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遇险

千王之王 九头鼠 3496 2005.09.19 15:49

    何不去没有回头微微低头走进了那个仅仅容一人得过的洞口,他知道后面的潭青龙一定在望着他,他不忍心看见他落泪,进门后他就在那里站着,经久过后,一声巨石碰击的声音在身后想起,他知道门已经关闭了,长叹一口气,他也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也许可以奇迹生天,也许永远沉于地下,他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只知道不到最后他永远都不能放弃,因为他的朋友在等他,小强、老大、老四,还有那个脾气古怪的孔菲菲,不由得眼睛湿润了。

  何不去收回思绪,挺起胸膛,迈开脚步。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洞,走进小门后开始比较狭窄,而且还是直的,走了几十步,前面出现一个拐角,转过这个拐角,何不去惊呆了,他停住脚步,他的眼睛所看之处正如潭青龙所说的,几个连在一起的黑色木桌,上面一字排开都是牌位,从左边起第一个是牌位上写,毒手千王朴东齐,啊!何不去感觉头皮发麻,朴东齐是成名已久的赌坛高手,不过他是神秘死亡的,没有人知道他死亡的原因,他马上看第二个牌位,他又大吃了一惊,上写龙行,这个名字是何不去最熟悉的人了,老头子在教他赌术的时候,曾经提过,老头子说在赌术上有创新的就是这位龙行,他把千术和赌术进行了很好的融合,是当之无愧的赌王,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呢?这让何不去心里很纳闷,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个惊人的秘密!

  何不去继续往下看越看越心惊,牌位上的名字都是曾经赌坛上纵横一方的人物,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潭青龙后来故意输给他们了。

  何不去看了以后,站立好久无法想明白其中的原由,他又四下的看看这个洞穴,除了这个牌位没有其他东西,只是还有一条通道远远的深出,有白雾弥漫无法看的清楚,何不去想,也许洞口的另一面会有答案,他也想过这些人也都想要在洞的那一边寻找答案后来无一例外的死亡了,何不去定定自己的心,慢慢的向里面走去。

  走出这个冗长的通道接着是下降的台阶,走了有数十个台阶后是一个弯,转过这个弯他看见前面有个洞口,何不去站在这个狭小的洞口沉思了一下就进去了,他走进去后还没有看清楚洞里的一切背后传来一声轰然的撞击声,他猛的回头发现洞口上方迅速下降一块巨石把他走进来的洞口遮住,同时原本漆黑的洞口里忽然亮起来,何不去定睛看,光线是从上方射下来的,他推推关闭的石门,自己苦笑一下出去是不可能的了,索性不去想了,仔细打量这个洞口,这个洞是四四方方的呈正方形而且石头都是洁白的,摸上去光华冰凉,他在里面走了几圈发现石壁上居然有字,而且和前面死亡之洞的字体是一样的,是出自一个人之手,他看了足足有十遍才明白的上面写的意思,主要的意思如下:

  这里是一个山谷的中心的位置,石壁以东南西北四个的方向所设定,也是通往山谷最顶部的四个门,在山顶上有一条路可以走出这个的山谷。

  下面署名是空空子。

  “空空子”何不去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心里奇怪。他猜不出这个人是谁?不过他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可是他高兴了一下子又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样打开这个门?这个的通道的没有岔路口,那么潭青龙所说的那些人也都是从这里的出去的,可是他们又是如何出去的呢?何不去把能够摸得到的地方通通摸了一便也没有找到机关所在,最后实在是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望上看,上面的光线是从五个小孔倾泄下来的,这五个孔的光线照在何不去坐的地方,在地上形成了五个盘子大的光点,而且还随着外面阳光的变化也随着变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不去发现地上有五个和地面不同颜色的石头。他比地面颜色淡了一些,如果上面的光线不照在上面的话根本无法发现。

  何不去脑袋里忽地灵光一闪:难道这些和光线有关?想到这里何不去忙站起来,让上面的光线照到地上,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上面投下来的五个光点终于和地上的五个不同颜色的石头重合了,就在全部重合的那一刻,何不去看见分布在四个方向的四个石头上隐隐约约有字,他仔细辨认是东南西北四个字,何不去恍然大悟原来机关在这里,于是伸出手来按在有北的那个石头上,就听见他身旁左边的石门轰轰做响,缓慢的向上升,门后出现一个向上延伸的石阶,天啊!终于离开那个鬼地方了,何不去感叹道,他现在是又渴又饿,为了等那五个光点重合,等的何不去都要疯了,何不去赶紧顺着石阶向上爬,又不知道过了好久,何不去看见上面闪出一丝光亮,心中大喜,又加把劲,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爬到了洞口,何不去出了洞口就趴在那里喘气:妈的,长这么大第一回走这么多的路。

