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惩罚(上)

千王之王 九头鼠 4778 2005.07.28 18:02

    罗俊吓一激灵,把伸出去的手又收回来,上下左右看了个遍,什么人都没有,只有风吹树而产生的沙沙声,他不明白,刚才明明是听见有人说话,似乎是从上传下来的,罗峻顺着树干望上看,不对啊,这棵树离地十几米都是光秃秃的,根本无法攀爬,难道有鬼?

  这个念头一起,罗俊从脑袋寒到脚下,妈的管他,就是有鬼也要把杨聪弄到手再说。

  刚才那一声咋喝之声正是书上的何不去所为,他在上面听到了罗峻的话,知道杨聪可能要出事,一时之间从树上下来也来不及,一张嘴冒出一句话,那里知道把罗俊弄的在树下转圈,看着罗俊的样子,何不去就想笑,他眼珠子一转,坏水就出来了。

  本来何不去就属于那种天天没事自己找乐子的那种,事情不怕大,惟恐天下不乱,自从进入了学校,都是学生,读了十几年书,人都读傻了,一点都不好玩,那天本来打算再玩玩许军,结果那家伙跑了,小强和老四也属于那种人,不过现在他们的心思都在如何想办法学何不去那几手漂亮的功夫,其他的早抛到脑后去了。

  再说何不去也没有那个耐性手把手的教东西,用自己的话说,一个字——烦。

  何不去如何会放过这个调戏别人机会呢。

  罗俊在往树上看的时候,何不去生怕他看见,连忙又向上爬了一个树杈,其实没有那个必要,从树下根本看不见。

  这是的杨聪也听见了那一声示警,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又想不起来是谁。

  罗俊也看到了杨聪脸上的变化,是惊异,是恐慌。

  罗俊继续准备实施他的兽行,双手攀上杨聪双肩,把杨聪按在树上,杨聪双手乱舞,毫无章法,张大嘴喊:“你个畜生,快住手。。。。。。。。”

  声音已经没有刚才怒喝罗俊是的高昂了,变的惶恐,嘶哑。

  “上天有好生之德,人间有不平之事,孽障还不住手,难道真的要抱以一身的罪孽,逆天而行吗?”正气凛然的浑厚声音从天而来。

  罗俊被这一声所镇,不知所为的楞在当场。

  杨聪也不呼喊不叫了。

  “你。。。是。。。谁?”罗俊吓的不知所措,脑袋四下观看。

  何不去满脑子的思考,用谁的名字比较好呢?

  “我是西天佛主座下,西天蓬莱仙岛酒仙洞酒仙真人”又是一声传来。

  就叫酒仙真人了,谁让我喜欢喝酒呢,呵呵。。。

  何不去本来对仙的佛的知道的就少,他虽说看的书不少,可是对神啊,仙的,佛的从不感兴趣,最多也就知道西天是佛主最大,天上是玉皇大帝最大,还有地下是阎罗王最大,再有就是孙悟空了,还是从他干妈那里讲故事听来的,其他的都是一知半解的,根本搞不清楚道家佛家之类,几乎就是一盲,就是他刚才杜撰的什么酒仙真人,明显就是道家的,可在他嘴里出来就变成了西天佛主座下的了。

  何不去对自己随口起的名字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边罗俊也不是白痴,他的恐惧也只是维持了一会,听的何不去的话,他笑了,冲着的树开始大骂:“你他妈是谁?在树上装神弄鬼,有本事你下来看我如何扁你。”

  罗峻刚开始还真以为被谁看见了,看见他到是不担心,他担心的是他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何不去一张嘴,他知道了,妈的这个世界居然还有人冒充什么神啊仙啊的,不是精神上有病,就是有间歇性的理想主义痴呆患者。

  这是罗俊的个人想法,如果让何不去知道,估计会立刻从树上掉下来。

  听见罗俊的回答,何不去真的很生气:“你可知道不敬神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本仙念你年幼无知,我不想与小辈大动干戈不要惹我生气,今天我心情很好,不想伤人,要是我十年前的脾气,你早已经魂飞魄散了,岂容你在此口出污言恶语,赶快逃命去吧!”

