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必输的赌局

千王之王 九头鼠 4985 2005.08.12 18:19

    “既然是我出题,我们就不客气了,我来出一题,请指教。”许军走出一人来。

  何不去一看是安森,人如其名,文文静静的,走路也不失风雅,四平八稳,稳稳当当站在何不去前面,脸上永远挂着笑容,喜怒不言于色,何不去暗中观察他们,在小强大骂他们的时候,别人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只有这个安森一直都笑笑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波动,何不去知道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没想到他竟然上第一个出来挑战的。

  “不用客气!”何不去犀利的眼睛给他还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安森看后眼里亮了一下,马上就恢复正常了,其他人都没有在意,何不去却知道他的意思。

  安森是这四个人做事最稳重的一个,不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一般他不开口,他只要出面或出手那都是有把握的,他今天来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何不去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在刚才和这个叫何不去的人的对话过程中,他发现这个何不去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就连许军说出输的人一定要跳楼,这个人连眉毛都没扬一下,表现出了和他这个年龄不符和的镇静,一个是他有恃无恐背后有人撑腰,通过他们的调查,他没有什么背景,另一个就是他确实有真功夫,这些在他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他有心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所以第一个出场。

  安森一手拿了一个骰盅,一手拿六个,放在桌子上。

  “第一局我们赌骰子,我出题我先摇,规则是只要你摇出的点数比我摇的点数大,你就赢,记住一定要比我大才可以。”安森微笑的说。

  何不去看他的手里的骰子和普通骰子一般大小,有一点不同的是有金属光泽,何不去接过来,重量比普通骰子大多了,定眼一看立刻明白了,原来这六个骰子是钢的,怪不得会发亮,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钢的骰子,掂量重量是实心的,里面该不会有玄机,到底为什么呢?他不明白,不过等安森摇完骰子他才知道他的意图。

  安森等何不去检查完后,收回来放进骰盅,开始摇。

  金属骰子撞击塑料的骰盅发出很沉闷的声响,听起来很刺耳。

  老大在何不去身边说:“怎么样,有把握吗?”

  何不去没有回答,给他个莫名其妙的笑容,专心观察安森。

  老大连忙说:“你放心和他们赌,我们都支持你。”老大以为何不去也在担心想办法,怕他心理压力太重。

  “大哥,你不要打扰二哥了,你没看二哥正用他那锐利无比的耳朵听呢吗?我看电视知道,赌王都是这样的,你一打扰他,听错点数输了你可自己去跳,可不要连累我们。”小强很严肃的说。

  “真的。”老大知道这不是儿戏,一个不小心是很有可能输掉跳楼的,忙不在言语。

  何不去还真没有去听安森摇骰子的声音,他明白即使知道可以听出他摇的点数是多少,又能怎样呢?关键是自己可不可以摇个比他大的,那才是关键,唯一他不懂的是为什么他要用钢制的骰子?

  旁边杨聪红着眼睛看着桌子,用手挎着何不去的胳膊,从何不去出现她就像捉住了救命的稻草,一直都没放开,何不去挣脱几次,看着他委屈的眼睛也不忍心,就随她了。

  杨聪小声的说:“对不起,要是我抽个大一点的牌,我们的机会就会大一点,是我不好。”然后很委屈低下头。

  原本老四还想说两句,刚要张嘴被老大看见了,老大眼睛一瞪,老四马上把话收回去了。

  小强在那次大家调侃他以后,一直对杨聪有好感,更不会说什么,也没有怪她,只是他看见杨聪紧紧的挎着何不去的胳膊,心里酸酸的,所以才骂的那个人那么凶,这只有他自己知道,别人哪会想这么多。

  “不是你的错,他们几个中,那个年轻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再说我也想看看到底怎么个出题法,我好有准备。”何不去说出原因。

  “真的”杨聪不敢相信他的话,眼睛清澈瞪的大大的。

  “相反你还帮了我,不然你赢了,我还真不知道出什么样的题好。”何不去轻声说。

  “不是吧,三哥都能把他骂晕,你居然说他是高手,不会看错了吧?”老死离何不去最近听到了何不去的话,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是装晕,我当然没有看错,你看他们几个人的神情,都很严肃紧张,只有他气若神闲,再有他易容了,你们现在看到的不是他本来的面目。”

