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80后的农村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野山参风波

80后的农村人 文艺de疯子 2146 2019.10.07 09:15

  在一番热闹的庆典之后,一切又归于平淡,只有老杨家还继续沉浸在喜悦中。与老杨家的喜悦不同的是同村的几个妇人在家中有意无意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倒是充满了凝重感。

  大约一个礼拜之后,老杨家中又来了一堆人,这回来的应该都是自己人,都挤满了整个房间,一个个叔叔伯伯们可劲儿的盯着男婴瞧来瞧去,抱来抱去的。好似在打量一件稀世珍宝似的。

  一会儿大伯说像他爸,一会儿二伯说像他娘,三伯甚至拿起了小孩儿的手端详起了手相,这个一言,那个一语的,热闹非凡。

  这些声音中充满了喜悦,这份喜悦是如此的浓烈,床上虚弱的产妇要糖水喝的声音跟这份浓烈比较起来压根儿就淡不可闻,这中年妇女喊着喊着一直无人理会,她不禁抬头看看众人手中传递着的男婴,看着大家喜悦的表情以及女性叔伯们的羡慕的表情,她也会心的笑了,说也奇怪,她仿佛不渴了。

  就在人们欢聚一堂的时候,男婴的大伯左右观察了一下,悄悄的退出了房门,轻声轻脚的绕过堂屋,来到了堂屋上边儿的厨房。

  老杨和慈祥的老妇人正在厨房忙碌的不可开交呢,平常极少下厨的老杨这段时间都是亲自下厨。

  因为做饭也慢,味道也一般,老妇人好心好意劝说过他,让他回归老本行烧柴火的角色,但几次劝诫都禁不住老杨的那份热情,也不想驳了老杨的面子。

  所以映入大伯眼帘的是老杨略显生涩的一个劲儿的翻炒着食材,老妇人熟练的撇断着从山下捡来的树枝子一个劲的往土灶台里面丢去,然后拿着火钳拨弄着想把火苗弄旺些,不然这么多菜也不知道要弄到猴年马月去了。

  大伯喊了几声:“老头、老头。”都没有把老杨从喜悦中唤醒。直到近身来到了锅前,用自己的脑袋挡在老杨和锅中间才扰乱了老杨的节奏,这时老杨才意识到大儿子在喊他。

  于是放下了手中的木把子锅铲,带有一丝恼怒的喝到“怎么了?”

  大伯因老宅太小,结婚时因为分家的事情闹过一阵子,结婚之后就举家搬到了镇上然后基本过年才回来一趟,老家长期春拨秋种最需要帮忙的时候没见着回来过。

  所以老杨平常对这个大儿子还是有不少说辞的,大伯也心知肚明,所以平常也没少怕这位当过兵的父亲。

  只见这次大伯不慌不忙、面色坦然的说道:“老头,你听我说,这次老幺添了个儿子,我真是高兴,所以前段时间我特意去找了扫山的把头,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三桶野鳝鱼和七八只王八弄到手了一颗野山参。

  您那念初二的大孙子吃了半颗,还剩了半颗我们一直舍不得吃,这次我回来的时候特意带回来了。”

  说着,大伯把手伸入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小布包裹递给了老杨。老杨一听是野山参,知道这玩意儿是大补之物,再想想才出生不久的小孙子,简直给高兴坏了。

  双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生怕手上的油渍会影响野山参的药用价值一样,擦了还不放心,还拿起了水槽旁的皂荚做的肥皂洗了一遍,然后在相对干净的裤腿上又擦拭了一番,才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小布包裹,然后慢慢的打开了第一个结,接着更加小心的打开了第二层的活节,最后看到了白色宣纸包裹好的半颗野山参,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在确认这个是人参之后,如电影倒放般的更加小心翼翼的包裹了起来,好似担心药用价值会跑掉似的,最后那个结还特意加重了几分力道,在检查无误后然后谨慎的放入怀中的里层荷包中安置了下来。

  冲着大伯说道:“还是你这做大哥的想得周到,这野山参肯定对小家伙有大大的作用,一定能打好根基,这样杨家以后的骨血肯定更加康健了。”

  大伯这些年第一次听到老爸的认可,还略微显得有些不适应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接话就在那傻笑着。

  这时一旁也跟着高兴的不得了的老妇人说话了:“这野山参是大补的发物,我刚嫁给你爸的时候,见上边房的四妹吃过,无意间听四妹说过,这大补的发物他都不敢吃多,小孙子才出生没几天,哪能直接喂他吃呢?万一补过头了怎么办?”。

  这一说可不打紧,老杨一听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孙子,那可不得了。

  就在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老杨“噌”的一下就跑出门去了。村里人看着老杨火急火燎的,还以为老杨头又去买鞭去了呢,一个个打趣了他起来,老杨压根儿都听不进去村里人的逗趣,一个劲的往前走。

  不一会老杨出现在了陈老师的家中,陈老师看到二伯来了,再次祝贺了一番,只是这份祝贺带有一丝遗憾。

  老杨也听不出来,寒暄了一番之后老杨直奔主题问了起来:“陈老师,你见多识广,又是人民教师,是接受过文化的人,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一下,刚出生的小孩能吃人参吗?”

  陈老师一听人参也诧异了一番,心想着这穷酸的二伯怎么获得了这么个稀罕物,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回答了起来:“二伯,新生的婴儿是不能直接吃补品的,婴儿才出生,人体的各个器官都还没有成型也不具备吸收的能力,这个时候给小孩吃补品那是祸害了孩子。

  按照科学的说法是可以把补品给母亲吃然后通过母亲的吸收转换把母乳变的有营养然后小孩子吃了母乳才可以吸收。”

  老杨一听大致明白了,然后继续火急火燎的回到家中,把陈老师的科学依据跟老伴儿和大儿子说了。

  老杨的老伴儿一听,那可不得了,一万个怀疑,生怕营养被自己的儿媳妇儿吸收干净了,小孙子落不得一点好。

  就这样三个人继续僵持了下来。这时,老杨又“蹭”的一下跑出了家门,这一次老杨来到了村里的卫生院,找到了平常村里看病的男卫生员杨泽有,见到泽有医生也来不及寒暄,把刚才问陈老师的问题又原封不动的问了一遍。泽有医生的回答跟陈老师的大致相同,这一下老杨心中好像下定决心了,这才不急不忙的往家的方向稳稳的走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