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80后的农村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租房

80后的农村人 文艺de疯子 2874 2019.11.02 19:17

  三个孩子都升了年级之后,开销也与日俱增。

  老杨的年纪也越来越大,菜园子里的农活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精力,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种水稻了,家里的粮食除了捡拾田间别人剩下的,也只能靠买了。

  杨华夫妻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每天都在为了生存奔跑。

  可是总感觉奔跑的速度赶不上被抛弃的速度。

  寄宿在梅国兴家中已经两年了,虽说是亲兄妹,但他家也是一大家子人啊。

  夫妻两每天白天各自奔走,晚上一起惆怅,重压之下的二人的口角也日益增多了。

  在梅娇的猛烈抨击和提醒之下,杨华也想通了,在脑袋中干着急是没有用的,也开始慢慢行动了起来,扩大了自己的生活半径。

  当忙完了早高峰之后,趁着中午空闲期就去附近的街道菜场转悠。

  通过跟商贩们的交流,杨华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

  在离梅国兴家三站路的玫瑰街是一个露天的菜市场,附近几个社区的人都是在这边买菜,人流量很大。

  通过打听,杨华了解到,这里的摊位可以按天收费,每天五块钱,而且不用押金,每天由街道管理员收取,这让杨华动了心思。

  他思考着在梅娇大哥家的粮油铺子门前也霸占了两年了,多少还是会给他们做生意造成一定的影响,虽然表面上大嫂子没说什么,可背地里一些闲言碎语,杨华还是听到过些许的,而且那里毕竟是专门卖粮油和干货的,这些物品并不是需要每日购买的。

  一番分析之后,杨华觉得可以尝试一番。于是当天夜里等到梅娇回来之后,马上跟她商量了起来。

  梅娇听完了杨华的想法很是欣慰,觉得这个事情完全可以尝试。

  杨华接着说到:“我们到了菜场之后,自己炸的春卷就应该减少,我们可以增加品类,春卷皮和包好的春卷都可以直接卖,这样说不定还能增加收益。”梅娇听完连连点头表示肯定。

  在得到梅娇的肯定之后,杨华第二天抽了时间,再次来到了玫瑰街的菜场托人找到了管理员,一番报备之后马上确定摊位和入场时间,然后晚饭之后和梅娇一起找到了梅国兴交代了自己的想法和安排。

  梅国兴刚一听他们的想法还以为有什么隐情,连忙向杨华问到:“是不是你嫂子为难你了啊?不要见怪,你嫂子是这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回头我好好说说她。”

  杨华夫妻二人连连否认,让大哥不要多想,并一再强调只是想尝试一番之后梅国兴才肯作罢。

  杨华换了个环境,继续在菜市场经营起了春卷摊位,梅娇还是稳定的在酒店做着洗碗工。

  初来新环境摆摊的杨华比以前更加的勤奋了,也更加的辛苦了。

  每天背着一根扁担,挑着煤炉子和一口大铁锅,还有烫春卷皮的大铁盘等杂物和材料,每天来回要走上六站路。

  不过这边的生意确实要好了很多,人流量大的时候,一天可以净赚将近一百几十元钱,平常也有四五十的收入,这让夫妻二人欣喜不已。

  于是夫妻二人将讨论了好久的租房计划提上了日程。这一合计在梅国兴家寄宿了两年多了,想想确实是够久的了,虽然平常大嫂也给脸色看,而且越来越明显。

  可是想想这也于情于理,但是夫妻二人没有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忍气吞声的住下来,平常只能抓着一切机会去买些菜买些水果、帮忙做饭打扫清洁和洗衣服,尽量的去缓解这份尴尬。

  期间梅娇也和杨华不止一次的讨论过搬出去住的想法,但是收入低微,还有家中老小等着用钱,这个想法被一次次的否决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他们终于决定踏出这一步来。