  “啊,你这都可以看的出来。”老四像猴子一样把何不去的话转给了旁边的小强、老大。

  观察一阵还真发现他有些不对头,不由得对何不去佩服起来,心里嘀咕另一个问题:何不去眼睛这样锐利,那么他的身手岂不是更厉害!天呐,老四发现何不去比那个人更悠闲,根本没把赌局当回事,在旁边给杨聪讲起了笑话,惹的杨聪双肩抖动,还笑出声来。

  老四一块石头落地了,老大和小强不明白,及其紧张的盯着现场情况。

  咚!一声骰盅撞击桌子的声音,安森那边已经结束,他脸上微微浸出了汗。

  小强在那边正在祷告嘴里嘟囔个不停,老四好奇的仔细听:“漫天的神仙,漫地的鬼魂,你保佑那个鬼杯子里是最小的点数,以后我天天孝敬你们,给你们杀猪,还杀羊杀牛,总之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只要你保佑我们今天度过这个难关,给你们上香,妈个辣椒皮,让那个乌龟王八蛋拉屎没屁眼,喝水塞牙。。。。。。。。。。。。。还有那个混蛋许军。。。。。。。。。。妈的。。。。。。。”小强把那边几个人诅咒个遍。

  老四暗笑。

  许军连连打喷嚏,不明白怎么今天这么冷呢?小强见状嘴里说的更欢了。

  “既然已经好了,就开吧。”何不去一脸灿烂的笑容。

  安森想在他身上找个恐惧和不安,想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他的情绪,可是他失望了,他什么都没有发现,对面这个叫何不去的人,让他感到迷茫,他像一块透明的玻璃,里面的任何瑕疵一眼就可以看穿,他又像一块幽深的洞穴里面黑黑的永远没有尽头,在他心底有点点的担忧,具体担忧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骰盅打开了,不出何不去的意料,是六个六,三十六点最高点数,同时他也知道了为什么用钢制骰子的原因了,安森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这次不同与刚才的是里面还带有挑战的味道,那意思是说:有本事你再要出比我大的来。

  “完蛋了,这下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谁先跳?”小强哭丧个脸。

  “妈的什么狗屁神佛,害的我跟个孙子似的真诚祷告了那么久,一点用都没有,我BS你们,神!”小强大叫。

  “我看这局不用比了吧,胜负已分你们谁先来啊”许军哈哈大笑,很得意。

  “我可不可以问一句,是不是只要是骰盅里面的点数比安森的多,我就赢呢?”何不去郑重其事的问。

  “当然!不过你认为可能吗?我说两点,一,除非你把这个精钢制的骰盅摇碎,一个变成两个,你有赢的机会,二,即使你有这个力气,不怕告诉你,你仔细看看这个骰盅,它已经出现裂纹了,承受不了太大的力度,你自己想想看,要把骰子摇碎需要很大力气,而骰盅却不能承受太大力度,这叫骰子不碎你要输,骰盅只有一个不允许换,摇骰子途中骰盅碎了还算你输,我看你如何做?哈哈。。。。。。。。。。。。。”许军不慌不忙的解释,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老大,老四。小强都不会说话了,这下好,所有的可能性都变成了不可能,输是一定了。

  小强喃喃的说:“我第一个跳,老大你先帮我叫救护车行吗?”小强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样子。

  何不去的脸上波澜不惊,犹如一潭平静的千年湖水。

  “要跳你去跳,我们不陪你,救护车自己叫!”老大说。

  何不去明白以安森的功夫摇出六个六不是难事,关键上把骰盅摇裂,好让他没有办法继续摇,难怪摇那么久。

  “不一定要跳楼”何不去肯定的说。

  小强大喜,听何不去话的意思还有赢的机会,可是他实在想不出怎样才可以赢。

  不光小强,大家都听得出何不去话里的意思,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你有办法赢我?”安森可不相信会有这种情况出现,这是不可能的,可是何不去的目光里是那样的坚定。

  “我没有十分把握,但是我可以试试,不过我可以再问一句,是不是骰盅里出现的点数超过三十六点就算我赢。”何不去又问了一句。

  祁远不明白何不去为什么反复问这个问题了,不由得思索起来。

  目前来看那个骰盅只要大一点的力量就会碎,这一点安森的功夫他相信,把钢骰子摇碎也不可能,看你还搞什么鬼,我也想看看你葫芦卖什么药,当下答应:“不错。”

