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差点儿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20 2021.06.01 10:16

  这时,吴铁兰又叹声道:“诶,人家随便挥挥手,我们就受伤了,这就是修炼者和凡俗武者的区别吗?

  “对了,小云,你既然已经是修炼者了,都会些什么能力呢?”

  “我是衣匠,当然只会衣匠的能力。”

  闻言,吴铁兰翻了个白眼,这说了等于没说嘛!

  “我的能力主要是通过御使法衣以及别的法器,来保护自己或攻击对手。”秦云笑了笑,补充道。

  “哦,我明白了,那你自身的实力呢?是不是会和别的炼器师、炼丹师一样,有实力上的弱点?这样也不行啊,万一有人抓了你,让你专门给他们炼制法衣一类的东西,那你有什么应对之法嘛?”

  吴铁兰摩挲着下巴,道出了自己的疑惑之处。

  “放心,我炼制出来的东西,可以发挥出它们百分百的能力,防御和攻击都不例外,所以,不会有那种情况发生。”

  见秦云如此自信,甚至是笃定,吴铁兰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这是她不了解的范畴。

  到这时候,她倒是忘记自己来寻秦云的初衷,只是为了诉苦。

  待秦云准备好了晚饭,就主动留了下来。

  吴铁兰的饭量,抵得上秦云的两三倍。

  见她吃嘛嘛香,丝毫不像是有烦心事的样子,秦云怀疑吴铁兰就是为了来自家蹭吃晚饭的。

  但当她调笑着把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吴铁兰却是拒不承认。

  “小云,你做的饭这么好吃,又准备了这么多,吃不了的成了剩饭不就可惜了吗?你看我多为你着想啊……”

  说着,吴铁兰掂起饭勺,又加了一碗白饭。

  秦云看得直瞪眼,倒不是怕吴铁兰吃多了,而是怕撑着她。

  当然,秦云显然是多虑了。

  吴铁兰本就是走炼体一道的,饭量大不说,还经常容易饿,完全没有会吃撑的顾虑。

  ……

  一晃眼,半个月过去。

  十二日前,春枝便从秦氏布衣店拿到了此前定制的两件法衣,给裴洛留下一件之后,她就带着另一件离开了春华县城。

  这一日午间,阳光灿烂。

  裴洛懒洋洋地坐在院中的竹椅上,晒着太阳。

  这些日子里,他又接连遭遇了两次刺杀。

  而且,还从那些刺客身上,发现了与他兄长有关的证据。

  这一发现,让裴洛十分烦忧。

  实话来讲,他宁可什么都没发现,也不想发现这等直指他家王兄的罪证。

  “主子,从春华县往返洛都,抓紧时间的话,春枝这会儿也该着赶回来了,她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

  “秋雷分析得有理,主子要早做打算。”

  秋雷和冬霆两人,一左一右侍立在裴洛身侧。

  最先讲话的是秋雷,附和他的人是冬霆。

  和春枝一样,他们都是裴洛此前从洛都带过来的下属。

  因为夏叶背叛,春枝又去了洛都,便由二人负责在裴洛近前听候吩咐了。

  闻言,裴洛使劲揉了揉眉心,开口道:“急什么?如今形势不明,她多耽误几日,再正常不过。”

  话虽如此说,但秋雷、冬霆分明从自家主子脸上的表情看出来,他这话说得极不走心。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一名黑衣护卫小跑过来。

  “主子,冬雪姑娘从洛都那边赶过来了,这会儿正在外面等着求见您呢。”

  裴洛一挑眉,道:“春枝呢?”

  “冬雪姑娘只带了五名护卫过来,属下没有看到春枝姑娘。”

  “那她过来干嘛?”

  那名黑衣下属怔愣一下,小心翼翼地低声回复道:“冬雪姑娘说,是王妃让她过来的……”

  裴洛面露无奈之色,摆摆手,吩咐他把人带进来。

  不多时,一道清丽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由远及近。

  她身穿天蓝镶边的粉紫色衣裙,头上的金步摇随风而动,正是黑衣下属口中的“冬雪姑娘”。

  很快,冬雪娇俏可爱的面庞,在众人面前变得清晰。

  眉心一点朱红图案点缀,也衬得她更有生气了。

  看着她迎面走来,裴洛目不斜视,但脸上的表情,又瞧不出喜怒。

  站在他身侧的秋雷,偷瞥了冬雪一眼,又迅速别开视线。

  “冬雪拜见王爷。”

  说话间,她向着裴洛行了一礼。

  “嗯,春枝怎么没有同你一道过来呢?”

  冬雪眉头微挑。

  “小姐听说夏叶背叛,春枝又没有照顾好您,便让她留在洛都反省了。奴婢此番过来,是按照小姐的吩咐,来替王爷您瞧伤的。”

  冬雪口中的“小姐”,便是指裴洛的王妃,她认为自己是王妃的人。

  所以,哪怕是在公开场合,她也依然称呼王妃为“小姐”。

  冬雪精通医术,专程到春华县来为裴洛瞧伤,这点无可厚非。

  但裴洛想到自己此前,可是有要事交待春枝去办的。

  尤其是之前送信去洛都,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这次专程安排春枝回去,主要目的就是和王兄裴鸿那边联络。

  可如今春枝人去了洛都,却被自己的王妃给扣下了。

  裴洛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简直是胡闹,荣妃何时变得如此不懂事了?春枝难道没有告诉她,本王是有要事遣她去办吗?”

  他的声音沉闷中带着冷意,仿佛处于发怒的边缘。

  冬雪却是神态自若。

  “奴婢不知,不过,临走之前,王妃交给我一封信,说是一定要亲自交到您手中。”

  “信呢?”

  问话间,裴洛从冬雪手里接过了来自王妃的信件。

  外封上写着“王爷亲启”四个字。

  眼见着他就要把里面的信件取出来,秋雷忙问道:“主子,需要我们先退下吗?”

  “不必。”

  裴洛一挥手,兀自抽出信件,翻阅起来……

  不多时,他便看完了信中几页纸的内容。

  原来,这段时日以来,王兄裴鸿同样也遭遇了多次刺杀。

  只是,与裴洛所遭遇的刺杀相比。

  刺杀裴鸿的那些刺客,各个都要厉害得多,硬生生拖住了洛都王宫中的所有高手。

  有一次,对方甚至差点儿得手。

  好在有一名护卫反应够快,及时转移了目标,才让裴鸿险险避过了那场危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