竟然完全不记得刚才有人来过。

  而当她想要提及蒙婆婆和姜千曜的名姓时,却又发不出声来。

  秦云对此感到十分郁闷和无力。

  再看着那枚摆在柜台内格子里的空间玉戒,她又很确定刚才的事,绝非是自己的幻觉。

  吴铁兰见她心不在焉,想来是失去了被子法器,心情不好吧?

  所以,她便出言宽慰了秦云两句。

  哪知,秦云却是摆摆手,解释道:“铁兰姐,没有的事,我本来就打算把那条被子送给县衙的。现如今,裴洛正好收下了,想来赵县令和钱县丞他们也可以松口气了。”

  吴铁兰无奈地一摊手。

  “是啊,就是不知道那位爷,会去衙门上任不?”

  “这就得看人家心情了吧?”秦云笑说道。

  吴铁兰又是感叹又是摇头,“哎,真羡慕人家呀……”

  说着,她忽然盯着秦云道:“小云,那种法器,你应该还可以炼制的吧?”

  “怎么,是铁兰姐你有需要吗?”

  吴铁兰摆摆手,“不是不是,我一个连武徒初级都不是的人,要那玩意儿干嘛?也不能用啊,我就是好奇问问。”

  秦云笑了笑,道:“如果吴家有人需要法衣,可以来找我缝制。

  “价钱方面的话,不会太贵,但也不会太廉价。

  “毕竟裴洛收下的那条被子由一阶下品升级为一阶中品的修改费,我都收取了五百两金票的。如果要得太便宜,岂不是把人家当冤大头宰了吗?这肯定是不合适的。”

  吴铁兰颇有些忐忑地问道:“那……缝制一阶下品的法衣,需要多少两金子呢?”

  金票和同数额的金子是等值的,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去钱庄兑换成金子。

  但金票比之金子,明显有方面携带的优势。

  秦云心里对此早有打算。

  此刻吴铁兰询问,她考虑了下,便道:“炼制一阶下品的法衣的话,需要五百两金子。

  “炼制一阶中品,需要一千两。

  “由一阶下品升级为一阶中品的话,定价也是五百两金子。

  “目前只能炼制这两种,所以定价的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