  “不行!”那个年轻人像是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对不起,晚了。”何不去知道他要说什么。

  年轻人叹一口气,不在言语。

  许军,祁远、安森、曾洪、韩豹听年轻人的话脸色大变,难道真的可以做到吗?不会吧?他们心里都涌出一个想法除非他不是人。

  他们这样的反应也更加肯定了何不去的猜测,那个年轻人才是真正正主,祁远在介绍其他人的时候偏偏没有介绍他,何不去通过观察猜测他的身份不简单。

  “那我开始了”何不去询问。

  大家都看着那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知道自己失言,傻傻一笑:“开始就开始喽!”

  何不去一手持骰盅,一手握着骰子自言自语的说:“这个一碰就碎,这个怎么碰都不会碎,一个怕碰,一个不怕碰,你们真让我为难啊。”

  何不去慢慢突突的把骰子装进骰盅,用很慢的速度摇着,里面撞击的声音清晰可见。

  许军见状露鄙视的眼神:“输就输了,拖延时间也没有用,赶快!”

  何不去用力的摇了三下,砰!一声把骰盅放在桌子上。

  揉揉手,打个哈欠懒洋洋的说:“行了,开吧。”

  “行了,我说二哥这可不是儿戏,要不你在多摇几下。”小强不放心,他知道只有把钢骰子摇碎才有机会,不光如此其他五个还要都是六,何不去这几下别说是钢的,连鸡蛋都摇不碎。

  安森也奇怪,按说这个骰盅只要是撞击就会碎了,怎么在他手里会没事呢?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啊,行了。开吧”何不去心不在焉说道。

  “我来,小强慢慢的拿开骰盅”他以为会寻找到碎片,结果很失望,桌面上只有六个六散落在桌子上。

  “完了,输了,我还是跳吧,记得帮我叫救护车。”小强立刻就蔫了。

  “你看看骰盅里面。”何不去面带鬼笑。

  小强朝骰盅一看马上乐了,跑到许军面前大叫起来。

  “这里还一点,这里还有一点”

  许军拿过骰盅,只见骰盅里面清晰的印了一点,是骰子一面那个大大一点,强压在塑料的骰盅底部,成了一个印痕,桌上有六个六加上骰盅里面一点,共三十七点比安森多一点。

  以此来说,何不去应该赢。

  许军脸色的笑容如同掉进了冰山,变的僵硬,很不自然。

  “这。。。。。。。。。。。。。。。。。。”祁远没有想到会这样,这时他明白了为什么何不去会问两遍强调骰盅里面点数,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问过你们,你们都说是的啊”何不去询问。

  许军等人哑口无言。

  年轻人站出来在许军耳边嘀咕一阵。

  许军哈哈一笑:“何兄弟,输了就是输了,我们又不是在玩语言游戏,那样你不觉的有点惭愧吗?”

  “好,我输的起,那点不算,你看如何?”何不去还是不温不火的语调。

  “什么?这点不算,那我们不是输定了?二哥,这要跳楼的?”小强大惊。

  “是啊,我说了,这点不算!”何不去又重复一遍。]

  许军又恢复了笑容,回头看看后面的几人,他们的脸色也缓和一些,淡露喜色。

  安森也不那么想,即使这个不算,何不去也一定有其他的名堂,因为就冲他可以用那么缓慢的速度在骰盅底部留下那个清晰的印痕来说,他就做不到,即使这个想法他都没有想到,按说他可以一口咬定也可以说的过去,再有一个一碰就碎的骰盅在他手里却完好无损,而那个印痕是用什么方法弄上去,都另人生疑。

  杨聪紧紧拉着何不去的胳膊,脸上忧郁四起。

  老大、老四、小强无法理解明明赢了,却又承认不算,看来一定是要跳楼了,难道何不去有喜欢跳楼的爱好,好像正常人不会有这个爱好吧。

  “这还怎么赢啊?输定了!”小强念道。

  【如果你觉得还可以请不要吝啬投几票鼓励鼓励小弟。呵呵。。。。谢了。我会拼命的加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