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意外

千王之王 九头鼠 4241 2005.08.18 13:15

    推荐<狙神之死之终点>好朋友米虫作品

  **************

  老大、小强、老四都吓的大惊失色,都站起身来向后靠拢贴着墙站好,只是每个人手里多了一把椅子。

  杨聪更是花容失色,用力的挽着何不去的胳膊。

  何不去没有表现出许军意料中的慌乱,反而很诙谐的对杨聪说:“刚才的笑话好笑不?”

  小强都要尿裤子了:“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打情....打情骂俏,等出去再说行不?”

  何不去抬起头看着正在向他们靠拢的持刀众人,突然笑了:“许军,我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你现在罢手,我还可以饶恕你的无知,可以保你一条活命。”

  许军听见这句话笑声更烈:“你死到临头还楞装大块头,你以为你好是谁,你以为你的几句话我就可以放过你,还有你,杨聪你个臭****,一会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哈哈。。。。。。。。。。”

  杨聪紧咬着牙齿,脸红红的,怒视许军。

  许军见状更是得意。

  “给我砍死他们”许军给他们下命令。

  这十二个人是最有名的地下杀手集团的‘黑杀’,没有人知道黑杀是谁建立的,只知道黑杀的人心狠手辣,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而且极其重信用,只要交了钱,他们就一定会把事情给你办好,这点许军从不担心,许枫林知道许军在外面做了许多让别人发齿的事情,就花巨金请了这十二个人来以防万一,今天正好派上用场了。

  许军知道,黑杀对顾主的命令是绝对执行的,在他眼前已经闪现出何不去几人跪地求饶的情景了,那是那样的让他兴奋,许军乐的嘴都合不上了。

  果然黑杀成员在听到许军的话后,加快了脚步。

  老大,老四,小强齐步后退,面对十几冷若冰霜,凶神恶煞般的黑杀众人,大家都不知所措,只有何不去老兄还在气定神闲的看着许军。

  “你还准备一意孤行吗?”何不去问道。

  “你他妈少废话,给我砍死他。”许军看何不去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到什么时候了火烧眉毛了还在这里装蒜,故做镇静,这种镇静让许军心惊,似乎黑杀的人每向前走一步,他自己就感觉心里的恐惧感增添一分,他最想看到的就是把何不去打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黑杀的人从动身到走近何不去中间有五米,当然是加上他们后退以后的距离,他们走近的方位比较特殊,前六人一字排开齐刷刷共进,后面一左一右一边三人紧跟随呈包围状。

  他们走到何不去身前然后停下,手上扬起的到没有许军想象的劈下去。

  小强和老大,老四都准备把手里椅子砸出去。

  他们把手中的刀在自己背后放好,单腿跪倒在地齐声说话:“给少主人请安。”

  然后有人给何不去搬了一把椅子,他坐在上面,后面的老大他们也放下了椅子。

  “什么?你。。。。。你是。。。。。。。。黑杀的少主人。”许军的脸如同被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非常难看,刚才那骄横跋扈气势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是恐惧,因为他看见已经有人把那个唯一的小铁门关上了,还把那个最粗的铁链子链上还用那个他亲自去买的大锁锁上,而这一切都是他曾经为何不去准备的,当时他还为自己选这些东西而高兴不已,此时他狠不得煽自己两个耳光,他希望何不去可以忘记他刚才说的话,何不去会忘记吗?他一定不会。

  事情就是这样奇怪,没有人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情,何不去就是这样的人,他永远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和他交往的人,因为往往月平凡的人可能他的经历,他的身份愈不一样,如果许军知道眼前这个何不去有这样的背景,打死他也不会和他作对,而且还请人家的人来对付人家的少主人,世界上还有这么蠢的人,如果说有只有许军了。

  此时十二个人已经站在何不去的身后,颇为恭敬。

  杨聪等人也从震惊中缓和过来,不过只是几分钟的事情,却让他们经历了可能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事情了,人最难忘的就是生死,他们却实实在在走了一遍。

  杨聪歪着个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何不去。

  何不去奇怪,他还发现不光是她,其他人也这样看着他,何不去故做糊涂:“我脸上有花吗?”

  “有,是很漂亮的狗尾草。”杨聪忽地脸红了,莫名其妙的红了。

  狗尾草是花吗?何不去沉思。

  “你们呢?”何不去反问老大。

  “我们认为你是长在****上的狗尾草!”老大郑重其事的说。

  是吗?何不去自问。

  他们在旁若无人的聊天,那个如坐火炉的许军的额头已经滋滋冒汗了,他知道黑杀的人对付人的方法,没有经历是永远不知道的,经历了就永远不会再有经历的念头,那是地狱,是魔鬼的刑台,他前面有个桌子挡住他不住颤抖的身子。

  从那一声传来,许军脑袋已经转了不知道个圈了,他也没有找到可以让何不去放过自己的理由。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许军发现何不去的眼睛开始瞄到他这里来了,跟着他的还有那放着凶光的眼睛,每一个凶光背后都有一鼓鲜血历练的杀气。

