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瞧热闹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62 2021.05.17 16:06

  “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明白?”

  “是!属下明白!”

  “嗯,退下吧!”

  春枝很快退出去。

  裴洛使劲一揉自己的额角,心中喟叹不已。

  王兄啊王兄,既然出发前说好了要封锁消息,如今却又为何出尔反尔?难道真是容不下小弟我了吗?

  ……

  晚间。

  县衙后院。

  赵元丰晚饭用到一半,便听到下人禀报钱新过来拜访,说是有急事禀告。

  赵县令一听这话,当下也不吃饭了,直接见了钱县丞,领着后者到了书房。

  “钱县丞,什么事这般着急?可是关于那位爷的?”

  “县令大人,您晚饭吃好了没?”

  赵元丰一听这话就笑了,“有话你就直说,别绕这弯子。”

  闻言,钱新在心里迅速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县令大人,我今日听说了一则别城传过来的消息,说是洛安城那边出了一件事,前凌国质子逃跑了,还朝着春华县这边来了。

  “要命的是,还有传言说,那位爷可能与那质子的逃跑有关系。

  “这消息且不论真假,估摸着明天,最多后天,就该传到春华县城里来了。这真相到底如何,还作不得准,但明天那被子,您看咱们还送吗?”

  赵元丰一听,顿时头大如斗。

  他本以为钱新此来,最多会告诉自己一些关于安乐王的喜好之类的小事。

  哪承想,一出口就是这么一条大消息。

  早知道,他适才就应该吃饱喝足了再来与钱新会面,省得待会儿出了书房,郁闷得吃不下饭。

  这时候。

  他倒是想起来钱新刚才一开口,就先问自己吃没吃晚饭那话的意图了,合着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那钱县丞的意思呢?”

  钱新一听,得,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

  别看赵县令比自己年轻,官面人不轻易表态这一项,却是学到了精髓。

  要么说人家是上官呢?

  钱县丞清清嗓子。

  “咳咳!其实这件事也简单,咱们得做好两手准备。

  “一方面,不能让圣上误会,觉得咱们屁股歪了。

  “另一方面,咱也不能让那位爷的脸面不好看。

  “最好的办法,就是明天还去送被子。

  “但一定要人多、热闹,最好要闹到满城皆知的那种。同时还要遣人在城里宣传说,此举是为了感谢安乐王,肯屈尊来咱们春华县。

  “所以,商户们联合送锦被的举动,是为了预祝王爷前程如花似锦,赞美大魏山河锦绣。

  “如此一来,咱们就成了公开感谢圣上恩德,而非私下里迎合那位爷。

  “况且,送锦被又不是送真金白银,这活儿又是商户们主动承接的,旁人挑不出错处来。”

  赵元丰暗叹一口气,心中犹疑。

  “只是不知,圣上与安乐王的关系究竟如何……”

  “县令大人,此事不在我们考虑范围之内。您只需知晓,布告一日没有张贴,质子的事,便作不得准。

  “眼下也只需咱们把送被子的策略改变一下,不再保持低调。

  “如此一来,咱们至少是向圣上表达了忠心。

  “就算那位爷责怪咱们过于张扬,那您也可以推脱说,是百姓们感谢圣上恩典,欢迎他的到来,表现得过于热情了。这话没毛病吧?”

  县衙这边。

  因为裴洛的上任,与前凌国质子的逃亡,牵扯到了一起。

  赵元丰和钱新就此商量了小半夜,才敲定了明日送被子的流程。

  裴洛这边。

  夏叶也打听清楚了福满楼的情况,位于黄花街与明日东街的交叉口上。

  经营模式与望春楼相似。

  有客栈和饭馆,规模比之望春楼小得多。

  倒是这家福满楼的位置,恰好就在此前调查过的秦氏布衣店的街对面。

  只是福满楼是门朝黄花街,一面墙临着明日东街。

  秦氏布衣店则是门朝明日东街,一面墙临着黄花街。

  裴洛听她汇报之后,觉得此处没什么可查的。

  春华县城本就是个小地方,能开店的街面房也不多,所以,也就不再追查此事。

  ……

  翌日凌晨。

  丑正将至。

  王大宁便按照赵元丰和钱新的吩咐,领着手底下人到各家去传递消息。

  秦云也是在睡梦中,被吴铁兰的敲门声和喊声吵醒了。

  确定来人身份之后,她拢下头发,擦把脸,方才打开院门,把吴铁兰迎了进来。

  “铁兰姐,这天儿还没亮呢,你咋这么早就来叫门?有啥急事吗?”

  吴铁兰也不耽搁,径直讲明了来意。

  秦云听完后便明白了。

  原来赵县令和钱县丞的意思,是要他们这些商户,白日里一起去望春楼拜见下安乐王裴洛。

  所以,吃过早饭后,就得到县衙里集合。

  如果迟了,不能一起赶过去,见不着王爷尊驾,没福气的还是他们自己。

  但吴铁兰同时也告诉秦云,她如果实在不想去,可以不去的,其实也没啥影响,堂堂安乐王,哪里会注意这种小事。

  当然,这话是她悄悄说的,还特意提醒秦云,不要同其他人讲。

  秦云不想特立独行,所以,在谢过吴铁兰的提醒之后,还是言明了自己会过去。

  然后,吴铁兰就告辞离开,去了别家传递消息。

  因为捕头、捕快们和他们的跟班们传消息全靠挨家挨户敲门,而且还要根据各家商户实力不同,去喊的人也得有意调配开。

  吴铁兰也是因为和秦云关系好,才直接把这件事揽下了。

  所以,等到他们通知完那些商户,再顺道通知一下县中富户和别的家族,天色已然大亮。

  到这时候,忙了大半夜的捕快们方才在城中随意通知了一下他们的街坊邻里,说是上午县衙会组织城中的一些商户前往望春楼,拜见安乐王。

  等到早饭后,一众商户聚集到县衙时。

  城中各处都知道了安乐王在望春楼的消息。

  其实,春华县城里的大多数普通百姓们,因为整日忙于奔波,为生计发愁。

  他们对于高高在上的王爷,最多就是有点好奇心。

  如果让他们放下手中的活计,特意跑去望春楼瞧热闹。

  要么就是跟着旁人起哄,要么就是本着“观猴戏”的心态去的。

  赵元丰和钱新待在春华县多年,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