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谜局

千王之王 九头鼠 4201 2005.11.01 21:38

    赌局终于开始了,脑袋王和刚哥也停止了交谈,大屏幕上双方已经就坐,可以很清楚的分开双方的两伙人,去去赌场的人坐在右边,九天集团的人坐在左边。

  大家在观看的大屏幕的同时,突然大屏幕同时来了一个特写,一个年轻人端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神态平静,眼睛亮亮的,头发很长,还在后面系了个小辫子,在场内观看的观众欢呼起来,“他就是强哥,去去赌场的幕后老板,天啊,他那么年轻,那么帅,台下千言百语的赞叹声不断的传来,此起彼伏,连绵不决。

  台下的一个角落,刚刚离开的那三个年轻人正静静的坐着,其中一个看到了强哥,微微一笑:“看上去小强还是那个德行,只是穿了一身象样的皮,板着个脸,看上去也人模狗样的,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呢?”

  坐在他旁边的长发女子嫣然一笑,面色有些苍白,却也掩盖不住动人的容颜,接过去说:“他就是你长说的小强啊,我觉得他比你帅呢?”

  男子顿时哑然。

  台上坐的正是四年前陪何不去在摩纳哥和美国赌王剀正在赌船上赌博的小强,这个赌场也是他开的,此时小强心里正在默默的思考,脑袋里如同波涛一样,二哥你到底在那里呢?

  那天小强目睹何不去钻进了那个大箱子,他和老四、孔菲菲一直盼望着何不去能够出来,就在箱子打开的那个瞬间,他看见一个身影从何不去钻进的箱子里走出,小强看不清楚是谁?但他知道一定是何不去,他身边的孔菲菲、老四都欢呼着高叫他的名字,可是那个身影还没有转过来,一阵轰隆的爆炸声传来,轮船顿时浓烟四起,人们到处乱跑,他要扑进火海寻找何不去被身边的孔菲菲拉了出去,他们坐在一个小艇上远远的看着远离视线的轮船,后来孔菲菲告诉小强老四,说何不去交代过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先离开,事后会和他们联系的,他们回到了别墅,足足等了一个星期,他收到了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封信和一张价值十亿美金的瑞士银行本票,信是特朗写的,大意就是说何不去赢了,以前的事情一比勾销,奉上输的钱,对于船上发生的事情深表遗憾,正在调查云云。

  何不去就这样在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小强和孔振飞偿还了银行贷款,赔偿了轮船爆炸所引起的损失,还有在爆炸中伤者死亡人的赔偿,因为都是小强、孔振飞负责的,这些赔偿自然有他们来,还好在赌局没有进行前已经赢了许多,这些赔偿虽然化的有些心疼,但还不得不花,一切都处理完毕后已经是半年后了,何不去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在伤亡死亡的人里也没有发现,何不去就这样人间蒸发了,又过了半年,何不去还是没有消息,于是小强提议回国壮大自己的势力等何不去回来,如果何不去真的发生了不幸,也可以找白啸天报仇,孔振飞、孔菲菲和老四老大都同意,就这样他们携带剩余的二十亿美金回国了,因为孔振飞有经营赌场的经验,小强提议开赌场,一方面可以遏制白啸天另一方面也算为何不去先开一条路,老大不与苟同,他的想法是发展正当的企业,于是老大继续读书,有老四,小强,孔振飞一共经营赌场,赌场的名字是以何不去的名字为名的,小强说假如何不去真的不在人间了,也算是对他的一个怀念吧,大家都同意。

  赌场开的第一年,白啸天就派人来摘招牌,幸好孔振飞招募了几个高手以备不时之需,九天集团的第一次来攻就是被他们给退走的,之后的每一年九天集团都会派人前来,已成惯例,今年是第四次,小强明显感到有些不安,因为今年九天集团派来的人都是闻所未闻之人,以前派来的人多少都会有名字有名声,今年的都是生面孔,似乎是平地长出来一样。

  孔菲菲之在中国停留了一年就去了法国,每一次提起何不去的名字,她都会默默的落泪,经常一个人回到摩纳哥,在海滩上一坐就是一天,静静的看着海水起伏,波涛汹涌,大家知道她想何不去,也不好劝什么,大家什么不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心里的难受只有自己知道,小强、老四通常是把自己灌的大醉,孔振飞开始无法理解这一切,久了也就明白了,这就是朋友,这就是感情,后来也陪他们一起喝,之后在大街上狂喊乱叫发泄心中的苦闷,任由寂寞在眼前飞逝,却无法阻止。

  小强为了这次对决他做了很多的准备,他知道每次九天集团的来犯都可能造成去去赌场关门,至此他每次都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这次也不例外,他心里默念何不去的名字,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场上的变化,他所在的贵宾室是赌注最大的,胜负也就在这里产生,其他两个贵宾室和它相比起来无论从赌注的大小,赌局的精彩情况就逊色了许多,可是不容忽视,小强小强都做了严密的部署。

  这几年在赌场上的打拼也成熟了许多,这场玩的是梭哈,梭哈不光是对千术耐力心理的挑战,更是智力的比拼,不到最后一张掀开谁也无法判断胜负。

  当然规矩也是有的,千门有个人人都知道的规矩那就是赌局中如果出千被发现要砍手,终生不允许再进入赌场,这对千术者也是一个挑战。

  小强看赌局已经进行到了高潮部分,双方赌注已经达到两千万,小强一方是朝正,是泰国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被孔振飞从泰国带回,回来后小强试探了他一下,结果水平一般,可是孔振飞说他的天赋极高是天生为赌而生的人,果然如此,在去去赌场幕后五个绝等高手的调教下他的进步可以说是一日千里,集五家所长一身,五个高手都扬言,假以时日他必定是一代赌王,今天让他来进行第一局一是试探一下对方的势力,另一方面就是小强自己的话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也是该他出力的时候了。

