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室友

千王之王 九头鼠 5745 2005.07.12 16:31

    我住的寝室在七楼,是我们寝室第二个到来的,我那干弟弟王小强在我还没把椅子坐热就进来了,进来之后先给我来个拥抱,十几年没有见面了,我那里知道他就是王小强,还以为遇到一个同性恋患者,在他的双手还没有接触到我的肩膀的时候,我提腿就是一脚,把他从门里一下子就踹到了门外,他痛苦的捂着肚子,瞬间脸上的汗就滋滋冒了出来,足可以体现我这一脚是多么的刚劲有力,过了好一阵子才从他嘴里冒出一句话来:“哥,我是小强啊”。

  我这才知道踹错了,还好我脚抬的高,不然估计他家非绝后不可,我庆幸暗笑。

  连忙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嘴里不停的说:“哦,是小强啊,你看你,进来也不先打个招呼,怎么样痛不痛”先用责备的口气对他说。

  然后用力的给自己一个嘴巴,我知道我的脸肯定红了,不过不痛,用的力度恰到好处,既要脸红又不会很痛,这个动作我至少练了有三年,专门用来骗取别人的同情的,没想到今天用到了我干弟弟身上。

  小强立马傻了,那里知道我会来这么一手,我满脸的自责:“你看我这当哥哥的,手上没轻没重的,要紧不,我们去医院。”我扶着他就往外拉。

  小强抓住我的手焦急的说:“哥,我没事,不用去医院,我休息一会就好了,都是我不好,没有先报我的名字。”

  “真的没事,可不要骗你哥哥我,我可是吃你妈妈奶水长大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我怎么有脸去见我干妈啊,要不我们还是去检查一下好不好,真的有什么事情就晚了,好不?听哥的,去看看?”我又把他往外拉,脸上带有煽情的感伤。

  “哥,我真的没事”。他站起来,举起双手,还跳了几跳。

  我知道我那一腿的力量,一般人早就趴下了,没有三天的功夫不会站起来,小强居然还可以跳,看来他也是飞毛腿改鸟枪——不是一般炮。

  我拉住他的手,仔细打量他,依稀还有小时侯的一点样子,个子比我还高,眼睛亮亮的,方脸,小鼻子加上几个青春痘,这几个部件单独看挺难看,可是拼凑到他的脸上就不一样了,虽然没有我帅,至少和我不会有太大的距离,我心里平衡了一些。

  和我那干爸爸有七分相似,我问他:“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小强告诉我,一个星期以前李老头回到村子了,告诉小强说我也准备上学了,我干妈和小强很高兴,还给了小强一张我的相片,小强打算办完入学事情后再找我,那知道竟然和我是一个寝室的。

  还真******不是一般的巧。

  我和坐在床下铺和他聊小时候的事情,让我惊讶的是,小时候的事情他都记得,真是天才。

  第三个来的是东北的的同学,名字叫田永,高高瘦瘦的,就像个竹竿,后来就给他起个外号叫‘竹竿’。

  然后是山东的刘子明,长的眉清目秀,就像个女孩子,不过一般女孩子还真不如他,他脸上连一个包包都没有,光滑似一面拭擦干净的镜子,虽然这么形容有些夸张,他是我见过唯一一个皮肤比女孩子都好的男孩子。

  我那干弟弟见来人了马上表现了伟大的雷峰精神,帮助田永和刘子明帮东西,扛行李,我都怀疑我刚才那一腿没有踹到他的身上。

  我们四个人折腾了一个下午,总算把一切都搞定了,我睡下铺,小强在我上面,天黑的时候田永提议:大家有缘千里来相会理应庆祝一下。

  然后就是我那弟弟王小强举起双手赞成,把脑袋摇的跟风扇似的,就差没把脚也举起来了。

  刘子明也没有意见,我有意见但是无效,用田永的话说就是有意见可以保留。

  在学校旁边一个叫‘好再来’的饭店里开始我们的第一次聚餐。

  坐在一个大包厢里拿着菜单开始点菜。

  这使我想起我第一次喝酒的时候,老头把我带进山里以后就开始按照我的那个伟大的理想——做一个骗子,艰苦的训练我,说实话我挺佩服老头,这老头以前也不知道是干什么,什么都会,我怀疑要是给他做个变性手术生孩子都不会有问题。

  他告诉我做骗子要学会很多的东西,你要骗别人呢,首先你要什么都懂,就像演员一样扮什么像什么,你要是一个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沉浸书海,踏波寻路的书生之气;你要是个混混就要有张扬桀骜不训放荡不羁的个性;你要是商人就要有老谋深算的奸诈,遇事不惊的沉稳。。。。。。。。。等等等。

  说的我头都大了,妈的做什么都要有学问,还是做骗子好。

  每三年过后老头都会带这我到世界各地的城市去历练,来增加我的经验及实战能力,也就从那时开始世界各地的骗子知道上帝给他们送来了一个魔鬼,专门骗骗子的‘骗子杀手’——我,事实我还是比较有名的,而中国境内的骗子就送给我一个外号叫‘千王’,任何骗局、骗术、只要是和骗字沾光的在我面前通通形同虚设,我也利用老头教我的东西开始我自己的掠夺,只要我喜欢的统统都弄到手里,不过老头给我定一个原则,那就是专门骗奸商骗子的东西,我对此乐而不爽,沉醉于其中,反正这些都是社会的败类,人类的垃圾,他们的钱也都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弄来的,我对他们一点都不手软,我彻彻底底变成了骗子。

