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空门(一)

千王之王 九头鼠 3857 2005.09.21 10:59

    何不去悠悠转醒,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觉得有一股清香沁入肺腑,淡淡的,似曾相识,他睁开眼睛,一双大大的眼睛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他觉得自己的脸呼的一下热起来,大眼睛的主人手舞足蹈的跳起来:“爹,你看他脸红了,他脸红了,咯咯。。。。。。。。。”何不去羞的恨不得地上出现一个裂缝然后把脑袋塞进去。

  “不得无理,乐儿!”旁边有人喝道。

  何不去看见旁边站着一个老者,年龄在六十上下,慈眉善目,白发虚然,这个女孩子冲着老人一撅嘴做个鬼脸,不在言语,老人上前一步坐在床边,何不去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张床上的,这个屋子看起来已经是年代很久远的了,屋子里简单整洁,只有一张桌子,桌子旁边摆放两把椅子,靠墙摆放一张床,床前不远有个窗户,窗户是打开的,可以看见外面的情景,何不去此时由老人扶着坐起来,女孩子把枕头立在他背后,何不去冲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这。。。。。。。。。。”何不去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老人对着他扬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这里是我的家,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你好好休息,身体好一点了,我会告诉你的。”老人看出他的意思。

  “这是我的孙女叫空乐儿,你叫她乐儿就好了,你们见过面的。”老人用手指指旁边的女孩子,微笑的说。

  何不去看见那双大眼睛后就没敢正眼看她,听老人一说他转脸仔细看,“原来是你!‘何不去已经认出来了,她就是那个引他进山洞的那个女孩子,何不去心里有点生气。

  “你好好休息,我晚一点来看你!“老人说完出去了。

  何不去刚要发问,那个叫乐儿的端着一碗饭坐在他面前:“你呢,什么都不要说,吃完以后再说。”语气温柔又有种命令的意思,让他不能反驳,何不去早就肚子呱呱叫了,入水后好象又喝了许多的水,一大碗的白米粥转眼就进肚子了,他用手擦擦嘴,这才发现前面还有一个人呢,乐儿正盯着他,看他吃完了接过空空如也的碗奇怪的问:“有这么好吃吗?吃的津津有味的?”

  何不去一大碗热粥下肚,立时来了精神,接口道:“好吃不好吃,要看是什么时候吃,更重要的是谁做的。”

  说完用眼睛看看乐儿,果然乐儿面露喜色,看来女孩子都喜欢别人说好听的啊,乐儿咯咯笑出声音来了,她探过头,轻轻的说:“粥不是我煮的!”

  这下论到何不去呆在当场了。

  “我现在是不是可以问你问题了?”何不去满肚子的问号,正好趁此机会寻找答案。

  乐儿把碗放到桌子上,嫣然一笑:“你问吧,就知道你不会安分的。”

  “什么话,我问几个问题也叫不安分,什么逻辑嘛”何不去心里不快,不过有求于人,也不好表现在脸上。

  何不去在脑子里想了好久归纳了五个问题。

  “这是那里?”何不去问。

  “屋子。”何不去头晕。

  “你是谁?”何不去又问

  “我是乐儿。”何不去感觉天在转。

  “找我来这里干什么?”何不去再问,他就不相信问不出答案。

  “不是我找你的,我不知道。”何不去感觉自己的脑袋在变大。

  “你爷爷是谁?”

  “笨蛋,我爷爷就是我爷爷喽,还能是谁,你见过的啊”乐儿瞪个大眼睛回答。

  “你爷爷叫什么名字?”何不去坚持不懈的问。

  “空空子!”

  空空子?百家姓里有姓空的吗?空空子?好像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哦,是那个山洞里留言的人,不会吧,那个石头最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难道我死了吗?何不去猛的伸出手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痛得他直叫,乐儿看了这个动作吓了一跳,问他:“你没有病吧,干吗自己打自己?”

  “你才有病呢?”何不去揉着腮帮子顶她一句。

  乐儿反而笑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爷爷说你吃过东西后,就去见他,他有会告诉你一切的,很多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何不去嘟囔:“你不早说!”

  乐儿咯咯一笑:“逗你玩!”

  呵呵,逗我玩,这到让何不去想起了那个笑话,不由得自己也乐了,乐儿在前面走,何不去尾随其后。

  走出屋子向右拐个弯,乐儿告诉他这个房子是干什么的,那个房子是谁住的,谁比较好说话,谁的脾气暴躁少惹为妙,谁的脾气和蔼可亲,何不去听着越听眉头越紧,他看见的房子足足有几十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乐儿提到的那些名字显然不是一家的,可是不是一家的却都住在同一个地方,真是奇怪,何不去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你这里到底有多少人啊?”