  另一方是个中年人,面带微笑,一副永远波澜不惊的样子,小强派人调查过,结果是查无此人,看来此次白啸天确实是来真格的了,非要把去去赌场吞并不可了,小强也听说近两个月来九天集团场子被别人赢了不少的钱,也调查过,结果也是查无实据,他自己忙着应付这里,就当作白啸天疑兵之计了,就没有深查。

  朝正的牌面是红心八、黑桃八、梅花K、红心J,最大的牌是三条八;对方是方块J、七、九、十、最大是同话顺,双方都需要方块八才可以赢。

  现在牌面中年人是方块J,朝正是红心八,轮到中年人说话,中年人微笑着说:“我不相信你底牌是方块八,我的才是,一千万,我梭了”。随手也推上一千万

  朝正脸色微变变声音有些许颤抖:“你真的不信。”

  “不信”朝正呆楞一下然后拿起旁边一堆钱重重的压在台上说道:“好,我跟你。”

  “当然不信,我就不相信一副扑克牌里可以有两张方块八,除非你出千。”他说话来信心十足,因为自从他进入赌坛三十多年来就没有人出千可以逃过他的眼睛,他自己赌术虽然称不上出神入化,可是他的眼睛是最锐利的,他有个外号叫鹰之眼,足可以说明他的眼睛是多么的锐利。

  朝正脸色苍白,眼神也没有开始的镇定,开始变得游离,常常用眼角瞟向旁边的小强,小强理都没理他。

  看到这里中年人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人要准备出千了,他眼睛死死的盯住他的每一个动作。

  朝正站起身来右手盖住底牌用大拇指掀起左边一角,拇指食指捏住,另外三指轻敲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然后猛的抬起手臂,把牌重重拍在台面上,大家定睛一看,果然是方块八,然后朝正哈哈一声大笑:“你错了,我的就是方块八。”

  中年人依旧微笑以对,晃晃头沉声道:“慢,他出千。”

  一言出,四坐皆惊,在赌桌上出千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你说别人出千必须有足够的证据,不然就是污蔑,不光如此,没有十分的把握没有人愿意说这句话的,后果很严重虽然不用砍手,可是终生不允许进入赌坛的,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清楚,所以有很多人明知道对方出千,也无奈何,今天这个中年人说出这番话怎么不令人震惊?

  他的一句话立刻引起赌场裁判的重视,因为今天赌局的严肃,双方一共请了十二位世界级的高手做裁判,并且防止自己包庇,每场都有四个裁判在现场监督,双方各两个。

  这个贵宾房里的裁判分别是新加坡赌后李云缈,唯一的女性裁判;法国赌王思诺,就是上次何不去和剀正对局的裁判,也是在上次爆炸中唯一没有受伤的裁判;摩纳哥赌协协会会长韩正通,原来是他哥哥韩正明,不过却在那次爆炸中不幸身亡,后来由他凭借雄厚的实力继任摩纳哥赌协协会会长;中国北千王彭海;日本赌王小常拉西。

  四个裁判心里很不高兴,如果中年人说的是真的,那么也就是说明他们无能,没有看出,于是性子烈火的北千王鹏海没有好气的说:“你可想好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要负责的。”本来这句话是善意的,可是听在中年人耳里却是另一个感觉,很不舒服。

  接下来李云缈说话了:“既然你有异议,就请你找出证据,这样我们也好说话,你认为如何?万一没有证据结果你可是知道的?”这句话说的不温不火,进退均可,另外两个裁判点头赞同。

  中年人表示赞同,表示如果自己是诬陷他的话,自己愿意赔偿此次赌注的双倍,并且从此退出赌界终生不赌,朝正点头同意,中年人自己看的很清楚朝正在掀牌的一刹那,以十分之一秒时间里把牌送进袖口,再退出来完成换牌全过程。

  这个时候朝正缺却是一脸的无辜样,双手已经上举,由两个赤身男子开始搜身,赤身搜身是防止换牌人把牌转移到第三方的身上,这在以前是有过先例的,并且他们穿的裤子,外面很光滑,也为了防止把牌转移。

  中年人微笑的看着两个大汉搜身,心里却没有了刚才的自信,因为他看见了朝正的眼睛,他的眼睛明亮有神和刚才那个神情失态的年轻人判若两人,不由得自己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两个大汉整整搜了五遍,没有发现被他换走的那张牌,裁判集体讨论后北千王彭海宣布,“朝正胜。”

  那一刻中年人一下瘫坐在椅子上,他无法相信这一切,口中喃喃自语:“这到底怎么回事?”

  场外的观众也纷纷猜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虽然大家都猜到一定是朝正出千了,可是那张牌究竟去那里了呢?难道真的可以挥发变成空气了?朝正在被指正出千后就一直站着没有动,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

  在台下的一角那个长发女子也很好奇的问旁边的男子:“你知道吗?告诉我好不好?你看旁边的铁鹰,他也想知道啊。”

  此男子嘿嘿一笑转过头看自己身边的铁鹰,铁鹰正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就问:“你不是对赌不感兴趣吗?怎么也想知道?”

  铁鹰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说:“兴趣和好奇是两回事,不能一概而论,我就知道他一定出千了,就是看不出他把牌藏那里了?”

  男子轻声的说:“出千的男孩子很聪明?”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