  何不去等到呼吸平和了,才定眼打量四周的情况,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天啊!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升天了吧,何不去脱口而出。也难怪何不去有这样的想法,换成任何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看到的是云雾缭绕如坠仙境,他趴着的地方是一个平台,平台有篮球场那么大,他出来的洞口就在这个平台的中间,何不去马上站起来,走到平台的一边向下看,下面都是白雾茫茫看不清楚,远处也都是白茫茫一片,还有几个在云雾中的山峰。

  山峰?难不成我是在山顶?何不去脑袋里萌生出这样的想法,他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很肯定的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何不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女孩子把自己带进了那个山洞,山洞里面有个死亡之洞,进入死亡之洞后寻找到机关顺台阶往上爬就爬到了这个山的山顶,可是那些进入山洞的那些人那里去了呢?

  这个山顶一定有出路,何不去开始寻找。结果让他发现有四个出口,这四个出口是平台的四个方向,何不去此时站在一个平台的出口处,隐约看见石桅杆伸向远处,是一座架桥,可是因为有白雾蒙蒙的看不清楚,这座桥向白云深处延伸,何不去心中大喜,慌忙走向桥面,他踏出右脚后又收了回来,因为他心里有许多的疑问,如果这些疑问弄不清楚他不感贸然就走过去,谁知道桥的另一面有是什么?

  何不去仔细观察了这四个出口,得出的结论是只有桥的这个的出口有人走过,因为石板上的生长的青苔有被人鞋面踏过的痕迹,其他的三个出口上面的青苔则没有踏过的痕迹,而且其他的出口向下看都是黑幽幽的崖壁伸不见底。

  何不去心里有了打算,他趴在桥面上,一步一步往前爬,何不去以前坐过过山车,坐在里面向下看,心跳至少比平常快一倍,还好他缓缓的向前爬,下面白蒙蒙的也不知道有多深,反而心里没那么怕,他慢慢爬了有二十米,桥还是向远处延伸,妈的,这桥怎么这么长,嘴里嘟囔一句,他的手可没有闲着,他可不想被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右手向前伸,可是这次他没有摸到冰冷的石面摸了一个空,头朝下就要栽下去了,他左手撑住桥面身子往后退,因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趴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心跳在他右手摸空那一刻起加快了一倍还要多,这怎么回事?

  何不去定定神,明明是桥面怎么会是空的,他匍匐向前移动一点,又用右手在前面摸摸,就在他刚才摸空的地方是一个桥面,可是右手居然按进去了,如若无物,虽然是看不清楚,可是三尺内还是可以看清楚的,这是为什么呢?他仔细的看了看桥面虚空和实际的连接位置,就像一个影子,一个是实的,一个是虚的,却可以天衣无缝的连在一起,何不去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那些人都是从这里走过但是没有像自己一样爬过来,一脚踏空然后坠落山崖,一命呜呼吗?哦!想到这里,何不去忙退了出来,重新回到四方平台上,然后他找了另外一个出口,何不去心想,有桥的没有路,没路的也许另有别径了。

  何不去同样是趴在地上,用右手在前面试探,然后匍匐前行,他眼睛看到的明明是黑幽幽的无底深渊,却用手可以清楚的触摸得到,何不去的眼睛和地面只有一个巴掌的距离,这才看清楚眼前果然是石板,正是如此激起何不去的何不去的好奇心,他返回平台,站在旁边看,看见的黑幽幽的无底深渊,反复几次,何不去终于弄明白了,原来这个出口在旁边看的是黑幽幽的,实际上是被白雾遮住,何不去赞道:真是神奇,看来眼睛看到的也不能完全相信啊,他坚信出口一定是在这看似没有出口的实际是出口的地方,他慢慢的沿着石板右手一边探,一边向前爬,如果有人这个时候站在平台上看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人在黑幽幽深渊上面慢慢的爬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不去的胳膊也酸了,两个膝盖因为爬行也摩擦的很痛,他不由得大骂:又不是万里长城,这么长。

  何不去正向前爬,感觉他趴着的石板有些变化,他感觉石板变的有些滑了,似乎从上面流了很多水下来,他心里就是一惊,暗叫不好,石板一阵抖动何不去从上面就掉了下去,扑通一下他感觉是身子掉进水里,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他最后说的一句话他记得很清楚,就是入水的一刹那,何不去大喊一声:我不会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