  “不多,一共四十七个,看这个个屋子是我的”乐儿把手指着前面的一个独立的木制房子,看它的高度里面应该是上下两层的,房子的外形像一个大蘑菇,可是看的出来是女孩子住的是那个小窗户上摆着一盆淡黄的不知名的花,而其他任何房子的窗户都没有。

  何不去嘿嘿一笑:“你是兔子,住在大蘑菇里。”

  “你才是兔子呢,你见过兔子住在楼房的吗?”她还真看得起自己的屋子,说自己的房子是楼房。

  “是啊,现在的兔子都进化了,估计以后看见兔子开飞机也不用惊奇了,然后很平常的说,这是我们兔子飞行部队的一号飞行员,兔子乐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厨房的大厨就是一只老鼠。”何不去很正经的说。

  乐儿扑哧一下乐了:“老鼠做大厨,你不怕他把你厨房里的东西偷吃光啊。”

  “不怕,兔子开飞机我都敢坐!”何不去好久没有这样放松和女孩子聊天,嘴里就开始胡诌了。

  惹的乐儿笑声阵阵,穿林过野也不觉得的寂寞了,他们走到一个很大的木屋前,乐儿停住脚步。

  “不跟你说了,这里就是我爷爷住的地方了,我们进去吧!爷爷我把他领来了”乐儿推门大叫。

  走进门是个厅堂,厅堂很大,古色古香的,所有的摆设都是木制的,颜色都是青黑色,看上去很沉重,因为摆设简单有序,没有凌乱的感觉,正对面是挂着一个古画,是一幅山水画,一座险峻高峰,上有白云轻漫,中有溪水细流,山脚下有一凉亭,凉亭上坐一人,白发青杉,神色悠闲,坐于凉亭品茗,整个画面淡雅清晰,山水高峰似乎活的一般,看的久了就像如临其中的感觉,可以听见那山水击石的清脆,山风过野的凛冽,又有凉亭临坐,别有一番风味,不觉的呆住了,看画的纸面已经发黄,想来年代已经久远,不过看那山峰,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乐儿的爷爷在里面走出来,看见何不去正聚精会神的观看那幅画,乐儿赶紧要叫何不去,老人挥手阻拦,站在他的旁边饶有兴趣的看何不去。

  老人惊奇的发现何不去的脸变来变去的,时而庄重;时而迷茫;时而喜色,时而沉重,他的眼光被何不去的所吸引也去看那幅画,这幅画有数百年的历史了,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璇玑,也开始用心观察这幅画,乐儿看这两个人都在看这幅画也以为看到了什么,她也用心的去看,可是他看来看去,除了山就是水,也没发现什么,而这两个向木头人一样屹立不动,急的一跺脚大叫,去用手拽何不去的衣襟:“呆子,我爷爷来了!”

  一声呵斥声把两个人都惊醒了,何不去忙回头看见自己右边的老人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忙施礼:“对不起,失礼了。”

  老人呵呵一笑,自己刚才很努力的去看这个画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看眼前这个小伙子似乎发现了什么,“小兄弟对画有感兴趣,有研究?”

  何不去一听傻了,自己虽然对画可是甄别真假,可那都是为了偷东西不要偷个赝品回来才下工夫学的,这个理由是万万不可以说出来的,说出来太丢人了,他脑袋一转就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谈不是研究只是我有个朋友是倒卖古董的,经常和他交往久了,也明白了一点皮毛,您见笑了。”

  “哦。这样,来我们里面说话。”老人前面走转过厅堂,来到一个小书房,同样也是黑色调,书架上摆了很多书,何不去一眼望去这些书都有年代了,有些还是竹简书,圆圆一大捆摆在那里,嘿嘿,这些拿出去都是古董,不知道他们家是盗墓还是家传怎么这么多的古董啊,这要拿出去我可就发达了,何不去心里盘算着。

  老人在书桌前坐下看见何不去看见书房的东西眼睛都冒光了,可是他不知道何不去的心里是在盘算如何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去卖的大钱云云。

  乐儿这时端上来两杯茶,何不去端起就喝,刚刚打开杯盖,一股清香飞进鼻子,瞬间沁入五脏六腑,真是舒服,这是什么茶,他没有喝,仔细的看杯里的东西,是两朵淡黄的花骨朵,真不错。

  “小兄弟,我在知道你有很多的问题,同样我也有很多的问题要问你,我们就畅所欲言吧,你看如何?”老人笑着说。

  “您不要叫我小兄弟了,我就何不去,你这样叫我兄弟,我觉得别扭,您别见怪。”何不去觉得被一个六七十岁的人叫兄弟都叫老了。

  “我叫空空子,你叫我老伯就好了,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你问完了,我再问你。”

  “哦。那好吧,我想知道您把我弄到这里来究竟要干什么,当然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我这样糊里糊涂跑到这里来了,还不知道干什么,心里觉得怪怪的。”何不去说。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老人长叹一口气。

  “不知道,好象是一个山谷吧。”何不去一直在猜想,可是实在是才不到这里到底是何地方,自己明明是在摩纳哥,怎么会跑到一个有中国人的地方,他开始以为是在摩纳哥海上的那个小岛上,后来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摩纳哥的海上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山谷啊,他猜不到。

  “这里就是空门!”

  “什么?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空门!”何不去张大嘴,不可思议的望着老人。

  “这里就是空门!”老人肯定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