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谈交易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62 2021.05.16 16:06

  房间里的三人神色一凛。

  春枝神情戒备。

  “谁在外面?”

  门被推开来,房间外的走道上,视线可及之处,裴洛的一众黑衣下属尽皆倒在地上。

  而这一切,屋里的三人适才却毫无所觉。

  所以,这群黑衣守卫应该是在极短时间内,就被来人给解决了,以致没一个有机会吭声的。

  这时,夏叶也不得不站起来,却下意识挡在了裴洛身前。

  来人是一名白发老妪,长相平庸,刚才说话的人便是她。

  身后跟着一个少年。

  裴洛三人,虽然没有认识眼前老妪的,但那少年,他们却是再熟悉不过。

  可不就是那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前凌国质子吗?

  看到少年,裴洛又想起先前在秋石县无意中发现对方后,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一招打成重伤的事。

  愤恨、屈辱、庆幸……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他心间。

  “凌千曜,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本王面前……”

  这嘴硬的话,裴洛说得很没有底气,但这也是他贵为王爷之尊,最后的倔强。

  当然,他没底气可不是怕了眼前的少年,而是担心少年身侧实力高深莫测的老妪。

  事到如今,裴洛自然能想明白。

  先前那个在秋石县一招伤了自己,他却连对方样貌都没看清楚的神秘人,就是眼前的老妪。

  少年伸出食指,冲着裴洛使劲摇晃几下,笑说道:“非也非也,安乐王爷,纠正您一下,我并非是凌千曜,我的名字一直都叫做姜千曜。”

  裴洛轻笑一声。

  “呵,姜千曜是嘛?看来凌家当初送你来洛都,本就存了借刀杀人的心思呐,啧啧,还真是个可怜人……”

  他口中的“洛都”,指的便是魏国的国都,亦即洛安府府城,洛安城。

  “想不到安乐王都快大祸临头了,还有这等闲心调侃小辈,看来老身这一遭,不算白来。”蒙婆婆忽然开口道。

  “哦?老夫人这话的意思是……”

  裴洛嘴角噙着笑,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在对方未道明来意之前,他的心很难平静下来。

  “老身蒙九,王爷可以称呼我‘蒙婆婆’,我今日特意过来这里,正是要提醒王爷一件事,您与我们的方向一致,处境十分危险,难道您没有丝毫察觉吗?”

  蒙婆婆的提醒,其实裴洛也想到了。

  姜千曜从洛安城天牢被救走的时间,与他离开都城的时间,无限接近。

  如果朝中有人要借此生事,给他扣上一个勾结逃犯的罪名,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再者,即便此计不成,也还能给他安排上一个与逃犯同路,被姜千曜及其同伙所杀的下场。

  而姜千曜逃离到东元府东南方向的消息泄露出来,恰好成了这一切的催化剂。

  至于真相如何,其实没人会在乎,自己到底是不是被前凌国质子及其同伙所杀。

  反正只要他裴洛死了,国君和太子父子两人,便都可以高枕无忧了。

  只是裴洛实在是感到意外,王兄怎么会突然决定对自己下手了?

  难道自己过去那些年的表现,还不足以证明,他无意于那个位子吗?

  想到此,裴洛不由扭头瞥了一眼夏叶,这个被王兄派来监视自己的女人。

  但他很快又转移目光,看向蒙九。

  “蒙婆婆此来,不会仅是为了告诉裴某这一点吧?”

  “不,我还想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当心自己的安全。此外,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很乐意护送你安全返回洛安城。

  “但前提条件是,你要让姜千曜摆脱前凌国质子的身份。还要转告天下人,他姓姜,不姓凌。相信我们提出的条件,对于裴王爷您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只是不知,您可否愿意与我们做这个交易呢?”

  蒙婆婆提出的条件,对于过去身处国都的裴洛来说,或许就是动下嘴皮子的功夫,便可想出办法。

  但眼下王兄裴鸿,也就是那位魏国国君已颁发圣旨,派遣他任职春华县尉。

  身为兄弟,裴洛根本没有理由抗旨返回都城,与裴鸿撕破脸。

  一旦他真的那样做了。

  大逆不道,为天下人所耻笑只是其一。

  其二,也破坏了他与裴鸿多年积累下的兄弟感情。

  这两条,不论哪一条的后果,都是裴洛无法承受的。

  因此,裴洛也只是怔愣了一小会儿,就摇了摇头。

  “蒙婆婆请回吧,虽然我暂时对付不了你,但回头我会把此事上报给我王兄。届时,如果他执意要除掉凌千曜,哦,不,是这位姜千曜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派遣援兵过来支援我的。”

  “哟!看来咱们今儿个是白来了。”

  蒙九转过头,戏谑的眼神瞧向姜千曜,后者瘪瘪嘴,没说话。

  她复又看向身前,言语威胁自己的安乐王。

  “那老身就等着王爷的下一步动作了。”

  “对了,这段时间我们都会待在黄花街上一间叫做‘福满楼’的小客栈里,随时欢迎安乐王大人光临。

  “还有,王爷的伤是老身打伤的,但我也能为你医治好,前提是你愿意的话……”

  话罢,蒙婆婆转身便走,姜千曜紧随其后。

  裴洛眼睁睁看着王兄要求自己尽全力解决的前凌国质子,潇洒地从自己面前离开,目光冷峻,却又无能为力。

  这种无力感,他不是第一次体会。

  上一次的时候,还是在秋石县时,被神秘人所伤的那一回。

  而蒙婆婆适才也主动承认那次的事,与她有关。

  也就是说,他裴洛居然在同一人面前,接连栽倒了两次,倒真是丢尽了魏国王室的脸面。

  但又一想到蒙九的实力难以估量,出手时自己压根就看不清,裴洛便又释然了。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认怂并不丢人。

  “夏叶,去了解一下福满楼的情况。”

  二人刚一离开,裴洛就吩咐夏叶去办事。

  “我去?”

  夏叶指了指自己,还以为听错了。

  “难不成你想让春枝去?”

  裴洛冷眸一扫夏叶,“不会连自己该做什么都忘记了吧?”

  夏叶心中五味杂陈,却是迅速反应过来,拱手道:“是!属下遵命!”

  她说完便转身退出房间。

  春枝犹疑道:“主子,夏叶她……”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