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离开了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40 2021.06.09 10:16

  柴运生与单正金,同在兰溪城任职。

  一个为南星酒楼分店掌柜,一个为青天拍卖行分店管事。

  二人社会地位接***素里也多有往来,关系极好。

  所以,此番见单正金有意避开自己,才肯与柴子京说明情况,自然要调侃对方两句。

  话虽如此说,柴运生心里却是知晓事情轻重的。

  他紧接着便向柴子京告退一声,把空间留给二人。

  “运生叔,您也留下吧,单管事在私交与公事方面,一向分得清,您又不是头一次知晓。”

  “诶!公子说得是,我也不与他计较。”

  柴运生脸上扬起胜利般的微笑,朝着单正金挤眉弄眼,后者却是摇头失笑。

  柴子京一摆手,示意单管事与他们一道坐下,而后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还烦请单管事把情况与我详说一下。”

  单正金这才把与秦云之间的交易讲了出来。

  尤其是秦氏布衣店的事,他着重提了一下。

  至于秦云的身份,他却是隐去未提。

  这也是青天拍卖行的规矩,顾客的身份不能从他们这边主动泄露出去。

  至于其他势力会不会调查出来,就不归他们管了。

  想来,凭借着柴家在南星府一带的人脉,把秦云的来历调查清楚,并非难事。

  再者,每天进出青天拍卖行的人是有限的。

  作为一个外来者,秦云的身份很快就可以被确定。

  “既然如此,单管事可以安排我们与那位姑娘见上一面嘛?”

  南星府柴家的势力不算小,但这是在南星府一带。

  至于在魏国其它几府的力量,相对就要弱上许多了。

  眼下听闻有法衣和布符的线索,而且是不属于魏国王室势力的,柴子京当即就多上心了几分,想要确认真假。

  “这个……柴公子,您也知晓的,我们拍卖行的规矩……”

  “行了行了,我们公子明白了,你个老金啊,一点儿都不知道变通,外人谁不知晓,南星府都是我们柴家的天……”

  柴运生的“天下”二字尚未说完整,就被柴子京抬手打断。

  “我也明白单管事的规矩,既然如此,咱们待会儿便把这次的信息费和布符的费用结算一下。还有,运生叔,不要忘了单管事的佣金……”

  说到此,柴子京便提起了旁的话题。

  单正金也告罪一声,顺着他的话题继续搭话。

  柴运生在一旁瞧着,知道今日这场交易算是完成了。

  但依着他对他们家公子的了解,此事必然不会就此结束。

  果不其然。

  单管事刚一离开酒楼,柴子京就吩咐柴运生调查秦云的身份。

  “……调查清楚之后,切记不要惊动对方。”

  “嗯,公子放心,我明白。”

  在柴家势力的高速运转之下。

  次日一早,经过排查。

  他们认定了秦云,就是那个和单正金交易过布符,以及秦氏布衣店信息的人。

  此番调查。

  他们不仅查出了秦云的化名“云禾”。

  她来到兰溪城之后的所有行程。

  甚至就连她本人的画像,都被画师听人口述之后,清晰地描画了出来。

  若是秦云看到了自己的画像,怕是都会惊呼,此画像中人十分熟悉了。

  看到画像中的秦云,饶是柴运生这个见多了南来北往客人的店掌柜,也不由地感叹起来。

  “这姑娘看上去真是颇有灵气啊。”

  柴子京在一旁听着,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觉得自家族叔是在夸大其词。

  但待他看清楚了画像之后,却是微微怔神了片刻。

  他回过神来,笑说道:“果然是画师手笔,甭管是什么样的人出现在他们笔下,都可以画得如此生动。”

  柴运生没注意到柴子京此前的失神。

  所以,听见他的说法,还好生解释了一番。

  说是那些见过秦云的人,看了画像之后,都说这画像上的人,画得和她本人极为相像。

  尤其是城门口那几个近前见过她的向导。

  其中一个叫小文的,还亲自给她带路了许久,相比其他人,更为熟悉秦云。

  那小姑娘看到画像之后,还说像是见到了她本人。

  秦云并不知道自己刚来到兰溪城,就被有心人给注意到了,还被人好一番调查。

  晨起,用过早饭之后,秦云就去了昨日来时的城门口,寻那向导小文。

  她打算在兰溪城多逗留两日,看看本地的布庄有什么特色的料子。

  样式不错的,她便打算进上一批,存放到空间戒指里。

  等回头找齐了自己需要的材料,返回春华城,这些沿途买来的料子,就都可以利用起来了。

  因为不熟悉兰溪城,所以还是需要找个向导,更为节省时间。

  她觉得小文就挺不错的,所以便打算重新找对方来给自己带路。

  可是,待她来到城门口,和那小文说明来意之后,对方看她的眼神却有些奇怪,动作中带着躲闪。

  观察他人的言行举止,已经成了秦云的职业习惯。

  所以,她很容易就留意到了对方的变化。

  “小文,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

  小文眼神闪烁,看了下附近的其他同行,欲言又止。

  之后,她示意秦云走到远处一个拐角,才告诉了她实情。

  正是讲了昨日柴家人,找他们询问秦云消息的事。

  “……云姑娘,您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啊?他们可是柴家的人……”

  秦云摇摇头,面不改色,语气笃定道:“我不曾和他们有过交集,我想他们应该是在找其他人。”

  小文听了她的话,狠松了一口气,而后提醒她道:“我看您应该是个好人,南星府都是柴家人的,您若是真和他们有啥误会,还是早点儿解释清楚了才好。”

  “嗯,虽然我不认识柴家人,也不曾得罪过,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谢谢你告知我这些。布庄我就不去了,这些是此次耽搁你时间的酬金。”

  说着,秦云就把银子递给了小文。

  小文连连摆手,不肯收下,但秦云还是塞到了对方手中,径直往远处走了。

  出门时,她一直随身携带自己的包袱。

  所以,她此刻连南星酒楼也没返回,就从城门口离开了兰溪城。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