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80后的农村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禽兽(上)

80后的农村人 文艺de疯子 3474 2019.11.18 13:20

  一夜无话,转瞬天明。

  梅娇和杨钰梅因为上早班的缘故,在杨钰兰还没睡醒之际就已经出门上班了。

  “钰兰啊钰兰,你快醒醒,老爸也要出门摆摊了,你是在家待着还是跟老爸一起出去啊。”杨华一边轻轻的推耸着杨钰兰一边呼喊着她。

  “爸,我不要一个人在家里呢。我要跟着你一起去出摊呢。”杨钰兰揉着眼睛坐了起来说到。

  一番简单的洗漱之后,杨钰兰跟着杨华这才出了门。

  只见外面天色才朦朦亮,杨华背着一根扁担,一头挑着煤球炉子,一头挑着一个折叠的小桌子、面粉和烫春卷皮用的大铁饼,走在前面。杨钰兰拧着小半桶水和一个小板凳跟在后面。父女俩人走了三站路总算是到达了摆摊的露天菜场。

  “爸,您每天都是一个人走这么远来出摊嘛?这可怪辛苦的啊。”杨钰兰心疼的问到。

  “没事儿,不辛苦,都习惯了。”杨华平静的回答到。

  只见杨华熟练的支起了摊位,就开始就地生起了炉灶。看着父亲费力的半趴在地上,对着炉膛吹气。杨钰兰的内心一阵刺疼,眼角都有些红润了。

  “爸,我来吧,我个小,蹲着方便。”杨钰兰说完就趴着帮起了杨华生起了炉子。

  杨华看着自己的闺女抢着给自己帮忙,心中涌现出一股暖流。

  杨钰兰今天帮着杨华出摊,确实也是分摊了不少,特别是三急之时,总算再也不用硬扛着了。经过一上午的观察,杨钰兰发现生意也是够差的了。

  不知不觉到了晌午,杨钰兰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终于在整条街市上看不到一个客人之后,杨华这才张罗到了吃饭的大事,:“钰兰呀,你就在这守着摊位等爸爸,可不许一个人到处乱跑,我去弄些吃的来。如果等下有客人来买春卷你就按照上午教你的价格卖,这个称你要看准了千万不可缺斤少两啊,只允许多给绝对不能少给或者刚刚好,可记住了。爸爸一会儿就回来。”

  交代叮嘱完毕之后,杨华这才起身去跟杨钰兰买中饭了。

  说来也巧,杨华刚走一会儿,一位打扮讲究俏皮的中年妇女转悠到了杨华的摊位前。操着一口纯正的城里口音用着居高临下眼神的憋着杨钰兰问到:“小丫头,你这包好的春卷怎么卖啊?”

  “这个五块钱一斤”毕竟父亲不在身边,也是第一次面对顾客。杨钰兰怯生生的操着家乡话说出了上午杨华教他的价格。

  “怎么这么贵呢,前面那个摊位也是卖的春卷怎么比你的便宜两块一斤呢,你这不是坑人嘛,咱们城里人的钱就这么好赚呀。”瞧见杨钰兰怯生生一个人,这位时髦的中年妇人的语调刻意提高了些喊到。

  “啊......这个...这个....我爸爸告诉我是五块一斤的,别人的价格我就不知道了。”本就怯生生的杨钰兰被该女子的高声指责一番后变得更加的怯懦开始吞吞吐吐的解释了起来。

  “原来不是一个人收摊啊”该妇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接着说到:“五块就五块吧,咱们城里人的钱就是这样被你们这些乡巴佬赚走的,我也赶时间,不跟你计较了。跟我称三斤吧。”

  听这妇人不在纠结价格,要下单了,和父亲苦守一上午没卖出多少的杨钰兰心中一阵激动,再加上第一天跟着父亲来菜场就帮着卖货了,心中顿时激情澎湃了起来。连忙利索的装袋过称。过称的时候完全按照父亲的嘱咐还特意多给了些。

  “您看,这有三斤多,就收您三斤的钱吧”杨钰兰指了指称上的数字对着该妇人说到。

  “也不知道你们这称准不准,行了,行了,跟我再套个袋子装起来吧,看着你们这塑料袋水的很,免得等下回家路上给拧断了。”该妇人却并不领情的催促到。

  杨钰兰知道做买卖难免要忍气吞声,再加上心中的激动之情还没消退,于是也没将这妇女的刻薄言论往心里去,还是按照吩咐又套了一个塑料袋这才将称好的春卷双手递给了她。

  接过杨钰兰递过来的春卷,该名女子这才在随身背着的时尚皮包中翻出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杨钰兰。杨钰兰接过钞票学着上午看到的杨华验钞的流程,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番之后就从存放营业额的铁罐子中拿出钱来找零给了她。该女子接过钱之后正准备离开之际,杨钰兰还特意站了起来弯了弯腰作鞠躬状的喊了一句:“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看着这名时髦的妇人消失在自己视线之中方才坐下来暗自高兴了起来。

  一个人默默的高兴着,完全忘记了肚子饿的咕咕叫的事儿。直到杨华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才想起来自己肚子一直饿着的事。