  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剩下的情景是罗俊比较识相,夹着尾巴落荒而逃还是罗俊比较牛逼,伸着脖子硬抗最后给于惩罚,然后再跑。

  何不去心里在计划,呵呵。。。。。我真是天才,不知道我去作导演票房会不会爆满呢?

  毫无疑问树上那位一定是人了,罗俊可不同于许军,罗俊的功夫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现在是空手道六段,这个级别的人赤手空拳对付三五个根本不成问题,所以罗俊才有恃无恐的。

  “你******少废话,是个爷们赶快下来,你我单练,谁被打趴下自认倒霉”罗俊瞪着眼睛冲着何不去大喊。

  何不去那受过这种气啊,立马起身就要下去,转念一想,现在我是神啊,怎么可能下去和人打架呢,多给神丢脸啊,他又坐下了,把贴身的百宝囊拿出来了,在里面找东西。

  这个百宝囊是好东西,是老头子给他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摸起来软软的,他把在老头子和游走各地弄来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放进去,里面的空间不是很大,大概有一本辞海那么大小,他的不同之处在于无论放什么东西,隔着百宝囊都摸不到,只有表面软绵绵的质感,何不去很喜欢,有时候在人家房子上睡觉就用它做枕头。

  何不去在里面找出了两个霹雳烟火弹,这是他在深圳的一家日本公司的保险柜里弄到,应该是日本忍者用的东西,何不去对日本人很有反感,不光把两个霹雳烟火弹拿走了,还在人家的保险柜里拿走了一瓶好酒,他当场把酒喝光,正巧有了尿没处撒,就装进瓶去,重新放回保险柜。

  何不去当时想象,那个日本人一打开保险柜,脸是绿的还是黄的呢?

  “不要口出狂言,看来不教训一下你这混帐,你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这个社会还有正义?看我无上法力,天上地下纵横四海威震宇宙穿梭古今乾坤霹雳无敌烟火弹来也”何不去大声高呼冲着树下就扔去,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地动山摇一般,靠近树下罗俊的身后两米出现一个大坑,靠在树上的杨聪和罗俊一脸的惊吒,如同刚从战场上经历一阵炮轰后逃生的人是从头到脚都是土,罗俊傻在当场。

  杨聪听见他们对话,知道有人帮自己,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了,可是对方竟然说自己是神,她也被说的莫名其妙,后来听树上的人什么霹雳烟火弹的,当时她还在想:树上的人是不是电影看多了,不用问肯定是虚张声势,那里知道,话音刚落,就出现了一个大爆炸,她的思维也被炸的一塌糊涂。

  树下的糊涂,树上的人更糊涂,何不去拉回自己的左手,怎么会这样?我还没有扔呢?

  原来何不去用力的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懂怎么用,所以攥在手里,没扔出去,可是他的话已经说出口了,收不回来了,他琢磨就当来一招虚的,那里知道真的出现一个爆炸,他能不傻吗?

  难不成真的有鬼,何不去心里也有些害怕,就听见他的上面传来一声:“臭小子,你敢骗我老人家?该打!”

  声音一落,何不去就感觉到脑袋被人狠狠的敲了一记,痛的他直呲牙,他回头一看,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他头上的树衩上,面色红晕,笑容可鞠,拿着一个酒壶正在对饮。

  何不去看着有些熟悉,他一拍脑袋,甭问是自己的。

  “我说你这老头,你怎么偷我东西呢”何不去没问他是谁,怎么来的,先问这个。

  “你别说,臭小子,你人不怎么样,这酒可不错,不过就是太少了,还有吗?你说我偷你东西,你偷的东西还少吗?还好意思问我”老头回答,顺便把空的酒壶给他扔回来。

  何不去一听立马语塞。

  “你谁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何不去才想起问些有用的东西。

  “你还问我,我老人家在这里好好的睡觉,你来了就大吵大闹的,还在这里装傻充楞,楞出头还没那本事”老头扬了他一眼。

  “刚才那个大坑是你搞出来的?”何不去想起刚才的事情,如果这个老头不出现,他一定自己怀疑自己什么时候修炼成超能力了,心里高兴了一下了,看来是泡汤了。

  “那当然”老头很自豪的白了他一眼,那意思就是说,怎么样你不行吧。

  老头说出这话以为何不去一定会作出崇拜状,然后磕头作揖,高呼高人,他那里知道,何不去根本不能以正常思维想问题。

  “还行,就是土扬的多了点,你看他俩,都快变成逃荒的了”何不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做出自己是专家一样。