  “你问的奇怪,我什么都没有干,你怕什么。啊”何不去面带他独有的微笑,笑容里一点杀气都没有就像两个朋友在对话。

  “我。。。。。。我。。。。。。。。。。。。。”许军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哈哈。。。。。。,许军有没有想过你会有今天,会在你控制的地方把你干掉,你有没有想过我只要轻轻一挥手,你就马上变成死尸再挥手就会变成肉泥”何不去的眼里突然变的犀利,变的空洞,漫天遍地的杀意从他的眼里铺天盖地的袭来,笼罩在整个仓库,让人不寒而栗,里面有哀怨有愤怒有仇恨还有不尽的伤悲,他身后的老大老四小强感觉到了,眼前的何不去如同换了一个灵魂的人,不在是那个放荡不羁的何不去了,变的陌生,不光他们就连在血中滚打摸爬而已经成习惯的十二个人也感觉到了那股刺入骨髓的悲怆之气。

  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他有这样的气势,他的过去一定不简单,他的故事一定很曲折,人人心里都涌现出这样的想法。

  何不去的一句话更让许军心惊,他绝对相信何不去有这个能力,更知道站在他身后的这十几个人要是发起狂来,可以抵挡住千军万马,七年前黑杀刚刚浮出江湖时没有人把他们的话当回事,因为在那些老牌的黑道枭雄的眼里黑杀无疑一只蜻蜓,他们的话如同是蜻蜓撼大树,在一次黑帮大会黑杀派两个人出席,受到猛虎帮的奚落漠视,黑杀首领愤怒,又派三人,五人持刀杀入猛虎帮总堂,当时在总堂的共计一百一十七人,血流成河,猛虎帮一夜除名,震惊所有黑道,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轻视黑杀,有黑杀出现的地方必定礼数有加。

  “小强,他交给你了,你干什么他们都会帮你的,我也绝对不反对,我出去一下。”何不去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思维的时候又冒出这么一句话。

  杨聪挽着他的手臂,哀怜的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爱意,她不知道是从那一刻起,这个男孩的影子就深深的印在她的心里,也许在很早以前他们,也许在他们刚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她只知道一件事情,她爱上了这个人。

  爱就是这样简单。

  何不去当然知道杨聪眼睛里的饱含的情谊,他用手臂挽着她的头轻声的在他耳边说:“让他们送你回去,回去后洗澡,安心的睡觉,明天我去接你,好吗?”

  杨聪本想回绝,可以她听了何不去的柔声细语,心里就是生不出反抗的念头,连连点头,何不去目送她走出这个仓库里唯一的小门,杨聪跟着黑杀的两个人回学校了。

  仓库里剩下老大,小强,老四,还有笑着看着许军的何不去,许军心里明白该轮到自己了,何不去没有说话只是冲着许军笑笑,笑的许军如坠冰窟。

  何不去在小强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走出去了。

  何不去是这样说的:“听说他爸爸很有钱,而且就他一个儿子,而我,而我们又很穷。”

  小强他们一定明白。

  **********

  何不去走出东雪夜总会,径直走一个僻静街道,街道的尽头是一条小河,小河的水很清澈,映着涟漪的月光在水面上荡起闪闪的波光,何不去此时就坐在河边的石椅上,他面对着河面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既然来了,就不要躲着出来聊聊吧?”

  已经是深夜,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小河边也没有人,他在对谁说话?

  “何兄好雅致,找了这么一个僻静所在?”何不去背后的小树下转出一人。

  “你提供给我许军的资料该不是没有目的吧?”何不去淡然的说。

  何不去在接到王寂的纸条,第一时间联系黑杀,他必须保证他们几个人的安全,因为他们是无辜的,他刚刚走出校门就有人在那里等他,还给他一个纸袋,里面详细记载了许军这几年做的坏事,每一件都清清楚楚,时间地点,每个细节都记录的很详细,让人不得不相信资料的可信性,如同许军在做这些事情而有人在旁边记录一般,何不去知道以许军的个性这些事情一定做的很隐蔽也会很小心,不然即使他老子再有本事也不能把这些事情都摆平,一定不会是这么简单,一定是有人出于什么目的专门收集这些资料,里面最后一页记录是许军何时看上杨聪又如何准备对他下手及手段,何不去不明白把这个东西给他有什么用,但他知道的是今天一定要去救杨聪他们。

  其实何不去已经是第二次收到这样的神秘纸条了,老大他们在好再来吃饭的时候他就收到一张纸条,纸条上写:杨聪危险,万望搭救。没有署名。

  后来何不去去前台问了服务员也没有找到到底是谁把纸条送给他的,他这才准备看看许军其人,又用惊魂术对他进行惩罚,这一切似乎都被一个人用无形的网笼罩着,他相信那天杨聪闯进他们喝酒的房间也决不会是偶然,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了太多的偶然就说明一个问题后面一定有一个必然的理由。

  何不去不知道这个幕后的人是谁?但他知道他的一切一定掌握在别人的眼线里,就在他一出东雪夜总会的时候就发现至少有五个人在盯着他,而且他还发现一个问题,在许军掌控下的东雪夜总会地下仓库里,许军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东雪夜总会里居然没有任何动静,这也太离奇了。

  何不去一心想知道一直跟着自己的人是谁?

  所以他才选择这么一个所在,他转过头楞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是你!”

  “不错,是我,很奇怪吗?”那人回答。

  【如果你觉得还可以请不要吝啬投几票鼓励鼓励小弟。呵呵。。。。谢了。我会拼命的加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