  “来来来,这是新鲜出炉的焦底馒头,爸爸排队了好久才买上的,赶快趁热吃。”杨华手中捧着才买来的馒头递给了杨钰兰。

  “爸,这馒头可真好吃,它的底部是用油炸了的啊,跟吃锅巴一样脆。”饥饿的杨钰兰接过父亲手中的馒头后边吃边点评了起来。

  “是啊,是挺好吃的,而且还怼饿,好多人排着队卖哩。”杨华看着吃的开心的杨钰兰补充形容到。

  “爸,您每天中午都吃这个馒头吗?”杨钰兰好奇的问了起来。

  “怎么敢每天吃这个呢,普通的馒头一块钱四个这个焦底的馒头一块钱才买两个呢,每天吃这个多浪费啊。老爸我每天都是自己带饭来吃,因为昨天大舅伯过生日去他家吃饭了,所以没有准备今天中午的饭这才去买的馒头哩。”杨华如实的回答到。

  在父亲口中,每天吃五毛钱一个的馒头都感觉是奢侈了,杨钰兰听完之后又是一阵心酸。

  “对了,爸,您看桌子上的春卷是不是少了很多呀!”正在感慨的杨钰兰突然想起了她刚刚卖了三斤春卷的大事,于是卖起了关子想逗父亲一乐的问了起来。

  “咦,这可少了不少呢,怎么了?被偷了吗?你离开了摊位了吗?”杨华顿时紧张的快速的追问了起来。

  “爸,没有被偷呢,看把您给紧张的!我卖了三斤春卷出去了呢,是三斤哦。”杨钰兰看着父亲紧张的样子,于是不在卖弄玄虚,笑眯眯的如实的回答到。

  “哎呀,咱闺女就是能干,这可是遇到大主顾了,一次就卖了三斤出去了啊。对了,没有少别人的称吧?”杨华听杨钰兰一次性卖了三斤春卷出去一边高兴的夸奖着她一边又担心的问到。

  “绝对没有缺斤少两,完全是按照您的嘱咐还特意多给了一些。”杨钰兰生怕父亲焦虑连忙肯定的回答到。

  “那就好,那就好,不论是做人还是做生意,诚信是最重要,宁愿自己吃点亏都是好的。”杨华听后这才放心的说到。

  杨钰兰跟着父亲一起吃完午饭之后,继续在摊位旁守候着一天下半段的生意。

  终于在经历了下午的空窗期之后接近傍晚时分,街市上买菜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杨钰兰陪着杨华也迎来了一天中难得的顾客高峰期。杨华开始吆喝了起来,“春卷春卷,新鲜现做的春卷咧,好吃不贵,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咧啊。”

  杨钰兰看着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卖力的吆喝,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但是当回想了一番父亲以前腼腆的性格,再看看现在父亲面对着人来人往的陌生人大声吆喝的场景,她也抛下了那份面子,跟着吆喝了起来。

  在父女二人卖力的吆喝声中,陆陆续续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桌上准备的包好的春卷和下午现烫的春卷皮基本都卖光了。随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菜市场上的高峰期算是完全过去了。

  “爸,时间也差不多了吧,咱是不是该收拾东西回家了呀。”杨钰兰看着市场上的摊贩们陆续收摊撤离之后还是有些犹豫的向杨华问到。

  “别急,这还没完全卖完,再守守,这摊位费一天五块呢,现在卖到就是赚到了。”杨华一边扫视着街道上的人群一边向身旁的杨钰兰回答到。

  杨钰兰乖乖的点了点头,安静的坐在一旁不再发问。

  终于,在看到市场上的商贩基本撤离了十之八九之后,杨华发话了:“钰兰啊,你还是在这守着不要乱跑哈,我去街上扫荡一番。”

  “扫荡?扫荡什么?”杨钰兰纳闷的问了起来。

  杨华顾不上回答杨钰兰的问题,急忙的拿着两个塑料袋站起身来就冲出了摊位。

  杨钰兰更加纳闷了,眼光追随着父亲看去。

  只见杨华并没有走远,而是走到了这条菜市场街道的尽头,挨个摊位的捡起了那些摊贩们撤离时丢弃的菜叶等一些蔬菜迅速的装进随身携带的塑料袋中。显然杨华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不一会儿功夫,扫荡完毕的杨华拧着两个装的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回到了杨钰兰的跟前。

  “哈哈,幸亏今天有你守摊,按照以往老爸收完摊子之后再去,就没有这么好的收获了。看这样子回去可以弄两盘菜了。”杨华归来后一脸兴奋的冲着杨钰兰说到。

  看着父亲笑嘻嘻的样子,杨钰兰心中却心如刀割。在自己记忆中父亲的性格是腼腆并且充满傲气的,想不到才短短几年时间硬是被生活的重担给压弯了腰。想想之前自己还安逸的在家读着书并且还时不时的责备着自己的父母亲没时间陪伴她们,她的心中更加的痛苦万分。

  强忍着心中的痛苦,杨钰兰开口问到:“爸,这都是别人抛弃的菜,这还能吃吗?”

  “傻孩子,这有什么不能吃的,我研究了,这些才没有问题,就是因为看相不好,那些菜贩才丢弃的。能吃的、你放心吧。”杨华继续带着收获的喜悦跟杨钰兰解释到。

  看着父亲喜悦的神色,杨钰兰继续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波动,不在说什么。

  终于,父女二人携手合作,快速的收拾完毕了摊位。跟来时一样,杨华还是挑着扁担走在前头,杨钰兰拧着小板凳和水桶跟在后面向着家的方向走去。只是此刻杨华的心情满是收获的喜悦,而杨钰兰的心情却是更加明了父亲艰辛的沉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