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救一下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88 2021.05.20 16:06

  被子法器的加入,让外来者一方逐渐处于了劣势。

  加之被子的面积足够大,移动也很方便。

  他们这会儿连靠近裴洛都做不到,更别谈攻击他了。

  局面完全反转。

  那黑衣首领恨铁不成钢地瞅了眼夏叶。

  转头间,他又阴郁地朝着院子里扫了好几眼,最后才发现了在一旁指挥被子法器的秦云。

  因着忌惮秦云还留有后手,黑衣首领只好下令道:“撤退!”

  秦云看见对方的眼神,想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之后,忽然间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她并不是担心被对方给记恨上。

  而是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刚才御使着法器,间接剥夺了对方一人的性命。

  虽然,早在知晓这方世界有修炼者,而外界并不太平的情况下。

  秦云就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面临这一步。

  但真到了这一天,一切都发生的时候,秦云才发现,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她提前给自己做过的那些心理建设,并不能抵消她此刻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不适。

  秦云并不想在众人面前露怯,所以,她很快把自己的不适神色收敛起来。

  春枝看着同那群刺客一道离开的夏叶,脸色发白。

  但裴洛下令让他们不得追击,春枝等人也只得留在院子里。

  至于夏叶那边,自然是被放过了。

  “叮!”

  目标:秦云

  等级:二星衣匠学徒

  技能:初级缝纫术(2/5),初级鉴别术(2/5)

  任务:1.熟练掌握绣制洗髓符布符的能力。

  2.用洗髓符与其它辅助材料结合,脱胎换骨,与秦氏一家斩断因果。(注:……)

  3.安乐王裴洛有一阶药草和十种不同的妖兽血液的线索,建议救下此人,已选择救下,已完成。

  4.请发挥出你身为二星衣匠学徒的实力,在此地当众把你缝制的一阶下品锦被升级为一阶中品,已完成。

  奖励:1.任务1、2完成奖励(初级缝纫术三星技能,初级鉴别术三星技能)。

  2.任务3、4完成奖励(初级缝纫术三星精通,初级鉴别术三星精通),待发放(请先行完成任务1、2)。

  ……

  秦云心道,果然。

  她的判断没错。

  在第一条、第二条任务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即便她率先完成了第三条、第四条任务,也拿不到后两条任务的奖励。

  想到此,秦云把目光转向了春枝等人。

  此时的她,心里已经镇定下来。

  春枝感受到她的视线,知道刚才的被子是秦云使出来的。

  毕竟她先前一脸认真地说要缝被子的事,他们都听到了。

  只是那时候,众人都觉得这姑娘莫不是脖子上面的那啥有点问题。

  谁承想,原来人家是传说中的炼器师啊。

  炼器师是修仙界才有的称呼。

  而春枝等人虽是低阶修士,但依着他们的年龄和修为,在魏国已经是排在前列的了。

  因为在魏国国内,多得是无法迈入修炼门槛的人。

  加之他们还跟在安乐王裴洛身边做事,自然对修仙界的许多事都不陌生。

  “想不到在这小小的春华县,还能遇到一位炼器师,实在是失敬。”

  彼时,裴洛已经走到了秦云面前,还朝着她拱了拱手。

  秦云知道炼器师的意思,但她紧接着便摇摇头。

  而后朝着裴洛拱手还礼道:“王爷,您客气了,我是一名衣匠,并非炼器师。”

  按照记录器的名称来看,自己就应该是一名衣匠。

  所以,秦云认为,她自称为“衣匠”会比自称“炼器师”更加合适。

  衣匠?

  饶是裴洛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奇怪的称呼。

  成衣匠,也便是裁缝,他是知道的,但衣匠这种“缺斤短两”的说法,他倒听得有些迷糊了。

  难道是炼器师的一种?

  这般想着,他便向秦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我只是衣匠,和炼器师不是一种体系的,严格来说,我可以缝制任何与布、衣有关的物品。

  “比如野兽皮毛,那种是可以制衣的。再比如这条被子,它的外表是丝织品,芯子是棉胎,但也是与布衣有关的一种材料,我都可以用来缝制自己想要的法器……”

  秦云的解释,在场众人都听了进去。

  所以,这时候最疑惑的人,当属和她关系最近的吴铁兰了。

  “小……小云……”

  吴铁兰迟疑地喊出了秦云的名字。

  刚才秦云指挥着一条被子“大杀四方”的事,实在是让她印象深刻,也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所以,这会儿她也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该换个称呼,带个尊称什么的。

  不过那样也太别扭了,吴铁兰郁闷地挠了挠头。

  这时,秦云也转过身来看向她。

  吴铁兰只好硬着头皮道:“……这,我以前咋不知道你会这些呢?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哪里敢和你……”

  那么没大没小的相互称呼,至少该在名字前面加个“大师”啥的。

  秦云笑着解释道:“铁兰姐,咱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好。其实,我也是最近才修炼有成,之前就连一阶下品的法器都缝制不出来。”

  吴铁兰惊讶不已,问出了在场的修炼者们都好奇的问题。

  “那这条被子的品阶是……”

  “没办法,修炼不到家,刚才也只是把它升级到了一阶中品。”

  众人:“……”

  秦云一脸遗憾之色。

  旁边的裴洛、春枝等人,却觉得她是在红果果的炫耀。

  ……

  就在秦云救下裴洛的不久之前。

  黄花街上的福满楼里,蒙婆婆和姜千曜正在吃早餐。

  姜千曜把自己笼屉里的最后一个小笼包塞入口中,嘟哝着道:“婆婆,你不是说他会有危险吗?到底是啥时候呢?”

  “待会儿,还有一刻钟。”

  听到这话,姜千曜在惊讶之下,刚咬了两三口的包子被他一囫囵咽了下去。

  食物卡在了喉咙里,他当即就喘不过气来了。

  蒙婆婆也在吃着包子,却似乎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她头也没抬,手轻轻一挥,那只盛着紫菜蛋花汤的大盆,就被推到了姜千曜跟前。

  他咕咚咕咚连灌了好几大口下去,又舒展了半天心口,终于缓过劲来。

  之后,姜千曜站起身。

  “婆婆,那咱们过去救一下他?”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