  我九岁那年老头开始训练我喝酒,他告诉我中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所以酒量一定要练,不光能喝还要会品酒,从那时中国及世界各地的酒开始流向我的肚子,第一杯进入我的肚子的是北京二锅头,我先是用舌头舔舔,又辣又涩,我问老头不喝行不行?老头眼睛一横:不行!他告诉我说一口喝下去就不会那么难喝了,我一咬牙,端起二两半的杯子就倒了下去,结果感觉一股热浪顺着嗓子流下肚子,然后一股强烈的呕吐感让我不能自已我张开嘴要吐,老头眼疾手快,用手紧紧捂住我的嘴,返回嘴里的酒又重新进入我的肚子,那个滋味,死的心都有了,我的眼泪瞬间就涌上来,然后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了,醉了。

  我一直努力的喝酒,喝带颜色然后是不带颜色的,再后来是五颜六色的,一直到我十三岁那年之后我开始和老头开始疯狂的拼酒,他喝酒已经喝不过我了,每次和我喝酒之后他都抱着马桶睡觉,马桶边上是一堆不知是上吐还是下泻出来的来历不明之物,我每天抱着酒瓶子找他喝酒,美其名曰:实战训练,不找老师找谁啊。

  再后来他把所有的酒都锁起来,加上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此课程优秀毕业,不再学习,以免影响其他方面的学习进程。

  我暗笑,以后就偷偷的去偷酒喝。

  “老何想什么呢?”田永用力的拍我的肩头,露出雪白的牙齿,正在盯着我,我低头一看,原来菜已经都端上来了,酒杯也摆好了,田永右手拿着酒瓶子,是我熟悉的北京二锅头。

  田永用东北话对我说:“老何,能整(喝)多少?”他瞪着老大的眼睛迷茫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变的呆呆的,有些迷雾和不解在眼中。

  我知道东北人都是天生的喝酒能手,这种能力从小就培养,我听老头告诉我,东北的孩子满月以后就用筷子沾酒给小孩子喝,长大之后不能喝酒视为东北人的耻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天看田永的架势应该属于酒量很好那种的,因为没有几把刷子的人是不敢明目张胆的问你‘能整多少’,老头明确的警告我在路上不许喝酒,说怕我贪杯误事,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所以我也强忍着酒瘾,一个星期没有喝酒了,肚子了的酒虫早就乱跳了,我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对酒的热衷,今天本来是想一个人溜出去喝个痛快,没想到拉到这里来了。

  “我酒量比较差,但是今天这种场合我一定要喝,你给我少倒一些意思意思就好了”我万丈豪情的说,我还是比较谦虚的,有句老话不是说‘谦受益,满遭损’吗!我不想在他们面前逞能,一个骗子做事情一定要低调,我牢记老祖宗的训话:枪打出头鸟,树大招风。我不是鸟,但也不想被人打,我不是树但更不想招风,即使我知道可能在桌子上的几个人加起来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可是我不想,那不是英雄所为,虽然我不英雄,我不会那么做。

  “行,我倒酒你看着,你觉得可以了就吱一声我就停下,你看行不?”田永缓缓的给我酒杯里倒酒,我盯着酒杯,杯子是那种三两半的杯子,我看已经过了酒杯的一半,大概有二两多吧,我马上叫停,田永又开始给我小强和刘子明,也是先前询问一下再倒酒,他们可没有我那么虚伪,都倒了满满一杯。

  一切就绪,田永问了我们的年龄,就像老套的情节一样,分出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各人说出自己的年龄以后,按年龄排序,田永最大今年20,自然是老大,我今年19,是老二,小强比我大一个月,可是他说管我叫哥习惯了,改不了口,我知道他是有另外一个想法,老二的叫法他不想而已,说叫我哥习惯了纯粹是推脱之词,我也不点破,点头应允。

  刘子明最小18,理所当然是老四。

  都知道老二的称呼不好听,我是不在乎,老大田永心里明白,排好顺序后田永说:“我们排大小只是一个称呼,以后泡妞方便,这样称呼不容易暴露身份”大家哈哈大笑,小强更是手舞足蹈的。

  妈的,没见识,一说道泡妞就这样,俗。

  其实我心里也是挺乐的。

  “以后我管老二也就是何不去叫老何,你们叫二哥,免得被别人嚼舌头,谁要是不听,别说我跟他急,不顾兄弟情面”。老大的几句话说的比较正八经的,大家附和说赞成。

  老大田永端起酒杯,大家也跟着站了以来,也端起酒杯,我知道这是酒局的开场白,大多第一次喝酒都要客套寒暄一下,果然老大开始了他酒前的演说。

  “这杯酒由我来,刚刚被各位兄弟选举为大家的领导,对于我这个长这么大从没有当过干部的人来说真是受宠若惊,刚刚走上领导岗位有些不适应,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习惯就好。我想我会习惯的。今天能够走上领导岗位要得益于我老妈的英明举措——把我早生了一年,呵呵。。。。。”然后一阵傻笑。

