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布衣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饱口福

布衣缘 谁家春早 2054 2021.06.05 10:16

  “属下明白!”

  “好!现在就去把冬雪给我绑了,送她回洛都。对了,一定要转告荣妃,如果再有像冬雪这样搅事的人过来,我可就全都算到荣家头上去了……”

  “是!属下领命!”

  秋雷没有丝毫迟疑,说完便双手接过信,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不多时,望春楼里传出了一道女子的尖叫声。

  冬雪被绑了,她刚喊了一声,就被秋雷拿布团塞住嘴,铁链捆上了。

  数名护卫骑马护送着一辆马车,车里载着冬雪,离开了望春楼。

  房间里。

  裴洛出声道:“把冬霆给我叫过来。”

  “主子!”

  冬霆很快就过来了,完全不是裴洛此前所说的有伤起不来的样子,反倒是神采奕奕。

  “伤好了没?”

  “回主子,已经好了!”

  “嗯,好了就好,去把秋雷他们几个全部灭口,除了冬雪,一个也不能留。另外,你去一趟洛都,让荣妃再增派一批护卫过来。”

  “主子,和秋雷一起的其余几个也要灭口?”

  “随便告诉别人我的私事,这个理由够不够?”

  “是!属下惶恐!”

  冬霆当即单膝跪地。

  “别怕,你怕什么,你和他们还是不同的,我知道你的忠心。”

  “是!谢主子信任!”

  “嗯,下去吧,等他们离春华县城远些了再执行家法。你们带足装备,就不用再返回了,直接去洛都报信吧。对了,这是交给荣妃的信。”

  “是!”

  接过信件,冬霆离开了房间。

  ……

  隔日。

  距离春华城百余多里外的一片空旷之地上。

  一名黑衣人,被数名同穿黑衣的男子合力围攻。

  被围攻的黑衣人奋起抵抗,口中还在讲话。

  “冬霆,我不明白,主子他为什么这么做?”

  “秋雷,我早就提醒过你的,在主子面前,一丝一毫异心都不能有。”

  “我何时有过异心了?”

  “你不该觊觎冬雪姑娘……”

  “呵!只要是进过他王府的女人,就都是他的吗?哈哈哈……这简直可笑至极!”

  “秋雷,束手就擒吧!不要让我们为难。”

  冬霆神色复杂,出刀时的刀法紊乱,显然是心绪不稳。

  “麻烦帮我转告冬雪一声,她是我心中永远的光明,我对她是真心的,我……”

  “噗……”

  秋雷讲话时的分心,让其中两名黑衣护卫寻到了可乘之机,一个伤到了他的心口,另一人则伤到了他的腹部。

  “住手!”冬霆大喝一声。

  让那两名重伤秋雷的护卫动作一顿,剩余两人也都同时看向了冬霆,显然是让他给个解释。

  “同僚一场,让他把话说完。”

  呼……

  听到冬霆的解释,几名黑衣男子松了一口气,他们从昨日奔波至今,虽在突袭之下连杀好几名同僚。

  但秋雷着实是块难啃的骨头,一连让他们追击了十余里。如今几人已力有不逮,如果冬霆此时反水,那他们可就麻烦了。

  “我……爱她……”

  “嘭!”

  不远处赶来的冬雪,恰好看到了秋雷倒地的一幕。

  她身上的铁链,刚才已被冬霆解开。

  因为秋雷逃走得太快,冬霆几人都去追击,冬雪擅长的是医术,武力不及几人,速度自然慢上许多。

  “啊!”

  冬雪轻呼出声,连忙抬手捂住自己的嘴,眼泪顺着眼角无声而落。

  她急忙背过身去,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擦干眼泪。

  确认一切自然之后,她转过身来,依旧是那般高傲的姿态,走近了冬霆等人。

  “是我!冬雪,这是怎么回事?谁给你们下达的命令杀害自己人的?”

  之前死去的几人,就死在马车旁边,冬雪认出了他们。

  正是那几人告诉她秦云与裴洛的事,昨日自己突然被绑,又是那几人护送,冬雪已经感觉到了有哪里不对劲。

  离开春华城之后,她不住通过马车窗口给秋雷使眼色,后者把她口中的布拿掉了,却让她什么都不要说。

  她当时没想明白,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原来,秋雷早有预料,却没告诉她。

  “这是主子的命令,请冬雪姑娘配合,不要多问。”冬霆出声道。

  冬雪表现自然,随意扫了一眼地上的冬霆,道:“喔!那他已经断气了吗?”

  冬霆回道:“冬雪姑娘是医师,不妨上前查看一番。”

  “可以啊。”

  咚咚咚……

  一步步朝着那人走过去,冬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终于,她走到了秋雷面前,蹲身在他的脖颈、鼻尖处一探,又装作不经意,把他的眼睛合上。

  而后,她毫不留恋地起身。

  “这几人的尸体,我们都得埋掉,不能给主家添麻烦,你们没意见吧?”

  “没!”

  “没有!”

  等有两人先出声了,冬霆才附和了一句,“我也没有。”

  “……”

  之后,几人一起行动,分别挖了几处深坑,把秋雷几个埋了起来。

  本来是要挖一处坑的,但冬雪说,既然人都死了,就死者为大,分开埋吧。否则这多具尸身聚在一起,可是很容易染出疾病来的。

  她是医师,这样说,旁人自然没有意见。

  挖坑期间,冬霆当着其余几人的面,把秋雷的话,转述给了冬雪。

  冬雪却是傲慢一笑。

  “哦?是嘛?想不到这小子还是很有眼光的嘛!就是不懂规矩,我们这些下人,命可都是主家的,权利亦是主家赋予的,什么时候由得了他自己做主了?各位可都长点儿心吧,别和这种不懂规矩的学。哼!”

  听闻此言,在场之人,除了冬霆,其他几人都是心下一凛。

  这冬雪姑娘的心,怕是铁做的,可比他们这些人冷酷多了。

  ……

  数日之后。

  春华县发生了一件足以造成小范围轰动的事。

  安乐王裴洛,终于搬离了望春楼,到衙门里办理公务去了。

  离开之前,他还陆续遭遇了好几次刺杀,搞得望春楼生意都冷清了不少。

  因此,他此番搬离望春楼之后。

  望春楼的周掌柜感动不已,给衙门里连送了三天的免费中饭。

  大锅饭与精致小盘做出来的,味道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但一些原本没怎么吃过望春楼饭菜的捕快,以及他们的跟班,却是因此大饱口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