  因为人生地不熟,又担心吃亏上当被人骗,所以此事还是只能拜托大哥去帮忙打听了。

  两人硬是又跟梅国兴解释了一番并表明此事跟大嫂无关之后,梅国兴才答应帮忙打听。

  过了没几天,梅国兴找到了三处房源,都是他家附近的私房,想着离得近也有个照应,所以梅国兴只是在他家跟前找。

  到了晚上,看着杨华夫妇忙完回家之后,梅国兴带着他们一起去看房子。

  第一间房子是一个标间,墙面都是刚刚粉刷的,环境还比较干净,杨华夫妇二人看完之后也颇为满意,梅国兴也颇为中意,可是一听房租要三百一个月时,杨华夫妻二人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于是梅国兴又陪着他们来到了第二处房源,这个环境要略微差一些,可是自带了一个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因为私房都没有电梯这个楼层是八楼,所以价格租的也不贵,比第一家看的要便宜四十,杨华夫妻对环境要求到不是那么高,但是厨房和卫生间确实吸引了他们,以后自己做饭要方便一些。最后熬了半天价格老板同意最低240元租给他们。

  可是夫妻二人还是觉得价格高了硬是要梅国兴带着去看第三家,美其名曰货比三家不上当。

  第三处房源,梅国兴自己都没有去看,只是当时拜托周围人打听有没有便宜房子出租时,一个邻居推荐的。

  后来了解到是离他家不远的老何家的房子,老何他家的房子梅国兴是很清楚的,因为修建年代较长,所以很是破败,甚至接近危房了。

  所以梅国兴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只是顺嘴就说了找了三处房源。

  最后执拗不过梅娇的坚持,只能硬着头皮来到了老何家,一进老何家的院子,慢慢的年代感就呈现到了他们的眼前。

  原本红砖砌的院墙上长满了青苔,都看不出墙砖原始的颜色了,院子里堆满了锈迹斑斑的钢材和木材,陈旧的木材堆上冒出的几颗小草随风飘扬点缀出些许生机,仿佛提示着生命力的顽强。明显是堆放的时间也不短了,看样子是把院子也租给别人囤放杂物了。

  进入一楼的楼道,仿佛夜幕降临了似的一片漆黑,借助着布满油渍的白炽灯发出的泛黄的微弱的灯光,才勉强看到了前行的路。

  上了二楼之后,梅国兴找到了老何住的房间。敲门进入之后仿佛别有洞天。

  老何自住的这个房间是一个三居室的套间,客餐厅厨卫一应俱全,客厅那雄伟的水晶吊灯熠熠生辉,灯光照射在地面的大理石上显得波光粼粼。

  都是邻居,平常也有交集,老何看着梅国兴热情的打起了招呼,招呼着大家在他家透露出高贵气息的红木沙发上坐下,用精致的欧式茶壶给大家一人斟了一杯红茶后,终于开始寒暄起来。

  “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坐坐了,平常你可是难得请咯”老何故意对着梅国兴打趣到。

  梅国兴跟老何虽说没什么仇恨,但是经常打嘴皮子仗,但是老何出了名的小气小心眼让梅国兴不怎么跟他对路子。

  梅国兴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到:“我妹妹和妹夫两人进城发展了一段时间,想租个房子,听人说你这有空房,所以特意来看看”。

  “啊,原来是租房呀,我这刚好空了几间房,确实正在招租,不知他们想租个什么价位的呢”老何接着说到。

  梅国兴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梅娇见状连忙接过话答到:“我们初来乍到的,没什么要求,两个人住,当然是越便宜越好”。

  “啊,便宜的呀,便宜的我这里刚好有一间楼顶的单间空出来了”老何在说便宜两个字的时候故意提高了语调然后瞟了瞟梅国兴,仿佛是刻意说给梅国兴听的。

  看到梅国兴脸皮子抽搐,老何一阵暗爽。

  “那麻烦您带我们去看看吧”梅娇接着说到。

  一行人来到楼顶,看着这一排排的违建房,梅国兴一阵无语。

  这是一个只有五六个平方的小房间,里面摆着一张木板子床和一张残破的条桌,剩余活动的空间简直少的可怜。

  “都是邻居,就直接给你个最低价了,这个房间80元一个月,卫生间是公共的在过道,要做饭也可以把炉子拿到过道炒菜”老何看大家看完之后说到。

  还没等梅国兴开口打断,梅娇抢着开口说到:“就要这一间了。”生怕梅国兴打破此事。

  夫妻二人选定之后马上交了钱办了手续。

  果然回家路上梅国兴虽然心中明白他们是为了节约,可还是忍不住愤愤不平的责怪起了他们。

  杨华夫妻二人也不在意,反倒是觉得不在麻烦大哥了,心中一阵踏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