  老头差点从树上跌下来。

  “你怎么说话呢?”老头吹胡子瞪眼的说。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跪下来,然后叩首磕头,或者做出恐惧崇拜的表情,一副看到太空人似的,在夸张一点,立刻晕倒。”何不去毫不在乎的说。

  “至少你应该吃惊,我就不行你见过用手一指地上就出一个大洞的法术吗?”老头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就不感到奇怪呢,他自己倒是奇怪起来了。

  “见过”何不去很肯定的说。

  “那里?是谁?”老头的语气有些急,声音都变的急促起来。

  “靠。电视里天天都有,有比这还厉害的呢?你真土这都不知道,要不,到音像店给你租几本给你看”何不去对他唾之以鼻。

  老头一扬手又狠狠的在何不去脑袋上敲了一记,这次比刚才还要痛,更让他受不了的是两次都打在同一地方,属于那种旧痛未消新痛又至,疼痛难忍。

  “你个臭小子,敢欺骗我老人家,该打”

  何不去用手揉着被打的地方,嘴撅的高高的:“我说老头你是不是有毛病还是患有老年性多动症,怎么喜欢打人呢?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胡扯,我要解决下面的那个臭小子,你来不来啊。”

  何不去心里早就对这老头心存佩服,以他的经验一般来说,这样的人都属于世外高人那一类的,就那一手无形发出的气劲可以在地上弄出一大坑来,何不去就做不到,不是做不到,至少用手他是做不到,用霹雳烟火弹可以,还有何不去在上树之后,早已经把树上的每一个角落检查了一遍,根本没有人,而这老头神秘的从树上出现,那么只有两种结果,一是那老头原本就在树上,隐藏的功夫级高,何不去无法发现;二老头是后来的,趁不何不去注意悄悄溜上来,何不去有自信世上很少有人可以在他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无论那一种假设成立,那他的功夫都另人吃惊,对付这种人用正常的思维方式是不行的,所以何不去管他是谁,根本不理睬他。

  老头瞪着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何不去,心里琢磨:这小子真是与众不同,要是别人看我露这一手早跪下来要拜我为师了,这个臭小子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何不去看老头表情怪怪的知道鱼要上钩了,他板着个脸:“我说大爷您还有有事情吗?没事的话您从那里来回那里去,不要在我面前防碍我英雄救美好不好,你在我上面让我束手束尾,影响我正常发挥,要是发挥失常,失了准头,我手里的霹雳烟火弹要是扔的人身上救人变成害人,我的罪可就大了,行不?您走好?”

  何不去站起身来,伸展一下手臂,拍拍屁股下的树杈:“还可以,牢固性不错,就是不知道要是我的霹雳烟火弹没有扔出去,扔到树枝上再弹回来,我还有时间跳下树去,我周围的这些树枝树杈可就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了,听说日本造的这东西可以把二层小楼炸成平地,真是威力惊人呐。”何不去在那里自言自语,手里拿着霹雳烟火弹在各个方向做示范,在老头坐的树杈上,用双手画个圈,向外一挥,作出一个爆炸的动作,然后苦着脸,变的很无奈,那意思就是说:老头你赶快离开吧,要是在你做的地方爆炸了,什么都没有了。再用手指指四周,意思是,想跑都没地,唯一一个出口的地方让何不去自己挡住了。

  “臭小子,你要干什么?”老头四下看看这是在树冠的中央的位置,都被交叉支长的树枝紧围,真要这个臭小子一失手自己非被炸飞了不可。

  “干什么,英雄救美。”何不去扬起手臂,做投弹状。

  “不要。”老头大叫。

  “让你知道不敬天的下场”何不去对着树下高呼,手中一黑色物件流星赶月般的飞出去,老头看的清楚,那东西正撞在何不去的脚下的树枝上反弹回去,速度更快,直本老头面门而来,老头一低头,双手抱头,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夹杂着浓厚的火yao味的烟雾布满树冠,之后就是树枝断裂的声音,老头感到自己屁股下的树枝在不听的颤抖,心里暗叫:完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