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神秘人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58 2021.05.10 16:06

  赵元丰当然不能真按照钱新所说,只在衙门里等着,而让后者一个人去忙活。

  所以,他紧接着就喊了王大宁过来。

  让他号召县衙里所有捕快,以及他们的跟班,去请城中那些有名气的裁缝。

  当然,如果王大宁等人有相熟的老手艺裁缝,通通都可以请过来。

  赵元丰还再三嘱咐他们,动静一定要小。

  谁要是闹出事来,就等着被罚吧。

  当然,有罚就有赏。

  办得好的,月底可以多领十两银子的薪水。

  至于请裁缝办什么事,自然是要做一条新被子。

  此外,赵元丰还再三说明。

  哪家铺子的裁缝缝出来的被子,被安乐王看上了,来年可以免取那家店铺一成的税收。

  一条被子抵一成税收,这等好事,相信没有一家店铺会拒绝。

  但这件事的前提条件是,东西一定要做得好。

  这个“好”的定义,很宽泛。

  甚至连赵元丰自己,也没有能够说得出的标准。

  所以说,这等差事,看着是个肥差,其实也挺烫手的。

  赵元丰在这边张罗着被子的事,却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为一县之长,却被本县的新任县尉,支使得团团转的这一事实。

  或许,即便他意识到了,也会装作没有意识到。

  毕竟。

  这世上有几家上官的威严,抵得上天家的颜面呢?

  衙门里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明日东街。

  秦氏布衣店里。

  “小云,赶快收拾你做活儿的东西跟我走。”

  吴铁兰一副着急忙慌的样子,把秦云瞧得一愣。

  “干嘛去?”

  “好事儿啊,你先收拾东西,路上我再和你讲。哦,也不对,还是得先告诉你……”

  这般说着,吴铁兰就把县令吩咐下来的,给安乐王做被子的情况,同秦云大致讲了一遍。

  被子做得好,不仅可抵一成税收,还能和王爷搭上线。

  这等好事,全都揽到一家头上,怕是不太现实。

  等招呼过秦云,让她尽快赶到县衙。

  吴铁兰就留下李狗子帮忙提东西,她自己则先行通知其他人去了。

  秦云本是不想凑这份热闹的。

  但她想到其他人恐怕都会去凑热闹,自己不去,反倒成了特例。

  所以,她还是决定走一遭县衙,瞧瞧情况。

  等她到了衙门里,后院、前院全是人。

  仅是秦云能认得出来的,便有织布的、染布的、弹棉花的、布庄的、成衣店的、布衣店的、卖针线的……

  总之,大抵是县城里从事行业与做被子相关的人,全都过来了,好不热闹。

  秦云瞧见眼前这等盛况,估摸着自己是没有表现机会的。

  不过,这倒是不妨碍她观察众人带来的各种材料。

  这其中。

  还有城中好几家经营布庄生意的人,带了布料样品册子过来。

  如此增长技能的好机会。

  秦云仿佛一只闻到腥味儿的猫,露出笑脸便迎了上去。

  ……

  望春楼的客房里。

  裴洛听到了手下人的汇报,知道县衙的人,都在为了他口中的被子一事忙活。

  “嗯,就让他们折腾吧……”

  被子的事,裴洛就是随口一说,本也没当回事。

  至于赵县令回去之后,是如何过度解读的,他也不在意。

  总之,要不要见那赵县令,何时见,纯粹看他心情。

  “主子,那我们要找的人……”

  房间里,春枝出声询问。

  裴洛摇摇头。

  “怕是已经逃之夭夭了,若是兄长一开始就不要下令封口,而是直接贴出海捕文书,或许就不必折腾出这么多事情来了。”

  “主子,听说那质子在都城时,很喜欢逛成衣店、布衣店、布庄之类的地方。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大张旗鼓地搜查城中这类地方呢?”

  “我原先也这般想过,但后来又觉得不妥。对方都在潜逃了,实在没必要如此高调行事。哎!只怕咱们这一趟,是要无功而返了。”

  之前裴洛一时兴起,派人去监视秦氏布衣店。

  也正是因为看到店主和衙门的人有牵扯,又恰好是经营着那质子爱去的一类店铺。

  他们这次过来春华县城。

  表面上是安乐王来上任县尉一职,实则是追查了一路,就为了除掉逃跑的凌国质子。

  这一件事的实情。

  除了魏国国君和他的近卫,以及钦天监的几名天师和一些与王室有关之人。

  余下的,便只有裴洛本人和春枝知晓。

  就连夏叶和裴洛的其余下属们,都是丝毫不知情的。

  凌国地处魏国东部。

  此前便已投降魏国,并且把原凌国的土地并入魏国版图,成为了魏国的东凌府。

  东凌府的府城,也就是前凌国的都城,名称不变,依旧是“凌州城”。

  前凌国国君,那位凌国质子的亲叔父,叫做“凌世盛”的。

  在投降之前,提出了一个条件——处死凌国质子。

  这位凌国国君一向昏庸,在国内的风评很不好。

  加之凌家与姜家之间的那桩往事,害得其兄长凌世宗身死。

  他提出这样的条件,就连魏国国君裴鸿都认为十分合理,随口便答应下来。

  哪知,凌国质子却从魏国重重防护的天牢里,被人悄无声息地救了出去。

  而钦天监的人在质子逃跑之后。

  卜算出他并未前往凌州城,寻找投降的前任凌国国君凌世盛报仇。

  而是一路朝着东云府的东南方向逃离了。

  东云府地处魏国东部,是紧挨着原凌国地界的一方府地。

  而东云府辖下的东南方向是梅州郡。

  梅州郡东南角上,有一个偏僻的小县城——春华县。

  当今圣上不放心把追查质子下落的事,交待给旁人去做,便指派给了亲弟弟安乐王。

  但为了掩盖凌国质子已经逃跑的事实,他得找个过得去的理由。

  所以,裴洛便被圣上“一怒之下”,任命为了新任春华县尉。

  而他们先前在秋石县逗留,只是碰巧发现了一个疑似凌国质子的人。

  然后,便造成了裴洛此次的重伤。

  而他却还不得不拖着重伤之躯,来到春华城。

  凌国质子手无缚鸡之力,裴洛却连伤自己的人都没看清楚。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那名凌国质子身边,一定隐藏着一位高手。

  或许,就是把对方救走的那名神秘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