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被掉包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66 2021.05.22 16:06

  此前,记录器让秦云把被子交予县衙,后面又让她拿来升级,却没点明后续的处理问题。

  但为了避免记录器出什么幺蛾子,她当然不会把被子收回去。

  想到此,秦云便道:“如果王爷是为了那条锦被的话,其实锦被之前就已经被我赠予春华县衙了。而今日赵县令和钱县丞本就是来为您送锦被的,您收下完全没有问题。

  “但那条被子之前本是一阶下品,如今我已把它升级为一阶中品,修改的费用我便收下了。”

  说着,秦云抬手便从春枝端着的托盘里,抽出了五张收起来。

  其实,她拿钱这会儿还是十分忐忑的。

  因为这方世界的法器价值几何,秦云心里也没底。

  但她又不想让自己缝制的被子法器,成为白菜价。

  即便只是修改费,她也得意思一下,如此,方能让她心里舒坦一些。

  待秦云把金票收入随身的小包,还特意抬头瞧了眼裴洛,却见后者脸上并未有不满之色,甚至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看来,她收的修改费还是很合理的。

  “想不到秦店主这么客气,您这个朋友,裴某交定了,将来如果您去洛安城,务必要去本王府上作客。”

  “哪里哪里,是王爷客气了,您不嫌弃我收的费用过高就好。”秦云客套道。

  “怎么会?我们王室的炼器师,平时找他老人家重新祭练或者升级什么器物,把一阶下品升级到一阶中品的话,至少都是千两黄金起步,还不保证一定能成功。所以说,秦店主您实在是客气了。”

  “哦?”

  秦云脸上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

  然后便道:“实不相瞒,我一直都是自己琢磨衣匠一途,对其他修士知之甚少,可否请王爷帮忙解惑。当然,如果其中门道过于繁琐,您简单说几句也成。”

  闻言,裴洛没有推脱,与秦云详细讲述了一番。

  魏国王室的炼器师,是二品炼器师。

  但炼制二阶中品和上品法器的成功率,得看运气。

  炼制二阶下品,倒是游刃有余。

  至于炼制一阶法器,一阶中品的概率较高,偶尔也会炼制出上品和下品。

  炼制一阶极品的话,就极为罕见了,只炼制出来过一件。

  也就是说,即便成了二阶炼器师,也不是想炼制出一阶上品或极品的法器,就能随随便便炼制出来的。

  “既然王室那位炼器师已经是二阶水准了,为何不能多炼制些一阶的法器,待到一阶阶段的炼器技艺更加醇熟以后,再继续打磨二阶阶段呢?”

  说到这里,见裴洛陷入思索。

  秦云连忙道:“小女这话说得唐突了,毕竟您并非是那位炼器师本人。”

  裴洛回过神来,面上露出苦笑。

  “实不相瞒,咱们魏国的资源有限,炼器师所需的许多材料,都是从南岭山脉里找来的。南岭山脉位于南星府以南。从洛安府到南星府这一路还好说,毕竟都是魏国能管辖得了的地界。

  “可一旦进入南岭山脉,那里就是危机四伏了。越是高阶的材料,越要往南岭山脉更深处走。而寻找一阶的炼器材料虽然只需在山脉外围,但也并非轻易就能找到的。

  “我们想从里面带出来各种材料,又需要耗费不少人力、物力,有时甚至还会白跑一趟,折损不少人手。

  “虽然我们可以随时召集人力过去寻找,但在没有高阶战力的情况下,每次能收获多少,纯粹看运气……

  “因此,王室的炼器师想要获得更多的炼器材料来练手,并不容易。”

  裴洛之后又说了很多关于南岭山脉的事。

  说到最后,他才告诉秦云,她想要的妖兽血液和一阶药草,都可以从南岭山脉里找到。

  王室那边虽然也有一些相关的材料,但他不能做主。

  所以,秦云如果真想要那些材料,只能去南岭山脉寻找。

  好在,裴洛这边可以提供给她一张地形图。

  这是魏国王室以往派人搜寻过的南岭山脉外围,部分区域的地形图。

  这份地形图在洛安城里,不算是秘密,许多店铺都有得卖。

  只是在春华县这种小县城,却是千金难买。

  话罢,裴洛就让春枝取了一份地形图的摹本过来,交给秦云。

  秦云很需要这份地图,但也不能白拿人家的。

  可她手头上的确没有能让眼前这位安乐王,看得上眼的东西。

  思忖片刻后,她便说道:“若小女它日从南岭山脉外围获得自己所需之物。回来之后,便回赠一件一阶锦衣,作为王爷赠予地图的谢礼如何?”

  “那敢情好。”

  裴洛也不问秦云为何现在不能做一件给自己,点头应了下来。

  “对了,你如果需要一阶妖兽的血液,那就要斩杀一阶妖兽,这可不是件容易事儿。你可以在南星府那边找人帮忙,还有那一阶药草也是……”

  裴洛又和秦云说了一些相关的注意事项,她也都一一谢过对方。

  之后,秦云也把被子的认主流程和使用方法,说与裴洛听。

  二人相谈甚欢。

  秦云没想到这位表面高冷的安乐王,私底下如此好说话。

  但她很快发觉自己在这边停留的时间不算短了,连忙起身告辞。

  裴洛出言挽留她一起在前面的酒楼用午饭。

  秦云婉拒了。

  待她走后,春枝一脸不可置信地神色瞧着裴洛,这还是自家主子嘛?

  “给洛安城去信,调查夏叶的事。”

  依旧是冷冰冰的语调,春枝瞬间清醒,“是!”

  但她脸上还是飞速闪过了一丝疑惑。

  “她就是秦氏布衣店的店主?这么有潜力的人,先前居然没被发现。之前是夏叶带人去调查的吧?把她带去调查的人喊进来。”

  一想到夏叶,春枝也把刚才裴洛对秦云态度好的事搁到了一边。

  可待她去向黑衣守卫们询问时,便发现之前被夏叶带出去调查秦氏布衣店的两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裴洛得到她的回复,眉头皱起,仔细回想之后,判断道:“他们应该早就被人给掉包了,给洛安城的去信里也提一下吧。”

  春枝意识到问题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即刻退出房间,派人传信去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