  小强和我不约而同的向他竖起中指,刘子明虽然没有反应,小强用杀人的眼光瞪他一眼,他很配合的也竖起了中指。

  老大假装没看见,继续他的演说:“我会尽心尽力的为大家服务,让你们紧紧围绕在以我为中心的党组织里,我会为大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老大,我的手都酸了,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啊,我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看着这些好东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你怎么那么多的废话?”小强很没出息的耷了个脑袋,嘴里有意见嘟囔的说,我和刘子明很配合的附和,我在背后对小强竖起拇指,表示他的举措是对的,给他投已赞许的目光。

  老大就是一楞,马上从他那自我陶醉中清醒过来,他清了清嗓子,“我们为我们的千里来相聚的缘分,来,一起干了这一杯。”老大一仰脖,把满满一杯酒倒进嘴里。

  看的小强和刘子明呆呆的看着他的,老大很陶醉的用舌头抿了抿嘴唇,赞叹道:好酒。

  “你喝的不会是水吧?”小强面带疑惑,伸过手来一把夺过老大的酒杯,用鼻子闻闻,很确认的对我们点点头。

  我和刘子明对视了一下,无奈的摇摇头,也把酒倒进嘴里,小强看躲不过去,一咬牙一瞪眼也喝下去了,剩下的事情就像约好了一样,拿起筷子风卷残云般掠夺桌子上的菜,老大也不例外,甚至比我们动作都快。

  小强把最后一根豆角塞进嘴里,打了个饱嗝,放下筷子。

  这时的小强和刘子明原本因为喝酒已经红了的脸在吃过东西后消退了许多。

  “老大你绝对是报复,绝对是”小强挥舞双臂怒气冲冲的讲。

  “此话怎讲?”老大面带微笑,看着是笑,比哭都难看,一边听小强讲话一边把每个人的杯子又重新倒满二锅头。

  “你嫌我说你说的是废话,就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们可是折腾一天没吃东西了,空着肚子,你就来这么一杯,这是高度白酒不是白开水,你这样喝不趴下才怪呢?”小强说出自己的理由。

  “那你趴下了吗?”

  “好象还没有”

  “那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吗?”

  “我是说如果再喝的话,不是指这杯!”小强急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要喝,给”老大把刚才倒好的一杯酒递给小强,小强立马傻了,掉进了老大的语言陷阱里了。

  我和刘子明偷偷的乐。

  “我说二哥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看他那样子,第一天当领导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以后可让我们怎么活啊”小强两手双举,做痛苦状。

  我无语,刘子明把话接过去了。

  “你要是怕了大哥,就赶快退到一边去,别影响我们喝酒,真是的,今天这么高兴的一个日子,怎么可以不喝酒呢?再说大哥是什么人?那是老大,老大是那种找机会报复自己兄弟的人吗?你不要用你那小人的心度君子的腹。”刘子明说出一番话来把小强说的哑口无言。

  刘子明故意把大哥、兄弟两个子语气说的重了些,我分明看见老大的眉角挑了一下,我也知道刘子明的是话是一语双关的,老大也确实仗着他的优势想让我们几个出丑,这下到好刘子明把两个人都暗中敲了一下,使我开始佩服这个皮肤比女孩子都好的男人了。

  小强呆呆的不明所以。

  “好,大家干”刘子明说。

  我很配合的也举起酒杯,四个杯子在空中碰了一下,然后又一杯三两半二锅头进肚子了。

  我发现今天在桌子上的人酒量都不是一般的好,小强虽然嘴里唠叨,可是喝酒决不含糊,刘子明话少,也是杯到酒干,老大有东北人的豪情,频频举杯,转眼之间三瓶二锅头剩下空瓶子了。我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在酒瓶子里长大的,我怕过谁啊。

  第四瓶二锅头变成空瓶子的时候,谁高谁低有了变化,小强的嘴开始守不住门了,刘子明看样子也不会好到那里去,拼命的叫汤喝,喝了三大碗的酸辣汤,然后左一次右一次的往厕所跑,跑了有第八次的时候,小强说话了。

  “懒人屎尿多,以前我对这句话有怀疑,现在我相信了,这句话讲的真******太正确了,我说老四,你不能老老实实的坐一会,聆听我们老大的教导,我三天加一起都没有你今天去厕所去的多,你看你去了多少?”

  饭店赠送一个水果盘,被我们一扫而光。

  小强把他面前的西瓜皮拿起来,上面插着八个牙签,我看见他把吃过的西瓜皮留下,不知道是什么用意,还以为是吃西瓜的新方法,连皮一起吃,也看见他在西瓜皮上插牙签只是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原来是在数刘子明的去厕所的次数,别说这个方法还真很特别。

  刘子明的脸青一阵红一阵,就像太阳落山前的晚霞变幻莫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